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14海的女儿【6】
    没有人发现在这幽深的海底一切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雅*文*言*情*首*发』当人们还偶尔想起被独自幽禁在沉寂之宫的王子梅利思安并为他叹息的时候,说也不会想到这位王子不仅和恶魔做了交易,而且还为自己复了仇。

    弗瑞亚娜公主见到这位无冕之王的时候同样一无所知。

    她从深沉而叫人恐惧的噩梦中惊醒的时候看见的便是这位俊美无俦的人鱼青年。他支肘坐在她的床边,宁静得仿佛亘古深海中停滞不动的时光。轻阖的眼睫下有着疲倦的阴影,然而看见她苏醒时所流露的目光又是那样温柔地叫人心惊。

    “你醒了。”他的声音轻柔,仿佛大海在寂夜时的涛声。

    公主弗瑞亚娜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探究自己究竟在哪里,然后带她前来的萨斯特长老为她解答了疑惑。

    “这是位于荒凉的硫磺海域的沉寂之宫,而你眼前的这位正是你的兄长,海国的王子,海之宠爱梅利思安。”

    她讶异地看向那个温柔的青年,她从来不知道自己有一位兄长。

    萨斯特为她解答了疑惑,把二十多年前的那场灾难以及多年来他的兄长梅利思安所遭受的苦难都告诉了她。

    一种对海女巫的憎恨以及对兄长梅利思安的怜惜愧疚之情令弗瑞亚娜痛苦地颤抖着。

    然而对于这一切青年只是微笑着说:“萨斯特长老,请别说这些话来吓唬我的妹妹了。您看,我其实生活得很好。”

    谁能够相信呢?这样荒凉而死寂的地方,空无又凄清的宫殿,以及梅利思安那比她所见过的人鱼青年们要消瘦得多的躯体,还有手腕上那条冰冷的锁链!谁能相信他生活得很好呢?

    而且数年来他竟然只能吃有毒的泉水旁长出来的水草,那该多么痛苦啊!

    “别露出这么悲伤的神情,弗瑞亚娜,能够见到你我已觉得非常喜悦了。”

    弗瑞亚娜想要更靠近这位兄长一些,像她亲吻自己的姐妹们一样吻吻他的面颊,好让他知道自己有多爱他,但是兄长却惊慌失措地躲开了。

    “弗瑞亚娜!……”他叹息着,很快又挂上比海面上的阳光还要温暖和煦的笑容,但是谁会错过他浅蓝色温柔的眼睛深处所流露出来的落寞呢,“我身上的诅咒……”

    那之后,每当弗瑞亚娜想到兄长的这样的神情,悲伤的情绪总会笼罩住她,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会为兄长为了海国所遭受的苦难而低声啜泣,人鱼没有眼泪,她只能放声悲歌。

    那之后她时常由萨斯特长老携带前往沉寂之宫。她的兄长梅利思安学识广博,也有令人惊叹的治国才华。他将自己的才能传授给弗瑞亚娜,弗瑞亚娜也一丝不苟地认真学习。她明白坐上尊贵的海王之位的原本该是自己的这位兄长,愧疚与悲痛的情绪令她更加努力。有时她前来的时候正巧遇到兄长在休息,这样的时候很少,长老萨斯特告诉她这必定是梅利思安正在遭受苦难,所以便伪装成熟睡的样子。弗瑞亚娜细心观察,果然看见苏醒的兄长总显得比往常更加疲惫倦怠,连优美的声音也变得沙哑。之后她便学会在侧旁房间安静等待。

    而几个月之后,兄长梅利思安的身体每况愈下,就连长老也忧心忡忡。不仅她所熟知的萨斯特长老,连同平常并不怎么出现的几位长老也总是前来沉寂之宫。有一次弗瑞亚娜甚至听见慈爱的长老与温和的兄长大声争吵着什么,但在她进入的时候又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她明白兄长与长老们有什么隐瞒着她,但是谁也不愿意向她透露。

    就在这种焦躁不安的氛围中,她的妹妹,海国的第三公主菲丽娅十五岁了。弗瑞亚娜为此更加忧心忡忡。由于害怕引起恐慌,她遭遇到人类攻击的事情只有少数的人知道,妹妹们更是被瞒得很好,弗瑞亚娜提议取消小人鱼十五岁前往海面探险的惯例。但不能说明原因,又说不出什么好理由,她的老祖母也认为是她近一段时间由于进入青春期而太过紧张了。

