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15海的女儿【7】
    这世上再没有什么疼痛是梅利思安无法忍耐的,但身体毕竟有着极限。『雅*文*言*情*首*发』他在昏沉中蜷缩着,忽然感觉有个微小的力道托住他。

    冰凉的躯体被紧紧拥住。

    “……”他张了张口,字眼仿佛就在心口舌尖,但却说不出来。

    我想叫谁?我以为是谁?曾经给过我这样温暖怀抱的……母亲……?还是——厄洛伊斯……

    他感到有些茫然。

    耳边传来细细的歌声与啜泣,他睁开洁净冰雪一样无瑕又清冷的眼睛,看见面露悲伤的小公主。

    像小小的火焰,即使微弱得随时会熄灭,还是忍不住注视。

    他伸出手搂住因为悲伤而颤抖着的小妹妹,在流动的水中划下一个奥术符文,令她沉睡过去。

    梅利思安在心底叹息了一声。

    与母亲最为相似的小妹妹……寻歌声而来,像母亲一样为他痛苦,像母亲一样想要给他安慰。

    她们的生命为何会发光?

    该为此动容……但心中却无情感得以回应。

    对于他来说这并不是真实的世界。

    最初他只是认为自己有个除了梅利思安以外的并不那么美好的前世。

    或许是“第一次情结”的一种,就算不那么美好,但也令他好奇执着。

    当记忆逐渐归来的时候他并没有恐慌于“梅利思安”的情绪缓慢从他身上剥离,也许对于已经经历过一次人生的人来说不知不觉就会变得理智得近乎冷酷吧。

    一个人怎么会排斥自己呢?他伪装出好像对过去的记忆不堪负荷的样子,甚至故意让另外一个“自己”在恶魔面前现身,只不过是为了迷惑恶魔,并且让他更加在意自己罢了。

    因为杀死恶魔的方法只有一个。

    当他还是完全的梅利思安的时候他就询问过,而恶魔也如实相告了。那是这世上仅有一种的方法。想要杀死一个恶魔就要让他产生爱。恶魔是没有心的,但爱上了什么的恶魔却会得到一颗心,这颗心会是恶魔唯一的弱点。

    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梅利思安想杀死恶魔。对方带给他的耻辱以灾难是确实的,但是到他产生要复仇的想法的时候,仇恨反而已经稀薄得快要消失了。或者说“梅利思安”是怨恨着的,而他却觉得复仇只是人生中可以去做的一件事情罢了。那是梅利思安的执着,并不是他的。

    ——然而他又是梅利思安。

    这很矛盾。但这种矛盾感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多的影响。

    人生是一场豪华盛大的游戏,目标是想法设法活到死,过程中需要自己给自己找些乐子,遇见不合理只要放着不管慢慢就会忘记的——昨日与明天会有什么区别呢?对于他来说不过是又消耗掉了一天罢了,一直都是如此。

    冷情淡漠,没有在意的东西。总有人会这样形容他。并不算完全正确,但也差不多。他并不是什么都感觉不到,正常人应该体会到的情感他都深有体会……甚至比别人了解得更加深刻也说不定。但是体会过之后那些情感就像是褪色的画作,枯萎的花朵,再也不能让他产生波动了。

    并不是没有在意的东西,而是也许……没有“心”来让他收藏这些在意。

    空心的恶魔。

    ——我也是。

    这个恶魔被唤醒的契机是厄洛伊斯教导给他傀儡制作的方式。

    制作奥术傀儡就要动用灵魂。

    最初的梅利思安被囚禁在沉寂之宫中,还与恶魔做了交易,虽然他表现得足够坚强,但实际上这种时候如果不心生扭曲那就太奇怪了。他每天想着母亲为他流下的眼泪,父亲虽然软弱但也确实存在的痛苦,想着自己曾经接受过的所有细微的温暖,强制自己把注意力放在复仇而不是怨恨上。世界上也许存在一种被称为圣母的神奇生物,但梅利思安不是。他只是给自己制定了不可违背的法律,无论如何不准伤害家人与这个深海国度。——他总觉得自己是亏欠他们的。所以梅利思安并没有花费太过漫长的时间来小心谨慎地对待复仇,他需要找些东西转移注意力。他近乎粗暴地分割自己的灵魂去制作傀儡。然后这种粗暴方式唤醒了他过去的记忆。

