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驭食记 > 番外之妖神难为
    紫府。

    一只蛇身、羽鳞、鹤嘴、豹首的怪兽懒洋洋的搭在椅子上,那倨傲的神情和它此刻的举止形成鲜明对比,叫人看着无比的违和。

    帕鲁被人带到那怪兽跟前,丝毫不见一丝轻慢。他肃然整理一下自己并不显得凌乱的衣裳,而后郑重向它见礼:“仙使帛先,见过妖神前辈!”

    “你认得我?”太一不耐烦的调整一下坐姿,这具身体实在是叫他受够了折磨!

    奈兮,也就是他此刻占据的肉身,亦是洪荒时期的妖兽,按说比太一出现的年岁还要更早上一些。只是,不同于太一的闪耀夺目,它的存在,更多的时候还不如一滩烂泥没有追求、没有目标,每天浑浑噩噩,除了吃就是睡,其它全不挂心。

    大概也正是刚猛易折,至柔无损。太一都经历了数次生死,而奈兮依旧如故。不过也正因为它皮糙肉厚,耐得强大魂力的压迫,还有恶劣环境的磨砺,所以到头来却被选为太一重生之后的第一具肉身。

    只可惜:这具身体懒入骨髓,带累的他也蔫蔫的。即便在椅子上歪着,满心里怀念的也是床上的舒适。

    帕鲁开始没有接话,算准了他心里的不适差不多消干净了,这才开口道:“帛先曾经是阿婉身边的灵宠,没少听白掌柜和陶歆讲起你……”

    “哦?”听到阿婉的名字,太一的傲娇和烦躁消散了许多,毕竟被人换得一命,再挑三拣四、不知感恩就显得忒不是个东西了。他坐正了身子,稍稍提起些兴致,用一只爪子支撑下巴,尾巴不停的拍打着椅面:“他们怎么说我?”

    “他们不止一次赞叹,说您英明神武,无可匹敌!”帕鲁看自己的谈话策略见成效,便继续顺着太一的心往下说。

    “是么?!”太一突然两爪支撑着身子半站起来,一双眼睛里散发出明亮的光芒。不过,这光芒没维持多久就散了,想到现在他孤家寡人的尴尬境地,他意兴阑珊的重新倒在椅子里:“他们俩倒是老实爱说实话!”

    啊哈?!

    帕鲁头顶无数头神兽咆哮而过,本来这么夸张的盛誉他说起来都难为情,没想到他承认起来倒没有丝毫心理负担。

    不过也对,四位当时人三个不在,还不是由着他夸出天际,太一也乐得消受?

    只不过,他从未想过他是如此的太一罢了。

    其实,帕鲁并不知道,太一的骄傲和经历不允许他说出别的话来,但之前的失落却是发自于心。

    因为复活他,阿婉没了。陶歆为此彻底和白裔闹崩了。

    陶歆抛下眼看就要视实现的妖魔复兴大业,远走凡间独舔伤口。

    白裔虽然一直忠于妖族大业,奈何被宦璃重伤在前,又被陶歆质问、暴揍在后,加上各种愧疚、愤怒的情绪折磨,很快便委顿作一团,鲜少再见到他出门。

    剩下的一个太一没了左膀右臂,偏偏愈发难缠。今日在天河的上游现身洗个脚,明日在流光星海扬言要毁船收租,就连各种胆大的妖魔也频现仙岛灵洲……玉帝受不了他这般滋扰,只能厚颜央求帕鲁来谈判。

    依着玉帝的意思,最理想的莫过于重画疆界、分域而治,但太一复活,赢得了仙魔之战的最后胜利,连仙界的主帅宦璃还被他囚禁于紫府,所以没有一位神仙不觉得玉帝是在痴心妄想、以小博大……

    不过,就这么没有任何前景、希望的事儿,帕鲁却偏偏答应下来。不仅答应下来,还一步步走到紫府,来到太一此刻的大营。

    想到那些糟心事,太一的心情暗淡了许多。他复躺回椅子上,一只爪子做敲击状:“说罢,你来这里是做什么?总不会就为说些好听的,哄我高兴吧?”

    帕鲁抬头看一眼他的眼睛又飞快挪开,而后诚意十足的开门见山道:“我是代表玉帝来向您求和的。”

    “哦?”太一重新坐直身子,一双豹眼似笑非笑,“凭什么?如今我已带兵打至仙界,入住凌霄宫亦是指日可待!我为何要接受你们的求和?”

    帕鲁似乎早预见到太一会这么说,不慌不忙、不卑不亢道:“既然您觉着好奇,那就容我继续往下说?”

    太一没有说话,帕鲁把他的沉默当做认可,又继续道:“无论是过去你为妖神之王,还是现在被众手下复活,大大小小的战争打过得肯定早数不过来了。这么多的战争,揪起根源,也不过益、利二字。如果我们能在这两点上达成一致,哪岂不省得许多麻烦?

    倘若您执意舍近求远,即使真的坐进凌霄宝殿,也不见得就能心甜意洽。试想:诸多凡人的祈愿、姻缘需要经手,各种历凡、化难需要插手,那么多繁杂的事情需要做,换作妖族执掌,您确定没有压力?”

    太一听着并不怎么和软的话,心里很是不服气:“那又如何?!当年我师姐造人,可不是为了费心劳神,管他们那些个琐事!”

    “然!”帕鲁据理力争,丝毫不退半步,“你是想说凡人就该是妖族的食物吧?是食物没错,但即使食物也有短缺的时候吧?倘若管理不善,人间出现大的浩劫,或者由着人作妖,灭了自己种族,你的妖民又能得什么好处呢?您得了这三界之主的正位又如何呢?”

    太一沉吟不语,心中某处出现松动。如今他带领的妖魔两族本已兵临玄洲,为何一直按兵不动,其实就是心有迷茫,无人开解。

    “你继续往下说!”他瞪着帕鲁,声音里带着连自己都未察觉的苦闷。

    “虽然仙界这些年来一直压迫妖魔两界,但无可否认的是我们的治理能力。至少人间昌盛,妖魔两界在衰败时亦能赶着打打秋风……

    所以,要我说,这仙界的一切,还是保留为好。在此之上,重新划分疆土、共享人世的贡飨……一切都可以谈!”

    太一的心更加松动,但面上却不展露分毫。

    帕鲁见状再接再厉道:“还有,只要您同意坐下来谈,白掌柜的伤,我们负责治;您的仙体,我们重新为您觅毕竟诸仙之中擅长炼丹、融魂之术者不在少数……”

    太好了!太一想:这买卖划算啊!不过就是坐下来谈么!谁还没个事后反悔的时候?到那时,自己恢复了原来的容貌,白裔又能在身边运筹帷幄,简直不要太好哦!

    不过想归想,他并不痛快开口答应,而是继续压榨更多的利益:“你的条件听着不错,只是我和白裔没什么遗憾了,可是陶歆……”

    “正因为陶歆,您才更该同玉帝坐下来谈。”

    “为何?”

    “您试想一下,陶歆为何远走凡尘?当然是不死心,觉得阿婉还有活的可能……”帕鲁最惦记的也是阿婉,所以说到此处,眼神熠熠绽放光彩:“历来自爆仙体者尚能转入凡尘轮回,开始重新修炼,阿婉如此大的功绩(或者罪孽),自不可能终无回响……”

    “你是说阿婉可能投生为人?”

    “因果轮回,报应不爽,这又有何不可呢?”帕鲁虽是疑问,却内心笃定:“把人间交给仙界打理,阿婉即使投作凡尘,总不至于经历太多苦楚吧?”

    帕鲁说完这句,等着太一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