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驭食记 > 第147章 先得月
    “嗤不过一只没什么见识的小狐狸的话,你也稀得笑纳?”白裔从外边回来,正见陶歆对阿婉的赞美暗暗得意。鉴于他和陶歆的万年友谊,他觉得很有叫陶歆认清事实真相的必要,所以慷慨、义气的兜头给陶歆泼了一盆冷水。

    “你是出门被狗咬了么?怎么说起话来还带着些吠声!”陶歆细细打量白裔,见他脸色还算正常,马上开口回怼回去。

    “被狗咬?我只担心某些人做事不净,以后不是被狗咬,而是被蛇咬哦!”白裔瞥一眼阿婉,别有深意道。

    “你什么意思?郦软没事?”陶歆性子急躁,哪里听得白裔这番拐弯抹角的话,只急急逼问他打听的结果。

    阿婉听了白裔的话也有些悬心,两只圆溜溜的眼睛紧盯住白裔的嘴巴。

    “你不是当时也在现场吗?她那样子你觉得她会没事?”白裔忍不住嘲笑陶歆的眼神。

    “既然我看到的情况并非虚假,你又何必危言耸听?”陶歆不满白裔故布疑阵,忍不住送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你知道什么?!那郦软若是被宦璃带离异洲,死掉的可能就有百分之九十;但若是留在了神霄宫,死掉的可能就会减半。而我方才出去打听到的消息,偏偏就是后者。”白裔认真说起郦软,神色不复之前的轻松。

    “怎么会?”阿婉不明白郦软待在哪里又有什么区别。

    “别的且不说,单是异洲到紫府一路颠簸,你觉得郦软现在的模样还能经受的住么?此外,在此事上,宦璃又和我们的目的一致,即便郦软活到紫府,你觉得唯一有能力救她的宦璃会出手相帮吗?”白裔一番话拨开了陶歆和阿婉心头的疑云。

    他见陶歆他俩若有所悟,又接着说道:“相反,若是郦软被留在异洲神霄宫里,那就说明:有人意识到了郦软离开的危险。来人只要考虑到这点,那就说明ta是真心为郦软筹谋。只要存在阻挡我们的力量,就会影响我们水到渠成的期待,更何况这里还云集着不少真仙、灵仙凭着他们的修为和宝贝,万一就把郦软给救活了呢?”

    “你不说是万一吗?再说救活她图什么呀?”陶歆依旧不以为意,“最最重要的一点!郦软本身也不过一位太仙,就算她活过来,也不是我们的对手!如何值当你如此兴师动众的当件大事?我倒希望她活着呢,也好叫我亲手杀她一遍,出口恶气!”

    “得,你最好还是祈求这种情况永远不会发生吧,因为郦软的可怕不在仙阶,而在心思、手段和性子。像她这种狗皮膏药,最好不要粘上粘上了可不是随手撕掉那么简单,得脱成皮!你就想一下她在妄难世界的所作所为,就应该知道了。”

    “那怎么办?你告诉我郦软安置在哪,我现在就彻底结果了她!”陶歆听了白裔的话,不禁觉得后背一丝凉意蔓延。

    “诶,那怎么行?这里人多眼杂,你要再次出手,未必就还会像阿婉那般幸运。万一被人怀疑到调鼎坊了呢?谋杀这种事可一不可再啊!我们也只有再等等看了。”

    白裔的话才说完,就感受到有人想要突破他们的结界,进到殿里来。他连忙收了布防,同陶歆他们挤挤眼睛。

    果然,结界才撤不久,一位衣着华丽耀目的女仙走了进来:“你们是调鼎坊的人吧?待会上主食时,请随同那些宫女们一同前往芳华殿,帝尊对你们做的菜肴很是满意,准备给你们嘉奖呢!”

    “多谢仙子告知,又特地跑来一趟!”白裔嘴上客气着恭送那女仙离开,而陶歆则对着那女子背影撇撇嘴。

    “陶哥哥不想去领赏?”阿婉对陶歆对举动颇为不解。

    “那么多繁文缛节,谁稀罕?最讨厌这种应酬之事了!”陶歆丢下这句,开始准备最后的主食:水晶饭、团油饭、蟠桃饭、雕胡饭。

    “再不稀罕,也少不得一同过去应付一趟。谁叫那些都是盈伽梵所喜欢的?人家可主要是为了见你啊!”白裔送客回来,少不了对陶歆一番提醒:“到了殿上,不喜欢的、不想说的,你可以沉默,凡事总有我替你圆着,你别出言怼人就好!”

    阿婉听了白裔的话,多少有些明白了陶歆为何总是忌惮白裔。一个能把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全部包揽的人,即便不能叫人心生亲近,也会叫人心生敬畏吧!

    ……

    趁着陶歆忙着做菜,而白裔又守在一旁若有所思,阿婉自顾拿了玉碗去刮鼎底,打算把陶歆做的另外三种羹汤也尝个遍。但才鬼鬼祟祟溜出两步,她就又被没有抬眼的陶歆喊住。

    “站住!你干嘛去?”

    “我看能不能再刮点羹回来,在那儿留着不也是浪费么。”阿婉也早知道陶歆的吝啬,所以话只拣他顺耳的说。

    “没了!羹汤我就为你留了一碗百揭面,其余都盛光了。你就是过去看,也是白跑腿!”陶歆瞥见阿婉失望的神色,叹一口气道:“知道你又要嚷饿啦,这饭里每样都给你多做半碗可好?”

    虽然还要等待,但有的吃,总比饿肚子好,阿婉欣然同意了。

    小半个时辰过去,四样饭全部做好了。陶歆依诺在每样饭上盛一勺,而后端给了阿婉。

    阿婉闻着各种饭食香味,满眼期待的搓着手,而后才挽袖开动。担心再吃到肚子不舒服,她火急火燎的吹一口热气,先尝了一口看着最为清淡的蟠桃饭。蟠桃清香甘甜,米油润滑适口,再加上桃花花瓣浸染的粉红色,胃里舒服到叫人想发出满足的喟叹。

    “好幸福啊!”阿婉品完一口蟠桃饭,然后才盛起一勺雕胡饭。玉菰清香、肉糜鲜咸,吃在口中又是一种新的味觉体验。

    阿婉朝陶歆频频竖起大拇指,趁热吞下了蟠桃饭,又去盛团油饭。这团油饭因为饭里埋了煎虾、炙鱼、瑞鸡、吉鹅,更有神兽鲜肉、灌汤,吃起来就像吃了整桌宴席般满足。阿婉吃得心满意足,神魂俱飞,再顾不上夸奖陶歆,扒着碗沿又紧吃两口,这才开始尝乳白条晶的水晶饭。

    和前三道饭不同,这道水晶饭是凉的。别人用鱼翅做咸饭,而陶歆则反其道做成甜品。他用上品鲲小翅发好,然后用醍醐、牛乳熬煮,晾凉之后又加入仙莲、仙藕、仙菱角、仙鸡头米,再配上核桃仁、鲜杏仁和榛子碎,最后再添上蜜饯温脯。

    “这道怎么样?”陶歆见阿婉吃了一口,眉头就蹙紧了。他有些沉不住气了,忍不住问道:“难道不好吃?”

    阿婉沉默一刻,而后才用手抹着眼睛说:“好吃,只是我有些想我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