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小说 > 绝世少侠 >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一对亡命鸳鸯全文阅读

听到断天涯这么一说,血衣使者顿时感到有些绝望,不一会儿便沉默不语没有再继续说话。

千幻邪魔见他没再说话,便向他周围的所有手下们下了格杀令。

“断天涯,看来你是想要横着出去了,那好吧!我就成全你。鬼见愁,鬼见忧,金轮童子,阴阳判官,给我除掉这个血衣教叛徒。”

“是,教主。”

说完,他们便毫不犹豫地朝断天涯攻了过去。

当血衣使者看到这一情况后想要去阻止时,千幻邪魔便拦住了他说道:“他现在已不是你徒弟了,我劝你最好不要插手。”

然而幸运的是,断天涯虽说是以寡敌众但却一点儿也不落下风,这让金轮童子和阴阳判官他们丝毫不占任何便宜。

在打斗了将近四十多个回合后,断天涯便使出了他的绝招半刃狂刀风,瞬间化作一阵龙卷风就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攻击着周围所有人让所有人全都无法朝他靠近,最后千幻邪魔见状后终于出招了。

只见他从双掌之间化出一道紫色的光芒附着在断天涯全身,断天涯瞬间便被这一道紫光给控制住了被迫停止了进攻,而后千幻邪魔便将双手往后用力一拉,被紫光包裹住的断天涯瞬间就像一只空心的布娃娃被他拉至面前趁着断天涯没有还手的功夫,千幻邪魔立马一掌击中他胸脯把他击倒在地。

然而倒在地上的断天涯从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后却很快又站了起来,但是受伤后的他再一次和金轮童子他们动武的时候却不再占上风,身上多处被血衣教教众给打伤,眼看着就要被打倒之时,一个手持木棍的人影突然之间出现在他眼前,而这个人正是周怡黛。

只见此刻的她挥舞着手中的绿杖让无数个棒影把她包裹其中,使出了打狗棒法中最厉害的一招天下无狗,将鬼见愁和鬼见忧等所有血衣教弟子们从断天涯给驱散开来。

“周姑娘,你来干什么?这是我跟血衣教弟子之间的事你不要管我快走,再不走的话我们俩就都走不了了。”

断天涯深知千幻邪魔的为人,以他的个性肯定不会放过前来搅局的周怡黛,但是周怡黛为了要把断天涯给救走已经决定豁出去,哪怕丢掉性命也在所不惜。

“要走一起走,我周怡黛绝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哪怕丢掉性命我也要把你救出去。”

这个时候,千幻邪魔嘴角里露出一丝轻蔑地微笑,蔑视着断天涯嘲讽道:“哈哈哈,断天涯,想不到你竟然和丐帮勾结,到了危机时刻还要一个女人来保护你,你难道不知道羞耻二字怎么写吗?”

说完之后,他又把目光对准周怡黛冷冷地对她说:“周姑娘,既然你要跟他死在一起那我就成全你,等我杀了你之后就把你的情郎杀掉然后把你们俩合葬在一起做一对亡命鸳鸯。”

紧接着,他将双手上下保持一定的距离锁定在丹田的位置,从两只手心之间的缝隙中变出一道白蓝色的寒气,最后将他的两只手不断地变换上下两个位置寒气也随着双手位置的不断变换越变越大。

当寒气变成一团好像他上半身一样的大小时,便将这团寒气从双掌间推出击向周怡黛,就在寒气快要击中周怡黛的那一刻,断天涯毫不犹豫地挡在了周怡黛面前大喊一声:“小心。”

接着便用自己体内仅有的那一点内力从他掌间化作一道热气抵御着寒冰掌的攻击,但是由于双方力量悬殊,断天涯掌中的热气很快就被千幻邪魔击出的寒气所吞噬,不一会儿他便中了千幻邪魔的寒冰神掌倒在地上不能动弹,但没有立刻死掉。

