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魔门大师姐 > 第四十五章 青崖境的危机
    头顶的阳光灼灼如电,炙热的温度似乎要将天空和大地一起融化。外面仿佛火焰山,人躲在房间中,也如置身闷热的蒸笼里一般。

    书院课室布置的房间,屋内二十来套桌椅,儒服打扮的男女学子却只有不到半数。

    六个身影一动不动,挺拔的站立在课室的六个方位,彼此之间互相呼应,守卫之姿俨然。

    这六道人影的体态衣着一模一样,看着像书院的先生,不过定睛细看露在衣着之外的部分,就会发现原来是六具木制傀儡。

    立于刺目灼人的光芒中,木傀儡的姿态毅然如山岳,连垂下的衣角发丝也没有丝毫动摇。

    学生们或坐或立,皆是惶惶不安。一个年纪最小,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女孩忍受着酷热和惶惑,终于有些受不了了,带着哭腔轻声喊:“天玑先生……”

    六个木傀儡的其中一个闻声动了动,偏头望过来。其腰上悬有一段丝绦,系着的玉牌上正写着天玑二字。

    目光落在女孩身上,木傀儡神色温和,问:“何事?”

    另一个少女模样的女修走过来,揽住女孩的肩膀把她抱在怀里。女孩哑着嗓子喊了声容师姐,抬起手背用力揉揉眼睛,对傀儡道:“林珑没事,打扰先生了。”

    容怀袖轻轻抚摸小师妹的长发,安慰她道:“别怕,有先生们在这里,我们很安全。宗门的各位师长肯定已经发现青崖境的异状,很快就会来救我们的。”

    一丝风也无,饶是寒暑不侵的修士也受不了这闷热。木傀儡能承受阳光直射,而他们如果敢到外面的阳光下去站一站,不用多久就会像皮开肉绽。就算重新回到阴影中,也无法阻止烧伤的漫延,直到最终化为一捧飞灰。

    这诡异的阳光突然出现,当时天上陡生异象,许多人聚拢到窗边,或者到庭院中眺望,毫无防备之下惨遭横祸,死伤惨重。

    掌管青崖境的陶若子前辈似乎知道出了什么状况,惨剧发生之后,她以灵力暂时遮蔽学堂上方的天空,将幸存的人聚集到一起。

    彼时青崖境的出入口已经被魔气封锁,陶若子能够凭借手段一人强闯出去,却没办法保全幸存下来的弟子们。于是她把活着的人聚集到一处,让他们在木傀儡的保护下等待救援,而她自己则携带名为天枢的木傀儡赶去追击酿成惨剧的罪魁祸首。

    青崖境的异状一望便知,陶若子深信宗门会有办法,路上瞥见羽仙君赶到,便放心去追赶姬华月,完全没有想到青崖境的状况如此棘手,连宗门长辈都一时束手无策。

    一丝风也无,课室里闷热不堪。有人举袖扇风,有人手握书卷当扇,唯独没有人有心情交谈,单调的扇风声为沉闷的课室更添几分压抑。

    异变发生那日,有宗门的陌生前辈来访。那位不知名姓的女修前辈不知为何昏迷不醒,而且似乎有伤在身,陶若子也不方便将她带走,把她托付给幸存的弟子照料,一起等待救援。

    数张书桌拼成临时的木板床,昏迷的女修躺在上面,已经过去数日,没有半点苏醒的迹象。

    骄阳移动,光照的范围亦随之变化,木傀儡调整竹帘,保证屋内的弟子们不会被阳光灼伤。

    一个青年男修望一眼竹帘密遮的窗户,目光仿佛透过竹帘望见了外面的天色,眉峰轻蹙,道:“天快黑了。”

    黄昏将至日落西山,课室中的弟子们却没有半点放松,神情反而更加凝重。

    白日阳光灼烈胜火,夜晚却温度陡降,几乎滴水成冰。

    仅仅是严寒倒也不是不能忍耐,然而随着冰霜降临的其它东西才是真正的麻烦。

    从阳光下幸存下来的原本不止他们几个,有将近四十人。眼下有二十余人丧命于夜晚,今夜过去,不知道又有谁会死于非命。

    “容师姐,我好害怕……”

    恐惧夜晚的到来,小林珑眼圈微红,虽然酷热难当也依旧不肯离开师姐的怀抱,拽着容怀袖的衣襟止不住颤抖。

    容怀袖的脸色也隐隐发白,不过仍是拿出师姐该有的镇定,露出笑容安慰小师妹:“林珑乖,不要害怕,师姐会保护你的……”

    话音未落,就忽然听见一声惊呼:“喂,先生们这是怎么了?!”

    六尊木傀儡是他们活命的保障,万一出现意外,他们这十几个人一个晚上都撑不过去。

    容怀袖匆忙抬头,就见一个男修跑到一尊木傀儡边上,另外几名弟子迟了半拍,稍后也行动起来,分别走向另外几尊傀儡。

    木制的傀儡表面绘有符文,平时与木色融为一体不大显眼,此刻却浮现出淡淡的光芒,看惯了的木傀儡温厚的外表蒙上了一层奇幻的瑰丽色彩。

    有入门时间较长的弟子见过这种情况,说道:“陶前辈的木傀儡以灵木之气为本源力量行动,这是体内灵木之力存量不足,需要替换新的木灵石了。”

    现在这种情况上哪去找木灵石,弟子们转头四顾,见六尊木傀儡都显现出能源不足的征兆,脸色不禁又凝重了几分。

    “江济源,”有人问最先判断出状况的那个男修,“先生们还能支撑多久?”

    陶前辈居住的院落有制作木傀儡的工坊,那里肯定存放有木灵石。只要能撑过一个晚上,白天只需要想办法避免阳光直射,就能安全的去取来木灵石。

    江济源又不是陶若子,这个问题他答不上来:“你问我,我还想问呢!”

    一语提醒了对方,问话年轻男修一拍脑袋,道:“给我急糊涂了,问你有什么用。”

    他转身向面前的木傀儡一揖,道:“开阳先生,学生卢寄,冒昧请教先生体内的灵木之气还能维持多久?”

    木傀儡点头微笑,答道:“惭愧,不足两个时辰。”

    这个回答让所有弟子的脸色皆是一变,小林珑再也忍不住了,拽着师姐的衣襟哭出声。

    “容师姐,先生们不能保护我们了吗,怎么办啊,宗门什么时候才来救我们,我们要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