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吴语修真记 > 第一百五十章·弈阳神君
    早上出发时(防.盗.章.节,稍后替换,谢谢支持!),众人收拾得比昨天要齐整多了。昨日的形象就活脱脱是被追赶的难民啊!今日把行李都规整好之后,马匹也使用的非常到位。

    闵敏跟她娘合计:“娘,我们家买一辆大车吧。”用大车既能载行李又能赶路,明显要方便得用的多。她娘手里应该还有钱,上次县城换的票子和零钱都给她娘了。

    其实闵氏也不想总麻烦闵大山家的大车,于是点头答应了。

    上午到了狮子坪镇上,队伍停下来歇息。

    闵敏则拉着她娘转到镇上的集市,看到人拉着大车就问“您的大车卖不卖”。闵氏脸红得像喝醉了酒的样子,是觉得不好意思,丢脸丢红的。

    而闵敏觉得队伍停歇的时间有限,得快速解决这个问题,只好丢人现眼了。且她还小,没有脸可以丢。

    闵氏刚开始放不开,张不开嘴,但是看见自己的小女儿到处拉着人问车,她觉得应该承担大人的责任,慢慢也放开了,也跟着问“您家的大车卖不卖”……

    娘俩一番努力,总算问到卖大车的。

    车主人是个少年郎,十五岁左右,面如冠玉,俊眉星目,鼻若悬胆,星眸薄唇,好一个俊美的少年郎!……此刻闵敏脑海中只能冒出这些形容词了。

    少年郎一身干净利落的短打,明明与普通人一样的穿着,却穿出了不同的气质。但是他整个人却是一副很欠扁的样子,弯着腿一脚踩在车上,一脚站在地上,双手抱胸,浑身上下都写着:生人勿近!

    听到闵氏问是否卖车时,一开口更加欠扁了:“大婶,我卖大车之前您得回答我一个问题。”

    闵氏心下奇道,这个地方难道还有这怪风俗习惯不成,口里却是答到:“你只管问,如果我能回答的,一定回答你。”

    “请问大婶是不是从南阳市过来的?有没有遇见这样两个人?”少年郎说完拿出一幅画来,指给闵氏看。

    小闵敏也凑过去看,一男一女,皆为中年人,男子温文儒雅,女子端丽可人,而这少年郎与这女子还有几分相像。

    待看清俩人服饰后,她心里咯噔一下,哎呀,这是遇到锦盒的主人了。这服饰上的特殊标记,看着像族徽,她可在锦盒里羊脂玉的镯子上,还有锦盒里面一角都看到过的。

    确切来说,是遇到锦盒主人的疑似亲人了!

    ……瞧这缘分,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她随便挖了一个田鼠洞,就挖了一盒金条珠宝;随便拉了一个人买板车,就遇到了来找寻锦盒主人的人……这恐怕就是落在她头上的因果吧。

    罢了,罢了!看在金条买-枪救了闵氏族人的份上,她应该还这份因果的。

    小闵敏拉了拉闵氏的衣袖,轻轻吐声道:“盒子。”

    闵氏没有看过锦盒里的东西,只晓得盒子里面有金子,乍一听到女儿提示“盒子”两字,她还以为听错了,这到手的金子还没有捂热呢,转眼就有主人来找了。

    “敏敏,你可看清楚了,话可不能乱说哟。”

    小闵敏赶紧使劲的点头,表示她知道事情的轻重。

    少年郎一直关注着俩人,自这娘俩操着一口南阳口音到处问大车时就注意到了,他立刻弄了一辆大车来,专门等着俩人过来好套话。此时一看俩人的互动,他就知道有消息了。

    他一直在寻找他姑父母的消息,都大半年了,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再这么下去,他都要崩溃了。今天这俩人看着就像是从南阳市逃荒过来的,口音,衣着都可以确定。

    待闵敏确定无疑后,闵氏回道:“我们是从南阳过来的,你先把大车卖给我们。至于这……画中人,其中详情回头细细说给你听,你这会儿着急也没有用的。”

    少年郎一听,赶紧把大车卖给闵氏,接过闵氏给的票子,一共是大洋九角六分,都快抵得上一个银元的价了。

    闵氏拉着大车,又在少年郎的指点下去集市上买了套在马匹上的套具,然后急匆匆地赶回车队。而少年郎一路跟随在俩人身后,也不怕被娘俩给骗了。

    闵敏觉得此人必定身手不凡,或者身怀绝技而有所恃。

    ……

    双胞胎看见她们一行人拉着大车回来,指着后面的人,无声的问道:“买一送一?”