    那时候,梅利思安忽然醒悟自己一直以来过于苛刻的歉疚是什么了。这是他的第二次生命,在潜意识中他并不觉得自己属于这个世界,所以对于这个世界对他展现的一切善意他都觉得那是偷窃来的。最为沉重的是母亲为梅利思安付出的生命,使他觉得一辈子也还不清。

    于是“梅利思安”和梅利思安都开始认真地准备复仇的事。他并没有强制把自己分为两个部分,只是不受自己控制的,有时候他的情感会非常强烈,有时候又空洞得什么也感觉不到。

    在复仇的过程中,他察觉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此时他已经知道是长老控制了亲王让他陷害女巫降下诅咒,并且也从诅咒中分析出来当年海国的灾难并不是诅咒造成,而是有人动用了可以唤醒大海愤怒的海王权杖‘海之怒’。海王权杖虽然归属他的父亲,但是平时长老也可以接触,正是这一点让他确信动手脚的是长老无疑。但随着他傀儡术的纯熟,在控制了几位长老打入长老团内部的时候他却发现这些早已年过三百的老怪物们所执着似乎不是他所以为的统领海国的尊荣权利,他们通常并不会做对海国不利的事情,而仅仅对王室出手。

    不想要王权,又要向王室出手,这是为什么?而且如果这样的话,当年他们又为什么为了把他关押进沉寂之宫而促成那次令人鱼死伤无数的灾难呢?

    他想不通这些,长老们又对这件事讳莫如深,为了不让尚未被控制的长老起疑,他决定从恶魔那里下手。

    恶魔在这里面一定做过什么。

    在他之前长老跟恶魔做过交易的事情是他从恶魔所说的话里推断出来的,恶魔也并没有否认。一开始他认为人鱼没有灵魂,所以也许长老付出的代价是王室后裔,但是如果这样,那么‘梅利思安’一早就已经是恶魔的所有物,恶魔无需跟他签订第二次契约。『雅*文*言*情*首*发』

    长老付出什么又从恶魔那里得到了什么就是解开这个谜题的关键。

    他当然知道依照恶魔的习性不可能老老实实告诉他这些事情。出乎他意料的是无论旁敲侧击还是用恶魔喜爱的方式讨好他都不能从恶魔口中掏出关于这个答案的一点线索……保护得太严密反而就是最大的破绽。就算不知道前因后果,但他觉得,操控了一整件事情的人,是眼前的恶魔。

    那些长老只不过是被利用罢了。无论是驱逐利益还是受到胁迫,他们不过是恶魔手上的棋子。

    然而虽然他放过了被长老们利用的亲王,却并不打算放弃向长老们的复仇。无论出于什么理由,母亲是被他们害死的。而且他现在对上恶魔并没有胜算,必须把恶魔的注意力转移开。最重要的是,无论如何长老们跟恶魔做交易都会有一个目的,而恶魔……他很可能是一时兴起。

    没有目的才是最可怕的,因为谁也不会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失去兴趣。

    谈不上多爱这个国度,但绝对不讨厌,更何况保护这里已经成为了他认为自己必须承担的责任,于是他开始认真考虑海国的未来。

    关于人鱼们为什么迁居到深海的事情是从长老们所收藏的典籍中查阅到的。其中记载着人鱼曾与人类比邻而居,最后由于人类的贪婪几乎遭受灭族的灾难,最终逃避到深海。最初的时候生活十分艰苦,直到后来得到了三柄海王权杖之后生活才渐渐好了起来。利用海之怒,人鱼王使得周边的6地下沉,并杀死了许多追逐而来的人类军队;海之赐使得荒凉海域变得富饶;海之律则保护人鱼不受人类的巫师对海国的窥探。

    记录久远而古老,以歌体记载,对于如何得到三柄海之权杖的事情更加语焉不详。他不由猜测莫非长老们向恶魔换取的就是这三柄守护海国的权杖?

