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6 The Little Sea Maid 【5】
    小海公主爱丝奥黛拉的第五个姐姐的十五岁生日是在冬天。『雅*文*言*情*首*发』当她带着爱丝奥黛拉的蓝色石头浮上海面的时候,见到了所有其她姐姐们没有见过的美丽的景象。

    海里是没有清楚分明的冬天的,所以当她浮出海面就被眼前那一座座巨大的钻石城堡迷住了。在阳光下它们是那样美丽,闪烁着星星一样的光芒。而大海呢,像是被一只画笔涂抹过去,翡翠绿、宝石蓝、湖水青将海面装饰得仿佛仙境。第五位公主好奇地在这美丽缤纷的海水里游动着,她还尝试爬上那些城堡,城堡冰冰凉凉的,找不到任何入口。她认为这一定是小仙女们居住的地方,必须回答上来她们的谜语才能进去。但可惜她最不擅长这个,最后只好遗憾地离开了。将近黄昏的时候一片浓密的乌云忽然笼罩了这片海域,隆隆的雷声与明亮的电光在天空中编制出一道道血红色的图案,她一点儿也不害怕这些,反而安安静静地坐在钻石城堡边上的白色冰凉的6地上看着这些奇妙的画作,但马上就有更好的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在那些城堡的表面上覆盖着一些雪白轻盈的小粉末,第五位公主好奇地观察着它们。她想起那些关于6地上的糖的传说,多么相似呀,一定就是这样东西。于是她伸出舌头舔了舔,清清凉凉的味道在她的舌尖儿上蔓延开。啊!这就是甜味!她快活地把这些冰凉的糖捧在手心,决心带回去给小妹妹尝尝。她高兴地一头扎回水里,迅速地游啊游啊,但是当她在小妹妹面前摊开手心的时候手里头却什么都没有啦。

    第五位公主在自己的小妹妹面前垂着头,她竟然把送给妹妹的礼物弄丢了!她多么希望妹妹能够因为那件礼物而露出璀璨的笑容来啊。这位公主越来越难过,她转头扑到站在旁边的最大的姐姐的怀里伤心地呜咽起来。最大的公主已经有十九岁了,她彻底长成了一位美丽而温柔的女性,这位最为年长的公主搂住自己的妹妹,用柔和的好听的声音说道:“雅丽嘉,你比爱丝奥黛拉还要伤心呢。”

    雅丽嘉公主抬起头来,用怯怯的眼神望向自己的小妹妹,她们才相差一岁,这时候看起来完全分辨不出来到底谁才是年岁更大的那个。爱丝奥黛拉就像个成熟稳重的大人那样安慰起自己的小姐姐来:“那是雪,是每个冬天都会落到地面上的天上的霜糖,它们跟人的城市里面的那种甜蜜的调味品不一样,一遇见暖和的阳光或者是浸泡在水里就会融化了。”

    “什么叫融化?”

    “就是冰变成了水。”

    “为什么变成了水?”

    爱丝奥黛拉侧着头想了想:“因为水自由又快活。”

    姐姐们看着自己最小的两个妹妹,听着她们的对话,都愉快地笑了起来。雅丽嘉自己则因为知道得比妹妹少而羞愧得又躲到大姐姐的身后去了。

    第四位海公主赛丝雅安宁静地将手臂搭在最小的妹妹的肩膀上:“爱丝奥黛拉也长大了,知道得比谁都多呢。”

    第三位公主爽朗地笑着:“她已经不再缠着咱们不停地讲海面上的故事啦!是像每个大人那样觉得小时候的梦想索然无味,还是在什么地方认识了一个博学的朋友呢?”

    小公主眨了眨眼睛,快活地笑起来:“是有那么一位朋友。”

    “那是谁?”

    “是一位秘密的朋友!”

