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魔门大师姐 > 第三十章 葛藤花妖
    再度来到人间,和上一次时间相隔不久,人间还是寒意尚存的早春天气。

    城镇尚有清寒,山中更比外界寒冷。

    雾林山连绵不绝,大半山势隐没在云山雾海之后,又是阴天,山间的云雾和天际低垂的浓云相接,白云黑山,宛如一幅恣意挥洒的水墨画卷。

    深山之中已非常人能够涉足,没有供人行走的山道,只有野兽出没的路径。

    青年牵着女孩的手,沿着狭窄的兽径稳步前行。

    他天生一副讨喜的笑脸,不刻意做出表情也是微微含笑,令人一眼就心生亲切。

    青年不徐不疾的迈步,不见走得多快,却如一朵青云,乘着风,眨眼从山的西面来到东边。

    苗朵发出低低的惊呼,只觉得眼前一花,面前就多了一处高耸的峭壁。

    峭壁笔直而上,不算太高,肉眼可以望见顶端,但也不算太低,只有猿猴能够敏捷的攀登。

    崖壁上杂木丛生,氤润潮湿,到处生着柔软的青苔,深深浅浅的绿色几欲滴落,生机盎然。

    小姑娘仰着头注视峭壁,并不觉得危险,眼中只有好奇。

    她糯糯的开口,问身边的青年:“仙人师父,您的朋友就住在这里吗?”

    风虚子点点头,弯下腰,将小徒弟抱起来。

    他叮嘱:“他出来的动静有些大,你小心点,别摔着。”

    苗朵乖巧的点头,双手抱紧风虚子的颈项。

    安抚过弟子,风虚子面向峭壁,朗声道:“葛藤君,老友到访,何不扫榻相迎?”

    清亮的语声在山间回旋,远远惊起白鸟。

    苗朵好奇的张望左右,忽地轻咦一声,道:“师父,有云!”

    崖壁的缝隙间溢出丝丝缕缕的白雾,雾色越来越浓,忽然开始晃动起来。

    不是雾气在动,是山在晃动。

    峭壁的震动向四周漫延,脚下的大地也开始震颤。苗朵惊慌的低呼,风虚子笑着轻抚小姑娘的脊背,道:“别怕。”

    苗朵脸色煞白,依然用力点点头,道:“我不怕。”

    都从师父那里听说了,要修仙就不能怕危险。少爷也是仙人呢,少爷不怕,她也不怕。

    不多时,震动停下来,云雾开始散去,一股甜甜的香味在山野间弥漫开来。

    苗朵露出惊异的神色,嗅着香味抬头望去,峭壁之上,缭绕的云雾后面,不知何时开出一片片成串的深紫色花朵。

    不是紫藤,紫藤的花朵更加妩媚灵秀。峭壁上的紫花虽然是花,但只能用朴素来形容。

    藤叶为衣花为裳,峭壁上有人影居高临下,垂头望过来。

    “花……花的仙子?”

    苗朵愣愣的,惊讶的说道。

    葛藤君眉峰一皱,风虚子哈哈大笑。

    “闭嘴!”葛藤君斥道,声音悦耳清脆,如秀丽的面容一般雌雄莫辨。

    风虚子并不惧他,然而为着友人的面子,还是收了笑声,道:“你虽是化作男形,可你本体既是一株葛藤,又何必斤斤计较男女?”

    “哼。”葛藤君冷哼。

    风虚子一笑,道:“外间风大,你晾着我也就罢了,小徒境界低微不耐风寒,还请葛藤君大人不记小人过,让我们进去吧。”

    葛藤扎根山崖,葛藤君的洞府便深藏在山腹中。

    看一眼苗朵,葛藤君脸色稍缓。峭壁上岩石簌簌落下,不多时显露出一条可容一人穿行的通道。

    风虚子扬声致谢,将苗朵放下,牵着弟子的手迈进甬道。

    师徒二人的交谈声在岩壁间回响。

    “师父,这位漂亮的大姐姐是花的仙子吗?”