    她的不安引起了兄长的注意。黑发的青年柔和地宽慰她:“弗瑞亚娜,别担心。我会保护好菲丽娅的。”然后他沉默下来。

    她注视着兄长的神情,发现兄长显得愧疚而悲伤,就好像她曾经遭受的一切是兄长的过错似的。

    兄长没有再说什么,但弗瑞亚娜起了疑心。她不屈不挠地缠着长老要求他告知自己真相。最终长老萨斯特叹息着开了口:“二十年前由于海女巫的诅咒所引发的灾难并不像你所知的那样简单。www.yawen8.com你一定察觉到了,你的兄长梅利思安拥有怎样的天赋才华,他像那个女巫一样学习了奥术,他所拥有的力量已经不亚于带给他灾难的人了。然而他自己却没有办法解除自己身上悲哀的诅咒,因为这诅咒并不是由海女巫带来的。是那些生活在6上的人类,弗瑞亚娜公主,久远之前人鱼生活在富饶的海湾,与人类比邻而居。后来这些人心生贪念,他们借助巫师的强大力量将人鱼驱逐进了深海。人鱼是很少能够学习奥术的。海国的巫师付出了许多代价才从人类那里学会了一星半点儿。他们为了从人类手里保护海国也付出了许多代价,你所知的那位女巫,已经是如今海国里为众人所知的最后一位巫师了。”

    “可是她却没有像她的先辈那样保护自己的族群。”

    “弗瑞亚娜,你一定疑惑为什么她对海国当时唯一的王子下了诅咒,但最后却没有受到惩罚。大多数人都认为是海女巫实力强大,即使是海王权杖也无法与她抗衡。但实际上如果你见到她就会知道,在施加诅咒之后她的力量就所剩无几了,甚至连她自己的样貌也因为诅咒的副作用而变得丑陋不堪。”

    “这不是因为她以自己的美貌与善良为代价来换取诅咒吗?”

    “是的,弗瑞亚娜,你不感到疑惑吗?海女巫的力量到底去了哪里呢?正在你的兄长梅利思安身上,她在最后保护了你的兄长。”

    “可她……”

    “这是人类的阴谋。有谁能够想到当初教授人鱼奥术的巫师竟然这样险恶呢。奥术对于人鱼来说就像剧毒,甚至人类可以通过这个捷径来控制人鱼。海女巫的行为并不出于她本人的意愿,这些年来,她所遭受的痛苦也许并不比你的兄长更少。但是人鱼不能没有巫师,这样即使生活在深海中,人类还是有办法伤害我们。他们的武器不仅仅是你看见的那些,还有邪恶的奥术。海女巫之后,正是你的兄长梅利思安接下了她的担子,他学习了奥术——他所饮的有毒的水以及吃下的有毒的水草正是为了遏制自己被奥术控制的手段。正是他保护着我们。然而诅咒的影响加上奥术对他的侵蚀使得他虚弱下来,正如你所见,你所遭受的意外是人类的巫师在梅利思安虚弱的时候钻的空子,他对此非常懊悔……”

    “他该懊悔些什么呢!他付出了这样多!”

    长老只是悲痛地叹了口气:“弗瑞亚娜,你听见过我们的争吵吧……我们希望他别把自己逼迫得这样紧,但是……”

    “我可以学习奥术,我可以来分担这些。”

    “你不明白弗瑞亚娜,人鱼是难以学习奥术的,这种天赋对于人鱼来说是种绝症,如果可以话,我们又怎么会不愿意为自己的国度牺牲呢……”

    得知真相令弗瑞亚娜万分痛苦,她明知兄长所作出的牺牲,但却无法为兄长分担。带着这样的心情,第三公主菲丽娅的十五岁生日终于到了。看着妹妹们欢喜的神情,弗瑞亚娜只觉得内心无比苦涩。她们怎么会知晓呢,这样快乐的十五年时光中无时无刻都有着兄长温柔的守护,她们又怎么会知晓兄长为此付了什么。

    ——而我自己也曾经一无所知啊!

    在这样有人欣悦有人悲痛的时刻,在寂静的深海——沉寂的宫殿之中,梅利思安坐在他黑色的王座上。恶魔厄洛伊斯笑嘻嘻地弯腰揽着他的肩膀跟他一同看向镜面中第三公主的十五岁生日仪式。

    “我的美人儿,世上最好的剧作家,你消遣的方式可真恶劣。”

    “你成了卫道者了吗恶魔?”

    恶魔咂舌:“这句话可真罪恶。亲爱的梅利思安,你的妹妹可因为你的话非常痛苦呢,啊!可怜的弗瑞亚娜公主,你怎么能够知道自己的兄长在温柔的表皮下其实有颗多残酷的心呢!”

