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驭食记 > 第275章 捡“漏”
    一间小小的云室里,仅容一人闭目打坐。此刻的宦璃就端坐在云室之内,运用仙力牵引着内丹,把它运转至全身的每一处要穴。

    不过一炷香的功夫,金色浑圆的内丹已在他体内完整的运转了三周圈。那种寒冷、无力、筋疲力竭的感觉终于被彻底驱散,力量和掌控感从新回到他的体内。

    就像重获新生一般,他张开的眼睛里满是光彩流转。仔细抻展了衣服的褶皱,他起身推开房门,然后重新进到比赛的现场。

    他出现后不久,乌凉等品评者也陆续回归。待香灰落尽,最后一点红光熄灭,最后的决赛终于开始了。

    “最后的决赛题目为素心,食材不限,形式不限,请于半个时辰内准备完毕。”宦璃的声音回响在云室内,叫每个参赛者的心又高高的悬起;但品评者这次却庆幸松一口气题目不刁钻、理解很容易,单从名字想象,应该不会再遇到什么“要命菜”了。

    阿婉听得这个题目,心中遮掩不住的窃喜。因为从收到宦璃的小道消息后,她就频频利用零散时间猜测比赛中可能会出到的菜肴题目。考虑到这次大赛是为万佛宗会所做的准备,她觉着这些比赛的菜肴里怎么着也该有一道是符合素斋的要求进行的。果不其然,被她蒙对了!

    嘎吱嘎吱嘎吱窗外一片吵闹,她却充耳不闻,只专心想着心思,针对被她“玩坏”的九位品评者,适当的对早考虑好的菜谱做出调整。“掌柜的,你去取些血莲子、紫怀山、金丝酸枣、白玉耳、霸蜂露!”

    “诶,好嘞!”白裔望着外边蜂拥而过的人,一股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但为着让阿婉专心备赛,他还是轻快的答应着离开。

    阿婉目送白裔离开之后,便忙着煮水、备料、调整火候。但等到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做完了,白裔却依旧没有回来。觉着事情不对,阿婉终于扒在窗口翘首以待白裔的出现。

    陆陆续续人从她窗口经过,由多到少,直至最后一个人也没有了,白裔却依旧没有出现。

    一炷香的时间已过,阿婉再沉不住气了,她决定亲自去取食材,顺道看看白裔怎么就搭在了那里。

    到了食材处,阿婉望着满地的狼藉终于惊呆了。白色的米和面撒的地上到处都是,上边还有着踢踏而过的黑黢黢的脚印;青菜耷拉着泛黄的叶子,丢得这一棵那一棵;红色、白色的萝卜不规则的断成几截,就像是横尸当场;各种各样的谷物、豆子参杂在一起,如淤堵的河流突然泄洪一般,挡住了整条通向食材架的道路……

    在这“案发”现场,只有一个白色的身影蹲在角落里,不听的用手刨腾着什么。

    “掌柜的?”阿婉的心里打破了五味瓶,很多话梗在喉咙口,半天才挤出这三个字。

    白裔循声回头,面上有些讪讪的:“我已找到了紫怀山、白玉耳,其他的应该也快了……要不,你先回去等?”

    “不,不要找了。”阿婉蹲下抓住他的手:“出了这么大事,你怎么也不告诉我?他们那群坏心肝的东西一定是故意的!”

    白裔看着阿婉眼睛里跳跃的小火苗,忍不住叹一口气:“就算他们是故意的又如何?他们要的就是激怒你,把你平静的好心情破坏殆尽,然后坐等你的发挥失常……”

    “你说的对,我们不能如他们的意!”阿婉深吸一口气,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回想起在灶间听到的嘎吱声,一股更大凉意直冲心头,她斟酌一刻,郑重的做出决定:“我们不做玉耳羹,也不做菜谱上出现过的任何一道菜肴了依照他们的恶毒心思,恐怕哪道菜谱上的每一道菜所需要的食材,都会被他们拿走或毁坏掉关键的几样吧!”

    白裔本来还蹲在那里,听了阿婉的话他才猛然起身:“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点!我说那个松岭在离开时,怎么还对着我笑的幸灾乐祸?!早知道刚才我就该打断他的老狗腿!”

    阿婉不说话,一双眼睛只在乱成一堆的食材山上来回逡巡。

    白裔没听见阿婉的搭话,不由好奇的看向她的方向,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她已闭着眼睛走到食材“山”边,她的小巧下巴微微的抬起,两只鼻翼如最纤巧的蝴蝶微微煽动着翅膀,那模样看着是那么的专注而神圣。

    她就那么东嗅嗅西闻闻,凭着自己的直觉去挑拣这堆被人毁弃的食材。一会儿,她捡起一粒破了皮的果子;一会儿,又拿起一颗软塌的笋芽;一会儿,抱起一个大霜瓜;一会儿,又刨出一把干豆龙……甚至于长在霉烂展架上的珍口蘑、翻倒在地的大酱缸,全部都被她如珍似宝的收入囊中。

    白裔本想阻止阿婉这种“拣破烂儿”的行为,但回想起她初进调鼎坊时做的那道炒饭,才张开的嘴巴又紧紧闭上。

    阿婉循味辨位找了慢慢一篮子的东西,这才重新睁开眼睛。她下意识的抬头看看品评台上的香柱,第二根已接近尾端。

    时间应该还来得及!她信心满满的抬脚就往回走,手上沉甸甸的篮子却被突然出现的拉力夺走。

    谁也别想再夺走我的食材!阿婉双眼爆发出凌厉的光,额间的花钿也变作深红色。

    “诶!是我!”白裔看阿婉目光不善的看向自己,连忙摆着手出声辩解:“你拿着这篮子挺沉的,还是我来提吧!”

    “呵”阿婉揪紧的心又松开,颇有几分不好意思的看向白裔,她怎么把他给忘记了?!她讪讪的朝白裔一笑,“那就有劳掌柜的了!”

    陶昕在品评台上把整个来龙去脉看得真切,开始他见白裔糊涂一时的扒拉找食材,还担心他耽搁了阿婉做菜的时间。现在见阿婉推陈重来,凭着感觉搭配菜肴,他心里的担忧反倒全部放了下来。他见云童也不动声色的留意着这边的动静,忍不住哼了一声就算他们队的成员把全部的食材毁掉,他也相信阿婉能凭着手上仅剩的材料做出菜来!这一局,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