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9海的女儿【1】
    他出生在海里,不再有修长双腿,取而代之是一条覆盖深蓝鳞片的鱼尾。www.yawen8.com这是——异种生物?我不是人类?他打量自己幼小的身躯,心中疑惑不解。总觉得这一切十分违和,但又说不清是哪里不对。

    他的父母也是跟他一样的异种,现在他知道他们是被称为人鱼的那种传奇生物,是海国的国王与王后。这对尊贵的夫妇万分疼爱他,还邀请了一位据说是深海中最美貌也最强大的女巫来为他祝福并且起名。那场面的喜庆热闹自不用说,于是他就有了一个名字,叫做梅利思安。

    梅利思安,深海的宠爱。

    宠爱。他咀嚼这个字眼,忽然觉得胸中升腾起一种他所不明白的情感来,即空旷又疼痛,后来他明白,这是惆怅也是怨恨,是浓重的悲哀。

    但此时梅利思安仅是个有着与生俱来——或者说是有着从别的世界带来的与众不同智慧的孩子,既然是个孩子,也就没有为此多做烦恼。不过虽然他不想深究自己的与众不同决定安然度日,麻烦却自己找上他。那位美貌的海女巫不知道抽了什么疯忽然当众宣布爱上他,并且自作主张声称自己将会是他的王后。

    梅利思安只觉得这一切太过不可思议,哭笑不得的时候忽然看见海女巫那张美艳的面庞向自己凑近。

    初吻……算了。

    他叹息一声,总觉得“梅利思安”这个名字从此也不纯洁了。却在眼角余光中,看见一边他的亲王叔叔将一个奇异的物件收到了袖里,不动声色地打量这场闹剧。

    他收回视线,在下一秒受到了女巫的诅咒。

    空有尊贵地位却要过凄苦生活,空有美貌却不见天日,空有才华但无法施展,空有爱情但两败俱伤,与我靠近就会终生不幸。爱情的惩罚么。梅利思安低垂眼睫,所以无人看见他与年龄不符的怜悯。用美貌和纯粹心灵来换取这个诅咒,以你在意的换取我不在意的东西,傻女人……

    人鱼并不会流泪,但梅利思安伸手,却接到了女巫流下的一滴眼泪。

    他把眼泪化成的蓝色珍珠握在手里,并没有理会接下来的混乱。在他看来父亲伟大但未免优柔寡断,母亲坚毅但始终是个女人,他的结局几乎无须猜测。梅利思安安静等待着对自己的审判。www.yawen8.com

    在当天晚上,平静的海域忽然暴动起来。海底开裂,地心的火焰在海域中流窜。人鱼长老们断定这是因为海王与王后不顾预言与诅咒想要强行将梅利思安留在海王宫中抚养造成的。最终爱民的海王只好忍痛将梅利思安交了出去。

    于是就像女巫诅咒的那样,梅利思安虽然贵为海国唯一的王子,受到海王与海后的宠爱,但最终还是被囚禁在了荒凉海域中。

    押送他的正是那位亲王,他不忍幼小的侄子遭受这样苦难,特地要求为他建造一座宫殿,并承担照拂的职责。王太后虽然恐惧他会遭受诅咒影响,但最终还是向儿子妥协了。终于在黑色囚牢完成的那一日,亲王以一种自我牺牲的形象独自带他进入。那双墨蓝的眼睛充满悲悯哀恸,却在所有人看不见的地方重新恢复钢铁一样的冰冷残酷。之后每一天,亲王以毒蛇攀爬过的水草喂食他,这些水草会令人口渴难耐,仅有毒泉水能够缓解。当梅利思安由于毒素的原因在地上痛苦翻滚的时候,亲王就以冷峭的目光在一旁观看。直到梅利思安学会独自进食的时候,亲王也就不再前来这个宫殿了。亲王并不知道梅利思安不能算是真正的孩童,当然不会天真地认为人鱼生来就应该吃那些令人痛苦的食物,就算想要逃离这里也不是做不到。

    但既然是命运又为何抗拒呢?

    这一切都不过是一场游戏……

    不知为何抱持着这种想法,梅利思安就在这个由于建成的当天燃烧海域的怒火忽然熄灭而被称为沉寂的火焰之宫殿的地方独自成长。只是对于他来说,这更加像是一个坟墓。

    毒泉水给他带来的痛苦总是恰到好处,停留在一个微妙的地方。即让他受尽折磨又不至于忍受不了。他虽然有超出年龄的智慧,但是从前的记忆完全失去了,对于他来说作为人鱼诞生的时候,深海就是他的家,而他的父母、祖母与叔父就是他的家人。于是在四岁那年,他的亲王叔父再次出现在沉寂之宫中的时候他觉得很高兴。