    闵敏听懂了,心里乐得不行,可又不能太开心,人家亲人估计已经遇难了,还是收敛点,于是继续绷着个脸。

    闵大山夫妇帮着搬行李到新买的大车上,闵氏整理完行李,又把车套上马匹,几个人好一通忙活才收拾完了。

    闵氏对着少年郎说道:“我们在路上捡到一个物件,可能是画上的人所有。只是说来话长,你跟我们一起上路吧。”

    闵氏其实也不知道具体的事情,目前为止,锦盒的事情只有三个人知晓,要撇清楚干系,需要人证和物证。于是她干脆把人拉进队伍里,让这少年慢慢了解她们,她们也能了解这少年郎。

    闵氏坐上车打算自己当车把式赶大车,少年郎跳上车道:“我来替大婶赶车吧,这个我很熟练。”闵氏于是由着他了,她也是想看清这位少年的人品的。

    闵敏终于可以坐在大车上了,开心的朝着双胞胎比划着手势,双胞胎也朝着她做各种鬼脸。一前一后玩得不亦乐乎。

    少年郎一直稳稳的赶着车。乡下的路不好走,多坑洼,但是他居然赶得一把好车,车走得很稳,极少颠簸。

    车队走了一段时间后,少年郎说道,“大婶,我姓萧单名一个乾,乾坤的乾。大婶怎么称呼?”

    闵氏回道:“我们族人大都是姓闵,你可以称呼我为闵大婶,我女儿叫闵敏,机敏的敏。”

    萧乾“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便默默的赶路,一路上也不怎么说话,除了碰上大坑洼时出声提醒“小心”外,再无多的话语。

    闵敏坐在车上一直垂着眼皮用余光观察萧乾。这个少年郎很是敏锐,也很沉稳。十五六岁能有这样的涵养,不简单。

    ……

    下午停歇时,闵氏去前面队伍叫来罗老爷子,闵敏放完水后就一直待在车上等着。

    罗老爷子来到车跟前时,比划了一个盒子的手势,闵敏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但是她察觉到了萧乾扫过她微动作的眼光,此人真是敏锐啊。

    罗老爷子是当事人。闵敏虽然也是,但却是个小孩子,在别人看来不算数的。所以闵氏就让罗老爷子来主导。

    再次上路时,闵敏当旁听的,听众是萧乾,罗老爷子主讲。

    老爷子说起如何在内乡官道附近,挖田鼠洞挖到锦盒,而锦盒和首饰上的标记与画中人所穿的衣服上的标记相同。

    萧乾听后有一瞬间的情绪反应,但是很快不见,表现得相当沉稳。

    傍晚时分,车队终于到达陕西地界的洛南古城。大伙儿都很兴奋,总算到陕西了。这一路走来实在是不容易啊!

    今晚停靠在古城外围,那里围了一圈难民,看样子都是从河南过来的,清一色的蓬头垢面着破夹袄的装束,开口说话的都是河南乡音。

    闵氏族人远远的选了一处靠近树林的地方,离难民远一点为好……闵敏觉得闵氏族人是不会承认自己是“难民”的,他们是迁徙的“移民”。

    ……

    车队停下后,牵马去喂草喝水的,扎帐篷的,垒灶摆锅的,去打水来的一片忙碌,但都井然有序。

    萧乾在一旁默默的看着,觉得车队还是个比较有组织的群体。

    晚饭没有烧肉吃,只有玉米糊糊和馕饼了。虽然还有只活野兔,但是打算留到明天吃。这城外的难民如果闻见肉香味还不得疯上来抢,这是罗老爷子叮嘱的。

    这顿晚饭特别简单,闵氏麻利地煮好玉米糊糊就喊众人来吃饭。罗老爷子和闵敏围着土灶拿碗吃,萧乾也很自然的围过来拿碗盛玉米糊糊吃。

    闵敏心里评价一句,这少年郎适应的真好,是个角色哦。

    第二十四章锦盒主人(2)

    吃完晚饭,收拾完锅碗瓢盆,闵氏忙着生火烤地搭帐篷,萧乾还帮了两把手。

    整理完毕后,罗老爷子,闵敏和萧乾进了老爷子的帐篷,闵氏则拿着一个包袱过来递给罗老爷子,然后守在门外做些事情以作掩护。

    罗老爷子打开包袱拿出锦盒,把它推到萧乾面前。

    闵敏看见萧乾扣着盒子的两只手都是微微颤抖的,看来锦盒的主人确实是画上的人了。

    可惜了,估计已经凶多吉少了。

    据闵敏的推测,这下黑手的歹人估计是打探清楚了才下的手,因为要对准目标下狠手,中间不会允许他们俩人有时间脱离视线。而这少年郎至今为止也没有追查到丝毫消息,那就确实是歹人以有心算无心了。

    而藏宝的路段足以说明,那俩人是在觉察到情况不对时,才出来挖洞藏宝。而脱离视线的时间不允许,才仓促间把锦盒藏在官道路边。

    这很显然是熟人作案,才防不胜防。之后对方搜身之后无所获,可能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