    “哈哈哈哈……咳,朵儿乖,听师父跟你说……”

    葛藤君并非仙修,而是人间天生天长的妖类。

    三界并存,上有仙界,灵气至清,下有魔界,魔气至浊。

    人界夹在仙魔二界之间,本身并无适合修炼的气机。然而仙魔两界不时有灵气和魔气逸散至人间,人得之可以入道,若附着在动物、植物、器物之上,便有洞开灵智化妖成精的可能。

    葛藤君本是山间一株普通的葛藤花,偶然间得到一缕灵气,得以化妖修行。

    植物本无性别,葛藤修炼至可以化形之后,却执意选择了男身,在名字后加上君称。偏偏他样貌秀美,第一眼总是被当成女性。

    化形之前,葛藤君就与风虚子相识,修行中遇到的种种疑问多亏有风虚子解答,彼此名为友人,实际上和师徒没什么区别,葛藤君算是风虚子的开山大弟子。

    脸上不给风虚子好脸色,洞府之中却已经备好接风的宴席。

    百年茯苓霜,千年人参果,杯中仙酿色若琥珀,香若百花,灵气萦绕,令人垂涎三尺。

    风虚子一看就笑起来,转头向跟进来的葛藤君道:“费心了。”

    葛藤君轻哼,终是无法再板着脸,也柔和了眉目。

    仙君和妖灵对坐入席,风虚子身边临时加了个座位,苗朵端端正正的坐好。

    葛藤君人形变化不完全,手背上生出枝丫绿叶,发间垂着花串,是以还未踏出过深山。

    他没有见过其他人,但由于风虚子的缘故,对仙修和普通人充满了好感。

    苗朵修为尚浅,桌上的灵物小姑娘大多不能吃,洞府里四处蜿蜒的香草藤萝便送来山中新鲜的野果和山泉,供小姑娘大快朵颐。

    葛藤君对风虚子道:“你该提前打招呼,我不知道你会带人来,没有提前准备,到底是简慢了。”

    “客气什么,”风虚子笑道,摸摸苗朵的头,指着葛藤君道,“朵儿,叫哥哥。”

    葛藤君脸上一红,怒道:“别听他的,一把年纪了没个正经!叫前辈。”

    苗朵捧着鲜果,看看师父又看看葛藤君,不知道该听谁的。

    风虚子道:“前辈多生分,叫哥哥是抬举你,论年纪,朵儿该叫你太爷爷。”

    葛藤君怒极反笑,反唇相讥:“那你呢,按年纪算还当什么师父,当祖宗不好?”

    苗朵眨眨眼睛,不理会身旁的战火,低头专心致志吃果子。

    唔……师父和那个会开花的漂亮大哥哥不愧是好朋友,看上去感情很好的样子呢。

    细碎的阳光穿过云层,将一小片山间的云雾染成炫丽的金色。

    锦衣金冠的小公子更该出现在繁华城镇的酒肆园林,却偏偏现身在这深山老林间。

    楼希伸手在额前搭起凉棚,站在山巅左右眺望:“雾林山……哇,这么大,师姐,师尊让我们去找紫云崖,这可在怎么找?”

    他边说边回过头,在他身后另有一名女子,立在横斜的树影下,定睛遥望丛生的云雾。

    换下了天魔门黑红的服饰,薛凝薇一身裙装如山间云雾剪裁而成,乌黑的长发只以木簪挽束,清素出尘,气度高华,宛如仙界大宗的名门子弟,绝不会有人将她和残暴嗜血的魔修联系起来。

    说到底,真正的苏语萱能以凡人之身入得仙尊的青眼,其风华可想而知。

    “不碍事,”薛凝薇道,“师尊说过,紫云崖之所以得名,是因为其上生长的一株葛藤花偶得仙界灵气化为妖身,葛藤花妖现世时,山崖上有大片葛藤花盛放如云。就算找不见花,咱们往这雾林山灵气最盛的几处一一查访过来,总能找到的。”

    楼希点点头,笑道:“还是师姐有办法!”

    薛凝薇面上毫无波动,屈指悄悄捏住衣袖。

    乾坤袖中有一枚魔珠,是出发前殷雪城交到她手上的,里面封印着一缕魔界最浑浊霸道的魔气。

    仙魔不相容,灵气和魔气是如此,凡间的妖物也不例外,得到气机的瞬间已经被自动划分了阵营。

    雾林山中的葛藤花妖得灵气入道,算半个仙修。寻常仙修被魔气侵体,轻则走火入魔性情大变,重则神智全失最终发狂而亡。

    那么如葛藤花妖这种的半仙妖灵,被魔气侵蚀之后,会变得如何?

    “没见过啊,我很期待呢,可惜不能跟你们同去。”

    漫不经心的话语和云淡风轻的笑容,薛凝薇回忆起殷雪城,眼前便浮现出满眼刺目如血的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