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驭食记 > 第202章 婴孩道
    陶歆正开解着阿婉,突然意识到一个要命问题:他在建冰桥时,忘记施法增加滤丝网了。

    五福道除了具有仙力,更适合仙体轮投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追踪神仙历劫的过程。

    任何投生历劫的仙体,只要从五福道过,就会粘上锁仙丝。凭借锁仙丝,任历劫者躲到哪个角落,都能被酆都城轻而易举的察觉。

    琴卿的凝魂虽然只在五福道的入口滚了一遭,但很可能已经粘上了锁仙丝。若是那样的话,即使他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帮她改变往生道,她也随时有被鬼差发现的危险。

    “看来悟空还需再等我们一天半晌的功夫!”陶歆颇为无奈的叹一口气。

    午饭时,陶歆又去给流桑送菜。借着这个机会,同他转达318的请求:这些日子做菜多,佐料下的也快,该补充采买些佐料了。

    流桑本来不大乐意,但一想到最近他和那几位鬼帝过得,的确比往常舒心,终于还是点头同意了。

    318当然不能出去了,因为他还有着烹饪的重任在肩,采买的任务自然而然的落在陶歆和阿婉头上。为了防止他们两个此去人世作恶,流桑专门给他们俩系上了锁魂丝。

    ……

    233和384系着锁魂丝出了酆都城,乖乖晃荡着去了人间。阿婉和陶歆则闪身从大桃木下出来,变回往常模样。

    “走吧!有悟空的毫毛作掩护,咱们可以专心的寻找琴卿投生的人家了。”

    陶歆放出一只噬丝蝶,和阿婉一起,一路追踪到一处繁华所在。

    在一所大房子里,一个女人躺在床上,旁边放着新生的婴孩,她看孩子的宠溺眼神能把坚冰都融化了。

    阿婉亲眼看见那噬丝蝶落在孩子的额头上,她却依旧不大相信:“这孩子看着蛮健康的,又出生在这富贵人家,应该能没灾没难的平安长大吧……难道是因为咱们的出手,改变了这孩子的命运?还是说是婴孩道出现了什么问题?”

    虽然说盼着一个孩子死亡是不人道的,哪怕这个孩子就是琴卿投生。但只有琴卿凭着此次投胎,来一次最快速的生死变更,她才能可能在之后的投生中错开情劫齿轮的碾压。所以阿婉看到这健康的孩子,倒有些不放心了。

    陶歆又弹出几只噬丝蝶,加速消解完了小琴卿身上的锁仙丝,然后才扭头对阿婉说:“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吧。你若不放心,咱们就在这儿看着,反正时候尚早。”

    阿婉偷偷掩嘴而笑,有了之前的打脸经验,陶歆连话都说得保守、严谨许多。

    他们两个隐形人就那么大咧咧坐在一旁,因为屋内闷热、空气流通不畅,不觉有些精神恍惚。

    就在他俩快要睡着时,一个男子快步走了进来,俯身就朝那美妇下拜:“夫人!夫人辛苦了!为夫来迟了,实在是罪该万死!”

    阿婉吓了一激灵,睡意一扫而光,再打量此刻来人,不由愣住了竟然是他?!

    陶歆也看清楚了男子的长相,眼神里流露出毫不遮掩的厌恶和鄙夷易牙!

    美妇看自家夫君归来,对她又是赔礼又是温存,疲惫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意:“老爷何必如此见外,妾身能为老爷生下子嗣是妾身的福分……”

    此刻的易牙已年逾半百,正是齐桓公身边的红人。因为留宫做宴,他错过了自家宠姬的生产。虽然他膝下已经有了四子五女,但秉持多子多福的信念,他对眼前的孩子也是一样珍惜。

    “是男孩还是女孩?”他把孩子抱在怀里,仔细打量孩子还未长开已见艳色的眉眼。

    “产婆说是个男孩呢!”美妇觉得有夫君在侧,又添弄璋之喜,人生完满如斯可以知足矣。

    虽然美姬不可能骗他,但易牙还是想亲眼确认自己的五小子。他伸手掀开婴孩的襁褓,看向他的两腿之间,突然之间他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这哪里是什么孩子!分明就是个妖怪!那该死的稳婆为了哄骗钱财,只说出一半答案。她怎么不说这孩子也是个姑娘呢?!

    易牙气到浑身发抖,恨不能此刻就摔死这怪胎。但考虑到家丑不能外扬,他强笑着对美姬说:“家里的奶娘已经请好了,这孩子还是叫为夫抱到别屋吧,也省得妨碍你休息。”

    美姬含笑应允,完全不知她同孩子这一别就是黄泉相隔。

    “怎么回事?”易牙抱着孩子急匆匆的离开,而阿婉和陶歆并未错过他情绪的异常。

    “走,跟过去看看!”

    易牙抱着孩子走出庭院,胳膊沉重的如负千斤。他自问自己没做什么孽,怎么就得了这么怪胎?!

    怔怔愣愣、痴痴傻傻,他晃悠到自家的水井旁。他对井口比划着,正想把孩子一跑而下,突然耳边回想起齐桓公的话:“寡人尝遍天下美味,唯独未食人肉,倒为憾事……”

    一个念头在易牙心头闪过:一个孽胎留下也是祸害,倒不如临死之前再为他孜孜以求的功名利禄做些贡献。

    想到这里,他重新把那婴孩揽入怀中细细观看。那孩子稚嫩而柔软,带着无比的生机与活力,眉眼弯弯、鼻子挺直,倒有他的几分影子。

    虎毒尚不食子,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太泯灭人性了?易牙看着孩子半眯的眼睛里隐隐有如水光泽流转,一时间又心软下来,忍不住一阵自责。

    到底是自己的骨肉,要不还是留他一条性命?易牙抱着孩子复往回走,但几步之后他又停了下来这种怪异模样,即使活着又有何乐趣?若被政敌知晓,他祖宗十八代的脸就全丢了!更不用说他的似锦前程了!

    这么想来,孩子还是不能留下!既然他怎么都得去死,那把身子留下,偿还他宠姬的十月怀胎和自己的物资供应又有何不可?!

    ……

    易牙来回于厨房和水井之间不下数十回,终于他做出决定:进厨房!

    “他这是做什么?奶娘会在厨房里么?”阿婉不解的问陶歆。

    陶歆眼前、心里一片黑暗。自古困窘饥寒的年代他未少见,当然也见惯了易子而食的惨事,但像易牙这种贪得无厌、灭绝人性者,他也是生平第一次见。

    厨房里的孩子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悲惨命运,徒劳的发出一声小猫般柔弱的哭声。之后,红色的血液溅上白色的窗棂,氤出一朵朵梅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