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逢魔神助攻 > 第194章 客人
    唐径俯身坐到床上,小心的将小草抱在怀里“小草……你从前跟我说过,不喜欢像个荡妇一样活着,你说若是可以,想和我做对普通的夫妻,即便不能修练也可执手相扶百年……”

    唐径伸手像哄孩子一样轻轻的拍着小草的背“可是天意弄人,你被欲魔功法控制,若不和男人双修就得死……”说道这里,唐径的声音一顿,似是想到了当初他知道这件事时的那一幕。

    过了好一会儿唐径又接着说到“小草……你看现在多好,你终于摆脱了让你恨之入骨的魔功,从今以后我们就做一对平凡夫妻,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中只有你和我,再也不会身不由己的承欢于男人膝下了……”

    听到唐径的话,刘小草不由一阵恍惚,想到当初莫名得到功法,不得已和男人苟且的那段日子……她不是荡妇,只是被逼的……

    刘小草茫然的看着棚顶,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不……不是的,她明明是喜欢的……她喜欢男人为她喜,为她悲,为她疯狂和迷醉。每当那些男人说出为了她就算死也无怨无悔的时候,她就会在身心都得到了巨大的满足的那一刻将对方吸成人干。

    她没有被欲魔功法逼迫,那只不过是她用来遮掩自己淫荡丑陋的彩妆,她知道,男人都喜欢听这些,只有这么说了,他们才会心疼她,可怜她,然后……再为她奉献出全部生机直到死去。

    刘小草的眼神闪了闪,将目光落在了唐径脸上,这个男人……是天下最完美的男人,他不仅长得好看,还是整个天下资质最好的男修,只有这样的男人才配与她一生相伴。

    是的,还未飞升前的刘小草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明知道他心里只有蓝邀月那个小贱人,她还是把心落在了他的身上。她设计陷害邀月,一次又一次的离间他们的感情,好在蓝邀月那贱人也配合,最后终于让她把唐径搞到了手。

    若是……若是没有邀月莫名飞升,他们大概会一辈子这样美好下去吧……

    可是……蓝邀月竟然飞升了,当着全世界的面,毫无遮掩的飞升了。那个在她看来只不过是个可以任人踩死的普通蝼蚁都飞升了,而他们这些号称飞天遁地的修士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那时的刘小草觉得自己掌控了整个天下,亦掌控了整个天下的男人,她本该是人生最大的赢家,却……让蓝邀月那个小贱人打了脸。

    因为受刺激过度,她不受控制的将身边的男人全都吸干了,那可是她好不容易凑齐的后宫,当时若不是唐径出门在外不在家,八成也难幸免于难。

    冷静下来的刘小草看着身边一具又一具的干尸沉下了眼,她要飞升,不管用什么方式她必须得飞升!

    从那以后她几乎把所有有灵根的男修吸了个遍,最后差点儿被国家给灭了,终于在千钧一发之际,她和唐径双双飞升魔界。本以为来到魔界就可以一雪前耻,可是她错了,到了魔界她就是个一文不值的凡修,根本毫无地位可言,即便是街上的乞丐都不屑看她一眼。

    刘小草垂下了眼,唐径的话是什么意思?让她认命?她刘小草怎么可能会是认命的人!但是不管她心中是怎么想的,都不能在唐径面前表现出来。

    刘小草放软了身子窝在唐径怀中,淡淡的嗯了一声。

    听到刘小草答应,唐径终于松了口气。

    刘小草一直怀疑,这是邀月设下的套,她一定知道陈家的三个男人是悬幽族的是,可是……她没有证据,就算是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毕竟陈宅里的男男女女那么多,除了她谁都好好的。

    她想打探一下悬幽族的事,可……问了几个在厨房能和她说得上话的魔族,却没有一个知道的,就在这时,她看到厨房的掌侍匆匆忙忙指挥者几个人将新采购的东西放在各处。

    “这是来客人了?”刘小草在这的这段期间也来过一些客人,但每一次掌侍都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此时为何却如此紧张?

    “可不是,每次那小祖宗来都忙的要死,最后弄了一大桌子菜她也就动几筷子。不和你闲聊了,我得去干活了。”说罢,这人匆匆走开,加入了忙碌的大军。

    刘小草眼睛一亮,看来这个客人身份不一般,若是能搭上他……

    刘小草央求了好半天,这才混得一个上去送菜的活计,可当她端着菜来到大厅的时候,却听到了邀月那熟悉的声音。

    “滚开,大热天的干嘛非往我身上蹭,你是没骨头么!”邀月一脸嫌弃的推开了陈三。

    “你个小没良心的,给你传了多少消息让你过来一趟,你却现在才来!”陈三气呼呼的瞪着邀月说道。

    邀月懒洋洋的瞥了陈三一眼“懒得动。”

    “好好好,你懒得动,那玄天魔羽的消息你是不想要了是吧?”

    “玄天魔羽!”邀月猛地一精神“有消息了?”

    “没有!”陈三傲娇的扬起了下巴。

    邀月一看不由挑了挑眉,随后风情万种的伸出手抬起了陈三的下巴“几日不见,三儿越发标致了啊……”

    陈大一听不由笑了“他都摆了半天造型了,你才看见啊!”

    “啧啧啧,又是哪个倒霉鬼遭了你的毒手,不是说收山了么?”邀月眼睛闪亮的上下打量了陈三一番。

    “一个不自量力想要爬上我床榻的女人,不提也罢!”陈三撇撇嘴一脸嫌弃的说道“一下口我就后悔了,那骚味儿,差点儿就把我熏吐了!”

    “得,又是个不长眼的!”邀月撇撇嘴随后眼神一转儿“那玄天魔羽在何处?”

    陈三微微一顿,这才察觉出邀月只是打个岔子把他那点儿小情绪打过去,似乎并不在意他到底吃了谁,难道……是他会错意了?想到刘小草和邀月的朋友身份,陈三不由心下一虚,也不敢再做妖蛾子,连忙说道“我发现了一个秘境入口,玄天魔羽的气息就是从那里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