千幻邪魔则冷冰冰地看着倒在地上的断天涯冷酷无情地大笑道:“哈哈哈,真是个愚蠢的痴情郎竟然想要替你的女人挡住我的攻击,你要知道你刚刚被我用莲花千瓣手的掌力打伤已经使不出所有内力了,因此你只挡住了我寒冰掌三分之一的力量,今后你的身体将会每日每夜受寒毒的折磨,不如我送你一掌让你归西你就不会这样痛苦了。”

然而当千幻邪魔想给断天涯补上一掌的时候,血衣使者突然之间在这个时候用内力硬生生地接过他这一掌,接完这一掌后他便转过头赶忙对周怡黛说:“周姑娘,你快带着天涯离开这儿,这由我顶着。”

周怡黛连忙抓着断天涯的胳膊使出轻功飞到断天涯骑的那匹黑马的马背上,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之时便骑着黑马一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血衣教弟子们的面前。

到手的猎物就这样逃走了,千幻邪魔便迁怒于血衣使者恼羞成怒地冲血衣使者厉声呵斥道:“血衣使者,你好大的胆子。”

接着他便一巴掌扇在血衣使者脸上,血衣使者则被千幻邪魔这一巴掌给扇倒在地,嘴角上瞬间滴得满是鲜血。

若是普通人挨上千幻邪魔这一巴掌后便会立马死去,而血衣使者因为身上有很强的内功因而挡住千幻邪魔这一巴掌一半的力量。

等到他艰难地站起身之后,千幻邪魔便派人把他给控制住了并恶狠狠地对他说:“血衣使者,你竟然违抗我的意愿私自放走断天涯这个叛徒并坏了我血衣教的规矩,从今天起关你去牢房禁闭,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金轮童子完颜英向千幻邪魔问道:“教主,要不要属下派几个人把断天涯那叛徒给追上把他给解决掉?”

千幻邪魔则摇了摇头说道:“不必了,他中了我的寒冰掌已经活不过三天,在这三天之内他将会被体内的寒毒所折磨,就让他自生自灭算了。”

而另外一方面,回到皇宫后的陈友谅已将朱元璋和常遇春逃脱的责任完全推在吴敏身上。

“启禀皇上,明霞公主因为与白莲教贼首龙啸天有私情,私自放跑朱元璋和常遇春,本来我想劝说她但是公主却一直听不进我的劝告私自告诉龙啸天朱元璋被我藏匿的地方才使得龙啸天能够救走朱元璋。”

但是对于陈友谅的一面之词,元惠宗却有些不大相信,他将信将疑地看着此刻的陈友谅问道:“此话当真?”

上官羽则在一旁接着陈友谅的话向元惠宗面奏道:“回皇上,陈将军所言非虚,明霞公主因为与龙啸天的私情私自放跑朱元璋和常遇春之事确实属实,皇上若是不信李静云也可以作证。”

李静云这时向元惠宗禀告道:“禀告陛下,静云当日和师叔一起在陈友谅军中,亲眼见到明霞公主私自放常遇春回去,龙啸天借常遇春之口才得以知晓朱元璋被关在何处,此事千真万确并无半分虚假望陛下明察。”

元惠宗听李静云这么一说,便终于相信了陈友谅,他不由得摇了摇头对吴敏很是失望一脸叹息地说道:“敏儿,你太让朕失望了。”

而站在陈友谅等人身旁的五名元惠宗身边的顾命大臣阿尔斯楞,阿古拉,巴彦,恩和,哈日查盖此刻也站在了陈友谅一边在元惠宗面前弹劾吴敏。

“皇上,明霞公主因为与贼首龙啸天的私情私自放跑白莲教义军大将实乃罪大恶极,恳请皇上能够放下亲情将明霞公主治罪。”

“皇上,正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如果皇上因为和明霞公主之间的关系而继续纵容明霞公主这样胡作非为恐怕朝中大臣会不服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