    梅利思安不打算再理会这个唱起咏叹调的恶魔,他望着镜面中换新愉快的公主们,神情就变得温柔起来,唇边甚至出现一个不像是伪装的柔和的微笑。

    “我几乎要嫉妒了,梅利思安。”恶魔捂住他的眼睛,在他耳边轻声叹息。

    “我确实弄不明白到底爱着她们还是仅凭伪装,但我想你知道,就像一道火光,细小温暖,你也总想放到手上。厄洛伊斯,最初你关注我难道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恶魔大笑起来:“一道火光……我曾经关注你,是想看到你究竟能够燃烧多久,什么时候才会熄灭。”

    梅利思安推开恶魔放在自己眼前的手,将实现重新投向自己的妹妹们。公主们青春靓丽,善良可爱,仿佛这个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值得被捧到她们面前。梅利思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关注她们,为什么会如此强烈地被她们吸引。实际上,如果不是这样,他的很多计划理应完成得更加顺利。

    如今,最初的那个梅利思安已经几乎彻底消失了。他拿到越多曾经的记忆,对这个世界的感情就变得越单薄。他为母亲报了仇,就理应不该继续做这么多……

    梅利思安走了神,恶魔的话断断续续地传达进他的思维中。他疲惫地抬起手:“厄洛伊斯……”

    恶魔转头看着他。

    仿佛处于时光的涟漪之中,只有他身边的时间是静止的。人鱼青年微垂着眼睛,恶魔无法看透他到底在注视着什么。

    恶魔竟然觉得有些无措起来。他的梅利思安,似乎就要抓不住了。

    恶魔猛地握住梅利思安伸出的手,将他压倒在漆黑坚硬的石质王座上。

    “我的梅利思安,你到底想要些什么?”他狠狠亲吻着俊美人鱼的嘴唇,像个野兽一样撕咬着,直到血腥的味道飘散在海水里也不停下。

    “我想要很多……”梅利思安露出一个凉薄的微笑

    “你不吝啬谎言也不顾及仇恨,在你培养的继承人心底抹消仇人带给你的一切痛苦。”

    “弗瑞亚娜无需承担全部。她只要知道她该知道的那一部分。”

    “你宠爱她,却又不肯为她铺平道路。人类巫师的把戏你轻易就能解决。”

    “我的寿命能够有多长久?人类的野心又有多大?她不能永远依赖于我的力量,厄洛伊斯,你不知道,人类会成长得多恐怖……”

    “会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而你知道的?”

    “有很多,厄洛伊斯,有很多……”梅利思安指着镜面中欢笑嬉闹的公主们,“在她们心里有很多你所不知道的东西。”

    “那么你知道吗?”

    梅利思安愕然而颓丧地看着他,然后闭上眼睛:“梅利思安曾经知道过……但你唤醒了我。”

    “为什么不呢!你才是我最美的珍宝,绝佳的创作!梅利思安,梅利思安,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人比你更得我喜爱了。你做的一切是多么有趣啊,你把所有人玩弄在手心里,甚至连我都不会比你做的更好了。你故意将弗瑞亚娜生日的消息传递给窥探的人类,让他们的巫师在弗瑞亚娜身上留下暗示,你甚至还借助你那些傀儡的手给他们出了主意,抓住海国的公主,就能够用她来换取海国珍宝。然后你又让你的傀儡们显现了威严,救回公主,还让人鱼的勇士对他们更加崇拜。你编造一个谎言把一切仇恨都推到人类身上,却把你真正的仇恨轻描淡写。你开始对傀儡的最终扼杀阶段,还要误导弗瑞亚娜是自己是因为守护海国所以累得越来越虚弱。我猜你最后要做的是那些长老为了你自愿献身,帮你抵消诅咒,而你就好光明正大地离开这个地方,离开我,做一个海国的帝王了吧!你教导弗瑞亚娜,只是为了让这位已经得到王太后认同的公主能够自愿把王位再交还到你的手上罢了。你早就知道我无法离开这座宫殿!甚至一旦你离开了这里,连我跟你之间的契约都能一笔抹消!”

    “我没有说谎。”梅利思安淡淡地说,“我也不会离开这里。我不想当国王。也不准备对自己的妹妹耍这些阴谋诡计。‘长老会为了解除梅利思安的诅咒而自愿献身,而梅利思安却因为修习了奥术的缘故永远无法离开这里’。我已经选定好国王,教给她治国的方法,告诉她安逸的表象下有哪些虎狼环伺。我不会把最终放到她手心,却不会吝啬帮她铺平道路。”

    “你恨透了他们,却盘算给他们留个光辉的名字供人瞻仰?”