    年长的公主们都笑着不再追问了,毕竟海国中也有游历四方的勇士,而她们自己当中的一两个也有那么一位倾心的秘密朋友。只有雅丽嘉不服气地追问着,大概对小妹妹瞒着自己交了一个好朋友而感到生气了吧。公主们在她们装扮得漂漂亮亮的海底的花园里追跑打闹着,这些深海国度最美丽的少女们啊,她们的时光是多么璀璨无瑕。

    在随后的一年时光里,爱丝奥黛拉仍然隐秘地去拜访她的那位博学的朋友。她仍旧喜爱听这位美丽优雅的海巫师为她讲述地上的世界,人间的传闻,偶尔也听他讲关于大海的各种故事。时间一月一月地过去了,她变得越来越兴奋与不安,在她十五岁生日的那个夜晚,她告别了为她加油鼓劲的姐姐们,超着反射月光的海面游去,却在人鱼公主们的视线无法抵达的地方偷偷地转了个弯,像一道矫捷的潜流那样来到了梅利思安的黑色宫殿。就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样,那位俊美的海中巫师坐在他漆黑的座椅上,以安宁的笑容迎接她到来。

    “爱丝奥黛拉,深海的珍珠,你难以入眠了吗?”

    小海公主像每个不高兴的孩子一样嘟着嘴巴:“今天是我的十五岁生日呀!”她失望地说,“我可以到海面上的世界去了。www.yawen8.com”

    然后她看见梅利思安的笑容,明白过来这位美丽的海巫师根本没有忘记她的生日,只是跟她开个玩笑罢了。那是当然的,梅利思安何时忘记过与她相关的事情呢?

    小公主马上快活起来了,她转了个圈,美丽的鱼尾在海水中划出一道道活泼的弧线:“我马上就能到海面上去了!”

    “是的,那时候你就是个大人了。”梅利思安轻柔地微笑着,像是回忆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眼神愉快而满溢宠爱。这深海的小公主啊,她像所有小女孩那样渴望长大,仿佛成年是一句能够给人幸福的咒语,只要念诵就能脱胎换骨。

    爱丝奥黛拉握住他修长优美的手:“再跟我说说海面上世界的故事吧,说说那些人间的生活,说说他们的勇士也说说他们伟大的魔法师,说说他们深宫里头的公主,和那些善心的神仙们,我都要亲眼瞧一瞧!”

    梅利思安用他美丽的手指梳理着爱丝奥黛拉黑缎子一样光滑的头发,为她整理好头发上别着的美丽珍珠:“那你可瞧不过来,一天怎么够你去那样多的地方呢。”

    “我还有整整三百年的时间呢!现在只用掉了十五年,而这后面的五年,等待十五岁的时间是那样漫长,我简直觉得我有数不清的时间啦!但这样才好呢,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时间显得越长越好,可惜它非不如我愿,跟你说话的时候它忽然间就不见了,只有我一个人待着的时候它才永远都跳不过一秒似的。它可真是个残酷的家伙。”

    “是啊……它可真残酷,可也万分珍贵。”梅利思安叹息着,以爱怜的眼神注视着小海公主。这海中的少女已经长大了,她虽然仍旧显得纤细娇小,却有谁也不能从那具柔弱躯体上看出来的绝伦的勇气。她有善良的心灵,高尚的德行,还有坚韧而不能被摧折的意志。她如此美丽耀眼,是这深海中的太阳,是这漆黑的牢狱中唯一的光。时光的确残酷,幼雏总要离巢,但好在时光总会留下痕迹,珍藏的记忆不能被任何人剥夺。

    美丽的海巫师——数年来被锁囚在深海的可贵王子将自己的小妹妹拥入怀中,那预感不知从何而来,可他就是知道,他将要和这海中的明珠分别了。

    “爱丝奥黛拉,接受我的礼物吧,”他吻了吻小海公主的额头,接着亲吻她的眼睛,“我祝福你,这祝福将会伴随你一生那样长久,你的心灵会给你指引幸福的方向,而因为你的幸福,我预言会有更多人因此更加幸福。我敢断言这是你的使命,你自己也要将它当成使命。我的珍珠,我的眼睛,你会体会爱这样东西,也要明白只有让它与自由共存它才能成为真正珍贵的宝物。”

