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小说 > 燃道 > 第六十九章 踏马辩道入漠铁,长剑饮血斩恶徒全文阅读

闻鸡鸣声,叶天与小道姑早已梳洗整齐。

出了客栈,二人牵了马匹便朝着漠铁城方向行去。

昨夜那神秘人退走之后,叶天在宅子中搜寻了一遭。照叶天猜测,那不男不女之人守在此处绝非一朝一夕,况且,叶天并不认为对方仅仅是为炼活人为尸,不然,闹出难般多动静为何?炼制成功后,必然会早早离去,否则此事传扬出去,万一吸引来一名真正强者,岂非自寻死路?

亏得叶天多想了一步,终是让他在宅子后方,发现了一条密道。

这密道藏在一口井中,下方施了术法,隔了一段水膜,又有阵法附着,隔绝感知。若不是叶天修行佛眼,能够窥破虚妄,还真就要给漏掉了。

……

不过,虽说有所发现,但叶天并未欣喜至极一跃而下去探个究竟。

虽说自己修为超越一般通脉,甚至足以与聚气一重叫板。但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他还是自知的。一路走来,遇到的强者多不胜数,能够一次次险境逃脱,凭的可不是他这看似高绝实则低微的修为实力。

这密道被对方这般郑重对待,想必不是简单的密道,通往何处?里面什么情况?他完全不知,万一里面有聚气境高手镇守,自己身边又没有小道姑相随,去了可就真出不来了。

一番权衡之下,叶天只能暂且退走,将此密道记在心中,以后有机会了再去查探。

花了一个时辰,再没了什么收获后,叶天寻了个地方,将那些被那妖人残忍杀害的尸体给埋葬之后,才拍了拍手,回了客栈修行了一段时间。

这一点,看在小道姑眼中,却是和某个书生有些相似。

“也不知姐姐能否斩断与那书生的牵绊?”

……

……

“叶公子,贫道有一事想问。”

正在思考的叶天听得小道姑的话,自沉思中退出,看向对方,点头道:“道长有何事,单说无妨?”

小道姑看着叶天的眼睛,开口问道:“叶公子认为,什么才是道?”

叶天倒是一愣。自己修行至今,倒还真没想过这样一个问题。

不过,说实话,在叶天看来,这种问题岂是现在就应该想的?他自己更是只有通脉境,聚气都未至,想这些事情不但无益,反倒耽误修行。

不过,此时小道姑提及,叶天倒还稍稍思索了一下。

“常言说‘大道三千’,有剑道、刀道、拳道、掌道等等,然而我等却知,三千之数,只是大概,真要说起大道,数万不止。贵宗典籍所载‘道可道,非常道。’什么是道?修行者一昧追求将其具现化,在叶某看来,却是一种错误做法。世间万物,存于世,既有其道理所在。”

说到这,叶天顿了下,看向路边,手掌一握,一根干枯树枝被他拿在手中。

“依叶某之见,所谓的‘道’,便是一个人看待世间的态度,亦是对这个世界本源的认知程度。到了一定境界,一叶一花,蕴藏意念,暗合世间本源,都可为道,若到那时,一根枯枝,亦可斩破苍穹!”

说着,叶天手中光华一动,手中树枝被他扔出去,贯穿了路边一颗三人合抱的巨树。

……

“呵呵!”

脑海中传来问情的笑声,叶天有些尴尬,不过面上却未表现出来。

他自然知道问情在笑什么,但却没法反驳。毕竟自己是什么境界?自己才活了多久?

问情却不一样,经历的多,境界高了,看到的东西自然不同。

说到底,对‘道’的理解,还是需要靠岁月积淀,修为的强大与否来决定,而不是如今在这里夸夸其谈,空言大话。

叶天转头,看向小道姑,略显尴尬的笑笑:“在下愚见,道长权当随意听听。不过,有句话在下却是认为有理的。都说这世间有本源,演化万物,因而生道,然而,万物又构成这世界,人、妖、鬼魅等各族生长与内,叶某认为,若要悟道,首先得悟这世界,悟这红尘。”

小道姑点了点头,骑在马上,眉宇微蹙,思索了一下,“叶公子此言有理,贫道谨受教了。”

此言一出,叶天倒稍有些意外之色。小道姑见着叶天面色,自然知道对方心中所想,开口道:“叶公子想来对我苍冥宗天派有些误解。我道家虽讲究忘情,身合天地自然,却从未说过要修无情道。”

说到这儿,她似是自嘲的笑了下,“说来惭愧,此番随叶公子游历,虽只有短短一月,然贫道却收获颇多。此前一心只道出尘则是仙,然,贫道之前从未入过尘,又何谈出尘呢?”

叶天听着小道姑的一番话语,心下倒是对其认同感大增。

这小道姑虽说思想有些奇怪,眼神有些欠揍,但不可否认,她是个真正的天才。能够反思自己的不足,并且加以实践,这样的人,将来必是一强者。

看着小道姑,叶天忽然思及一事,开口问道:“据在下所知,道长这一道修行者,只修神念,将来甚至可以摒弃肉身,以念证道,不知是否属实?”

