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驭食记 > 第116章 成长责任
    易牙预见到自己的惨败,觉得再滞留下来也没甚趣味。他想保留自己的那点仅存的颜面和骄傲,不等最后投票评选,他就已溜至门口。但他一只脚才堪堪跨过门槛,就被一把白森森的菜刀横刀拦住。

    “急什么?说好的交流切磋呢?再说我做这三道菜,你不还没有指点嘛!”陶歆眼瞳里金光流转,带着难以言说的狠意,叫易牙看得一阵胆寒。

    “不走,不走……我就是活动活动腿脚,在厨房站了那么久,来到大堂又站这么长时间,脚麻……”易牙小心躲过菜刀的寒光,原地夸张的活动着腿脚讪笑道。

    最后经过讨论评选,陶歆的凉拌苦笋还有鸭子三吃,获得了坊里大多数食客的认同。虽然他做的粉葛玉米炖蹄和易牙做的冰糖炖蹄相比稍显逊色,但起到的起承转合的作用。尤其其中蕴含的对用餐者的体察入微的关怀,比易牙要高出好多层级。

    陶歆赢得漂亮!这叫阿婉欣喜又意外。尤其是在她看到易牙灰溜溜的离开时,心中就像大夏天喝了冰蜜水般畅快。

    阿婉的神魂与有荣焉的同陶歆、白裔、大春儿一道儿,送走了今夜参与品评菜肴的所有客人,而后才无所忌惮的三魂合体。

    “陶哥哥为什么要冒那么大风险用苦竹笋?方竹笋不是比它好得多吗?”阿婉才化回实体,就忍不住问出心中一直憋着的疑问。

    “你傻呀!如果我用方笋赢了易牙的马蹄笋,那有什么可骄傲?与其多给他一个失败的借口,不如我多费些功夫,也好叫他输的心服口服!”陶歆赏阿婉一个榧子,而后才想到一个问题:“等等,你怎么知道竹笋的门类、等级的?”

    算上阿婉昏死的那段时间,她在调鼎坊里待的时间总共也不到三年,虽然菜肴的名称、做法,她大致上还算清楚,但却从来没有过系统深入的学习。他不明白阿婉的这些知识又是从哪里得来的?

    “还能怎么知道?当然是分神到易牙的魂魄里学来的了!”一直埋头苦吃桌上残余菜肴的帕鲁抬起头,热心给陶歆解释道。

    “分神?你是说阿婉今日把神魂三分了?”白裔听了帕鲁的话,比听到陶歆打败易牙还开心。

    “四分,我的魂魄里当时也有。”陶歆又给白裔纠正一句,而后才掐腰看着阿婉道:“行啊,长本事啦?你没事儿钻易牙魂里干吗?怀疑我做菜的本事不行?”

    “哈?”阿婉一时愣住,再没料到粗枝大叶的陶歆一句话就猜透了她当时的心事。“怎么会呀,陶哥哥,我……我进到易牙魂魄里不过为了看他……他人品!我寻思着如果他是个好人,他输了之后我会向你求情,请你对他手下留情;如果他是个坏人,那就对他不必客气,好好教训也叫他长长记性!”

    “真的?”陶歆狐疑的打量阿婉脸上的神情。

    “当然是真的啦!那些竹笋、鸭子什么的分类,我就是那时无意间看见的。”阿婉用力点点头,额间的花钿、眼尾的红痕愈发明艳,衬得她清纯的脸颊异常的娇媚诱惑。

    陶歆看着阿婉的眼睛觉得心头一荡,就在他将要相信阿婉的话的瞬间,他头脑又突然恢复清明:“真个屁!真的你还用对小爷使用御心惑术?!你这分明是做贼心虚!”

    阿婉眼尾红痕稍退,恢复可怜兮兮的模样,她闪躲到白裔的身后对陶歆解释:“陶哥哥,你消消气,我……我没对你用什么惑术啊!”

    陶歆指着阿婉道:“才学会分神几天功夫,御心惑术就用到你小爷身上啦?你别跑!今天小爷非好好教训你不可!”

    阿婉被陶歆吓得左躲右闪、尖叫连连,眼看就要被抓住了,她紧闭上双眼,末了还不忘威胁导致这一切的帕鲁:“帕鲁,你等着!我定要将你红烧了报仇!”

    陶歆的摧残终于还是没有落下来,白裔挡在了他前边。不是他有多善良、公正,而是他想验证陶歆话的真假。

    “你对陶歆用御心惑术?”白裔一双细长的眼睛深不见底,此刻却藏不住的兴奋和好奇。

    “我没有。”阿婉坚决摇头否认。

    “那你试着说服我?”白裔一手挡着陶歆的胳膊,一手负于身后,“只要你能说服我,我就叫陶歆放过你。无论你今夜做过什么。”

    阿婉大致一听,觉得这买卖划算,完全没细琢磨白裔话里对她“斑斑劣迹”的定性。她眨巴眨巴眼睛看向白裔,妄图继续走悲情路线,但却不知在她看向白裔,试图说服他的瞬间,她额间的花钿、眼尾的红痕又开始变得鲜艳。

    白裔一瞬不错的盯紧阿婉,自然清楚的看见了她的变化。他觉得自己心头一阵恍惚,而后头脑又恢复了清醒真如陶歆所言,阿婉又长了新本事!

    阿婉突飞猛进的进步叫白裔惊心不已。按照她的这种修炼速度,白裔猜测她应该很快就能再次晋升仙阶,这叫白裔感到欣慰之余也增添了新的困扰:和阿婉逆天的修炼速度相比,他和陶歆对魂力的收集就显得龟速许多。

    为了齐头并进,不耽搁后续的计划,白裔觉得是时候认真考虑扩大经营了。想到这里,他松开了陶歆的手臂,闪身到一旁去。

    “掌柜的,你干嘛?”阿婉惊恐的想去拽白裔的衣袖,不想却被他轻松闪过。

    “你方才的确在用御心惑术,陶歆说得没错,所以他教训你也理所应当。”白裔答得理所当然。“不过”就在阿婉快要绝望时,他又拉长声音来一个转折,“如果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我还是很愿意劝陶歆住手的。”

    “你说!”阿婉觉得多个选择总是多条路,所以毫不犹豫的问道。

    陶歆挑眉看一眼白裔,不知白裔打的什么算盘。一直沉默的大春儿和只顾着吃的帕鲁也抬起头,紧张的盯住白裔。

    “早在两年前,我们就提出过扩大经营的计划,但当时限于没有更多的大厨和小二,所以调鼎坊只是增加了几类菜肴。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看你掌握的做菜知识、技巧也不少了,再加上与生俱来对食材的把握,勉强可以在咱们这儿做个大厨了。你觉得如何?”

    “你不是在开玩笑?!”阿婉怀疑自己的耳朵听差了,不由瞪圆了眼睛再次向白裔确认。

    “目前我还没有心情和你开玩笑。”白裔一副认真脸。

    “我没怎么做过菜!”

    “陶歆可以帮你。”

    “我没记过什么菜谱!”

    “你可以现在开始记,也可以用你的御心惑术去客人魂魄里看他们想吃什么。”

    “我还没有自保能力呢!”

    “以前你没有,现在你已经有了。连我和陶歆都差点被你的御心惑术迷惑,应对起凡人你已绰绰有余了。”

    “我……”阿婉还想再找借口。

    白裔推一把陶歆,示意陶歆现在已可以修理阿婉了。

    “我……我答应!”阿婉终于没骨气的屈服。反正做不好菜,丢人的也是调鼎坊,她恨恨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