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驭食记 > 第6章 引路使者
    有了火苗和食物,白日很快过去。当夜色再次降临时,阿婉守着火堆,在微风送来的阵阵香味中,思考着她和调鼎坊的无尽可能。

    不久,一阵脚步声传来,惊到阿婉。就在她嗖一声收起尾巴同时,一位男子迎着火光走了过来:“劳驾!请问这里是不是有一家食肆?”

    “你是说调鼎坊吗?”阿婉起身,好奇打量着男子。那男子长着一双雾蒙蒙的眼睛、悬直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半散着乌发还穿一件雪白长袍,看着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意味。

    “看到火光了吗?你顺着火光往前走,就能看到调鼎坊了。”阿婉内心虽对那人亲近不来,但看他说话还算客气,就给他说了调鼎坊的大致方位。

    男子狐疑的看着阿婉手指的方向,半晌才确认般扭头看她:“姑娘确定前边有灯火?为什么小生看不到?”

    阿婉心中一惊:原来调鼎坊的灯火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的。她想起白掌柜剪人影子的情形,还有那个自称是大厨的小哥哥,突然意识到调鼎坊并不是一个普通的的存在。她有些后悔昨夜的出言不逊了。

    “要不,姑娘帮我带带路?”男子清冷一笑,尽量显得平易近人些。

    阿婉正想着怎么才能探知现在白掌柜对她的态度,听到男子建议,连忙点头答应。

    她带着男子穿梭于密林之中,不多会儿调鼎坊就近在眼前。

    此刻的调鼎坊里又是人满为患。还好白裔在百忙之中使个障眼法,挡住了调鼎坊和外界的联系,所以这会儿才再无食客上门。

    “白掌柜,来客人啦!”阿婉因为带着男子过来,不觉腰杆儿都直了几分伸手不打笑脸人,她不信白掌柜会为昨夜之事再和她计较。

    正穿梭于室内数张饭桌的白裔听到外边的动静,脚步猛然一顿,差点把手里端着的一碗桃花羹浇到对面兔妖的脸上。

    眼看兔妖呲着两颗大板牙,就要现形远遁,白裔端汤的小手指一勾,已经泼溅到盆外的粉色汤水像是听到了召唤,又重新回到盆内,再无一点波澜。

    白裔把盆放下,朝兔妖歉意一笑,转脸面色不虞的出门,看着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你没看到店内已经客满吗?”

    阿婉畏惧的看着白裔,忍不住缩起脖子嗫嚅道:“我不才把客人带来吗?刚又没有看见。再说,哪有把客人往外赶的?”

    “也罢!来者是客!谢谢你带来的客人。”白裔看阿婉也是一片好心的份上(更重要的是那么多客人在悄悄看着,实在不宜与一个小丫头计较)终于放软口气,说了句客气话,然后才绕过阿婉,殷勤的请男子进屋。

    男子随白裔走了两步,有意无意地回头看一眼阿婉,看她正一脸神往望着店内,正中下怀一笑:“姑娘,要不要进来一起吃饭?”

    阿婉听到男子问话,激动到怀疑自己的耳朵她听到了什么?吃饭?这惊喜来的太突然了!她恨不能马上变出尾巴,朝男子摇摆几下,来表达此刻内心的感激之情。

    “慢着!”白裔看阿婉也要跟着进门,忍不住暗暗摇头。他伸手拦住她,指着她手里握着的火把说道:“你若进去也可以,只这东西不能往里带!店内客人那么多,你烧着哪里就不好了。”

    “我把它放在门外,隔一会儿看一下可以么?”

    “不可以。你把火把放在外边,若是趁着风势,火苗引燃了山上的树木,我们调鼎坊的罪过岂不更大啦?”白裔吃准阿婉不舍得皮肉之苦换来的火把熄灭,笑眯眯的眼睛里露出一抹得意:“你决定:要么你把火熄灭了进去,要么你就打哪来回哪去!”

    “姑娘把火熄了进来吧!不就一个火把?待会儿我再给你变一个出来?”男子走过去欲帮阿婉把火把熄灭,见她躲避忍不住劝解道。

    阿婉看看白裔,又看看男子,最终视线落在了她手里的火把上。白裔笑的冷漠而满不在意,但他却没亲自动手熄了她的火把;而那名男子又安的什么居心?为何要请她吃饭?再联想之前带路一事也是男子提出的,她不由心头一紧,忍不住后退一步,刻意与男子拉开距离说道:“公子的好意阿婉心领了。只是阿婉还得看着火种,公子请自去吧,莫坏了享受美食的心情。”

    男子神色晦明莫辨,见阿婉坚决不进调鼎坊,只好撇下她,随白裔进到坊内。

    一路上,阿婉的心突突直跳,那是一种危险接近时,她的本能反应。她不明白男子的邀请有何问题,也猜不出进到坊内会有什么等着她,但警戒的本能还是逼她做出选择。

    “死掌柜!小娘和你有仇吗?这么挑事儿,不叫我进去!”尽管选择是阿婉自己做出的,但她还是对白裔当时的神情、话语耿耿于怀。原路返回,她还不忘骂几句白裔,排解错失美味的愤懑。

    快走回自己的“窝”时,阿婉突然想到另一个问题:如果调鼎坊里客人继续增加,那是不是意味着老白会越来越手忙脚乱?如果他应接不暇,他会不会发自内心的认识到一个店小二,哪怕是个打杂的帮工的重要性?

    阿婉似乎看到白裔忙到焦头烂额的惨状,心情瞬间愉悦不少即使是为白裔添堵,她也要继续为调鼎坊拉客于她而言,也不过是饭后消消食么。

    说干就干!阿婉不顾自己受伤的左脚和尾巴,在山林里又捡了许多劈柴,把火堆生的旺旺的,只等着循迹而来,却找不到入口的吃货们。

    再说调鼎坊内,白裔把男子请到店内,就循着惯例指给他看了店规和菜单,把他安置在门口原来土地公的位置,就撒手忙别的去了。

    男子皱眉看了一眼店规,下意识的把手放在腰部的荷包处。似乎得到了某种安慰,他的神色慢慢恢复如常,这才着手细细的研究起了菜单。

    白裔嘴角噙着抹冷笑,冷眼旁观了男子所有的小动作,给足了他看菜单的时间,这才走过去等他点菜。

    “把菜单上的菜每样来一道!”男子骄矜的挥手说道。

    伴随着这句话的抛出,调鼎坊里刹那沉寂下来。坊所有人都看向男子,眼神里遮掩不住羡慕、好奇、震惊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