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魔门大师姐 > 第二十一章 误打误撞也有蒙对的时候
    茂盛的桂树掩映粉墙,仙界不分四季,桂花花开正好,芬芳醉人。

    鹅黄衣裙的仙子立在桂树下,倒擎竹伞,碧绿叶片间金黄的花朵纷纷落下,如金沙盛满了竹伞。

    几个身着儒衫的少年少女,手捧瓦罐,帮着她收集桂花。忽然远处一个女孩急奔而来,连连打手势,喊道:“陶前辈来了,快走快走。”

    “华月姐姐,陶前辈来了,被她看见我们跟你一起,又要挨骂了。晚些我们再来找你。”

    匆匆向执伞的仙子打过招呼,把瓦罐藏在墙根,一看就不是头一回干这种事,几个小家伙飞快的溜走了。

    姬华月并不介意,笑着叮嘱:“小心脚下,别摔着了。”

    逃跑的少年少女扬手比划,让姬华月安心。生怕被严厉的前辈逮住,他们头也不敢回,眨眼不见了踪影。

    其实他们的举动哪里瞒得过陶若子,只是姬华月住在这里,大家朝夕相处,陶若子到底还是念着旧情,不忍心真的把小师妹当成囚犯对待,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若子师姐……凝薇师姐?好久不见!”

    转身看见走来的二人,姬华月双眸微亮,展颜一笑,十里的桂花甜香也不及她的笑靥醉人。

    薛凝薇略略失神。

    “唉,这些魔修真是狡猾,追着他们到处跑,我都快累死了。我可是个文人,不在轩窗明月下读书,成天在外面打打杀杀,像个什么样子。”

    “你就当是投笔从戎……”

    “震惊!小疯子居然都学会用成语了?!”

    “书呆子,我看你是又皮痒了吧!”

    “岑琛师弟、若子师妹,别闹了。前面就是山门,别让师弟妹们笑话你们不稳重。”

    “凝薇师姐!岑师兄!若子师姐!你们终于回来啦!我好想你们啊!”

    “华月,你怎么来了?……别抱,我们一身血煞魔气,小心沾在你身上。”

    “唉,我要不是修了仙,在人间早已经子孙满堂,有个像小师妹这么可爱的女儿,每天光是看看她的笑脸,就能长命百岁咯。”

    “书呆子你可要点脸,就你这呆头呆脑的样儿,祖坟冒烟都生不出这么可爱的女儿。”

    ……

    “凝薇师姐,我好想你啊!”

    薛凝薇回过神,怀里一沉,姬华月轻盈的扑到怀里,还像是以前那个长不大的小女孩。

    她半喜半嗔的撒娇,抱着大师姐不肯撒手:“凝薇师姐,你闭关怎么闭了这么久啊。你不来看我,师尊也不来,若子师姐也不陪我玩,我一个人都快闷死啦。”

    “站好,”陶若子在一旁冷声道,“多大的人了,还当自己是小孩?”

    “若子师姐最凶了。”

    姬华月皱皱鼻子,冲陶若子吐舌做了个鬼脸,手上倒是听话的放开薛凝薇,敛起裙摆向两位师姐躬身行礼。

    姬华月被软禁在青崖境,脑中平白少了一段记忆。宗门给她的解释,是说她在人间游历的时候,不幸遭遇魔修袭击,伤势过重,才忘记了那段经历。

    小师妹向师姐抱怨道:“我的伤早就好啦,凝薇师姐,你帮我跟师尊说说,放我出去嘛。”

    摸摸小师妹细软的黑发,薛凝薇道:“伤好没好,你说了不算。前段时间徐师叔才来看过你,他可不是这么说的。”

    姬华月撇撇嘴,扭着衣带埋怨:“徐师叔成天说我要静心静养,我都快成墙角的青苔啦,什么时候可以出去嘛!”

    话锋一转,她面上的沉郁之色一扫而空,左手拉着薛凝薇,右手牵着陶若子,把两人带到桂树林前。

    “对了,师姐,之前徐师叔来的时候,夸我种的桂花香,说用这些桂花酿酒再好不过。我刚挑了一些,金桂银桂都有,等我回头装好,你们替我送去给徐师叔吧。”

    师妹还是那个活泼又懂事的师妹,一直板着脸的陶若子,此时也不觉稍稍柔和了目光。

    看了看采集好的桂花,陶若子道:“你一个人哪弄得了这些,我去把傀儡叫来,能赶在天黑前给徐师叔送过去。”

    姬华月不大乐意。

    她生性喜动不喜静,在青崖境被陶若子管束着,住在书院最角落的小偏院,出了院门一步都不能乱走。

    书院的晚辈来找她闲聊玩耍,被陶若子撞见,两方都免不了训斥受罚。久而久之,来的人也少了。

    姬华月闷得发霉,好不容易找了点事做打发时间。她不怕忙碌,只怕自己太闲,这些桂花送过去,她又要无所事事了。

    来不及抗议,陶若子已经打出信号召唤傀儡。手臂被薛凝薇轻轻一拉,姬华月鼓着脸颊闷闷不乐,还是乖乖被大师姐牵着,回到了房间里。

    她在椅子上坐下,听见大师姐道:“别动,我替你看看。”

    姬华月疑惑的眨眼,问:“师姐要看什么?”

