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世不言仙 > 第734章 以貌取人 (感谢盟主雪粒sherri+)
    两位护花真仙勃然大怒!

    长枫双眼一瞪:“原来婉儿妹妹背地里时常遭人欺侮!你也太善良了,若早些告知于我,我定会替你好好教训这些不长眼的人!”

    洛九不甘示弱:“这个什么月的,满嘴挑唆之语,定是卑鄙恶毒之辈!婉儿妹妹休要再向她道歉,你什么也没做错!”

    婉儿真君看起来都快哭了:“两位哥哥,你们误会了,挽月真君真的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我的事情,真的没有……你们不要再逼迫她了!有些事情她不愿意说的!都是我不好,才会惹她生气!”

    那小模样委屈得活像个受气包小媳妇。那两只大狗一般的真仙更是义愤填膺,摩拳擦掌想要上前,却被婉儿真君死死拽住。

    兰不远惊讶地望着二当家:“你和她有过节?”

    “她曾想给我夫君做小!”二当家磨着牙,“假惺惺与我交好,背地使了不少手段,害得我不浅!事情败露之后,若不是我与夫君有所顾忌不想暴露身份,早就送她回炉重造去了!”

    她胸膛微微起伏,额角绷出两股青筋。

    兰不远知道二当家气极了。

    “要我出手吗?”兰不远艰难地捧住假下巴。

    二当家深吸了几口气,断然摇头:“不,怎能因为这种事让你暴露了实力!虽说这种局势下,众人首选软柿子捏,但是,若是过早出头,也一定会被针对围攻的!哼,这些蠢物!撒两句娇卖两声嗲就能叫他们软了骨头!这种蠢物,我管他们做什么!就让他们早早被送出去好了!”

    兰不远面上不表,心中已给那朵娇弱的小白花狠狠记上了一笔。

    “还在这里做什么?”长枫真仙满脸倨傲,扬着头走到兰不远与二当家面前,“第四宫,不需要你们这种小人。”

    “就是!滚到别处祸害别人去!”

    “第四宫不需要你们两个!休想再利用我们!”

    “不是呀,挽月真君方才什么也没说,根本没有针对婉儿真君,明明是婉儿真君自说自话……”一个弱弱的辩解声即刻被淹没在人潮里。

    “滚!滚开!出去后,也别让老子在第四宫看到你!”

    二当家拽住兰不远胳膊,将她往旁边拖走。

    “算了!跟这种人生气不值得!”二当家声线轻颤。

    “行!”兰不远捧住下巴,扬声说道,“希望在座的诸位将来也这么硬气!记住了,我与挽月真君一心想要为第四宫争光,然而你们越俎代庖,替宫主将我二人赶出第四宫。众怒难犯,我们离开第四宫就是了!”

    “谁稀罕你们似的!”人群里响起一声刺耳怪笑。

    另一人道:“你们慎言!据说,倚兰真仙可是宫主的私生女儿!”

    “哈!那今日,岂不是替宫主夫人除害?!”

    二当家已把兰不远拖到角落里。

    “这些人倒是聪明,看得清形势。”兰不远道。

    “嗯?聪明?”二当家紧皱秀眉,满脸不同意。

    “你看,你我不过是真仙三阶和真君九阶。而那边呢,”兰不远扬了扬下巴,“婉儿是真君五阶暂且不提,可长枫是真仙六阶,洛九是真仙七阶,赶走我们就能讨好他们,多合算啊!”

    二当家重重拍了下额头:“看我,当局者迷,给气糊涂了!所以他们不是蠢,而是……哼,眼盲心瞎!”