    亲王仍旧冷酷地看着他,神情却比从前更加锋利怪异。“你的母亲生下一个公主,想必以后就是继承王位的女王了。”他忽然掐住梅利思安的脖子,“他们不需要你,你却还是活下来了。”

    这种痛苦比起平日梅利思安所遭受的痛苦来说简直微不足道,他安静地注视着亲王,直到亲王把他扔到一边。沉重的撞击使他陷入短暂的昏迷,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亲王已经离开了。他悄悄追了上去,最后在海王宫中新生公主的卧房里看见了亲王。亲王注视着那个婴儿,紧握拳头,脸上是一种悲恸又绝望的神色。梅利思安仔细看向那双深蓝色近乎漆黑的眼睛,但人鱼不会有眼泪。

    “你……也是被……抛弃……吗?”从出生开始从来没有机会开口说话的梅利思安说出了第一句话。声音沙哑,语调模糊,但亲王听懂了。他将梅利思安拽出了海王宫,带回沉寂之宫,像是了悟了什么似的笑起来:“你确实本应该成为海国最伟大的帝王的。你什么都知道。”

    “我……知道……但……不明白……”

    亲王沉默着离去。然后命人打造了一条具备魔力的锁链,一端焊在石柱上,另外一端则在梅利思安的手上。

    那之后亲王前来沉寂之宫的次数又多了起来,但他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面,只有每年一次,他会告诉梅利思安王后又生下一个小公主。就这样又四年时间过去了。偶尔亲王前来的时候梅利思安正忍耐着疼痛在地上翻滚,亲王便会转身离开。但那一日,亲王却若有所思地一直等到梅利思安平静下来。

    “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还是要坚持?”

    梅利思安将散乱的黑发挽成一束垂在肩侧,隐约间已经能够看出日后的俊美风仪:“因为……始终……是亲人……”

    “就连诅咒和喝下毒水就能保护这个国家的说法也可能是假的。”

    “如果……是……你,有希望……也会做……”

    亲王嘲讽地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之后每一次亲王前来的时候都会为梅利思安准备食物,但是无论是在亲王的面前,还是在他离开以后,梅利思安都没有动过那些东西。

    梅利思安九岁的那一年,又有一位妹妹出生了。当亲王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隐约觉得这第六位小公主就是他母亲的最后一个孩子。

    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想要询问,但亲王却不再出现了。

    果然在又过了两年之后海国的王后忽然出现在了梅利思安所在的沉寂之宫。她看见自己遭受苦难的第一个孩子,情不自禁地拥抱住了他。然而就像十一年前一样,王后一触碰到梅利思安就晕了过去,并且开始急速衰老。梅利思安手足无措,扑到泉水边开始喝那些剧毒的水,期望就像长老们说的那样,这个举动能够抵挡他带给母亲的厄运。然而除了数倍于以往几乎要将他毁灭的疼痛以外,他什么都没有得到。悲痛与绝望缠绕住他的颈项,几乎要将他扼死,但人鱼却不会有眼泪。他开始放声悲歌,这是人鱼的天性本能,在最初的几个沙哑残破的音调之后,浓郁的悲伤就从歌声中传递了出来,强烈得使听见的人都会体会到心脏被贯穿般的痛苦。等到海王赶到的时候,梅利思安已经从喉中唱出了鲜血。海王看着自己十一年未曾见面过的孩子以及死去的妻子的尸骨,不顾一切地想要冲过去,却被亲王拦住了。随后赶来的长老研究了一会儿后作出悲痛的表情说:“王后到现在也没有化作泡沫,她因为那个孩子身上背负的诅咒死在这里,她的尸骨已经不洁了。”

    最终海王没有能够将自己的孩子带离这里,甚至连妻子的尸骨也没有办法带走。亲王也满脸强忍痛苦的神情将悲痛欲绝的兄长送回海王宫去了。所有人都离开之后,梅利思安俯身为已经化作干尸的母亲整理好遗容,但脸上却平静得什么都没有,就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在沉寂之宫中为王后建造墓穴的事情仍旧由亲王一力承担下来,墓穴造好的那一天,梅利思安亲手将母亲的骨骸放了进去,然后小心而轻柔地合上黑色岩石的棺木。

    “是你……对吗?”

    “没错。”

    梅利思安静静凝视着他。“为什么?”

    “就像你说的,有希望,我也会做。”

    “海王座……你根本不想得到。真正的……为什么?”

    亲王冷笑一声:“那你认为我想得到的是什么呢?”

    梅利思安沉默不语,在亲王离去的时候说:“我……会复仇……但,不是向你……照顾,父亲……”

    亲王停顿了一下,听见梅利思安沙哑的声音传来:“不要再……踏入这里……”

    深海应和着这条律令,竟然颤抖了起来。

    亲王嘲讽一笑。——你确实本应该成为海国最伟大的帝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