    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已经千年之久,恶魔居然还没有对海国厌烦,或者说,他想得到什么?与人类并不相同,人鱼没有永恒的灵魂,恶魔是无法从人鱼这里得到这样对恶魔来说至关重要的东西的。

    ……这恶魔为什么不离开?

    这种疑问使他下了要尽快解决长老的决定。

    并不仅仅因为复仇。

    跟恶魔做了交易的人都是危险的,甚至他已经决定好如果复仇成功第一件要做的事情是消除掉自己这个隐患。至于那些长老,如果是被恶魔的甜言蜜语蛊惑,那就算罪有应得,如果是受胁迫有难言苦衷,那么他恰好帮他们解脱。况且千年对于人鱼来说也许并不是漫长得难以想象,但就算最初的想法是好的,过了一千年也难免僵化,放着不管肯定会出问题。

    这之后他开始进行与人类有关的计划并同时着手选择海王的继承人。与此同时他探查了沉寂之宫,在其中绘制了一副巨大的奥术法阵来辅助施展一次性的傀儡转化仪式。在计算安排这个巨大符阵的时候他又发现了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

    这座宫殿建造的时候就被绘制了一个巨大的法阵的事情在他学习奥术之后不久就知道了。他以为那不过是监视他防止他逃跑的小题大做罢了,就像他手腕上的魔力锁链一样,但是现在他发现,这个奥术更加古老,可以说亲王修建的时候只是借助了它的基础罢了。而它的作用……封印恶魔。

    实在是太有趣了!这一刻梅利思安忍不住激动起来。

    重新得回过去的记忆之后他慢慢觉得自己跟恶魔非常相似。喜欢挑战,喜欢生死一线的感觉,喜欢被自己成为游戏的以生命作为赌注的赌博。因为太空洞,所以迫不及待地寻找东西来填满自己。

    这么长时间以来他所做的事情从来没有想过要向恶魔隐瞒,但是他知道恶魔从不监视他。因为他们是同类人,觉得亲自揭开谜底才有趣。

    封印恶魔的答案令他一瞬间明白了很多事情。

    恶魔无法离开这里,这就是为什么过了一千年恶魔也没有厌倦海国的原因。他并不执着于灵魂,是因为他现在根本无法吸收灵魂的力量。虽然并不清楚这个封印到底是谁制作的,但是看来似乎有点摇摇欲坠,就算亲王曾经在长老的指示下修复过它,但毕竟亲王并不懂奥术。

    他再次想到二十年前女巫向他下的诅咒。但实际上学习了奥术的梅利思安知道,人鱼是无法成为巫师的,因为奥术的修习需要以灵魂为媒介。海女巫虽然有着女巫之称,她真实的身份却是一位先知。她所说的也并非诅咒,而是关于梅利思安的事实。

    先知在说出事实之前事实是有可能被改变的。但当时她被亲王携带进仪式的携带引导将预言说出了口。那之后海女巫凭借最后的理智将自己的力量之核凝聚成一枚蓝色珍珠。失去力量核心之后女巫很快就被恶魔的魔力腐蚀,变得丑陋不堪。这也是为什么她要以付出善良与美貌作为幌子。这枚像泪水一样从女巫眼中滴落的珍珠此时就在梅利思安手里——她为什么用自己所有的力量,又是想从什么手里保全一个婴儿呢?