    薛凝薇想了一想,道:“往日大家只说你当年被魔修所伤,叫你在此静养。其实还有一件事,怕你不能安心养伤,所以才没告诉你。”

    见师姐说得郑重,姬华月不由悬起心来,不敢插嘴,安静的仔细听着。

    薛凝薇道:“那些魔修在你体内埋了一道魔气,不知有何作用,但是强行驱逐又有可能损伤你的根基,所以当年师尊用特殊的封印之法将这道魔气镇压住,想等你的伤彻底痊愈之后,再想办法将魔气化去。”

    魔气什么的当然没有,薛凝薇也是见姬华月心心念念往外跑,于是临时想出这个说辞,吓一吓小师妹,希望她能安分些。

    而且这样一来,姬华月先前的梦也能用魔气解释。

    薛凝薇道:“我听徐师叔说,你梦见了一个人。你觉得他对你非常重要,所以想要离开这里找到他?”

    姬华月的脸色已经苍白,手指不安的搅在一起,战战兢兢的开口:“师姐是说……”

    薛凝薇点点头,叹了口气:“过去这么久,可能当年师尊布下的封印有所松动。眼下师尊正在闭关,你不要抵抗,让师姐帮你看看封印的状况。”

    姬华月乖巧的点头,咬着嘴唇,端端正正的坐好,一动不动。

    双手轻按住师妹额角,薛凝薇缓缓释放灵力,柔和的力量在对方体内游走。

    如徐药心所言,姬华月体内没有异状,封印完好无缺,理论上不存在突然恢复记忆的可能。

    可是那个梦,不可能单单是巧合。

    “师姐……?”

    薛凝薇垂眸沉思,半晌没有说话,姬华月惴惴不安,小心翼翼的喊她。

    薛凝薇回过神,半真半假道:“抱歉,华月,我的境界还远不及师尊,不太看得出什么。不过你要小心,记住坚守心智,像之前那样被魔气迷惑的事,不要再有第二次。”

    把隐约的记忆归结为受魔气影响,再有此类事情发生,小师妹总不至于再傻乎乎的闹着要走。

    从未想过大师姐会撒谎,姬华月完全被唬住,连连点头,说自己保证会听话,再也不抱怨为什么不放她出去了。

    不过她心中仍存了几分疑惑:“凝薇师姐,我会做那个梦,真的只是因为魔气影响吗?万一真的有谁在外面等我……”

    拍拍小师妹的头,薛凝薇道:“假如真有这么一个人,他若是修士,为何不来天云宗找你?他若是凡人,这数百年间更是早已几经转世……又或者,你觉得那个人,会在魔界?”

    姬华月吓了一跳,连连摆手,道:“魔……师姐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跟魔界的人有牵扯嘛!不理你了,哼!”

    薛凝薇一笑,捏捏小师妹的脸颊,道:“时候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立刻忘记了生气,拽住师姐的袖口,姬华月央求道:“再坐一会儿嘛,陪我说说话,起码告诉我这些年宗门怎么样,外头的大家都还好吗……一盏茶,就再聊一盏茶的时间嘛,大师姐最好啦。”

    “我……”

    薛凝薇正要开口,忽然脸色微变,只来得及向姬华月说一句“叫若子送我出去”,便双眼一闭,无力的向地上倒去。

    姬华月慌了神,赶紧将薛凝薇扶到床上,正要去屋外喊陶若子,脚步忽地一顿,双眸失去焦点,呆呆的站在原地。

    如同一尊栩栩如生的木偶,她僵立了片刻,只转动头部,头部拧到了极限才带动身体,以这样极度别扭诡异的姿势,缓缓打量着四周。

    她的目光最终落在昏迷的薛凝薇身上,咧嘴一笑,启唇道:“哦?这就是天云宗的……”

    声音是姬华月的声音,语气却和活泼的仙子截然不同,显得高高在上,却又夹杂着说不出的阴森之意。

    如果薛凝薇还醒着,就会认出这熟悉的语气。

    这属于天魔尊殷雪城的,总是带着三分漫不经心的轻蔑和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