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驭食记 > 第291章 丑闻
    阿婉的手伸向了置物架的最高层,因为手臂肌肉的拉伸,她的头和脖颈用力到反向朝下弯曲。她看不到,一只手指粗细的白晶斑纹小蛇,正煽动着满是磷光的翅膀,徐徐探出头来。

    咦,这是什么菜肴,匀长光滑、触手生凉?她的手指滑过蛇腹,脑袋里刹时涌出各种条状的菜肴:青瓜?长豆?蛇蛏?线鳝?……她正费力思量,突然觉得指尖一麻。

    糟糕,尴尬了!手指好像被木刺什么的碰伤了!阿婉最后一个念头闪过,还来不及把手抽回来查看,便觉得头重脚轻、眼前发黑,接着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

    时间好像静止了般漫长无涯,阿婉感觉遍身骨头被抽离了般疲乏。她不想动,不想思考,但冰冷刺骨的寒意,还是逼着她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这是什么地方?莲叶田田,清风送香,只是池子里的水,冷到几乎把人的意识都冻成冰坨。

    积蓄了好久的力气,终于能活动身体了,她刚挣扎起身脱离寒滩,耳边却突然捕捉到细碎的人声。

    “听说了没?昨夜里凌霄宫里出事了。”

    “好像是有人在仰圣殿公然猥亵女色?”

    “可不是!若是普通人便也罢了,偏偏这犯戒之人还是有可能成为转轮圣王者……”

    “其实也没什么可惜的,不过是个陪衬小子,无论是长相、德行,又有哪点儿可以和阮离相提并论?”

    阿婉的脑袋本已冻到发木,现在听闻潭前的议论,耳朵也开始阵阵轰鸣:这是怎么回事?帕鲁昨夜不是在烟火灶待着吗,怎么可能出现在凌霄宫?自己不是在凌霄宫教阮离做菜吗,又怎么会出现在寒潭里?

    “走啦,我们过去看看!这会子说不定已经有了处置结果!”

    “那咱们走着?”

    ……

    几人完全不知潭内,荷叶掩映处,还有一个女子抱臂忍着牙齿打颤偷听完他们的谈话。

    人声渐渐远去,阿婉也再坚持不得。她颤巍巍的抖着身子,狼狈的从寒潭爬了出来。

    “什么人鬼鬼祟祟的在瑶池晃悠?还不赶紧的过来!”阿婉才爬上岸,就听到一声清喝。

    怎么这么倒霉!白特么坚持在水里泡这么久了!这次脸可漏大发了!阿婉心里叫苦不迭,一只手捂住脸慢慢转身。

    “阿婉?怎么是你?!”宦璃看到那人转过脸来,不由震惊至极。

    他奉玉帝急召入宫,走到瑶池这边,刚好看见一个湿漉漉的身影从池水里钻出。瑶池和凌霄宫仅一墙之隔,且又水系一脉相通。联系传旨宫人的模糊话语,他担心漏掉什么重要人犯,所以才出声喝住来人。只是他再没料到,这人竟是阿婉。

    “你怎么会在这里?”宦璃看阿婉冻的瑟瑟发抖,连忙运气帮她把身上水汽逼出,又把自己的斗篷从头兜至脚跟,包裹的严严实实。

    “我……我也不知道。”一股暖流游走全身,衣服也恢复干爽,阿婉的精神终于恢复如常。

    “这样,趁着天色未曦,你先回烟火灶去……有什么事,待我见过玉帝之后再说……”宦璃双手环住阿婉肩膀,边帮她整理额发边温和同她商量。

    “我也要去!”阿婉抬起眼睛,眼睛里才汇聚起生气,就变得极其固执。

    “这恐怕不大合适吧!”宦璃总觉得有股阴谋的味道,不想叫阿婉牵涉其中。

    “他们……我听说帕鲁出事了……我得去看看!”阿婉寸步不让。

    “那玉帝处我如何交代?”宦璃虽然依旧不大同意,但口气却和软许多。

    “我保证随机应变,绝不拖累于你!”阿婉一改往常的强硬,眼睛里满是脆弱和祈求。

    这种落得阿婉人情的机会可是不多,宦璃这般想着,终于点头同意了她的请求。

    ……

    天色渐亮,阿婉紧跟着宦璃进入凌霄宫。她一路看着熟悉的道路和景致,不由有些疑惑:“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仰圣殿你不是也听说帕鲁的事了?”宦璃压低声音,脚步却不停顿。

    “这里不是通往承熹殿吗?”阿婉想起昨夜阮离的话,不由觉得疑惑。

    “承熹殿?你记错了吧?承熹殿可是玉帝书房的所在,紧挨着乾泽殿;又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宦璃不解的看向阿婉,不明白她怎么问出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来。

    承熹殿不在这里?承熹殿不是膳房?!阿婉头皮发麻,头发根根乍起,她觉得一张恶意的大网兜头罩在了她的头上。

    “青华帝君来了?快过来,就差你一个了!”长生大帝霁安热情的把他拉到一边,完全无视阿婉的存在。

    阿婉见所有人都神情亢奋,自己又存在度那么低,便识趣的退至一旁没再言语。

    只见四御伫立,嘀嘀咕咕一阵言语之后,宦璃亲自走到窗口,透过窗缝进行了查看。然后嘴角不由自主的抖动一下:“既然如此大逆不道,为何至今没人将他们叫醒问罪?竟还由着这丑态一直持续!”

    “玉帝的意思是叫我们抓个现形,然后再商议对他们的处置意见毕竟其中一个身份特殊……”乙诀耸肩长叹口气。

    “我们人已聚齐,那现在是不是可以进行审问了?”宦璃心里也有好多的疑问,但之前的担忧已经去除大半儿。他提出建议的同时,甚至不忘给阿婉递个安心的眼神。

    “还等什么?赶紧去把那对儿不知羞耻的男女给揪出来!”玉帝得了四御齐聚的消息,又从乾泽宫赶了过来,随行的还有持重庄严的阮离。

    ……

    一盏茶的功夫,昏睡的帕鲁和一女子被衣衫不整的带了出来。那女子虽然未醒,但发髻歪斜、眉眼含春,明眼人一看便知其经历了什么。

    阿婉看到那女子的刹那不由惊呆了如果她是阿婉,那自己又算什么?

    “师兄!师兄!”阮离第一个心痛不已的走上前去,他声声唤着帕鲁,眼神遮掩不住浓浓的失望。“她再漂亮,也是你的饲主!更何况还是在这庄严之地!”

    帕鲁本就生的丑陋,有阮离这般玉人对比,再加上这句句锥心鞭挞,两人对比更是悬若云泥。

    阿婉终于明白了宦璃给她那个安心的眼神深意,她望着阮离,嘴角一抹巨大的嘲讽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