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魔门大师姐 > 第三十七章 融魂凝晶
    林飞声大放风凉话,薛凝薇垂眸睨他一眼,只剩一个脑袋的死人无所畏惧,回以平静的微笑。

    薛凝薇放出剑气试探,刚穿过静室的后门,只听接二连三的轰响,数个阵法连环引爆,落石滚滚而下将本就不算宽敞的通路彻底堵死。

    爆炸威力不强,可对方布下阵法的目的本也不是为了攻击。每一个小阵的位置都恰到好处,发动次序有先有后,甚至算计到了追兵急切的心情,先时落石稀疏给人以错觉,若是选择加速通过或是击碎落石,便会被接下来的落石困在甬道中进退两难。

    不至于因此受伤,但摆脱困境所浪费的时间,足以让莫昕安全离开雾林山了。

    眼见通路被堵死,薛凝薇没有耽搁,立刻转身原路折返回石室。两个小的已经不在那里,薛凝薇猜是楼希带苗朵找风虚子去了,没有在意,从正路离开山腹。

    “你的时间不多了,”薛凝薇道,“你一死,莫昕就是善水宗最后的传人。你们算计葛藤君,风道友绝不会善罢甘休。一个二品的修士再如何精通阵法心思缜密,也不可能逃过一名七品修士的全力追击。”

    她看一眼林飞声,笃定道:“你们有所依仗,善水宗的幸存者不止你二人。”

    林飞声神情毫无波动,温言笑道:“任凭仙子想象。”

    离开山腹,薛凝薇立刻足踏剑气升上高空,虽有重重云雾遮蔽难辨视野,要从山中锁定一个二品修士的气机还是能够办到的。

    很快,剑锋指向北部山林,告诉薛凝薇莫昕是往那个方向逃走了。

    只望北方望了一眼便收回目光,薛凝薇没有动,高空的寒风将女子的裙摆卷得猎猎翻飞,女修的目光冷而锋利,仿佛目光所及的一切幽微隐秘都逃不过这双眼睛。

    莫昕的气息从北方消失了,林飞声轻出一口气,笑起来:“苏仙子,我知道你和风仙君为了保护葛藤道友化形,在雾林山中设下禁制,师弟一刻未离开雾林山,便有落入你们手中的危险,眼下他既然顺利逃出去,天高地广,你们也就认了吧。”

    薛凝薇看他一眼,道:“演技不错。”

    林飞声不解的蹙眉,道:“仙子这话何意?”

    左手拎着林飞声的头,薛凝薇高举右手伸向天空,漫天流风在她掌中凝聚,云雾流动,勾勒出无数柄剑锋的虚影。

    她道:“意思就是……莫昕还在雾林山里,我一直在想,给一个精通阵法的修士一整晚,他会如何避过高阶修士的追击,争取尽可能多的时间。”

    林飞声不笑了,眼神变得空寂,问:“那仙子可有结论?”

    “不敢说是结论,只是猜测。”

    薛凝薇于阵法一道平平,可架不住仙魔两界的师尊都是十项全能,耳濡目染多年,多少有些领悟。

    “破!”

    低低一声清咤,无数道剑气同时飞射,骤然响起的破风之声压过了山风原本的呼啸,以紫云崖为中心,山间诸景忽地一颤,如水面倒影般泛起波纹。

    雨打湖面一般,剑气刺中的每一点泛起一圈涟漪,随即如镜面破碎。

    头顶的天空亦碎了一层,剥落之后依然是云雾森森。

    薛凝薇扫了一眼,淡然道:“猜对了。”

    洞府的出口被布下迷阵,与静室甬道内的机关相似,越是心急就越会身陷圈套。

    莫昕根本不在北林,迷阵套着幻阵,一旦跟随错误的指引追过去,数阵联动触发,等到发现不对,正主早就逃出雾林山,茫茫人海无踪可寻了。

    迷阵一破,真正的莫昕的方位便暴露无疑,正向东而去,离雾林山边界还有一段不算短的距离。

    林飞声合上双眼,似是不忍亲眼目睹失败的结果,耳边风声呼啸,过了一会儿,他艰涩的开口:“仙子可否网开一面,让莫师弟带走花妖,此情善水宗永世不忘,传承不灭,恩情永铭。”

    “我知道在仙子心中,我和师弟皆是居心叵测之人,可我们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恳请仙子网开一面……”