    答案昭然若揭。

    是恶魔。这婴儿是解开恶魔封印的关键。

    这是第一次他的心中卷起了对恶魔的仇恨。

    非常浅淡轻薄,风一吹就消弭无踪了似的,但却清晰存在过。

    是你啊……

    被无意卷入一个游戏和被处心积虑地牵扯进阴谋是不同的。

    他将手掌紧贴着自己的胸口,仿佛怒涛席卷又仿佛平静无波。

    “你是怎么想的呢梅利思安?”他轻声询问自己,“很生气吧。并不是推波助澜看一场戏,而是他要母亲死。不仅仅是死,甚至是……”

    他在死去的王后的漆黑棺木前坐了一整个昼夜,然后伸出手推开了沉重的棺盖。母亲枯朽的容貌印入他的眼底,心里的情绪他却分辨不出来。

    如果是梅利思安,是纯粹的梅利思安,大概会痛苦得颤抖起来吧。

    但他虽然是梅利思安,却怎么也产生不了那种情绪。

    不想要伪装自己有那种情绪。

    他在王后的额上亲吻了一下:“我会为您复仇的。”

    并不出于仇恨。而是因为责任与承诺。

    他决意向恶魔复仇。

    原本想要在启动阵法将剩下的长老完全变成奥术傀儡的时候赌一把天意的想法消失了。他要活下来。也确实活了下来。赌命一样的强力奥术令他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整整三个月他都没有从撕裂灵魂的剧痛中恢复过来。

    恶魔一直在旁边看护着他。他从那双疯狂的眼睛里看到,并不是担忧,而是期待……

    梅利思安掩盖掉冰冷的笑容,漫不经心地与恶魔交换缠绵的亲吻。

    在施展奥术的时候他感觉到了恶魔毫不掩饰的恶意。那一定是一个很好让恶魔能够控制住他然后解开自己封印的契机。但是那个疯狂的赌徒却没有那么做。恶魔在期待他成长到能够杀死自己的那一天。

    在那时候采摘的果实将要比任何时候都美味。

    看穿恶魔的这种想法的时候,梅利思安也兴奋了起来。

    ——竭尽全力去杀死你,最后赢的会是谁呢?

    他没有摘掉手腕上的锁链,那是从封印中延伸出的一部分。他将锁链上的附着的奥术改造然后重新炼制,将它收为己用。恶魔并不会看不出他想做什么,甚至在他实验锁链的效果也确实烙上了恶魔的灵魂的时候,恶魔反而愉快地笑起来。

    这样的挑衅恶魔似乎非常喜欢。

    ——再喜欢我多一点吧……他愉快地想。

    如何挑起恶魔的兴趣对于他来说是件非常简单的事情。而对于□他并不排斥。这种能够令他感觉到情绪极致波动的事情他甚至有点喜欢。他利用着每一次同恶魔亲密接触的时机,在身体与身体最为贴近的时候,缓慢地侵蚀着恶魔的躯体,一点一点探究着恶魔的灵魂。

    然后就在这样,他暗中算计了人类的巫师,安排自己选定的继承人弗瑞亚娜公主经历了身为继承者的第一次试炼,然后操纵着长老将自己选定的一部分真相透露给弗瑞亚娜知道。他最年长的妹妹很有才华,他相信她能够成为一个好帝王。

    对恶魔复仇的事情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也许是由于针对灵魂的奥术被越来越频繁地使用,有关前世的记忆也更快地回来。过去那个梅利思安的身影越来越浅淡稀薄,他想,在复仇成功的时候大概就会完全消失了吧。