    梅利思安那只珍珠一样温柔的右眼睛里荡漾出一圈圈蓝色海涛一样的光芒,它们亲吻着小海公主的皮肤,调皮地晃动她黑缎子似的头发,然后没入她的身躯中。这景象美妙极了,小海公主睁圆了眼睛,新奇有趣地瞧着那些光芒。梅利思安看着她轻柔笑起来:“现在去吧,爱丝奥黛拉,我的珍珠,我的眼睛,去开始你的第一场冒险吧。”

    “请等我回来。”小海公主也在海巫师的面颊上亲吻了一下。她感觉心脏在胸腔中快活地蹦跳,因为要成为一个大人,她已经忍耐着很久没有扑进海巫师的怀里,坐在他的膝头上,可她仍旧是这样喜欢梅利思安的怀抱与宠爱的亲吻啊!这令她有点儿羞愧。我得更成熟些,她告诫自己,因为我要保护梅利思安。

    她把第一位姐姐带回来给她,后来陪伴着每一位海公主一起冒险的那块石头拿了出来,宝石像海面上晴朗天空一样湛蓝,还有一丝丝洁白云絮漂浮,她将这件宝物珍重地放到海巫师的手中:“我把它存放在你这儿。”

    梅利思安显得惊讶地微微睁大那双浅海般洁净的眼睛,又马上柔和地微笑着:“好的。我期待你冒险归来为我讲述你的见闻。无论身在何处,我都期待与你重逢。”

    这告别话实在庄重得该叫人不安了,然而这是小海公主一生仅此一次的成年仪式。她因为海巫师的郑重对待而欣喜不已,再次在那美丽的面颊上亲吻了一下之后,就像是一枝穿破劲风的利箭那样分开水波朝海面上游去。

    她看似脆弱纤细的鱼尾实际上无比矫健有力,宽阔的尾鳍在深蓝海水中拍出白色泡沫,小小的漩涡在她身后转动,在她前行的方向上绵延出一道道白色缎带一样的痕迹。很快,她头顶的海水变得透明起来,细细的钩子似的月亮透过微风的波纹时隐时现,璀璨的星空也慢慢出现在了视野里。小海公主奋力地一摆尾巴,高高跃出水面。海水伴随着她像水晶珠子一样跳跃,星光和月光熠熠生辉,她仰起头,第一次呼吸到属于海面上的空气。清凉又柔软,带着她所熟悉的深海的味道,又有种她从未曾体验过的馨香。

    这是个多么奇妙的旅程啊!她虽然从姐姐们那里,从老祖母那里,特别是从梅利思安那里听了许许多多关于海面上世界的故事,但是有什么能够比亲眼见到更加叫人惊奇呢?她在绛紫色与深蓝色的海面上轻盈地游动着,就像鸟儿在天空中飞翔那样。在她的脑海中那些通过别人的眼睛看见的景象和她自己所看见的景象一样样联系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啊!原来是这样啊!”她不住地惊叹着,快活地叫嚷着。

    她避让过三三两两的鲸鱼,绕过一些露出海面的珊瑚的小岛,她远远望见一片漆黑中升起一道光的河流,她知道那是人的城市。就像是一小片降到地上的星空一样,她仿佛能够听见管弦乐器在演奏着美妙的小夜曲,一对对男女转着圈儿展示着自己优美的舞姿。在城市的另一边儿呢,白天热闹非凡的田野以及葡萄园应该都已经沉睡了,那些灵巧的动物也都回到了自己的窝里,不过水车一定还在转动,梅利思安说过,大磨坊的水车在这个季节里是没工夫停歇的。那可真可怜,也非常可敬,

