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吴语修真记 > 第一百五十一章·血魔克星
    吃完晚饭(防.盗.章.节,稍后替换,谢谢支持!),收拾完锅碗瓢盆,闵氏忙着生火烤地搭帐篷,萧乾还帮了两把手。

    整理完毕后,罗老爷子,闵敏和萧乾进了老爷子的帐篷,闵氏则拿着一个包袱过来递给罗老爷子,然后守在门外做些事情以作掩护。

    罗老爷子打开包袱拿出锦盒,把它推到萧乾面前。

    闵敏看见萧乾扣着盒子的两只手都是微微颤抖的,看来锦盒的主人确实是画上的人了。

    可惜了,估计已经凶多吉少了。

    据闵敏的推测,这下黑手的歹人估计是打探清楚了才下的手,因为要对准目标下狠手,中间不会允许他们俩人有时间脱离视线。而这少年郎至今为止也没有追查到丝毫消息,那就确实是歹人以有心算无心了。

    而藏宝的路段足以说明,那俩人是在觉察到情况不对时,才出来挖洞藏宝。而脱离视线的时间不允许,才仓促间把锦盒藏在官道路边。

    这很显然是熟人作案,才防不胜防。

    之后对方搜身之后无所获,可能因怒而杀之,也可能囚禁而折磨之。但是歹徒这么久都没有暴露出来,也没有人去取锦盒,所以只有一个结果,俩人或死或残了。

    萧乾打开锦盒看完后,仍然把盒子推给罗老爷子:“既然你们有幸得到这个盒子,我想也是有缘的,你们就拿着它吧。只是……能否告知大概的地点,我还想去追查一下。”

    罗老爷子只得接过了。

    闵敏心里的小人吼着,这是土豪啊!财大气粗的土豪啊!

    罗老爷子拿根树枝在地上画了一个曲线图,然后指着标注道:“在赵店和袁店之间,起出盒子的地点距离官道大约半里左右。”

    闵敏在一旁猜度着事情的可能危险程度,想了想胡诌八扯:“我们家的阿花如果想吃鱼,都是先撺掇着阿黄先去惹怒主人,等主人离开后才去抢鱼。”

    萧乾看了闵敏一眼,笑了一下。

    闵敏的心一跳,呵,这少年真敏锐!但他笑起来的样子就不欠扁了。

    “还有,我们在路上碰到土匪跟军队打仗,然后捡到走丢的马匹,你不妨牵一匹当做脚力吧。”

    萧乾闻言看了一眼沉默的罗老爷子,转向闵敏说道:“敏妹妹,谢谢你的好意,我还是自己买一匹,万一被土匪遇上我牵走的马,那就有麻烦了。”

    然后缓缓而沉重的说道:“画上的俩人是我姑父姑母,我表哥参军去了,临走前再三叮嘱我代为照顾。去年九月份时,我收到姑母的信,说是要离开南阳市到陕西定居,让我在南阳市通往陕西的约定地点等。”

    “我久等不见人来,去南阳市打听,又说人早已经离开了。我担心他们出什么意外导致没有到约定的地方。又折回来找了好几条路,却连人影子都没有找到。我……至今已经找寻了大半年了,仍然一点消息都无。若不是遇到你们……”

    “南阳市到陕西的官道一直通畅无事,去年也没有发生什么大的战事,而姑父姑母又开着小车,就没有同意我亲自过来接。只这一个疏忽,就断了所有消息。”

    闵敏听完也觉得这俩人挺冤的,又接着说阿花吃鱼的故事。

    “阿花是不会让主人知道他想吃鱼的。他和阿黄要好的事情,他也不会让主人知道的。不然没法抢鱼吃了。”

    这明显是窝里反,自己人做下的事情。歹人知道有人接,才在半路下手,还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她一个小豆丁都说得这么清楚明白了,萧乾要是再不懂,他就可以找块豆腐把自己给撞死了。

    想了想又觉得盒子的事情要说清楚,这个因果背着好累,“我们替你暂时保管这个锦盒吧,等你回来时再取。你找到人之后记着来找我们。”

    她拉了拉罗老爷子的衣袖,道:“罗爷爷,到时候萧哥哥怎么找我们呢?要留标记吗?”

    罗老爷子拿起树枝在地上画了个符号,对着萧乾说道:“到时候我们会留下这个标记,你办完事后回来找我们。”

    闵敏觉得萧姓美少年此行凶险,思量了一会儿,才下了决心,问萧乾:“你会用枪吗?”

    按她的推测,这案子的痕迹都被抹得这么干净,可见这个作案的熟人勾结的人要么武力强悍,要么权势很大。萧乾要面对的真真是狼窝虎穴啊!

