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魔门大师姐 > 第九章 您的演技敢再浮夸一点吗
    起起落落的蒲公英,似雪花轻软,如飞花旖旎。粘在鬓边衣上,便似鲜花着锦,忽地化光而散,如碎了一地星辰。

    天魔门的女修静静伫立在飘飞的蒲公英中。一朵朵蒲绒落在她身上,为黑红相间的衣饰镀上了一层绯红的流光。

    隐匿于暗处的殷雪城轻叹一声,称赞道:“萱儿果然适合红色。”

    苏语萱也在叹气,情绪中充满了无奈。

    “师尊,别闹了。”

    整座天魔门都处于殷雪城的掌握之中,师尊如果不想见她,大可以不回应她的呼唤。既然出现,便是愿意和她谈谈。这多此一举的捉迷藏,不过是和殷雪城不定时发作的戏精病一样,都是在逗她玩。

    她扬手挥臂,无形剑气斩出,眼前飞舞的红色蒲绒被切碎,星辰碎屑一般纷纷扬扬。

    绯色的流光中,无形剑气开始扭曲,最终凝化成半透明的蝴蝶,在半空中翩翩飞舞。

    剑蝶上下翻飞,盘旋了一阵,向某个方向飞去。

    苏语萱举步跟上。

    剑蝶在前面飞舞着引路,所过之处,无形剑气点碎蒲公英,小团的流光烟火般瞬息明灭,夺目的红彩向周围扩散,虚妄的幻境取代了实景,不知不觉,药斋的建筑被一望无际的山野取代。

    幻术不是殷雪城的强项,但身为魔尊,即便是不擅长的法术,施展起来也毫无破绽,幻境宛如真实。

    重重叠叠的红色山峦,好似深秋时分,万山枫林红遍的盛景。

    渐渐蒲绒不再消失,在地面铺了薄薄的一层,好似积雪一般。苏语萱便踏过这柔软的红绒,向着幻境的深处走去。

    树叶火红的巨木参天,树荫之下一张青石桌,两张小石凳。

    石桌上有一只酒壶,两枚酒盏,酒盏外黑内红,盛着的却是凝碧一般翠色的佳酿。

    美酒色若薄荷,香气也是清冽诱人。苏语萱不爱饮酒,闻见这香气也不由心旷神怡。

    殷雪城端起其中一盏,浅浅啜了一口,回眸笑道:“萱儿来了。”

    “弟子拜见师尊。”

    苏语萱低头行礼。

    弟子的恭敬无可指摘,殷雪城却没有错过她一瞬间的失神,笑问道:“刚才在想什么?”

    既然被发现了,苏语萱便如实回答:“弟子刚才只是忽然想起了华月仙子。”

    苏语萱提起的,是仙界天云宗的仙子姬华月。

    这位华月仙子年龄不大,性格又十分天真烂漫,又是天云宗最小的一辈弟子,从小被宠着长大,在仙魔之争最为频繁的时期,也被宗门周全的保护着,从来没有出现在凶险的战场上。

    后来这位仙子入红尘游历,恰逢殷雪城闲着无聊,分出一缕化身到人间游玩。

    华月仙子与殷雪城的化身偶遇,对这位风度翩翩的俊美青年一见钟情,动了思凡之心,要与他结为连理。

    殷雪城早就看出了华月仙子的身份,又怎么会放过这送上门的仙界情报。

    之后殷雪城身份暴露,华月仙子依旧痴心不改,为了爱人甘愿放弃宗门,放弃仙子的身份。

    在魔尊的唆使下,华月仙子试图盗取宗门机密,不过未能得手。

    此事之后,华月仙子遭到宗门处置,从此再不知道下落。殷雪城更是没将此事放在心上,偶尔提起也只是惋惜,如果当时华月仙子得手,天魔门便能一举攻破仙界,又岂会落得如今这般窘迫的境地。

    华月仙子为爱不顾一切,背叛宗门背叛仙界。苏语萱并不赞同她的行为,却能理解在殷雪城的魅力之下,她那种飞蛾扑火一般的绝望深情。

    “哦,她。”

    殷雪城也想了起来,不以为意的端起酒盏饮了一口。

    在殷雪城的示意下,苏语萱走到石桌左侧,在另一张石凳上坐下来。

    她并不饮酒,便将面前的佳酿推到了殷雪城手边。

    魔尊不以为忤,端起来一饮而尽。

    痛饮过后,他问道:“不知不觉,我的宝贝萱儿也已经是个大姑娘了。魔界虽然荒凉,但也有些不错的苗子。如何,萱儿可有遇上心仪的男修?”

    面前如果不是殷雪城,苏语萱只会回一记“与你何干”的冷眼。可面对师尊,当然不能这么没有礼貌,所以她只是低下头,装作没有听见这个问题。

    可殷雪城就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上了。

    “没有?还是默认?”殷雪城缓缓道,“我记得你和云欺感情不错?”

    苏语萱依旧没有开口。

    感情是私人的事,她不太喜欢和旁人谈论这个话题。殷雪城语气中的轻慢也让她本能的心生反感。

    殷雪城并非无情,但对感情的不屑,他从未掩饰过。

    对待深爱着他的华月仙子,他从头到尾只有利用,并且在心中嘲笑对方的盲目和愚蠢。爱情的价值,在他看来不过是又一场利益的权衡。

    苏语萱不愿和殷雪城讨论感情,她不想从对方口中听见诸如“某某容貌如何、修为如何、家势如何”“与你般配或者并不相称”之类的论调。

    感情应该是抛却了这些,更加纯粹的存在。

    难得想跟弟子谈谈心,展现一番作为师长的慈爱。没想到弟子拒不配合,殷雪城等了片刻仍不见回应,也闹起了脾气,把酒盏一摔。

    碧绿的琼浆碎玉般飞溅,殷雪城往石桌上一趴,掩着脸忽然开始放声大哭。

    “师姐欺负人!师姐欺负我!”

    苏语萱被这神来一笔哭懵了,呆愣之后回过神,被殷雪城的下限之低深深的惊呆了。

    叫她“女儿”好歹可以解释为“师长如父”,这回直接装嫩装得辈分都改了,管弟子叫“师姐”,还耍赖假哭,师尊您能不能要点脸?!

    事实证明,脸是完全可以不要的。

    难得看见大弟子脸上如此明显的愣怔,殷雪城心情大好,“撒泼打滚的小师弟”角色演得越发毫无压力。

    “师姐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以前很宠我的。现在你什么都不跟我说,成天往外跑也不跟我玩,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师弟了?”

    恰好这个时候,一刻的时限结束。漫天的蒲公英,连同层林尽染的山林化作流光消散,本是绝美的奇景,在这个微妙的时机,却像是连幻象都受不了魔尊浮夸的演技,忙不迭的逃走保节操。

    苏语萱忍不住扶额。

    这些她听着都要起鸡皮疙瘩的尴尬台词,师尊居然能说出口,而且声情并茂情真意切,某种意义上来说,真不愧是魔尊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