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13海的女儿【5】
    恶魔很喜欢玩游戏,从某种角度上来看梅利思安似乎也是一样的。www.yawen8.com

    他们都对对方想要做的事情心知肚明,但是谁也不拆穿。像这样梅利思安反抗挑衅一下当做练手的情况当然也时有发生,不过真的杀死恶魔那当然不可能,毕竟经过多次的“实验”,梅利思安也最终相信杀死恶魔的方式只有唯一那简单又繁琐的一种。当然十次里面有那么两三次,梅利思安也能做到让恶魔有苦说不出,看得见吃不着。但之后恶魔又往往能够得到令人满意的补偿。

    没有造成棘手伤害,这种反抗以及挑衅的行为理所当然在恶魔眼里就成为一种情趣。

    对于梅利思安和厄洛伊斯来说,这种小打小闹的悠闲生活反而使得时间仿佛缓慢了下来。

    又过了几个月,海国最年长的那位公主弗瑞亚娜不知道因为什么而偷偷跑去海面上散心。海国的小人鱼们只有在十五岁生日的那天被允许接近海面上的世界,在这之后要等到三十岁才可以自由离开生长的海域。就算是十五岁生日的仪式上,上升海面的人鱼们背后也有海国的卫兵在远远保护。谁也想不到一向成熟稳重的弗瑞亚娜会自己跑到海面上去,而最糟糕的就在于她刚刚坐上一座小岛边的礁石准备沐浴一会儿月光就被仿佛早就等在这里的人类发现了。

    那与其说是一群捕鱼的渔人,倒不如说是一支海上军队。弗瑞亚娜在这些人类士兵的呐喊声中惊慌失措地想要逃走,却发现一张大网截断了她的退路。

    当得到消息的亲王举着代表海之怒的海王权杖与一支人鱼军队赶来的时候,弗瑞亚娜公主已经奄奄一息。亲王愤怒地挥动权杖,大海震怒,巨大的浪潮掀动人类的战船,将许多人类的士兵卷入海中。人鱼战士在海中的勇猛无人可挡,他们很快用叉戟了结了这些吓破了胆的人类的性命。

    然而战船上的炮口也填好了弹药,仿佛天边轰隆隆的巨雷声,人类所发明的这样威力十足的武器也对人鱼士兵造成了严重的伤害。

    双方都没有退缩。亲王指挥着勇敢无畏的人鱼战士,而贪婪的人类则以公主弗瑞亚娜作为要挟,这场战斗持续了许久却难分胜负。

    深海之下,荒凉的硫磺海域,隐藏在深渊沟壑深处的沉寂之殿里,梅利思安看着面前展开的镜面术微微皱起秀丽的眉头。

    恶魔托着下巴百无聊赖地坐在一边,带着锐利弯曲指甲的手划动着面前的海水:“啊,在我记忆里你们这些深海的霸主还应该更加勇猛一些。www.yawen8.com啧啧,人类倒是得到了一些好武器。梅利思安,这出戏太无趣了。”

    “拥有三柄威力无穷的权杖,又久居深海,就以为世界上再没有别的威胁了。我记得久远以前人鱼的族群是在资源丰富的海湾筑造城市,还跟当时弱小得多的人类进行交易换取6上的珠宝。”梅利思安露出一个嘲讽的轻笑,“他们已经忘记当初是谁把自己赶到这样荒凉的海域的。”

    “一千年毕竟十分漫长。”

    “对于人鱼来说不过是三个世代。”

    恶魔咂咂舌,将俊美的人鱼拉到怀里。他抚摸着人鱼敏感的耳鳍:“你要是不打算帮助他们的话,不如我们先来做些有趣的事情?”

    梅利思安微微喘息着,以妖冶的目光望向恶魔:“那可是我的族群啊。”

    恶魔松开手。

    他的手指已经被电光炸得稀烂。

    真是危险的小家伙,看样子似乎生气了呢。

    呵……

    恶魔捂着嘴角无声笑起来。

    长久以来梅利思安从来口中所出现的词从来都是“他们”而不是“我们”。

    “你的族群啊……”他叹息地退到一边。

    梅利思安已经调动好早就隐匿在旁边的傀儡。强大的奥术从他们手上施放。电光伴随着雷声从镜面术中所展露的大海上传来,比之前海王权杖所展示出的力量更加汹涌而暴烈。海面卷起数十米高的巨浪,蓝色火焰在海水之上燃烧。在暴怒的大海上仿佛叶片一样无助的人类战船很快就被大海吞噬了,而人鱼们则被乳白色的光环仔细保护着。当这些勇敢的人鱼回过神来的时候,海面已经恢复平静,银白色的月光在微风拂过的海上粼粼闪烁,仅有浅淡的血腥的气味能够证明这里发生了什么。

    每一个的年龄都超过三百岁的长老们升上海面,奄奄一息的公主就在他们的保护中。人鱼战士们为长老所表现出来的强大力量而欢呼起来,只有亲王——也许是天性使然,他的神情仍旧像大理石那样冰冷。

    在简短的安抚过后,长老们要求亲王将这件事情掩盖下来,不能在人鱼们中间引起不必要的恐慌。然后长老们就带着昏迷不醒的弗瑞亚娜公主离开了。一团光芒包裹着他们,让他们就像是行走在天空中的太阳里头那样。人鱼们还来不及惊呼就发现长老们已经消失在了眼前。

