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驭食记 > 第108章 入魄为牢
    白裔和陶歆一阵吵闹离开了,他们对阿婉额间、眼睑加深的红痕有目共睹,却又绝口不提。

    大春儿因为完了一桩心事,又痛哭了半日,至今昏睡未醒。所以大堂里,只有白裔一人招呼客人、传菜、上菜、结账,忙得是脚不粘地。

    “猊金燕窝、鸭嘴龙爪、胭脂玉蛋、并宝江腰……黄雀馒头、清蒸刀鱼、冷淘面、芙蓉汤。”

    白裔来厨房端菜,连带着又报出一大波菜名儿。一直心事沉沉的阿婉忽听仙妖混杂的菜单里有几个凡人菜,不由提起些精神。

    “掌柜的?”阿婉喊住正要离开的白裔,满眼期待的问:“坊里又上了凡人食客?”

    “嗯,不仅又上了凡人食客,而且还是两个。”白裔朝阿婉挤挤眼睛,神情还颇为得意。

    “太好了,我也要去!”阿婉雀跃不已,她急需要用新的故事来覆盖旧的难过痕迹。

    “去,可以。但是你得小心了现在满大堂里坐满了妖怪、神仙,你可不能随意抽离神魂,暴露了踪迹。”白裔对她的上进很是满意,但出于谨慎又少不了一番敲打。

    “晓得啦!”阿婉话音才落,神魂已分出一缕落在白裔身上。

    白裔端了菜回到大堂,正赶上宦璃撩着帘子往里进。就在他们擦身的刹那,宦璃察觉到白裔的异样他身上好像有别的什么气息,这种感觉叫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阿婉。

    白裔匆忙把菜上到客人桌上,而后才往宦璃跟前走。可能踩到了地板上的油汤,他趔趄一下,忙扶住了旁边一位青衣男子的肩头。

    青衣男子名唤元湛,乃是调鼎坊的一位老客。他今日带来了他阔别多年的好友杨宇,想借着调鼎坊的佳肴美酒和好友交交心。

    “白掌柜没事儿吧?”元湛别身扶住白裔,殷勤的问候道。

    “没事没事,”白裔连连摆手,还回他一个歉意的微笑:“不好意思惊扰到您了!这些日子也不知怎的,老是心神恍惚的……”

    “一定是白掌柜日日操劳、思虑太过才导致的吧?”阿婉神魂融入元湛的魂魄时,刚好听见宦璃颇具意味的话语:“你且放宽了心,不去管那些个闲事,凡事顺其自然就会好过许多……”

    “劳公子劝慰,白某在此谢过!”白裔朝宦璃拱拱手,笑意未达眼底:“不知公子今日想吃些什么?”

    “醉香蕈、百花糕、八珍米露、香麻鹿肉带走。”宦璃用定坤笛懒懒的敲打着手掌,沉吟片刻才缓缓说道。

    “得嘞,您稍后!”说着白裔朝后厨走去。

    宦璃目送白裔离开,直到再看不见白裔才收回目光。他把目光又往不远处的元湛身上扫几眼:不应该呀,凭白裔的本事,他就是闭着眼睛上菜也不该摔倒的,怎么今日他就心神恍惚、行走不稳了?

    看元湛的仪表容貌不过普通偏上,即便白裔有什么特殊癖好,也不该目光品味如此之差吧?宦璃下意识的摇摇头他还真猜不出白裔此番举动的深意。

    既然想不明白,宦璃索性决定抛开不想。不过就在他想就此放空脑袋时,却又回想起一件往事来。

    曾经有一阵子,他发现紫府的正本清体草少了不少。而后慢慢调查得知,调鼎坊曾高价收购过这种仙草凭此草,可以免费在调鼎坊里吃上一顿好饭。

    现在回想起来,那仙草口味不佳,又不能做菜,除了去腐肉、化白骨,再无其它功效。白裔收购它做什么?事出反常必有妖,宦璃越发坚定的认为:这事儿或许与阿婉有关,她一定没有死。

    宦璃所料不错,只是他不知道,此刻离他最近的一缕阿婉的神魂,就潜在元湛的魂魄里。

    阿婉大胆在元湛的魂魄里游走,她发觉元湛和杨宇很是要好。在元湛的记忆画面里,好多时候都有杨宇的身影。他们一起束读书,一起游学各地,一起遭遇强盗和饥饿,一起奋起反抗暴力和欺凌……他们十几年的光阴,就像是捆绑在一起度过的。但看得出,他们对此甘之如饴。

    时光一页页翻过,伴随年岁增长的还有他们的学业和声望。再后来,他们分别成为两位对立豪权的入幕之宾,才开始渐行渐远。一别经年,他们都已过了而立之年。虽然都各有所成,但午夜梦回,心里某个角落却总是空荡荡的。

    难得一次偶遇,元湛决心和杨宇促膝长谈一番。他做的最好的打算是:把杨宇拉入到他的阵营,最坏的打算是:趁着酒酣耳热之际割袍断义、相忘于江湖。

    ……

    “这里……这里的菜每道都很好吃,吃起来颇有几分记忆里我们游学时饭菜的味道。我每次来都想着,什么时候能叫上你一道……”元湛最先开口,打破了等菜时的尴尬难熬。

    “嗨!那时我们吃过什么好的……不过都是各种咸菜、干馍,连口热汤都喝不上。”杨宇被元湛的话触动,脸上的冷凝也融解了几分。

    “可我就是觉得那时的饭菜好吃!现在再尝不到那种酸甜苦辣的本真滋味了,也就这里还顺嘴些……”元湛小声辩驳道。

    阿婉边听着元湛和杨宇的谈话,边四处打量着元湛的魂魄。她不认识字,所以对于元湛魂魄之中充斥的连篇累牍的文字,一点好感都没有。那笔走龙蛇、鬼神难辨的勾画,在她看来,连动物们雪地上印的脚印都不如。

    因为宦璃就在外边,阿婉更不敢轻易脱离元湛的魂魄,她无所事事的游走,就像被拘禁于暗室般百无聊赖、不得自由。

    “客官,您的黄雀馒头、清蒸刀鱼、冷淘面还有芙蓉汤。”白裔的声音突然响起,叫阿婉一阵欣喜。

    掌柜的,快把我带走!这元湛的魂魄好生无趣,里边除了字,就是礼呀、义呀,又不当吃不当喝的……我看他也没有什么事儿,更不需要我的帮助!快些把我带走吧!阿婉心里祈祷着。

    可事实证明:白裔和她一点默契都没有,他没听到她心的呼唤任由她留在元湛的魂魄中,无聊、发呆、诅咒,或者继续转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