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驭食记 > 第52章 深入妖穴 (青云榜加更二)
    一个小镇上的衣铺,能有什么惊人织绣,左右不过些寻常衣饰。陶歆大致扫了几眼,便定了一套红色对襟短袄搭配雷纹织锦绵。

    店家见陶歆身材虽幼,但目光凌厉、举止沉稳,猜踱其乃非同寻常的孩童,衣服价格也未敢抬高。

    陶歆抱着包裹好的棉衣,兴冲冲的出了店门,抬头望向阿婉所在的道旁。一看之下他大惊失色,那道旁干净的连根人毛都看不到,哪里还有阿婉的踪迹。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人能跑到哪儿去?不,不是阿婉自己跑的,她已被施了定身咒,怎么跑得了?那就上被人带走了?一时间各种想法在陶歆的脑袋里乱转,他四下里扭头寻找,想寻个目击者,但天寒地冻、大雪封门,没事儿谁在街上溜达、转悠?

    陶歆心急如焚却只能自助,他跑到阿婉之前站着的地方,四下里寻找脚印、车辙。突然他发现不远的雪里,半遮半掩着一颗水球。

    帕鲁?!陶歆欣喜若狂,赶紧把它从雪窝里捡起。他按下圆球的凸起,帕鲁便四仰八叉的伸展开了身体,只是它还闭着眼睛,沉溺在酣梦里。

    陶歆从怀里掏出一片薯干,那是白裔塞给他,叫他在路上用来给阿婉堵嘴的。哪料聒噪的阿婉一路没怎么说话,反倒是他因为看不上宦璃,滔滔不绝的诋毁了半日。薯干当时没用上,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一片薯干才塞到帕鲁嘴巴里,咔嚓一声,帕鲁便把薯干咬断了,接着它缓缓把眼睛睁开一条缝。

    “怎样?能感到阿婉去哪里了吗?”陶歆问得迫切而期待。

    帕鲁不知所然的摇摇头。

    陶歆这下傻眼了。

    “坏陶歆、臭陶歆……”却说阿婉被定住后,就僵立在道旁不停咒骂陶歆:不信任她也就罢了,居然还用这么野蛮的手段对待她!这个蠢货,也不想想,定住了怎么呵气取暖?怎么挠痒痒?怎么……躲避危险?

    阿婉看着自己眼前突然出现的娇媚女子,一股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她怨念的补充完自己的念念碎,心里哀叹一声:这下真的完了!

    “小妹妹,大冷的天儿,你怎么一个人站在道旁啊?难道是迷路了?”女子媚眼如丝,用手指轻轻抚过阿婉的脸颊,激起阿婉一身鸡皮疙瘩。

    阿婉没有躲开,这叫女子很开心,但她等了许久也没等到阿婉的回话。

    “你怎么不说话?不懂的礼数,还是你本来就是个哑巴?”女子蹙眉打量阿婉半日,看阿婉一直保持一个动作,身体僵硬又不能动弹,她噗嗤一声笑出声:“原来是被定住了呀,枉费我这些个口舌!不过倒也省得后边儿麻烦!”说着她迅速把阿婉抗到肩上,呲溜一声,化作一道亮光消失了。

    寂静的野外,大雪给枯草戴上白帽,给枯树催开新花,更是给一窝子不喜安分的小妖们往来走动增添了遮掩。

    阿婉再落地就被女子带到这片荒凉的野外。她们在一个半人多高的洞**前停下,女子解了阿婉的定身咒,急急把推她进洞里。

    洞里边,初极窄,而后渐渐开阔,行到洞底只见两扇朱漆大门紧闭着,旁边还有两只半人多高的黄鼠狼把守在门口,还未进门就听里边喧嚣吵闹的声音:

    “恭贺大王寿诞!祝大王万寿无疆!”

    “大王,这是我献给你的百花蜜……”

    “大王,请看我带来的玉如意”

    ……

    进得门正对的是一个大厅,里边一片灯火通明,一堆长的奇形怪状的“人”或跪或站,正围着上首坐着的人殷勤献宝。

    阿婉她们进门之后,身后的朱漆大门就关上了。关门的声响惊动了献宝的人,他们不约而同的循声四顾,等看见了阿婉和她身后的女子,不由一阵哄笑:“花四娘,你今儿怎么迟到了?枉大王那么疼你,你就送一小娃娃作贺礼?你可等着领罚吧!”

    “放你们老子娘的狗屁!”花四娘把阿婉扯到一旁,挥手指着他们鼻子骂道:“老娘是为给大王准备礼物才迟到的!为什么受罚?也不看你们自己都送的什么玩意儿,还敢质疑我的礼物。明告诉你们,这小丫头不过是个添头!礼物我另备得好好的!”

    说着花四娘软身缠在上首的男子身上,用手勾住男子的头,一双媚得滴水儿的眼睛对上他的:“大王你不许听他们的”

    花四娘细甜的声音瞬间酥倒围观人等的半截身子,他们不敢抬头观看,只把目光挪到阿婉身上。

    上首的男子黄眉黄发八字须,一双小小的眼睛睁着也像半睡着,唯独高高挺直的鼻子看着还有些许气魄,但也无力挽回整个面相的颓势。他宠溺揽着怀里花四娘的纤腰,正想叫她把礼物拿出来给大家开眼,突然瞥见她口中的“添头”,不由神色微变。

    “大王,这才是我为您寿诞准备的丹药,是用蛇涎草和血莲根炼化的,吃了能强化修为、巩固内丹……”花四娘手里托着两颗丸药,正讲解的头头是道,突然觉得一股推力,把她架下地。她疑惑地抬头,却看见男子已然立身,他目光灼灼直盯住阿婉。

    “大王这是?”花四娘看男子对阿婉感兴趣,遂开口解释道:“这丫头是我在路旁捡的,看她生的细皮嫩肉,就想着带回来叫大家伙一起开荤……”

    开荤?阿婉原本对着混乱陌生的环境就极畏惧,再一听她要被吃掉更是吓到腿软。

    “你过来!”上首的男子朝着阿婉勾勾手指。

    阿婉不知男子意图,自然不情愿过去,但她知道身在屋檐下凡事少不得忍耐顺从,更何况小命还捏在人手里。她拖双腿慢慢朝男子跟前走去,尽量延长时间想办法自救。

    要沉住气!小娘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阿婉心里不断给自己鼓励,所经历过的危机随着她的强烈自我暗示慢慢从脑海中涌现:从人贩子手里逃亡、杀死梭子蟹精……突然她意识到一个关键性的问题,顿觉心里踏实不少。

    “你们不能吃我!我也是妖!”阿婉尽量表现得无所畏惧,她迎着男子目光大声说道。

    “哦?那你倒说说你是什么妖呀?”男子意味不明的笑了,声音里带着些许逗弄。

    “我……”阿婉答不上来,想了半天,她才确定的说道:“我乃狐妖!掌柜的和陶哥哥有时会喊我小狐狸来着……”

    众妖哄堂大笑,还没见过对自己妖身不明的妖怪呢!

    “恐怕那后边还带个‘精’字吧?”花四娘似乎才发现自己带回的添头有多美貌,她忍不住酸溜溜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