    他感到非常茫然。

    究竟是怎么回事呢?竟会觉得有些遗憾。

    这种遗憾最终没能够对他产生过多的影响。

    他最终恢复平静。默默地进行着准备。

    由于弗瑞亚娜一直担忧菲丽娅的十五岁生日会出状况,所以虽然一切尽在掌控,人类那边也被自己耍得团团转,但他还是决定用镜面术关注全程。

    然后出乎他意料地,当他看着公主们欢欣愉快地聚在一起,听着她们讨论有关6上的事情,看见最小的公主那渴望的眼睛,最后一块记忆的碎片就这么猛然撞入他的脑海中。

    深海中的六位公主,渴望着人类世界的最小的妹妹,丑陋臃肿的海女巫,死后化作泡沫的结局——一个名字浮现出来——小美人鱼,海的女儿。

    那一瞬间连他也不知所措了。

    眼前的景物开始模糊起来。仿佛又回到那个燥热的夏季,蝉鸣声断断续续,他身上被泼了一杯柳橙汁,在路上漫无目的地游荡。彩色宝石的道路就那样突兀地出现在脚下,两旁的兰花状路灯中月亮般的清辉照亮前方。道路尽头白银的王座上,看不见的乌有之王就坐在那里。

    ——不想知道生命的意义吗?

    ——想方设法活到死。

    竟然是这样……

    竟然是一个童话……

    竟然是一场虚幻……

    所感觉到过的,所珍惜过的,所憎恨过的……

    竟然不过是童话。

    他疲倦地闭上眼睛。

    恶魔将他压倒在黑色的王座上,力气大得令他感到疼痛。在激烈的亲吻中嘴唇也流出了鲜血。但他仿佛毫无所觉。

    ——你想要什么呢?

    他茫然地想,我想要什么呢。

    他不记得到底跟恶魔说了什么话,恶魔又到底对他说了什么。但是忽然间就愤怒起来了。

    像雪花一样轻薄脆弱,这愤怒也和往常一样突然就消失不见。

    但那种冰凉寒冷的感觉却好像在他的心里留下来了。

    “我的梅利思安,你到底想要些什么?”恶魔这样问着。

    “我想要很多……”

    我当然……是想要很多的吧……

    “你不吝啬谎言也不顾及仇恨,在你培养的继承人心底抹消仇人带给你的一切痛苦。”

    因为这一切并非他们,而是你带给我的。

    “会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而你知道的?”

    不,一直是你编造谎言,欺骗玩弄着所有人。

    “你恨透了他们,却盘算给他们留个光辉的名字供人瞻仰?”

    为什么不呢。

    他们毕竟为海国付出了一切啊。

    ——他们为海国付出了一切。

    恶魔告诉梅利思安制作奥术傀儡就要动用灵魂。在第一次体验那种痛苦之后不久,他就从恶魔交给他的书中发现了答案。并非如此,这是威力最为强大,但也最为危险的方法。

    他一开始并不知道恶魔这样做的深意,还以为恶魔只是喜欢欣赏他痛苦的姿态。

    ——我曾经如此愚蠢。

    直到制造了越来越多的傀儡,然后忽然发现沉寂之宫的真实面貌的时候梅利思安才猛然发现恶魔深埋下的这个阴谋。

    人鱼**强悍,也许是处于自然平衡的考虑,这个种族没有永恒的灵魂。一旦得到一个灵魂,那么人鱼可以得到强大的力量。梅利思安生来便如此得天独厚,他想这正是恶魔想要得到他的原因。女巫知晓一切,长老也知晓一切,但是他们没有办法阻止恶魔对梅利思安下手,因为封印已经松动了。于是他们只好将梅利思安送到这个地方,以建造沉寂之宫为名重新加固封印,在他身上连接锁链,使他源源不断把力量传递给封印。

    深海中确实有人与恶魔做过交易,得来的也许就是那三柄魔杖。到底是不是引狼入室梅利思安已经无从考究,但发现沉寂之宫中的封印之后梅利思安做了详细的调查与推算,发现长老们其实也是封印的一部分。制作傀儡的时候他开始细心留意,察觉到到长老们体内有着灵魂。这是他们寿命漫长的原因。他们身体中禁锢着恶魔的灵魂。恶魔要梅利思安以分裂灵魂的方式制造傀儡,这样每当梅利思安把一部分灵魂放入长老的体内,恶魔就能够悄无声息地趁机把自己被长老们锁在身体里的灵魂替换出来。

    ——我曾经如此愚蠢,被你骗得团团转。

    “……你不会忘记我的梅利思安,你永远没办法忘记我……”

    “是的,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你对我做过的事,你使我遭受过的苦难,以及……我想要很多……最后一样只有你能够给我。”

    并非是愤怒,而是无止境的空虚,他本来应该等到做好更加充足的准备,但却提前动了手。

    想要这么做。这种愿望如此强烈。

    贯穿恶魔躯体的刹那他好像听到梅利思安在哭泣。

    在哭泣。

    谁?

