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魔门大师姐 > 第二十三章 阴鬼
    瓢泼大雨浇在冰凉的石块上,坚硬的石块被打成泥,混在雨水中到处浑浊的流淌。

    一人多高的巨石不一会儿便缩小了一圈,楼希看在眼里,小小的身躯打了个哆嗦,以折扇轻敲掌心,皱眉嫌弃道:“真不想淋雨。”

    启越哼了一声,并不理他,弓着身子站在门旁,警惕的注视着雨帘,宛如一头蓄势待发的幼兽。

    另有十数名天魔门弟子同样在避雨亭中待命,为首的一个向楼希笑道:“这也是没办法,过会儿这里就要塌了。”

    楼希道:“建结实点嘛,尽知道偷工减料。”

    虽然是抱怨,玩笑的成分远多过不满。避雨亭会不会倒塌,和它本身的质量没有关系。

    启越维持着少年的模样,弓腰伏地,看起来和一只巨大的黑猫没什么两样。

    他的目光陡然一冷,厉声道:“来了!”

    话音未落,少年已经率先冲进密集的雨帘。

    护体魔气犹如铠甲,将雨滴阻隔在外,却无法隔离刺骨的阴寒。

    不是第一次雨中作战,然而刚沐浴在雨中,启越仍是不禁打了个哆嗦,咬咬嘴唇露出忍耐的神色,没什么血色的脸颊变得更加苍白。

    “启越师兄,等等我啊!”

    慢了半拍,楼希率人跟上来,在后面大声嚷嚷。

    启越没有回头,凝神紧盯着雨幕,在楼希赶到身边的时候,才移动眼珠瞥了他一眼。

    小公子模样的伪正太手中的折扇换成了雨伞,往启越头顶移了移,同时遮住两人。

    寻常的雨伞早就烂了,启越留心观察,就发现这伞并不是多么出奇的法宝,只是完全由百炼玄铁制成,勉强能当个盾牌用。

    他一向讨厌楼希这种做事喜欢画蛇添足的风格,道:“丢掉,这玩意只会碍事!”

    楼希不以为然:“少淋一会儿是一会儿嘛……再说,也不一定就派不上用场。”

    启越脸色更差,要不是现在不是起内讧的时候,他就反手给楼希一爪子了。

    小正太笑嘻嘻,吃定了师兄眼下奈何不了他,并不理会启越的情绪,低下头挑剔衣摆鞋袜。

    “唉,都湿了,真不舒服。下回做一顶软轿,上头是宝盖,四面垂帘,又挡雨又好看,出场还威风……”

    启越耐性告罄,忍无可忍道:“闭嘴!”

    楼希一缩脖子,仿佛被这声怒喝吓到,手一抖,伞没有拿稳,往右前方歪着倒下去。

    雨水自伞面滑落,水光流动,忽然有不起眼的暗色流光一闪,数道魔气自伞面迸发,眨眼没入雨帘深处。

    几乎同时,雨帘后的夜色中传来凄厉的痛叫,伞在半空画了个圈,又稳稳的被楼希撑起来。

    “我先得手了,”得意之色尽显,楼希向启越笑道,“师兄看吧,这伞还是有点用的。”

    启越不屑的冷哼:“投机取巧!”

    纵身往前奔去,再度沐浴在寒雨之中,启越道:“带着你的玩具自己找地方玩,我不管你了!”

    楼希摇头晃脑:“师兄啊师兄,别看不起玩具。”

    伞面上绘制的符文只能使用一次,沉重的铁伞虽然能遮雨,但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不堪一击。

    楼希把伞收好,在大雨中瑟瑟的打了个抖,从袖中取出一只小巧的五色风车。

    再锋利的剑刃也斩不断流水。

    薛凝薇从未击刺过奔腾的水流,却知道剑锋划破雨帘是什么样的声音。

    剑气飞出,切割过雨幕,有什么落在地上,像乍离水面的游鱼般挣扎,发出刺耳的拍打声。

    薛凝薇低头看去,掉在泥泞中的,是两截半透明的,蛇一般细长的身躯。

    如同被斩成两截的蛇,半透明的身躯扭动不休,好半天终于失去力气,挣扎逐渐微弱,最后安静下来,融化在雨水中,变成两滩不起眼的积水。

    “雨蛇……”

    随着大雨降下的,是阴气凝聚的产物。

    魔界中人将它们称作阴鬼。

    魔界的夜晚有双月伴生,如同隐没于血月之后的暗月,一个充满阴气,没有半点生气的阴森境界,也隐匿在魔界的阴影中。

    阴界只有阴鬼,阴鬼为阴气凝聚所化,无生无死,却对温热的血肉有着本能的渴求。

    阴鬼是否拥有理智,没有人知道。但每次阴气世界与魔界交汇,皆由天气异变入侵魔界的阴鬼,形态越与人类相似的,便越难对付。

    才轮到雨蛇出场,看来这场雨还要下很久。

    “我感觉不太对啊。”

    楼希连滚带爬,锦衣华服的小公子形容狼狈的冲到野兽般的少年身边。黑猫般的少年扬起一爪,将紧追而至的阴鬼顷刻撕碎。

    以为师弟发现了什么,启越警惕的问:“怎么了?”

    楼希指指雨幕,阴气以他为中心,迅速聚集过来:“凭什么都追我,柿子专捡软的捏吗?!”

    还以为是什么事,结果又是这些不着调的话。

    启越恼火起来:“滚到一边去,不要妨碍我!”

    “师兄你别急着生气,我说真的……”

    楼希话音未落,启越已经把他远远抛下,向着远处一大团阴气猛扑过去。

    被丢下的小公子发出惨叫:“师兄别丢下我,我会死的,真的会死啊啊啊啊!!!”

    风车在雨帘中旋转,绕着楼希上下翻飞,将靠近的阴气一点点碾碎。

    风车攻击的速度远远落后于阴气的聚结,楼希只能不停的奔跑,尽量拖延阴鬼的脚步。

    然而阴鬼无处不在,随着暴雨滂沱,不断有新的阴鬼出现,楼希身陷在重重包围中,处境越来越危险。

    “烦死人了!”

    启越去而复返,利爪撕碎阴气,张口叼住小公子锦衣的后领,纵身跃上半空,一甩头把人丢出去。

    脸是完全不要的,楼希在空中捂脸惨叫,失重下落之后,预想中的剧痛却没有袭来。

    一条胳膊接住了他,刚刚击退一波雨蛇,天魔门弟子哈哈大笑,拎着楼希的腰带,把他稳稳放到地上。

    这种程度的战斗对早就习惯了厮杀的魔修而言不算什么,大家还有心情说笑。

    “楼师兄,你这是在施展用音波退敌的神功吗?”

    “我知道我知道,有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

    楼希脸皮奇厚,面不改色心不跳,指着雨帘大骂:“别跑,有本事再和爷爷大战三百回合。”

    说得好像不是阴鬼追他,是他把阴鬼撵得满地跑。

    “这个废物交给你们!”

    远远传来启越完全不给师弟脸面的叮嘱,看楼希无恙,启越转身又冲进阴气升腾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