    小公主在河流的入口张望了一会儿,希望能够看见这位勤劳的巨人,但它实在离得太远啦!小公主只好反身游了回去。她总有一天要去她向往的人间的世界瞧一瞧的,她要找到那些故事里面的勇士,那些法力高强的巫师,问问他们有没有办法让梅利思安从那座黑色的宫殿中挣脱。她有两百多个年头可以来做这件事情,总有一天她能够解开梅利思安的束缚,斩断他身上看得见的以及看不见的链子,然后邀请他住到宫殿里去。他一定会得姐姐们与老祖母的喜爱,他天生就该生在辉煌的宫殿里。但不是现在,但不是现在,此时此刻就让她畅快地游览一番吧!让她好好瞧一瞧这个新奇有趣的世界,然后她要把看见的这一切全都告诉梅利思安,告诉他夜空是多么洁净,城市的灯火有多么漂亮,弯进海水中的玻璃罩子一样的苍穹边缘是怎么样发散着玫瑰花与黄金似的的光芒,海鸥怎么鸣叫飞翔,高耸在礁崖上的灯塔又是怎么为夜航的船只指明方向……她有太多太多的东西需要去听需要去看啦!因为只有她知道,在那座黑色的坟墓一样安静的宫殿里,梅利思安每当讲起这个海面上的世界的时候,眼睛里沉淀着多么深浓的怀念以及向往。梅利思安一定曾经在海面上的世界生活过,曾经用他的法力让自己生长出双腿,在人间的世界生活过吧!否则他怎么能够知道那么多关于人间世界的事情呢?

    爱丝奥黛拉快活地在水中转了个圈儿,然后追逐着灯塔的光芒飞快地游动了起来,她不断地回头去瞧那座孤零零又明亮的建筑,像是在测试它的灯光能够传递多远似的。渐渐地,发光的城镇以及黑黢黢的海岸都不见了,银白色的月亮的光芒投洒在一丝儿风也没有的平静的海面上,小海公主就躺在温柔的海涛里,安静地任由它带着她漂流。忽然,一种优雅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里,就像无数个小人鱼在用纤细的歌喉歌唱一样。这乐声多么美丽,是小海公主从来没有听见过的曲调。乐声中还夹杂着喁喁人声,欢笑声,水晶酒杯碰撞声,钉着后跟的鞋子在地板上他舞步子声……小海公主摆动鱼尾,发出哗啦的响声朝着那个热闹的地方游过去。然后她看见了一座堂皇的海上宫殿。这是一条船,比她在自己的海里的宫殿里看见的那些在她头顶上留下阴影的船只都要大,船上各色灯笼所散发的明亮的光芒把这片海域映衬得仿佛白天一样。她乘着海涛,透过那些水晶一般透明的窗子朝里面瞧去,看见一对对穿着丝绸做的华贵衣服的男女在乐声中旋着圈儿,他们每一个都是那样美丽,然而其中最美丽的还要数一位有着黑色大眼珠子的年轻人啦。她贴着船身听里面高雅的谈话,得知那位年轻人是个王子,这一天正是他十六岁的生日,所以船上才这么欢快热闹呢。小海公主的视线追逐着这位年轻美貌的王子,一刻也不愿意离开,因为位王子与那囚禁在深海中的海巫师是多么地相似呀!他有跟梅利思安一样叫人赞叹的容貌,有跟梅利思安一样叫人沉溺的温柔笑容,有跟梅利思安一样优雅柔和的嗓音,虽然眼睛是黑色的……也只有眼睛的颜色才能够让人察觉出他与梅利思安的不同来吧!若不是这样小海公主简直要以为这就是梅利思安了。她瞧着这位王子怎样迈动那双修长有力的腿带着女伴儿们欢快起舞,不由想到若是梅利思安的话一定会显得更加高贵迷人吧!这想象叫她快活了起来。等到梅利思安从那座黑色宫殿中解脱了之后,说不定就能够恢复他强大的法力啦,那时候他也许也能让小公主长出一双人类的腿来,那样她也能跟梅利思安一起在人间的世界游玩,就算是只能持续一天的魔法,她也是那么地期待啊!