    “你知道的厄洛伊斯,即使你是个十恶不赦的恶魔,你也不会希望死后再没有人记得你。他们也一样,我也一样……他们越光辉,我也就越光辉。而你,厄洛伊斯,在我死后,你的名字永远不会被人跟我一同提起。”

    “哈哈哈哈……”恶魔大笑起来,“这真是个残酷的报复,但你不会忘记我的梅利思安,你永远没办法忘记我,对我来说这就够了。”

    “是的,我永远不会忘记你。”梅利思安轻柔地笑起来,“你对我做过的事,你使我遭受过的苦难,以及……”

    他轻声说。

    “我想要很多……”

    “最后一样只有你能够给我。”

    恶魔愕然地发现自己不能动弹了。仿佛被地狱的火焰炙烤,被天堂的辉光鞭笞。梅利思安在轻轻念诵着奥术的符文,他手腕上的锁链忽然发起光来,然后逐渐从中延伸出另外一条虚幻的锁链。这条锁链一直蔓延进恶魔厄洛伊斯的身体里,当梅利思安收拢手指,厄洛伊斯感觉到了锁链嵌入灵魂的疼痛。

    恶魔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又忽然笑了起来。

    “呵……我的美人儿,梅利思安。”他低声发出强忍痛苦又万分快意的笑声,“这个世界上我最完美的收藏品,我的……啊——”

    梅利思安冷漠地看着他,收紧手指,以痛苦截断了恶魔的话。

    然后像数年前厄洛伊斯曾经对他所做过的那样,毫不温柔地撕扯掉恶魔的衣袍然后贯穿了他。

    并没有感到欢愉,甚至只剩下满心尖锐的痛楚。他仿佛正在以这种方式杀死曾经的自己。

    厄洛伊斯艰难地伸出一只手,抚摸着梅利思安流露出甚至比他更加痛苦的神情的美丽面庞,喘息着说:“我……现在才知道……恶魔竟然也会有……爱这样……愚蠢的感情。”

    梅利思安将一瞬间流露的脆弱完全收拢,从他记忆中翻卷出来的痛楚、疯狂以及屈辱在刹那间全部抹消。他以那双仿佛冰封雪域般的浅蓝色眼睛冷淡地注视着厄洛伊斯:“如果恶魔没有这样感情,我还能用什么方式来让你感到痛苦呢?”

    他伸出手。

    在奥术的作用下他白皙美丽的手变得像是刀子一样锋利。这只手没有犹豫地插|进恶魔的胸膛,然后捏碎一团虚空。

    恶魔没有心。

    “原来你还没有真的爱上我。”梅利思安嘲讽地轻笑着。

    恶魔抬起头在梅利思安的眼睛上吻了一下:“梅利思安啊……被人认为温柔清澈的这双眼睛……在我眼里最残酷不过了……像冰封的海面,永不开花的荒原……”

    “你大概再也见不到了。”俊美的人鱼俯身在恶魔的嘴唇上亲吻了一下。然后收拢手指。锁链像闪电一样绞缠着恶魔的躯体,甚至连最后痛苦的咆哮也没有出口,恶魔停止了呼吸。

    梅利思安为他阖上眼帘,抱着这具毫无生气的躯体走到沉寂之宫的深处。在这里有一具漆黑的石棺,正是亲王为 梅利思安的母亲打造的墓穴。

    梅利思安小心翼翼地将母亲枯败的躯体抱了出来。

    人鱼在死后应该变成泡沫,这样才昭示着获得安息。梅利思安紧紧拥抱住这位为自己付出生命的女性,轻柔地唱起歌来。

    歌声回荡在海域,比数年之前的更加痛楚悲伤。在这歌声中,仿佛漫天的星光落下,寄居在了可悲王后的躯体上。就在这光芒中王后的躯体化成了泡沫,只留下一枚泪珠一样的蓝色鳞片。

    “母亲……”梅利思安将恶魔的躯体丢进棺材,然后跪下来虔诚地亲吻着母亲最后的遗物。他将它握在掌心。锋利的鳞片划破他的手掌,鲜红的血融入在海水,仿佛一匹明亮的纱绡。然后这枚鳞片就在梅利思安的手中化作了细小的粉尘,随着水流消失了踪迹。

    梅利思安脸上的痛楚与眷恋也随着那枚鳞片隐匿无踪了。

    奥术的代价令他痛苦地蜷缩起来,但他的神情却平静得仿佛静止。

    他望向镜面。

    他的第三个妹妹菲丽娅已经冒险归来了。公主们愉快地祝贺着她,围着她听她讲述海上的见闻。特别是最小的公主爱丝奥黛拉,她渴望的眼神简直比星星还明亮。

    “海的女儿……呵……”梅利思安轻笑着闭上了眼睛。

    一切都静止下来了。

    只有他刚才悲伤的歌声一直在海水中漂泊着。

    漂泊得很远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