    央求的话语逸散在风中,林飞声的声音逐渐低下去,渐渐不可耳闻。

    薛凝薇低头看过去,见青年眼睑低垂,长睫半合,眼瞳中光芒黯淡下去,便知道他的时间已经到了。

    恳请仙子网开一面……

    双唇微微颤动,无声的央求随着最后一口热气吐出,青白惨淡的人头在湿冷的云雾寒风中彻底冰凉。

    破掉阵法之后莫昕不足为惧,顺利将人带回紫云崖的途中,半路遇上了匆匆追来的风虚子。

    见薛凝薇手上擒着莫昕,风虚子大大松了口气,悬着的心刚一放下,就差点从半空栽下去。

    消耗了一夜灵力,又在吸收回灵丹的中途强行终止运功,真元不济丹田受损,不花个一年半载是调养不回来了。

    回到紫云崖,自知逃脱无望,莫昕乖乖交出封妖壶。

    葛藤君安然无恙,风虚子最后一点忐忑也终于落地,上来准备给好友一个劫后余生的庆祝拥抱,结果葛藤君冷漠的转身走开,风虚子的满腔热情抱了个空。

    强大的七品仙修蹲在地上嘤嘤嘤,楼希凑到苗朵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小姑娘点点头,走上来将小手放在青年的脑袋上,顺着黑发的纹路轻轻抚摸。

    “师父不哭。”小姑娘甜甜的道,浑然不觉自己轻抚师父狗头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葛藤君站定在莫昕面前,青年修士垂着头一动不动,仿佛化作了身后的石壁,仔细看才发现,不时有深色的印痕在他袖口烙下莫昕无声的在落泪,眼泪不断顺着面颊滚落在衣袖上,深色的水痕很快连成一片。

    葛藤君一叹,在莫昕面前坐下来,问:“为什么要这么做?”

    用手背用力抹了抹眼睛,莫昕收了泪,哑着嗓子道:“为了妖丹,我们需要一枚四百年以上修为的妖修的妖丹。”

    妖丹乃妖修最初获得的那一缕气机所化,随着妖修的强大而被不断淬炼,失去妖丹损失的不光是全部修为,妖修也会重新变回脆弱的本体,若要再重拾修行,只能祈祷自己在寿命结束前再遇到一缕气机。

    葛藤君还要再问,风虚子打断他的话:“问这么多做什么,就算他们有什么苦衷,你还真打算把妖丹交出去?”

    葛藤君没有说话,沉默的态度却像是在说未尝不可,风虚子气不打一处来,骂道:“你什么毛病,一个名字来历都不知道的女人一句玩笑话让你记挂了几百年,现在人没了就没了,她的同门算计你,你还打算帮他们?”

    “你tm少往别处看,头抬起来,看看我!”风虚子怒道,“你看我这一身暗伤,丹田空虚灵力不济,好好一个七品接下来起码一年之内只能发挥五品的实力,要不是被你牵连能这样吗?!

    人苏仙子跟你非亲非故,冒着差点被魔气侵蚀的风险救你回来,是想你再去送死的吗?!你要是想学佛修那一套慈悲为怀趁早说,我现在就打死你,再把你妖丹掏出来,省得让外人动手!”

    葛藤君无话可答,风虚子愤愤的走到一边,过了一会儿,一截绿萝试探着搭上他的衣摆,被他狠狠拍掉。又过了一会儿,绿萝又悄悄伸过来,风虚子道了声有完没完,换了个地方站着。葛藤君看他一眼,没有说话。

    不去理会吵架的二人,石室中魔气已除,薛凝薇将林飞声的人头放在石室正中的桌子上。

    天光自头顶倾泻,恰照在肤色青白的人头上。忽地如泛起霞光,又五色的瑰丽光华聚集,将林飞声的面目笼罩其中。

    死人头十分恐怖,五色霞光却极为瑰丽,苗朵躲在一旁双手蒙着脸,目光在指缝后面闪闪烁烁,想看又不敢看。

    楼希倒是胆子大,头回见到这种场面,跑到薛凝薇身边,拉着师姐的裙摆道:“师姐,这就是……”

    风虚子、葛藤君,甚至莫昕也忍不住望过来,薛凝薇回答楼希:“是,融魂凝晶了。”

    生死往复轮回有道,死后可以投胎转世。

    然而唯有仙修,除非按照特定的方法自散修为转为人身,或者堕落化魔,或是修炼到传说中破碎虚空的能耐,不然以仙修的身份,无论是寿终正寝还是意外夭亡,魂魄都将合于天道,真正人死如灯灭,不存在轮回转世一说。

    而仙修死亡之后,魂魄融进天道的过程中,仙修一生所遇所见,所思所感,凝聚成传承精华,以五色灵晶的方式留存于世,以这种方式将毕生所悟之道流传后世,也是仙界独有的传承之法。

    此传承精华,五色灵晶,便是云晶。

    仙修得之,注入灵力便可获得另一仙修毕生经验,即便所修之道不合,也可自行保存留以后用或是转赠他人。

    魔修得之,因清浊相异,只能作为纯粹的能量结晶使用。

    林玉声境界不高,融魂的过程时间很短,数息之间五色光华黯淡下去,一块杏核大小的云晶掉落在石桌上。

    楼希咦道:“这么小?”

    “不小了,”风虚子神色唏嘘,上前拾起这块云晶,“修行四五百载几经风云变幻,毕生岁月这么一块,不算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