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驭食记 > 第75章 爱不由己 (为溪西夕曦加更二)
    阿婉窝在厨房等白裔,她看陶歆又开始喝果酒,于是讪笑着跑到他跟前说:“陶哥哥,给我也喝一口呗!”

    “干嘛给你喝?奖励你今天差点把厨房给点着吗?”陶歆瞪一眼阿婉,虽着嘴上说的狠厉,但还是把酒壶递给了她。

    “今日琴卿姐姐们过来,要三甜两咸五个菜,你怎么就把红衣哥哥他们曾吃过的菜给又做了一遍?这不太像你的风格啊!”阿婉喝一口酒,血管里的血液温度慢慢升高,她大着胆子问出这个她始终想不明白的问题。

    “你才跟我几天,居然都知道这不是我风格?告诉你吧!这俩菜是白裔特意叫我做的。”陶歆心直口快的说道。

    “为什么?”阿婉更糊涂了。

    “为什么不是该问你自己么?我还不是看你对她们姐妹七个感兴趣,帮你套话来着!听说她们来了,连帮厨的活儿都不干了?你可真长本事啊!”白裔走了进来,理直气壮地指责阿婉。

    阿婉扭头看向白裔,他那漆黑的眼瞳里有危险的光泽闪耀,看得她不由暗暗心惊。她曾自忖没有什么错处,火石电光间却突然想起一点:天关子的事儿她还没跟他们俩说呢!她自知目前离不开白裔和陶歆,去妄难世界,更需要他们带领她、保护她凭她半妖之身,怎么可能安然无恙的巧遇机缘?

    “掌柜的我错了我不该把你的好心当做驴肝肺。”阿婉厚着脸皮道歉,却叫白裔一头黑线无论好心与否,这驴肝肺何时成为可以和他并提并论的东西?

    “哦,还有一件事还没顾上给你们说呢。天关子求我给他关于琴卿的消息,作为报答,他告诉我妄难世界的讯息。我觉得没什么妨害就答应了下来。”阿婉怯怯的把自己的私自决定也合盘托出。

    “那不是很好吗?”白裔和陶歆很满意阿婉的坦诚,彼此对望一眼。他们此刻心情愉悦,并不明白此刻阿婉在苦恼什么。

    “那是挺好,可是……可是琴卿喜欢的是赤焰啊!”

    “那就是很好呀,你找到琴卿最喜欢的事物,可以在天关子那儿换得一个级别相当、慰为可观的小世界啦……”白裔依旧不走心的夸赞。

    “叔啊你有没有听清楚?!琴卿喜欢的是别人啊!你觉得天关子听到这个消息还会喜欢琴卿?你觉得天关子还会告诉我妄难世界里的小世界?即使他告诉我了这一次,那之后呢?之后他不关心琴卿的任何消息了,我还怎么获得适宜我的小世界?……”阿婉不懂这原本收益长远的生意突然变成一锤子的买卖,又有哪里好。

    “嗤蠢货!”白裔狠狠点着阿婉的额角:“这就是你担心的?你以为喜欢一个人是自己做的了主的?想喜欢谁就喜欢谁,想停止喜欢就停止喜欢?”

    “不然嘞?”阿婉歪着头看向白裔。

    “不然天关子早改去喜欢别的、对他投怀送抱的女人了!他好歹还是位魔王呢!”陶歆看着阿婉那不开窍的小脑袋,忍不住弹她一个脑瓜蹦。

    “呵”阿婉捂着脑袋,兴奋的瞪大眼睛:“那就是说天关子即使知道琴卿喜欢的赤焰,也不会放弃对琴卿的喜欢喽?”

    “啧啧就这水平,也真难为你看出来琴卿喜欢赤焰了!”陶歆难得一次在智商和口头上碾压阿婉,心情自是愉悦无比。

    阿婉没了思想上的包袱,连忙去给琴卿她们送甜羹了。既然天关子控制不住的喜欢琴卿,那最好的结局还是他们能在一起啦!阿婉回想赤焰那桀骜张狂的模样,觉得还是天关子要可爱一些。她决定多多的打听琴卿的喜好,为天关子的未来多加助力!

    因为豆花和红豆沙都是事先备好的,所以甜羹准备的很快。没了心里的包袱,阿婉连走路都是轻快的。很快到了大堂,阿婉把一碗碗豆花端下。

    这次她不再急着离开,而是留心听着她们姐妹的言语。

    “听闻凤麟洲的若木花开了,满洲上都是水晶般的花朵,太阳照射着它们发出七彩耀目的光泽……”鹜渺吃着紫藤花糕突然想起近日一则趣闻。

    “凤麟洲位于西海中央,弱水绕之,鸿毛不浮,不可逾越。洲上更多凤麟神兽,数万各为群,见人而群起攻之,如何能轻易抵达?”扶云摇摇头劝戒几位妹妹。

    “我们倒还罢了,只是七妹素来不是最喜欢收集绘制奇花异草么?这等盛事不能一观,也真是可惜了……”紫汐用筷子戳着紫藤花糕叹一口气。

    “既然大姐说不可以,那我们就不要再去肖想了,大姐也是为我们好。”琴卿叹一口气,遗憾之情溢于言表。

    阿婉闻言暗暗记在心里。

    这边几位姐妹边吃边说很是热闹,反观郦软就冷清许多。尤其宦璃带着饭菜离开之后,她对阿婉做的菜更是兴致缺缺。和一块豆腐对视许久,她终于抬手招呼阿婉:“小姑娘,你过来这边一趟!”

    是她?阿婉蹙眉看着郦软不欲上前。她怀里的一直团成球状的帕鲁,听到郦软的声音也猛然弹开身体。她和帕鲁不约而同的想起:那夜郦软主张砍掉阿婉手指、把帕鲁剁成肉泥的场景。

    “快去呀!”鹜渺给阿婉使眼色,郦软可不是个随便能得罪的主儿,要不然怎么能年纪轻轻混到监仙司?

    阿婉不情不愿的挪步到郦软跟前:“姑娘有何吩咐?”

    “我听你方才说起各色菜品来头头是道,不如你也给我讲讲你做的这盘豆腐?”郦软边轻抚着风生兽的皮毛,边缓缓说道。

    “姑娘来迟了,这豆腐今夜我已讲了一遍了,不信你问……”阿婉扭身看向宦璃方向,才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经走了。

    阿婉的言语举动像是一把利爪伸进郦软的心里,直朝着最柔软细嫩处狠抓了几道。要沉住气!想想宦璃!郦软暗暗告诉自己,硬是压下锥心之痛,在面上绽放出宽容柔和的笑容:“如此还真是可惜了呢!”

    阿婉沉默不语。

    “哦,对了,你的手指好些了吗?哪日我说的话只为激怒那畜生,好叫它松口,并不是真的要那般对你,还望你不要误会才好!”郦软把阿婉叫来,其实就是想曲意拉拢,但见阿婉对自己还心怀芥蒂,所以只能先做出坦荡模样,诚心向阿婉道歉。

    帕鲁在阿婉怀里,听到“畜生”二字不由前爪抽动一下,它想钻出去把那狠毒女人的脸颊划花,只是才刚活动一下身躯,便又被阿婉按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