    这时候王子走到了甲板上,水手们立刻将早就准备好的一百多发火箭一起射向了天空。各种璀璨的烟火随着隆隆的炮声在夜幕中散开,月亮和星星都被这明亮的光芒遮盖了起来。起初小海公主被这些巨响和闪光吓了一跳,当她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明亮的天幕中,更加明亮的星星朝她落下。海面变成了一个天空的世界,星星成对成对地从下方和上方一起向她聚拢。礼炮发出嘘嘘声不断上升,托起明艳的紫色的,高贵的青色的,亮丽的绿色的,热烈的玫瑰红色的无数个小太阳。一群群尾鳍健壮的光亮的鱼也顺着垂入大海的天空朝上游去,在清明的镜子一样的海面上留下好看的光影。人们就在这盛大的烟火的欢庆中欢笑着,那位美丽的王子也不断地向他庆贺的人握着手,露出美丽的笑容。等到这些美丽的烟火都停止,船上各色的彩灯笼被仔细熄灭,人们都回到华贵舒适的房间去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小海公主有些意犹未尽地望着泊在海面上那艘巨大的船,轻轻说了声再见,然后反身潜到海水里去了。她虽然对这海面上的世界留恋不舍,但是也迫不及待地要去向梅利思安讲述她的这些见闻啦。很快地细银钩子似的月亮和小钻石点缀的星空被他抛在了身后,海水拍打船身的哗哗声被她抛在了身后,水手们留下的小灯火被她抛在了身后,透明的玻璃后面那个熟睡的王子被她抛在了身后……一种连她自己也弄不明白的急切的心情令她越游越快,使得那些柔软的海草擦过她身体的时候都让她觉得有点儿疼痛了。她急切地穿过鱼群,不明白它们为什么显得那样惊慌,她焦急地游过海蚌的广场,不知道这些藏着美丽珠子的可爱家伙为什么都紧紧缩在蚌壳里头……隆隆……大海的深处仿佛应和着她焦急的情绪一样发出低沉的吼叫声。这声音越来越响,使她以为是那些船上的水手们又开始向天空发射那些产生雷声的星星了。但这声音比水手们的礼炮的声音更加低沉,更加浓厚,更加广阔,这声音让一整个海洋都害怕得颤抖起来了!

    小海公主惊慌地向四处张望,大海在她眼中呈现出一种从未见过也从未听闻过的漆黑与凶暴,她从来不知晓,也没有想象过她美丽的家园有一天会在她眼前呈现这样一种恐怖的景象。这里漆黑得一点光也没有,只有凶猛的海兽的嚎叫声不断传来,但小海公主如今顾不上害怕这些海兽了,因为她知道它们也和她一样是在为这前所未有的海的怒火而颤抖不已。

    她既害怕又惊惶无措,却仍旧朝着记忆中那座漆黑的宫殿游动着。她不断地撞上岩石,擦过粗糙的沙子,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但她不愿意哪怕停下来一小会儿,她是那样急切地想要回到梅利思安的身边,就像稍微晚一点儿梅利思安就会消失了一样。这种预感那么强烈,使她把心中的恐惧都抛到了一边。

    忽然,一团明亮的光照亮了她眼前这片浑浊的海域。她抬头去寻找,发现一颗星星朝她坠落下来。那星星穿过漆黑狂躁的海水,不断下沉,不断下沉,经过她的身边,朝着更深沟壑坠去。她看清了那团光芒正是那位同梅利思安无比相似的貌美王子,他紧紧闭着眼睛,像是一只折断了翅膀的飞鸟从天空坠落。小海公主顾不得身上带来疼痛的那些伤口,她朝着那团光芒追逐了过去,奋力游动着握住了那位王子的手。然而拖曳着可怜王子的那个属于深海的力量是那么地强大,令小海公主也被拽着一起朝海域的深渊中沉去。海水中硫磺的气息让小公主的眼睛生疼,然而她仍旧执着地大睁着眼睛寻找着。终于,在那王子带来的光亮中,她瞧见了梅利思安黑色的宫殿,瞧见了那石头的座椅上归属深海的美貌巫师,他安静无声地坐在风暴的正中,微垂的眼睫在小海公主看见他的瞬间抬了起来。左眼的星光和右眼的珍珠的光亮环绕着他,就像是海中和天上的一切辉光都聚集在他的身边。

    “梅利思安!梅利思安!”她大声呼喊着。

    梅利思安朝她绽露一个无比温柔又无比忧伤的微笑。

    爱丝奥黛拉。

    他无声地阖动嘴唇。

    猛烈的光从他身边迸溅,像地底岩浆奔涌那样吞没了他的躯体。这光芒穿透深海,穿透苍穹,穿透小海公主那没有灵魂的最终会化作泡沫的纤细躯体。

    再见。

    我的珍珠,我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