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驭食记 > 第69章 龙纱新服
    归去的路上风景如风,不及细看已从眼前片片飞逝。阿婉心不在焉的拽着陶歆的胳膊,无法从人间琐碎平凡的世界中抽离出来。

    “你说,我们这一走,要是大春儿再被人欺负怎么办?大家要是不喜欢如意金箱怎么办?大春儿回去后见不到我们会不会担心?……婆婆会不会原谅老伯?他们一家会不会重新团聚?……”

    帕鲁趴在阿婉的头上胡乱抓挠着阿婉的头发,不等陶歆开口,它已先沉不住气:“你瞎担心什么?对自己的口味不自信也就罢了,难道对陶歆的手艺和眼光也要怀疑?大春儿可是陶歆手把手教出来的……”

    阿婉一听帕鲁这话是要升级到陶歆的厨艺上去,她慌忙把手指头塞进它的嘴里,生怕它再继续多嘴下去,真的会惹怒陶歆。

    其实帕鲁倒没想那么多,它只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愤怒。自从在大春儿家住下后,陶歆和阿婉就忙着做菜做菜做菜,哪里曾对它关注过分毫。每天饥一顿饱一顿的,它早后悔听陶歆的话,把自己缩变成球了,如果还是一只小土狗模样,它至少还能每天在他们眼前晃悠几眼,提醒一下他们自己这个存在。

    现在好不容易离开了这个凡俗的世界,帕鲁高兴还来不及,哪愿再听阿婉对那里的念叨,所以忍不住出言怼她。

    “嗤帕鲁说得对!如果你不想再惹我生气,最好把嘴巴闭严实喽!”陶歆对帕鲁的话很满意,他捋一下帕鲁角上的绒毛,而后才威胁的瞥一眼阿婉。

    哼!一个个都欺负我,等我回到调鼎坊,一定要把一切都告诉给掌柜,叫他为我做主!阿婉识时务的闭紧嘴巴,心里却忿忿的想。不过想到白裔那双狡黠微笑的眼睛,阿婉的心里突然觉得温暖和期待,对尘世别离的难过也削渐许多。

    方丈山上夜色初降,薄薄的黑暗里还杂糅着些许微光,把山上葱茏的树木勾画出清晰的轮廓。调鼎坊门口,白裔慵懒的倚门而立,一身白袍在这淡淡的夜色里显得尤为突出。

    “掌柜的!我们回来啦!”阿婉还在云头上,遥遥的就开始大声呼喊。

    白裔循声望去,嘴角逸出的笑意泄露了他此刻的心思:看样子,陶歆对阿婉的“熏陶”很不错嘛,只半晌不见自己,居然言语里遮掩不住思念和亲昵。

    “阿婉回来啦?见到我这么高兴,难道是给我带了什么山下的礼物?”白裔看他们降下云头,本想过去揉揉她的脑袋,无奈帕鲁此刻正盘踞在阿婉头上,所以枉他寻了半日下手的地方,也只能用手拍拍她的肩膀。

    “掌柜的什么好东西没见过,会稀罕我带的礼物?”阿婉心里骤然一紧: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儿给忘记了?!她虽自责,但面上不带丝毫,只双手抱着白裔的胳膊撒娇的摇晃个不停:“我思前想后也想不出白掌柜缺什么,所以就把学到的厨艺带回来了。等我今夜大展身手,做出美味菜肴来献于掌柜,那才算我的一番心意呢!”

    陶歆嘴撇了撇,礼物忘带了就忘带了呗,就没见过把能把自己的纰漏说的这么清新脱俗的!

    三人说着话进到后院,白裔见还有些许空闲时间,就叫阿婉和陶歆先去沐浴,而后再迎接客人上门。

    “我待会儿穿什么衣服啊?”阿婉有些犯愁,难不成沐浴过后再穿回原来的衣服吧?如果还穿陶歆的旧衣,她又有些不大情愿男孩子的衣服能漂亮到哪儿去?

    阿婉的话提醒了白裔,叫他突然想起件事儿来。他匆匆离开,不久拿着两身新做的衣服回来:“下午你们前脚跟离开,琴卿的大姐后脚跟就过来,给我们送来做好的衣服。你们俩待会儿试试,看看合不合身!”

    阿婉欣喜的上前一步,拿起最上边的宝蓝色衣衫就往身上比划,哪料衣衫还没看仔细喽,就被陶歆夺了去,末了还挨了一记榧子。“蠢材!你见过谁家小姑娘穿蓝色呢!这是我的!”说着,陶歆拿起衣服扬长而去。独留阿婉懊丧的揉着脑壳,疼的眼泪汪汪的。

    谁说小姑娘不能穿蓝色,若是不能,之前穿他之前给她的那身旧服又算怎么回事!阿婉嘟着嘴,心里一阵腹诽,但看到白裔手上还剩的一身衣服,她的抱怨和不满瞬间抛到九霄云外。原来白裔手上还托着一身鹅黄色的衣衫看着的确更像是女孩的衣服模样。

    阿婉抓起衣服,急匆匆回屋沐浴,而后迫不及待的换上新的衣衫,对着镜子左看右看丑美了半日,这才心满意足的去了厨房真是人靠衣装呀,没想到换身精致的衣服,竟衬得自己这么漂亮!

    到了厨房,阿婉才发现陶歆早已在那儿忙碌。阿婉很好奇陶歆看到现在的自己会是个什么表情,故意用力踏地发出很大的声音。

    “不知道自己迟到了吗,还光荣的造出这般动静?!”陶歆突然扭身,把阿婉吓了一跳。

    陶歆挑眉挑剔的打量着阿婉:新换的一身鹅黄及膝短衫,领口用丝线绣出巴掌大一块黑边,又在其上绣出嫣红绽放的朵朵梅花;一条藏青色镶边宽腰封,急急收紧纤细的腰身;搭配着藏青色的大口裤和绣金长靴,看着甚是爽利、秀气。

    暗夜之中的阿婉就像突然绽放的昙花,自带着柔和的光晕叫人移不开眼睛。陶歆像审美的眼睛初次睁开一般,突然意识到自己天天捉弄、消遣的小丫头有多漂亮在忽略她惯常的狡猾市侩的前提下。

    “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摘菜?!”陶歆虽然觉得此刻的阿婉看着有那么一丢丢惊艳,但面上丝毫不露分毫,言语里更是一点儿也不客气。

    阿婉见陶歆无视她的变化,态度未改分毫,不由有些挫败,奄奄得开始做起陶歆指派的活计。

    虽着阿婉进厨房并没有几天,但凭着处处留心、眼神活泛,她对于帮厨的工作也做得像模像样。

    摘菜、洗菜、切菜、配菜……阿婉慢慢沉浸到做事的节奏中,情绪也逐渐回转过来。她正享受着这种节奏感带来的愉悦和放松,突然听到门口有人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