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驭食记 > 第368章 “道”高一丈
    就在阿婉心里还在疑惑时,巡童匆匆而入,不知他附在宦璃的耳畔说了什么,宦璃的脸色瞬间大变。

    “恒隆呢?赶紧把他给本尊带回来!不论他受了什么委屈,只管先回到紫府,剩余之事自有本尊做主!”

    宦璃叮嘱完了巡童,又接连下了三道旨意。第一道旨意,封锁整个紫府,不许诸仙随便出入;第二道,着人去请西王母、玉帝;第三道,撤去整个紫府的红绸装饰,今日大婚之宴随即取消。

    阿婉没有意识到危险逼近,只懊恼着已经错失的暗算良机。她尽量缩着身子躲在暗处,一边握紧藏在袖子里的魅刀,一边暗暗发狠:即使她不能用九尾狐血叫宦璃陷入昏迷,也要在离开之前给他一次毕生难忘的重创。

    没多久,琴卿被带了上来。虽然她的衣服已经穿的完整,但神色还偶见恍惚怔忪。

    “帝君,求你为司命做主!”恒隆随后一身红衣走了进来,见到宦璃倒头就拜,整个人的脸色都因激动羞恼的情绪变作铁青。

    这特么什么情况?不是宦璃那混.蛋大婚吗?怎么恒隆穿了一身红色衣裳?难道迎亲之事还能由别人代劳?可是刚刚恒隆又叫宦璃为他做主,看着也不像是越俎代庖啊!

    阿婉心头升起不详的预感,就在她想拉个小仙打听时,玉帝和西王母也姗姗而来。

    “恒隆,把你所听所看的一切都告诉给玉帝和西王母吧!”宦璃面色冷凝,之前收敛的威压之势全部释放出来。

    恒隆跪拜于地,三言两语把迎亲久候、绿玉告发、琴卿不贞给说的清清楚楚。

    阿婉的心急沉谷底,但她一时还没闹明白事情怎么就发展到了如此地步。

    “琴卿,你……你枉负了本宫对你的栽培和你大姐的牺牲成全,竟做出如此叫人不耻之事。如今你可知罪?”西王母用力捣着自己的拐杖,恨不能此刻起身,把这个败坏门风的丫头打个半死。

    琴卿神色不见丝毫紧张,她仰头看一眼宦璃,嘴角带上一抹嘲弄:“王母之话琴卿不懂,这事分明是青华帝君对琴卿用强,琴卿如何抵抗的了?”

    什么?阿婉正懊恼自己计划宣告失败,突然听到琴卿如此惊世骇俗的指正,不由心里乐开了花。她怎么忘了,自己在给琴卿引见霄焰的时候,说的可是帝君!这下好了,歪打正着!这宦璃虽然摆脱了被绿的命运,却又掉进夺人妻子的陷阱里。

    青华帝君?吃瓜诸仙也大吃一惊,没想到这般高冷的仙君竟然有此不良嗜好!

    “事到如今,你自证清白尚无可能,竟然还想拉本尊入水?!那你倒说说你的证据!”宦璃嫌恶的瞥一眼琴卿,生怕受到沾污一般立马把目光挪开。

    “这……这还用证明吗?我两只眼睛看的清清楚楚!”琴卿脊背挺直,完全无视诸仙嫌弃的目光,心里边还惦念着成为这紫府的女主人。

    “本尊忙于恒隆的婚事,这几日身边从不离人,又如何下过凡界?”宦璃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一点:“这个四位值守天王完全可以作证!”

    “就你有证人吗?琴卿也有证人!”琴卿想起绿玉,也连忙声张道。

    其实,在琴卿醒来的时候,她身边已经没有任何人。只是她身上的斑斑红痕和几乎散架的骨头无不清楚的告知她经历了什么。

    她回想起宦璃夜里的表现,脸颊一阵羞红。这才叫天遂人愿呢!她的夫君仙阶恐怕要往上升几级了!她把绿玉找来,如此这般一阵叮嘱,这才有了恒隆嘴里的一幕。

    阿婉在暗处看的分明,绿玉果然就是那个绿衣裙的小仙娥!

    一切就都看你的了!!阿婉和琴卿都把期待的目光转到她的身上。

    “绿玉,你看清楚了?昨夜是本尊对你家小姐用强?”

    “不,不是帝君。昨夜和小姐洞房的是一个红发男子。”绿玉恭谨的跪在地上老实说道。

    阿婉心里咯噔一声,隐隐嗅出阴谋的味道。如果说绿玉和琴卿勾结想要一步登天,那么栽赃宦璃完全说得过去,但绿玉现场改了口风,如实描述出霄焰的模样却有些匪夷所思。因为她们这些丫头在开始时就被她用独角梦貘粉给迷晕了,还盖上了白帛,绿玉又怎么可能见到霄焰?!

    “绿玉!你胡说什么?!那人明明是帝君!”琴卿扑过去就要掐绿玉的脖子,却被一旁的仙兵按住了手脚。

    “你接着说,你都看到了什么?”一直没有出声的玉帝终于开腔道。

    “昨夜小仙陪着小姐去不咸山沐浴,才拉起帷帐不久,小仙……小仙就闻到一股焦臭的味道,然后就有些精神恍惚。就在小仙觉得害怕时,一个人影出现在我的面前。她把我们几个仙婢全部搬到角落,然后盖上白帛……”

    阿婉听到这里,不觉身子发冷她终于知道了宦璃为何下旨封锁紫府,这一切分明就是他的阴谋!她不在等绿玉接着往下供出自己的名字,直接转到宦璃背后握着魅刀就刺。

    宦璃就像是背后还有眼睛,轻松闪身躲过阿婉的攻击。不过几招就轻松卸了阿婉的进攻和防御,然后抖出一捆捆仙绳,把她捆了个结结实实。

    这……这又是闹哪出?诸仙正在迷茫,却听绿玉尖叫道:“是她!就是她把我们挪开,又带着一个红头发的男人进到了帷帐里。之前……之前小仙还亲眼见她给小姐喂血,说什么和帝君喝合卺酒!”

    阿婉充耳不闻绿玉的指正,满脑子里都是:宦璃求亲的流言、无味的传旨、绿玉泄露的地址、宦璃对她的羞辱等画面。直到此时,她才总算明白:原来,原来这一切都是算计!都是围绕自己展开的阴谋!

    不知她何德何能,竟然能引得无数大佬参与其中!

    她狠命的挣扎,却挣不开锁仙绳的束缚。她两只眼睛不甘的扫过玉帝、西王母,最终把视线落在了宦璃的脸上:“啐!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活该我娘亲看不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