    萧乾听到此话,看着这个小豆丁楞了一下,从随身带的包袱里抽出一把盒子枪。

    闵敏看了一下,哟,也是帝国17式毛瑟,同道中人啊。看来山西王造的枪很受群众欢迎嘛,她原本打算送一把给他用的。

    “那你子弹够吗?”小豆丁又追问道。

    萧乾看了这个很有意思的小豆丁一眼:“还有五十颗。”

    小豆丁摇了摇头:“我这里有好多,送你一些吧,数量多安全点。”然后转身出去翻出装子弹的袋子,拎了进来,数了十版出来,很豪气的一甩手,“给你!”

    看他接过子弹夹收进包袱,小豆丁又低声解释道:“我们拿一根金条换了枪和子弹,路上用了一些,还剩下不少。”

    她这句话涵盖的信息可不少,希望萧乾听了心里有个数。

    “你要随身带着点金条么?盒子里有大的也有小的。”说完不等萧乾搭话,赶紧拿出两根十两的大黄鱼递给他,“你拿个小袋子装着贴身带上,我娘会做贴身的钱袋。”

    然后又小短腿噔噔的出去喊闵氏进来。

    萧乾看着闵氏进来后,小豆丁指着他手里的两根金条对闵氏道,“娘,给这位萧哥哥缝在贴身的衣服口袋里。”

    然后又接着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阿花很奸诈的。阿花一直欺负阿黄,但是阿黄一直听阿花的吩咐。主人还觉得阿黄很忠诚。”

    她的言外之意是,少年郎,你最好回去从源头查起,你肯定被人忽悠了。

    末了,还小大人的叹了口气,出了帐篷,仰头望天,她内心里哀嚎:这因果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

    罗老爷子自闵敏开始讲阿花和阿黄的故事,就默然了。看着她讲完故事,又给萧乾子弹,又给金条。他老人家就知道这是个主意大的,聪慧的小豆丁。

    从埋盒子的地点就推断出了这么多内容,确实很聪慧。而且心地很善良,觉得自己得人恩惠,就要还报与人,所以在集市看到这个族徽就把人拉回来了。现在又帮着人准备武器和钱财,提醒有小人作祟。

    罗老爷子笑呵呵的捻着胡须,嗯,敏丫头是个好孩子,有天赋的好孩子!

    萧乾从开始的微微诧异,到现在已经高度接受了这个小豆丁的不同凡响。没看见她娘听她的,这罗老爷子也听她的么。

    闵氏帮着萧乾做了两个全封闭的贴身的口袋,金条分开装在里面。她心里却希望萧乾用不上,能用到的话那就是有大事情了。

    萧乾接过之后真诚的道了谢,他能感觉到这家人对他的善意和关怀。

    晚上他就借着罗老爷子的帐篷休息一宿,准备第二天出发去追查他姑父姑母的行踪。他悬了半年的心这才微微落了一小半。不管结果如何,他得给表哥家一个交待。

    锦盒的事情了了后,闵敏又拉着双胞胎去习字了,一刻钟不到就回来了,比上次提早很多。

    罗老爷子拉着聪慧的小豆丁又开始了一对一的教学。萧乾一直在旁边听着没有说话。

    罗老爷子临睡觉前,拿出三个小瓶递给萧乾:“我知道你本事大,但是也得留着防身的底牌用。这是敏丫头要求给你准备的,一瓶是金疮药,一瓶泻药,一瓶是我独家制的迷药,一指甲盖就能药倒一个成年人,如果是习武的高手,就加一倍。”

    萧乾默默接过去,认真道了谢。

    罗老爷子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说道:“你也不必挂怀,真说起来闵氏族人都要承你们家的恩情。我们在路上遇险时如果没有金条换的枪,就不会全须全尾的站在这里了。”

    心中却思忖,这个少年郎能否度过这一关呢,估计很凶险哟。

    第二十五章闵氏族人

    第二天一大早,营地里静悄悄的,众人大都还在睡梦中时,萧乾就起身离开了。他一路往古城的交易区而去,买了一匹马和马鞍,就准备踏上返回狮子坪的路,再深入南阳市追查。

    从古城里出来路过闵氏族人的歇息处时,他勒马停顿了一会儿,心中默念,一定要追查清楚姑父姑母的下落,才不负这番奇缘。然后一抽马鞭绝尘而去。

    早上,闵敏起床后看了看罗老爷子的帐篷,老爷子见了摇了摇头,表示人不在,已经走了。闵敏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这时隔壁的双胞胎跑过来叽叽喳喳:“昨天那个买板车送的人呢,叫出来看看。”

    闵氏听见了,瞪了闵敏一样。

    闵敏收到信号,赶紧跟闵海闵河解释道:“昨天那位大哥哥是卖我们板车的,但是他有亲戚在西安,所以他坐我们的顺路车一起过来,顺便替我们赶大车。今儿个一大早,人已经走了,你们看不着啦。”这样解释应该没有漏洞了吧。

    闵河遗憾的表示:“其实,我们就是想认识认识这个小哥哥。他赶大车比我们大山爹厉害多了。”

    闵敏捂着嘴偷乐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