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魔门大师姐 > 第十九章 青崖境陶若子
    薛凝薇一愣:“华月师妹?”

    忘尘仙尊座下,包括薛凝薇在内,曾经有四名真传弟子。

    姬华月是其中年纪最小,也是整个宗门最晚入门的弟子。

    她性格开朗,天真烂漫,是所有人捧在掌心呵护的小师妹。

    但也正因为宠溺太过,导致她过于单纯不谙世事,一意孤行爱上别有用心的天魔尊殷雪城,险些铸成大错。

    被抓回宗门之后,姬华月便再没有出现在人前。有传言猜测她是否已经秘密被宗门处决,不过薛凝薇知道,宗门上下没有人忍心责怪曾经最疼爱的小师妹。

    姬华月被妥善安置在一个独立于三界的秘密所在,只有少数天云宗门下才拥有出入那里的资格。

    “华月师妹怎么了?”薛凝薇问。

    啜了一口清茶,徐药心道:“她……不太好,上个月,她嚷嚷着要找人,想要离开青崖境,好在若丫头拦住了她。”

    薛凝薇的脸色也变得不大好看,问:“她想起来了?”

    将姬华月送入与世隔绝的青崖境前,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忘尘仙尊亲自动手,封印的她脑中关于殷雪城的记忆。

    忘记了天魔尊之后,姬华月也确实恢复成了大家记忆中乖巧可爱的小妹妹,除了偶尔抱怨青崖境沉闷之外,倒也没有太出格的举动。

    徐药心摇了摇头:“我为华月丫头检查过,宗主师兄的封印没有问题……听华月丫头自己说,她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人,她觉得那个人在外面等她,所以她无论如何也要去见那人一面。”

    薛凝薇默然无言,这种事,她不知道该发表什么意见。

    徐药心连连苦笑,道:“若丫头说,如果还有下次,华月丫头再胡闹,她就直接打死了。宗主师兄怪罪下来,她愿意以命抵偿。”

    他口中的若丫头,全名陶若子,忘尘仙尊曾经的四名真传中,她排在第三。

    以她的资历和实力,原也能够位列十二峰主之一,却因为种种原因,最后选择了常驻青崖境。

    薛凝薇记得,三师妹外表文秀,性格却最为激烈。说要打死姬华月再抵命,别人都可能是开玩笑,唯有她说得出做得到。

    姑且不论两位师妹,青崖境对当今的天云宗而言,是不容有失的存在。

    封印记忆的术法是忘尘仙尊的独门手段,徐药心只知其然,未必能注意到细节。眼下仙尊闭关,为了以防万一,薛凝薇思来想去,也只能抓紧时间,在天亮前去一趟青崖境了。

    “对了。”

    差点就要动身,她及时记起了自己来丹霞峰的目的。

    她问徐药心:“徐师叔,我刚和羽前辈去过剑雪峰,劫云师弟又病了。他这病百年千载不见好转,究竟是什么病,不要紧吗?”

    “又病了?”徐药心一叹。

    仙魔大战,令小一辈人才凋零,有天分的孩子往往没来得及长大,就陨落在了残酷的厮杀中。

    活下来的也不能平安度日,伤的伤,病的病。

    像他门下那对双胞胎,虽然自己平安无事,却整日为故去的同门优思,险些积郁成疾。要不是他这个当师尊的机智,故意装疯卖傻转移她俩的注意力,怕是再过不久,宗门内又要添两个病人。

    劫云的情况也让人忧虑,顽疾不是说习惯就好,留着始终是个隐患。

    徐药心道:“他的病我说不好,古怪得很。五脏经络,各处都没有问题,况且我们修行之人,以天地灵气淬养体魄,诸邪不侵百病不生,照理说不该如此才是……又不是凡夫俗子或魔界邪祟,承受不住灵气滋养。”

    天清地浊,仙界与魔界,一穷碧落一尽黄泉,生存环境截然迥异。

    仙界修士钟爱的清静灵气,对魔修而言与毒药无异。短时间内接触还好,若长期生存于此,不啻于将寒冰投于沸水。

    反之亦然,仙界修士若毫无准备就进入魔界,还没被魔修盯上,就先被魔界无处不在的毒雾和魔瘴吞噬了。

    而未曾经过修炼的凡人,置身于纯净灵气之中,就会爆体而亡。而若被魔气侵蚀,则会发狂致死。

    徐药心只是随口抱怨,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薛凝薇心头微动,觉得似乎抓住了一丝线索。

    离开丹霞峰,先回到双月峰,向化身仙尊和羽仙君打过招呼,薛凝薇才赶赴天云主峰,到天云正殿开启青崖境。

    天云宗一共三方秘境。一方用于存放宗门秘宝,保护灵脉根基,只有宗主有权力开启。一方用于弟子试炼,百年一度向其它仙宗开放。最后一方面积最小,用于培育灵植。

    青崖境便是这曾用于培育灵植的秘境,如今被改造成一座书院,只有院墙内外留了几方灵田,成片的浅葱碧绿生气盎然。

    青崖境内还是白昼,四季都是初夏天气,阳光灿烂而不灼人,微风和煦凉爽。

    读书声清韵郎朗,凭借过人的耳力,薛凝薇还是听见了不和谐的声音。

    “成天读书读书,读个什么劲嘛!这些木头老师,只会照着课本上的内容念,一点意思都没有!咱们是来修仙的,又不要考状元,成天念这些有什么意思?!”