    而在深海之下的沉寂之宫中,梅利思安没有再费心去听人鱼们对长老团展现出的力量而表现出的惊叹与憧憬,而是略有些疲惫地捏了捏眉心。

    厄洛伊斯眯着眼睛欣赏他慵懒的神情,然后收起自己尖利的指甲帮梅利思安按摩起来——这也当然是情趣的一种。梅利思安大多数时候并不排斥恶魔的触碰,即使这种按摩活动有时候会附加一些额外服务。他确实有些太累了。控制奥术傀儡需要他精确操控那些被自己分割出去的灵魂,这是非常耗费精力的事情。

    厄洛伊斯对梅利思安温顺地就势躺在自己怀里的行为非常满意。一个力量强大的人所表现出来的柔软与信任当然是最美好的。虽然他和梅利思安之间的信任关系中穿插着一些别人无法理解的东西。

    互相都想毁掉对方,但又确实信赖对方。这种危险关系令厄洛伊斯觉得心满意足。

    恶魔准备让这份好心情延续下去。他顺着梅利思安纤细的脖颈向下抚摩,滑动到他优美的锁骨以及隐没入衣袍的乳|尖上轻轻揉捏了一下。

    “唔!……厄洛伊斯。”梅利思安微微皱起眉头,握住他手,“我很忙。”

    “我也很忙。”厄洛伊斯低下头在梅利思安的唇瓣上亲吻了一下,“我的美人儿,现在反抗我的话,你就没精力控制你的傀儡了。”

    梅利思安叹了口气:“……别太过分。”

    “我会温柔细心地好好品尝的,”恶魔眯起眼睛,“毕竟不知何时这样的日子就会结束了。”

    在情|欲熏染下显得美丽妖冶的梅利思安微微抬起头,变成了四肢修长的人类形象。只有那双浅色的眼睛,仿佛冰封的大海,冷漠而坚硬。

    “呵……”他轻柔地笑着,包裹住恶魔更加灼热的身体:“你好像期待着那一天。”

    “非常期待,我的梅利思安。”

    在暧昧的喘息声中,幽暗深邃的沉寂之宫似乎也变得迤逦起来。而在距此十分遥远的地方,长老们所处的行宫中,奄奄一息的公主弗瑞亚娜苏醒过来。

    她身上伤痕累累,美丽的鳞片也在挣扎中脱落了不少,白皙美丽的手臂上有好几道可怕的伤口,但是当她醒来的时候眼睛里却没有害怕与怯懦,骄傲地仰着头,打定主意要在自己的敌人面前保持一个公主该有的高傲与尊严。

    “弗瑞亚娜。”苍老温和的声音响起来,“别害怕,你已经回到家了。”

    “萨斯特长老爷爷!”弗瑞亚娜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在看清自己面前是谁的时候发出一声惊喜的啜泣。接着这位平常成熟稳重的公主在萨斯特长老慈祥的目光下阐述了自己的遭遇以及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而引发的灾难做出了忏悔。

    沉寂之宫中,梅利思安伏在恶魔身下轻声呻|吟着,一边控制着自己的奥术傀儡。镜面中的萨斯特长老轻柔地抚摸着公主弗瑞亚娜的头发:“弗瑞亚娜,你害怕吗?”

    “是的,”公主认真地说,“不为我受了这些伤,也不为我差点因此死去了,而是因为我看见向来弱小的人类竟然有这样强大的力量,而我们却一无所知。”

    “弗瑞亚娜。”萨斯特一边用药膏为公主处理她的那些伤口一边问道,“你会怎么办呢?”

    “他们一定有个什么呢阴谋,甚至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想要去海面上。”弗瑞亚娜公主思索一会儿沉重地说,“我不想相信在我的身边有人背叛自己的族群了。”

    “人类世界有许多厉害的法师,你确实被奥术蛊惑了。现在睡一会儿吧弗瑞亚娜,等你醒来之后我要带你去见一个人。”

    公主点点头,在铺着柔软的水云母床上舒适地睡着了。

    “要她去见一个人?”恶魔厄洛伊斯把视线从镜面术上收回来,“梅利思安,这是你选择的继承人吗?”

    “没有吓得哭泣不止也没有惊慌失措,她才十六岁,难道不是个难能可贵的品质吗?”

    “你真是个残酷的人,我的梅利思安,你难道不害怕在这个测试里面你中意的继承人不小心死掉吗?”

    “嗯……我的实力你总是了如指掌,那可是我的妹妹啊,如果她承受不了当一个国王该承担的残酷,我会让她忘掉这一切的。”

    “你可怜的小女孩在做噩梦。”恶魔指着镜面上不安地翻滚着的公主。

    “这是她第一次看见这么残酷的死亡吧……”梅利思安的神情也柔和下来,每当他谈及自己的妹妹们,他的神情总是温柔的。

    厄洛伊斯并不觉得这意味着怀中俊美的人鱼有多么喜欢这些小姑娘——就像是某种责任似的,梅利思安认为有必要为了这些娇嫩的小女孩换上一副神情。

    “你准备马上见她吗?”恶魔朝画面努了努嘴,梅利思安已经在控制着他的傀儡完成最后一小部分传送阵了。“可我还没有结束呢。”

    梅利思安弯起冰霜般浅淡的蓝色眼睛,露出一个美艳的微笑。他的手上电光闪烁,像是暴雨夜中轰鸣的雷电:“你知道我从来不介意帮帮你的,厄洛伊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