    第四宫还是有不少明白人的。他们并没有跟着众人起哄针对二当家,却也没有替她说话。修行者最懂趋利避害,谁心中都有一笔帐,知道得罪哪一方不合算。

    那长枫真仙细眉细眼,肤色白净。此刻,他正不紧不慢地追着兰不远和二当家的脚步而来。

    “上赶着讨收拾!”兰不远微眯起眼睛,唇角挑起一抹坏笑。

    只见那长枫真仙紧绷着脊背,有心要留给心爱的婉儿妹妹留下一个孤高帅气的背影,僵着身子走了几十步,没留神,撞到一个神游天外的灰衣人。

    “痴鱼真仙。”二当家摇摇头,“此人最不爱惹事,一定不会与长枫起冲突。”

    “那个醉心修道、修为不定的痴人?”兰不远定定看了看那道瘦长的身影,总觉得有几分眼熟。

    二当家目光微凝:“不错……呀,玉牙真仙好像有些蠢蠢欲动就是被痴鱼一击击飞的那个七阶真仙,他一直不服气那次落败,想从痴鱼真仙那里找回场子。玉牙这人虽然没传出什么不好的名声,但我观他的面相,实在是个阴险诡毒的小人!若是打起来,把那长枫走狗也卷进去,可就最好了!”

    兰不远点点头:“不错,痴鱼真仙生得清秀雅致,且这种心无旁骛的人,往往心性最纯,定不是坏人。而这玉牙,绿豆眼、鹰钩鼻、唇纹深刻、薄唇龅牙,马长的脸,一望便不是好人!”

    二当家被她逗得“噗嗤”一笑:“你倒会以貌取人!”

    “嘿嘿,相由心生。心地好的人,都难看不到哪里去。”

    兰不远的声音不大不小,吸引了旁边几个散修的注意力。

    他们抽着嘴角看了看兰不远此刻易容过的脸酒槽鼻子、马长的下巴。旁观者个个心中啧啧称奇,不敢相信世间真有如此不自知的人。

    “那这长枫和洛九,为何相貌堂堂?”二当家也被逗起了玩心。

    兰不远仔细打量了这两位称得上英俊潇洒的奇男子,叹了口气:“我说挽月真君啊,我说坏人长得丑,又没说蠢人长得丑。这二位不坏,只是蠢得厉害。试想,若是他们有幸遇到个心地善良的女子结为道侣,那便是令人艳羡的神仙眷侣了。又怎会在这里为了抢一块外表光鲜内里恶臭的骨头,做出这么多难看的姿势?”

    这话实打实地挠到了二当家的痒处。对那婉儿真君,二当家可谓厌憎到了极点,却无法像市井泼妇一样骂些脏词污了自己的嘴。此刻听兰不远把婉儿真君比作一块臭骨头,不由觉得十分解气。

    “她当初,装得很像样。”二当家长出一口气,苦笑着说道,“那一阵,她每日光明正大地与夫君交往,偏我还什么也说不了,毕竟人家只是君子之交……若不是她心急冒进,不小心暴露出叵测的用心叫夫君厌弃了,我恐怕能活活沤死。那阵子,我时时觉得自己是个小人,是个妒妇……”

    兰不远笑道:“恐怕你是当局者迷了。试想,你都这般沤气了,她又何必自乱阵脚?还不如稳扎稳打,让你自己把自己气死。若我猜得没错,定是你夫君设计了她,她才会突然冒进。我虽然没见过你夫君几面,却知道那家伙奸诈得很,你心中不悦,他定是看出来了。只不过,他身为男子,事情又牵扯在他头上,他不好对你直言罢了。”

    二当家双眼微微一亮:“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如此。那阵子我日日扮贤惠大度,恐怕他也沤个半死。”

    “你夫君真贴心啊……”兰不远叹。

    二当家翻了个白眼:“我倒觉得你家冥君更好,永远一副生人勿近的死人脸,说话比蝮蛇还毒,什么妖魔鬼怪都近不了身!”

    兰不远摊手:“可是我也常被他当作妖魔鬼怪来对付啊……”

    “那叫情|趣!少身在福中不知福!你是不知道,三天两头替男人挡烂桃花有多头疼!”二当家叹气。

    “快看,打起来了!”兰不远突然指向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