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魔门大师姐 > 第十二章 师尊的节操就是拿来喂徒弟的
    苏语萱仍是愁眉不展,殷雪城看在眼里,勾唇微微一笑,大弟子这种爱操心的地方也很是很可爱。

    “我这里有几片云晶碎片,你们拿着,可以掩盖掉身上的魔气。”

    小魔尊奶声奶气的说,小手一扬,广袖翻飞,空中幻化出两点晶莹的光点,分别落在苏语萱和楼希面前。

    “卧槽,云晶碎片?!”

    楼希兴奋不已,一把接住这珍贵的碎片。掌心中的云晶只有芝麻粒大小,可就是这么一点点,足以让无数魔修为之疯狂。

    魔界山穷水恶,生存空间还在不断被狂暴的邪能吞噬压缩。这么一点云晶蕴含的能量,就足以维持整个天魔门的领域,一整年不受邪能侵蚀。

    云晶是仙界的宝物,也是引发仙魔大战的根源。

    从仙界掠夺来云晶都由殷雪城亲自保管,连苏语萱都没有权利调用,楼希更是头一次亲眼目睹这只存在于传言中的珍宝。

    小心翼翼的捧着这点晶莹,心痒难耐又小心翼翼的翻来覆去的观摩,过了好一阵,最初的兴奋劲头过去,楼希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小师弟,你身上怎么会有云晶碎片?”

    连最受师尊宠爱的师姐都没权利动用,新入门的小师弟身上的云晶是哪里来的?

    楼希抬头望向小魔尊,殷雪城并不回答这个问题,面对楼希笑而不语,甚至鼓了鼓脸颊,丢掉节操卖了个萌。

    成年版魔尊祸国殃民,幼化版也不遑多让。楼希被瞬间秒杀,被萌得嗷嗷直叫:“小师弟真可爱!”

    小魔尊弯弯眼角,显然心情甚好。

    苏语萱:“……”

    师尊,您的节操真的没有问题吗?

    盯着小魔尊端详了一会儿,越看对方越觉得眼熟,楼希忽然领悟到了什么,问道:“小师弟,你叫什么名字?”

    楼希觉得小魔尊眼熟实属正常,殷雪城只是将体型变小,容貌没有多加掩饰,就算一开始没有发现,多看几眼就能察觉端倪。

    殷雪城无辜的眨动眼睛:“我的名字……师尊不让说。”

    楼希睁大双眼,表情从惊讶到确信最后平静下来。

    小正太八卦兮兮的问:“小师弟,你今年多大,你还有其他亲人吗?”

    苏语萱只觉得心累。

    她完全可以领悟楼希刚刚脑补了什么。

    楼希师弟,她抱着的这位“小师弟”真不是师尊的私生子!收起你那副八卦的嘴脸,不要再给师尊的演出助兴了!

    楼希的脑补娱乐了殷雪城,小魔尊支支吾吾,故意语焉不详的回答楼希的提问,将小徒弟往错误的认知道路上越拐越远。

    雪团子似的小魔尊笑容灿烂,像桂花蜜糖馅儿的,显然逗弄小徒弟玩的很开心。

    春寒料峭,杨柳如烟。

    隔着成排才刚抽出新芽的杨柳,再过去是平滑如镜的宽阔江面。

    江岸边站着两名黑衣人,他们的面目笼罩在一层暗红色的血雾中,充斥着不祥之意。

    江流对岸是一片宽广的原野,宁静的田庄坐落其上。田庄主人以种植贩卖花卉为生,在附近一带都算是小有名气。

    其中一名黑衣人双手平举,掌心朝上,于虚无之中凝聚魔气,召出一个古铜罗盘。

    罗盘的金属光芒在阳光下微微泛红,就仿佛曾浸透过无数的鲜血,反射的光线中隐约闪过无数扭曲的鬼脸。

    旋风在罗盘上方聚集,暗红色血一样的纹路蔓延。举着罗盘的黑衣人目不转睛的凝视罗盘,直到血色纹路完全消失。

    收起罗盘,他向身边的同伴道:“没有错,天生仙体就在那座田庄里。”

    另一名黑衣人点了点头,问:“其他人怎么办?”

    操纵罗盘的黑衣人微微一笑,抬手掠过鬓发,明明是男女莫辨的飘渺之姿,忽地生出无限柔媚诱惑来。

    她曼声道:“你真是血魔堂门下?怎么问出这么傻的问题,难道还打算留活口不成?”

    另一人顿了顿,道:“我只是担心闹得太大,会引来附近的仙人。”

    黑衣女子掩唇轻笑,嗤道:“胆小鬼。”

    另一人遭到耻笑,倒也懒得和这女魔头计较,只催促:“正事要紧,速速动手吧。”

    “师姐师弟,怎么样,这一整座田庄都是我的产业。看看这周围景色,明山秀水之间有这么一座出产四季鲜花的田庄,是不是相当风雅别致?”

    红梅白梅将凋未凋,腊梅花开正茂,不远处的另外一处,深紫雪白的玉兰花芳香四溢,更远处桃艳杏润,连绵成一片锦绣烂漫的花海。

    楼希一身映衬繁花的锦袍玉带,活脱脱一个富家小公子,引着苏语萱和殷雪城游览他引以为豪的庄园。

    小魔尊要的糖果,楼希已经吩咐田庄管事叫人去办,顺便还吩咐去城中酒楼请大厨来,他要做东让难得来一次人间的师姐师弟好好体会一番人世繁华。

    穿过梅园便是玉兰坊,苏语萱对欣赏风景没有太大兴趣,殷雪城倒是兴致勃勃,跟着楼希东奔西跑。

    难得有同门欣赏他爱的鲜花,又是个(外表)和他差不多大的,楼希好师兄的兴头很足,但凡殷雪城多看哪枝花一眼,他便命人摘下来送到小师弟手上。

    常言道鲜花配美人,楼希爱鲜花更爱美人,这负责攀着花枝的,也是个水灵灵俏生生,漂亮的和花骨朵一样的小姑娘。

    小姑娘名叫苗朵,里人都叫她朵儿。今年刚满十岁,看上去正和楼希一般大,桃子脸杏仁眼,脸上总带着三分笑,灵动又可爱。

    将三朵白玉兰扎成一束,用红绒绳仔细绑好,苗朵将花束递给殷雪城,又收拾了一束紫玉兰,一溜小跑过来送给苏语萱。

    楼希送花,苏语萱能干脆的直接拒绝。可眼前递上鲜花的是个软萌可爱的小姑娘,仰着小脸,圆圆的眼睛乌溜溜,额上还带着细汗,脸颊被寒风吹得红通通,小猫般娇柔可爱。

    不觉柔软了神色,苏语萱接过花束,低头轻嗅花香,微笑道:“谢谢你,朵儿手真巧,花束扎得真漂亮,我很喜欢。”

    被夸奖了,小女孩脸颊更红,害羞的低下头抿着嘴笑。

    分出一枝玉兰打算送给苗朵,正要开口,苏语萱陡然神色一肃,迅速弯腰抱起小姑娘,无形剑气融进寒风,往上空毫不留情的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