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驭食记 > 第144章 血债血偿
    白裔和陶歆见阿婉去了那么久也不回来,早就悬心不已。等他们听到那声尖叫时,不由心里也有些着慌。再顾不上考虑,若出事的是阿婉,她的神魂为什么事先没和他们联系,只着急忙慌的奔向案发现场。

    当宦璃、郦软、几位战神,还有一帮护卫乌泱泱冲进厕楼时,陶歆和白裔也裹挟而入。

    小格子间的门依旧敞开着,但大蝙蝠已衔着阿婉蹦到走廊里。冲在前边的宦璃,一眼看到阿婉的衣服,险些昏厥过去。

    居然是那个畜牲!宦璃看到大蝙蝠的瞬间血都凉了混天蝠可是仙界出了名的凶猛嗜血,被它咬到的猎物是完全没有生还可能的。当年西洛在其幼残之时,不顾劝告把它养活治好。他虽是天界史上第一位成功驯化混天蝠者,但终究也遗留了巨大的麻烦。

    西洛被抓之后,混天蝠不知所踪。等它再次出现时就开始频繁伤人,不少仙人都死在它口下。后来还是他带领了不少天兵,布下阵法,在西方异洲捕获了混天蝠。

    今日不知怎的,它又逃了出来,还咬死了对他而言第二重要的人。他顾不上细究到底怎么回事,抽出定坤笛就冲向混天蝠。

    白裔和陶歆挤在人群里,也准备从混天蝠嘴里抢下阿婉,突然白裔仙魄中阿婉的神魂第一次发声:“掌柜的,拖住宦璃,别伤害大蝙蝠!”

    陶歆一个箭步往前冲,却被白裔以神传音,“阿婉没事,拖住宦璃!”

    说话间,白裔和陶歆已赶到混天蝠跟前。他们眼看着宦璃挥出的定坤笛风就要扫到混天蝠,同时使力推出一掌绵化千斤,把混天蝠推向更远处的同时,消解了宦璃的攻击。

    “不要下狠手!小心它嘴里的阿婉!”白裔故意顿足,做出一副关心则乱的模样斥责宦璃。

    就在宦璃被白裔分散了注意力时,混天蝠突然丢下阿婉,越过宦璃等人俯冲向人群里的郦软。

    此刻郦软的两只眼睛,就像黑暗里的夜枭遇到了猎物,闪闪的发着期待兴奋的光芒。想象着阿婉血肉模糊到变形的脸,她内心就抑制不住的激动。她完全没料到事情会在此时发生急转直下的变故。来不及防御或寻求保护,混天蝠的血盆大口已朝她张开。

    宦璃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虽对郦软没甚好感,但因着她是自己的下属,也不能由着事态扩大。他抽腿就想赶将上去搭救郦软,不料脚踝却被一只小手抓住:“唔,发生了什么?好晕额!”

    阿婉看宦璃想去搭救郦软,马上“悠悠转醒”,做出一副娇弱无力之状。

    “你没事?!”宦璃准备杀混天蝠的脚步再次停顿。就此机会,混天蝠扎入郦软脖颈的牙齿,又撕扯一下。郦软什么都没看见,就觉得脖子剧痛,遍身生机流逝。

    混在人群里的蓝夜见此情形不由大喝一声,飞身出来和混天蝠厮杀。

    混天蝠左闪右突间甩动着脑袋,把郦软的身子晃得越发厉害。

    “你且歇息着,我去去就来!”宦璃只有一丝犹豫闪过,但还是把阿婉的手掰开,而后加入到蓝夜、混天蝠的乱战里。

    咬了那么些口,应该必死无疑了吧?阿婉神情看着疲惫虚弱,实则盯紧了混天蝠那边的情况。

    因着阿婉叮嘱混天蝠不要妄杀无辜,所以混天蝠在咬着郦软同时,只是一味躲闪。几个回合间,它的翅膀、脊背,好几个位置遇袭。

    眼见着越来越多的仙人涌入进来,阿婉有些着慌了,她怕因此带累混天蝠,连忙朝混天蝠挥手:差不多了,快些离开!

    混天蝠收到阿婉的暗示,把郦软用力一甩掼在地上,而后调头就逃。巨大的翅膀扇动间把许多天兵带倒在地。趁着周围一片混乱,它一头撞在墙上。

    哗啦一声,墙上撞出一个大洞。混天蝠探头钻出大洞,拍拍翅膀飞走了。

    斗姆元君、勾陈帝君、崇恩圣帝、真武大帝等身份尊贵的神仙,大部分都候在外边,他们因为不知事情的进展、情形,所以都未防备混天蝠的突然逃脱。待回过神时,混天蝠早已逃之夭夭了。

    阿婉的耳朵留意着外边的动静,没听见外边有什么混战厮杀的声音,知道混天蝠已经顺利得脱。她松一口气晃晃悠悠站了起来,起身去确认郦软的情况。

    “你干吗?自己都已伤得不成样子了,还有闲心去管别人?!”陶歆没看出阿婉身上的金色血液是作假的,见她还要乱动,忍不住一阵斥责。

    “郦软姐姐没事吧?今日要不是姐姐带我来这里,估计她也不会受此牵连荼毒,我不过去看看,心里又怎么得安?”阿婉说着还是执意要走。

    陶歆虽然是个直性子,但活了几万年也早已成精,阿婉的话里明显存在逻辑问题,但却不耽搁他从中听出弦外之音。

    阿婉的意思是:混天蝠是郦软召来的?陶歆狐疑的转头看向白裔求证。白裔当然明白陶歆的意思,他微微眨眼,肯定了陶歆的结论。

    “你慢着些,蝠嘴脱险已经够耗神费力了,我们搀你过去!”白裔在看到阿婉拽宦璃的脚踝时已大致把事情的原委猜出个**分了,他猜阿婉是要确认郦软的死,遂主动提出帮助,也顺道护阿婉周全。

    陶歆一听白裔的话,马上起身配合。三人慢慢朝郦软方向走去,周围之人迫于他们周身散发的威势,自觉闪出一条路来。

    宦璃原本看到郦软血肉模糊的脸颊还觉得痛心不一,但听到阿婉的话,他也咂摸出点别样滋味,再看郦软,就觉得失望不已。

    阿婉一步步走到郦软跟前,而后缓缓蹲下身去,晃着她的手臂:“软姐姐,软姐姐,你没事儿吧?你看阿婉都逃生出来了,你一定也没事儿的对不对?”

    陶歆面色严峻,但内心里早已笑跌,这小丫头嘴巴还真毒,郦软都已经成这样啦,她还故意拿话恶心郦软。

    但很快陶歆心里就不觉得好笑了,因为阿婉的晃动,郦软的衣袖全部垂至臂弯,露出一弯雪臂的同时,也暴露出胳膊上深可见骨的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