    “谁说不是,我只想上仙术课,可是陶前辈说了,谁背不出课文,不光要打手心,法术也别想学。”

    “陶前辈可凶了,上回我新学的符写不会,华月姐姐指点了我两句,被陶前辈看见臭骂了一顿,罚我抄写三万遍……整整一个月才写完,我现在手腕还抖呢!”

    元气十足的声音抱怨着琐碎的不如意,薛凝薇不觉莞尔,伫立倾听了片刻,才举步走进书院。

    “嘘,噤声,有人来了!”

    迈过书院门槛,缀在门下的铜铃便发出悦耳的铃声,宣告有客临门。

    外人进入青崖境,寻常也不寻常。

    仙魔交战最为频繁的时期,最容易遇害的就是各门各派新收入门,尚没有自保之力的弟子。

    这些新弟子要么被魔修蛊惑,要么惨遭杀害,一旦被盯上,等救援来时往往已经迟了。

    于是,仙界各宗为了保护新弟子们,想出各种办法。似天云宗这般财大气粗,便直接挪出一个小秘境,专门用于收纳新弟子,待他们修行到一定境界之后,再正式接入宗门。

    天云宗十年开山收徒一次,只挑三至五名资质最佳者纳入门墙。

    还不到新弟子入宗的时候,这时有人来,就很令人好奇了。

    草木葱荣的庭院幽静无人,薛凝薇却清楚的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注视。

    她转头环顾,目光从一扇扇紧闭的窗户上掠过,似乎能透过门缝,看清那一双双好奇的眼睛。

    窗后传来轻微的骚动。

    “谁啊谁啊?”

    “不知道,不认识……大概是宗门的哪位前辈?”

    “喂喂,她看我了,那位前辈刚才绝对是看我了!我这就冲出去问她收不收徒,谁都别拦我!”

    “不拦,快去,数到三你不去就是孙子,一、二……日你敢用书简拍我脸是不是想打架?!”

    “安静安静都别吵了,诶,天枢班的木头老师过去了。”

    庭院右侧,第一间课室垂着的竹帘卷起,身着儒衫的身影走向书院门口的女仙。

    木头老师并非这些弟子不敬师长,给他们起的戏谑称呼。这些教导他们读书的,无一不是木制彩绘,人工制造的木头傀儡。

    出面接待薛凝薇的这尊也是如此。

    傀儡制作得栩栩如生,却又仿佛是制作者的恶趣味,在非常明显的地方留下痕迹,让人一眼就能看出这并非活人。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傀儡开口,以古板的腔调引经据典,显得有些滑稽。

    薛凝薇没有笑,从傀儡现身的那一刻起,她平静的目光底下便有悲哀的雾色弥漫。

    忘尘仙尊座下曾有四名弟子,二弟子岑琛入道之前是一名秀才。

    入道之前的身份不足为奇,但这师弟入门的时候,真真闹得鸡飞狗跳。

    岑琛热爱读书,毕生目标便是高中状元,金榜题名天下知。

    他不是自愿拜师,而是赴京赶考误入深山,机缘巧合被羽仙君救下。

    羽仙君一眼看出他根骨不凡,遂道:“小子,你走运了,我看你资质不俗气运非凡,不妨随我回去修行,日后定有成就。”

    岑琛期待的问:“仙界有科举吗,能考状元吗?”

    羽仙君:“……”

    考状元能比修行重要?!

    觉得自己有义务好好纠正年轻人的错误观念,羽仙君直接把人掳了回来,教教发现岑琛实在难搞,就丢给了忘尘仙尊管教。

    从那之后天云宗多了个境界一突破就挖空心思往凡间科举场上跑,背圣贤书远比心法口诀溜的奇葩。

    后来,陶若子师妹入门。

    再后来,岑琛师弟和陶若子师妹,成了一对恩爱道侣。

    现在……

    与昔日的岑琛仙君九成相似的木傀儡走在前面,薛凝薇不紧不慢的跟着,穿过曲折回廊,来到了一座凉亭前。

    凉亭弥漫着上等木料的芬芳和油彩混合的气味,窈窕的仙子睡在一地木屑和刨木花里,素色的衣裙被各种彩绘涂料染成了彩衣。

    察觉到有人靠近,仙子慢慢爬起来,抬起双臂伸了个懒腰。

    仙裳飘逸的袖摆往下滑落,露出她纤细的双臂。一边是犹如白玉雕成的细腻皓腕,另外一边则是裸露着木纹,和肌肤差别显著的木制手臂。

    翻了个身坐起来,这才叫人看清,不单单是手臂,她整个左半身都是由木料制成,做工与带路的傀儡如出一辙。

    知道自己的模样骇人,她揽过一条彩色披纱,将自己包裹起来。

    薛凝薇走上前,道:“若子师妹,别来无恙?”

    “有恙无恙还有什么差别吗?”陶若子以低沉的语气回答,“坐吧,师姐。天枢,去倒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