    我吗?

    梅利思安?

    他粗暴地摆弄着身下的躯体。身体享受到了欢愉,但心却前所未有地空虚。

    “我现在才知道恶魔竟然也会有爱这样愚蠢的感情。”

    你有吗?

    他伸出手洞穿了恶魔的胸膛,抓住一片虚无后才回过神来。

    “原来你还没有真的爱上我。”

    他看着那张无比熟悉的脸。

    上面写满疯狂与扭曲的快意。

    他忽然醒悟到恶魔自己也并不知道是否对他产生了爱情,于是以生命为赌注做了一次实验。

    真是狂赌徒。

    真是狂赌徒。

    他想大笑,却没能笑出来。

    ——但我没有输啊。

    他茫然地想。

    ——我没有输。恶魔的灵魂我得到了一半。以我为基石,封印牢不可破。一千年甚至一万年。我有灵魂可以一直活下去,而你永远逃不掉。

    ——我没有输。

    他推开母亲的墓穴,将那句枯槁的躯体小心翼翼地抱出来。

    ——为什么不感到满意?

    ——梅利思安,你还想得到什么?

    他划下具有威力的奥术,然后唱起歌来。

    人鱼死后应该变成泡沫,那样才昭示安息。长老曾说王后的尸身已经不洁,所以无法解脱。她必须被埋葬在这个荒凉的地方直到抒情罪孽。梅利思安曾经如此怨恨那些令母亲死后都不能安息的人,而此刻……

    他看见母亲的脸上因为他的歌声而产生了痛苦的神情。那神情出现在腐朽的尸身上是如此可怕。他没有感到害怕,却想闭上眼睛。

    安息吧,母亲。

    我将你从地狱的深渊带回来。

    请原谅我……

    ——请原谅我,竟然没有发现你被恶魔做成了傀儡。竟然没有发现你的尸身竟然变成他储存自己肮脏灵魂的容器。

    如果我还有怨恨这样感情的话,最为怨恨的应该是我自己吧。

    他吞噬了恶魔放在王后体内的那部分灵魂。在剧烈的痛苦中母亲的身体变成洁白的泡沫。直到母亲最后的遗物化为粉尘,他闭上眼睛然后睁开。身体在痛苦中不堪负荷,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爱丝奥黛拉拥在怀中。

    这身体如此纤细弱小。

    这团火焰那么炙热灼人。

    他沉默良久,然后唤醒了昏睡在自己怀中的小妹妹。

    不……梅利思安已经死了。

    他这样想着,从右眼取出一团明亮的光来。

    代表着过去的二十一年,代表着无垢的梅利思安,这是他仅剩的属于自己的一半灵魂。他将灵魂放入了爱丝奥黛拉的身体中。

    小女孩,我因为你们是这个世界的主角所以才被你们吸引。而梅利思安却深爱你们。保护好它吧,它也会保护你。你的愿望,你的兄长梅利思安会帮你实现。

    “你怎么了?梅利思安,你怎么了?”

    他听见爱丝奥黛拉担忧地这样问道。

    “别担心。”他温柔地笑着——无需真正的情绪调动,如何融入一个设定好的身份他早驾轻就熟。他是天生的谎言家,自然的行骗者。

    他将一粒小小的散发着柔和光晕的蓝色珍珠塞进了眼睛里。

    “你瞧,”他眨眨眼睛,“这只是海巫的小把戏罢了。”

    只是个小把戏。

    这一切不过是一场身心投入的游戏。

    对梅利思安来说是真实的。

    对他来说是梦幻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