“当然,我道家修行者,注重神念修行,肉身不过一副皮囊,外表而已。当然,我也不是否认武道修行者,更没有瞧不起其他道统的意思。”

叶天看着小道姑,半开玩笑说道:“若真是如此,倒是可惜了道长的倾城之姿了。”

晏姿身子微微僵硬了一下,眼中有一瞬涟漪荡过,不过很快被她抹去。

“叶公子说笑了,着于外貌,可不是修行者该有的心态。”

也就随口一说,本就没打算如何逗这道姑,叶天自然不会将这华话题给继续下去。

问情有时觉得叶天和这小道姑挺配的,两人十句中有九句都离不开修行,做个修道知己倒是相得益彰、天生一对的。

“叶某有些见解,还望道长闻之勿怪。”叶天略微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

他脑海中曾经莫名其妙多出来的记忆中,就有一些有关道家修炼的。在他看来,自己的《混沌万道诀》以及《古仙丹卷》甚至是‘炼魂图录’,三者皆是世间仅有之物,想来那些记忆也不会有假。

“叶公子无需介怀,只当论道了。”小道姑微微一笑,说道。

叶天看着小道姑的浅笑,虽样貌不算绝世,但其气质独特,嘴角微弯,宛如清风徐来,掠起一丝涟漪。

心中不由惋惜,只觉此女修道实在可惜。不过,这念头也只一闪而过,人生于世,皆有自己的选择,正确不正确,很多时候不是让外人来判断的。

收了杂念,遥遥已能看见远方城池轮廓,叶天扯动缰绳,让马往路边动了下,后边一辆马车自身旁超过二人,里面一名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探出脑袋,看见叶天与小道姑二人,一时竟有些呆了。

叶天对其笑了笑,小女孩旁边伸出一只白皙柔荑,拍了拍小女孩肩膀,小女孩这才回过神来,对二人挥了挥小手。

小道姑看着这一幕,眼里似有所思。

目送马车在前方走着,叶天遂开口继续道:“贵派修行,侧重神念,这并无什么错误,然而,若是忽略肉身以及灵魂力,却是一个潜藏的弊端,将来若是无有机缘,难证大道。”

小道姑蹙眉,“何出此言?”

叶天:“敢问道长,人自出生,先天带有三样东西,之后演变为三种修行主道,道长可知是哪三者?”

凝神思索了一下,小道姑道:“莫不是精、气、神?”

“不错,那道长可知,这三者能否脱离**而长存于世?”

“当然可以,只是需要修行至极高境界罢了。”

这是很简单的道理,便如灵台境强者,灵魂力强大,便是肉身被毁,灵魂不灭,依然可继续存于世,甚至若有合适身躯,依附其上,可卷土重来。

更有甚者,可自己重新捏造身躯,一样能够踏足修行之道。

再有道家一派,修行神念,到了天君之境,有阳神离体,对肉身依赖可谓是降到极低。

……

哪想,叶天听到这话,却是笑着摇了摇头。

“道长认为,人出生之时,为何要以血肉之躯降生?那是因为身躯乃先天二气所化,乃是精气神三者的载体。若无躯,人非人。”

“当然,叶某并非否认道家修行神念之法,而是说,躯体乃先天所有,又是神念寄托之所,若是将其舍弃,神念本身便有所不足,容器与被容物,当为一体,才有更高价值。修行亦是如此。”

实则,还有些更高深的原因,叶天却并未言说。倒不是他藏私,而是一些东西,自己都不知是真是假,又怎敢说与他人听?

“叶公子所言在理,实则,这个问题贫道也想过,只是从未付诸实践。”小道姑开口道,历代大帝为何都是元力修行者,在她看来,便是是因元力修行者,算是一类集体修与魂修甚至是灵修与一体的一种修行之道。

这种道统,虽说修行比之他们而言,更为艰难,却胜在全面,没有短板。

……

二人低声说着修行上的见解,不知不觉,已是到了漠铁城城门前。

翻身下马,二人牵着马匹向前走着,叶天自有文书,城卫很快放行。

入了城中,当先所见的一幕,便让二人皱起眉头。

……

“求求你放过我女儿吧,求求你了!”

地上一名妇人扑倒在地,双手拖着一名五大三粗汉子的腿。那汉子肩上扛着一名不断挣扎的少女,一拖一拖的向前走了几步。

“闭嘴,你个贱人,老子能看上你女儿那是她的福分,要是她能够把小爷我伺候好了,小爷或许会收她做个小妾,赏你荣华富贵亦不在话下,哈哈!”

这出言少年一见衣着,便知其必是哪家的富家子弟。脸上挂着肆无忌惮的笑容,一脚踹开了那名妇人。

那妇人被踹倒在地,口中喊着求饶的话,又猛地上前抱着那汉子的腿,死死缠住,不让其将自己女儿给带走。

兴许是被弄得烦了,那汉子猛地一脚踢开,巨大的力道竟让妇人飞到了几丈开外。

这人竟是个炼体修行者!

见到这一幕,周遭围观之人更加畏惧,无一人敢上前帮这母女一把。便是两名腰间别刀的官兵,也不敢开口,还对那少年赔笑。

小道姑看了一阵,眼中闪过一丝犹豫。这等事情,在她眼中已然算是俗事。她若要帮忙,轻而易举。可,帮对方简单,想要脱身,却是有些麻烦了。会沾染因果,与她所修大道不符。

叶天看了眼小道姑,见其眼中闪过犹豫之色,也没说什么,手指一勾,围观者中,一名男子腰间挂着的长剑忽然飞出,带着一丝凌厉剑光转了一圈,又回到那人剑鞘里。

随着‘砰砰’两声,那汉子以及那锦衣少年已经人头落地,倒在地上。

“谁!谁敢刺杀方公子!站出来!”

两名官兵见到这一幕,愣了一阵,方才抽刀环视四周。那人如何出手的,他们都没见到,心下惊恐之余,想到这方公子死在他二人眼皮底下,若是方家追查下来,他二人只怕小命不保。

叶天看了二人一眼,左眼黑光一闪,两名官兵身躯一颤,同样倒在了地上。

看了眼相拥而泣的那对母女,叶天牵着马匹,与小道姑并肩自人群后渐渐走远。

……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