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驭食记 > 第240章 意外之喜
    宦璃低头看着阿婉如小猫般乖巧的窝在他的怀里,心里某处柔软被轻轻搔动。他展颜一笑,眼睛里的河流瞬间解冻,春汛般带着冰渣和生机朝着阿婉汹涌而来。

    阿婉被宦璃的宠溺眼光浇了个透底,正怔愣不知所措,突然间听到陶歆的发飙。她慌忙想要挣脱宦璃的怀抱,怎奈宦璃像是和陶歆作对一般,故意用手抓牢她的小腿不放。

    “昨夜里我就看陶公子行走不便,还以为是看走了眼,今日里再见您,居然靠人推着行进什么病严重到这种地步?您也该多珍重不是,养病最忌讳脾气暴躁了。”宦璃不松开阿婉,还故意弯腰挑衅,说出这番话来。

    陶歆气到炸裂,直接抽出白刀就要丢向宦璃,而阿婉早已快他一步,直接扒在宦璃胳膊上开咬。

    “嗷!”宦璃惊吓多过疼痛,终于松手放过阿婉,“瞧瞧你着急性子,我不过多和陶大厨寒暄几句,一时忘了放你下来,你怎么还动上嘴来?”

    “哼!你这分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又给阿婉解释什么?!”陶歆一把把阿婉拉到自己的身后,最大程度拉开他俩之间的距离。

    “啧啧,好歹我也是公子你的救命恩人吧,你怎么一点儿不知感谢?”宦璃难得一见陶歆的这般狼狈模样,心情是无比的愉悦。

    “喂,不过举手之劳,你不要太过分啊!”阿婉看陶歆手掌抓着车轮,手背青筋暴凸,不由张口替陶歆辩护。

    “阿婉,连你也这么说我?”宦璃装作受伤难过模样,捂住心口道:“本来我还打算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呢,但现在看来,无论我说什么,你们也不见得领情诶,罢了!”说着,他作势要走。

    “诶,你等等!”阿婉的好奇心被钓起:“你说的好事是什么?”

    宦璃没有回头,但嘴角翘起一个得意的弧度。那弧度像风吹皱的湖水,涟漪浅浅未及扩散就已消失不见。他再扭回头看着阿婉时,脸上又恢复心痛的模样:“我说的你肯信?”

    阿婉点头:……(反正听听也少不了两肉)

    “冰魄霜露……”宦璃只说出这四个字,便满意的看到阿婉和陶歆脸上的神色都变的凝重起来。原来昨夜他寻阿婉不见,在南大堂也听云齐说到冰魄霜露之事。他猜度冰魄霜露对阿婉极为重要,便留心打听。结果还真是巧了,在他得知阿婉退还了云齐的冰魄霜露时,刚好收到玉帝旨意,责他督办一场厨艺大赛,而比赛的头魁奖赏中,有一样就是冰魄霜露。

    阿婉听到宦璃把这些说完,眼睛变得亮闪闪的。她情不自禁的抓住陶歆的肩:“陶哥哥……”

    宦璃无语,这种情况之下,阿婉不该先感谢他么!

    陶歆虽然听了心中也很惊喜,但他并没突如其来的好消息冲昏头脑。他狐疑的看着宦璃问道:“虽然神仙之中有不少贪杯好味者常常光顾调鼎坊,但亦不乏醉翁之意不在酒不在酒者。整个仙界这种赛事闻所未闻,我又怎么知道你们玉帝此举是为拉拢好食者,还是背后仍有深意?”

    宦璃坦然一笑:“当然!玉帝乃仙界之统,进退帷幄自有权衡,又岂是我等所能猜度的。我唯一能联想到的,也不过是临近的万佛宗会,因为人手不够,斋菜的准备和烹制问题还没解决。

    原来是这样,陶歆了然。贺洲位于玄洲之西,乃万佛集聚之所;因佛修远离一切诸相、不幻不灭、般若皆空,所以从来自成一体,鲜少与三界往来。今万佛宗会既有困难,三界之主自然不会坐视。所以玉帝才相出如此办法,甚至不惜以冰魄霜露为赏,网罗能者。

    阿婉眨巴着眼转头看向陶歆,她见陶歆沉吟不语,猜测这事儿具有可操作性,遂喜笑颜开:“如此,这大赛开始时还劳烦青华帝君通报一声,我们也好过去凑个热闹。”

    “这有什么麻烦,我现在即可把帖子给你。只是……”宦璃说着从袖袋里掏出一张暗红金文的帖子,正想再提什么条件,却被阿婉劈手夺过,毫不客气的塞进衣服里,“如此就多谢青华帝君了!”

    宦璃看着阿婉推着陶歆,把他当做那棵歪脖子树一般几步绕过,不由一阵好笑。躲得了一时,躲得了一世么?只要他们还参加这次厨艺大赛,那和自己打交道的时候还多着呢!人情累积,哪怕从不说破,总会发生变化的。

    ……

    得了这个好消息,阿婉心里轻松许多。不知不觉,她的话渐渐多了起来:“陶哥哥,咱们今日下山要去哪里?”

    “齐王宫。”陶歆把玩着根迷谷树杈随口说道。

    “为什么是那里?”阿婉听到皇宫,不自觉的想起神霄宫、幻乐宫等地方,对那里的压抑、威严甚觉厌倦乏味。

    “去渡一位故人,顺道兑现我的承诺。”陶歆看着阿婉偏离的方向,用力敲敲迷谷树杈:“走什么神呢?往右!”

    “哦!”阿婉忙不迭的答应,修正了方向再想,半天才想起一个可能的故人来:“黄山霸把老巢挪皇宫里了?”

    陶歆的手一抖,险些把迷谷树杈丢地上。他本想再狠狠敲打阿婉几下,但想起自己刚刚的窘境,只好耐着性子提点她:“小狐狸啊!”

    “嗯?”阿婉把头伸向陶歆方向,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你这么笨,要不要我抽个时间度化度化你呢?”陶歆的迷糊树杈一下下有节奏的拍打在手心里。

    阿婉头皮有些发麻,慢慢把头往后缩一缩:“这个不用了吧通常度化不是需要契机的么?死前、惊恐、大喜大悲?”

    “要你会选择哪种情况下?”陶歆问得执着。

    “那个听起来都不大好呢!”阿婉摸摸自己的小心肝,再次拒绝。

    “着啊!连你都选择困难,那你觉得一只比你娘亲年岁还大的妖,又可能发生哪种情况?”陶歆继续追问。

    惊恐?黄山霸再次遇到什么法术比他高强的神仙?比陶歆手段还狠辣、登峰造极的恐怕不多见吧!

    大喜?娶到一个如花似玉的娇娘?难道见过娘亲容貌者,不该是沧海巫云,再难起什么波澜么。

    大悲?他活了那么大年岁,生死离别早已见惯,又有什么值得他悲痛欲绝的。

    ……

    阿婉丝毫不怀疑自己的猜测,把可能、不可能发生在黄山霸身上的事件一一在脑海里演绎,任她每每不堪想象继续,她也从没想过自己猜错的可能。不知不觉她在陶歆的指引之下隐身穿过红色森森的高墙,在一间充满恶臭的偏殿门口停下。

    穿堂的风刮起薄薄的帷帐,露出一个年老枯瘦的病体,那残败狼狈的容颜却并不是阿婉曾见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