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16海的女儿【8】
    直到入学前他并没有名字。『雅*文*言*情*首*发』也不会有人提起他。所以站立在知道却从未见过的父亲面前的时候他只懂得听,却没有学会说话。

    [就叫做贝利亚吧。]

    上帝创造的残次品,意为豪无价值。

    [该为贝利亚先生登记什么姓氏呢?]

    [在东方没有被叫做‘无’,不是很不错吗。]

    [是的。Be1iar wu,请跟我来。]

    梅利思安——或者贝利亚——或者无——倦怠地睁开眼睛。

    梦是生活的调剂,有的味美有的苦涩,有的刺激有的平淡,而梦到过去是所有梦中最无趣的那一种。

    他披上长袍,将如缎长发拢到胸前,坐到黑色王座上。

    宁静而优雅。

    仿佛时光涟漪的正中,那永恒不变的原点。

    与梦到过去相比,他更青睐梦到未来——啊,这不太可能。那么梦到恐怖的怪兽,难缠的鬼魂也总能看个新奇来解闷。

    春梦也不错。香艳刺激或者温存暖人。在梦中总没有什么负担。

    唯有这样的时候他会觉得自己似乎有些思念恶魔。容貌俊美,身材不错,技巧也很合心意。

    梅利思安——或者贝利亚——或者无——叹息了一声。

    他身边从不缺情人。更何况这身躯早就食髓知味。勉强算作床伴的——躺在棺材中呼吸也无。特殊的癖好他并没有,所以只好委屈自己——用奥术将身体□完全消减,从此可以自誉柳下惠。

    无论如何总不能向妹妹们下手吧!

    梅利思安——姑且还是叫做梅利思安吧——凝望着幽深的海水。

    有点无聊……

    准备为之付出一生的复仇事业有些潦草地结束了。就像仔细栽培着一株果树,心心念念又耐心等待,结果在终于结出果子来的时候自己却出了状况,匆忙近乎暴殄天物地把它吃掉了……说实话,确实是‘梅利思安的愤怒’与‘忽然知晓自己所处世界有多虚幻的事实’刺激了他,否则他原本打算慢慢地玩这个游戏,虚与委蛇,真假难辨,在生命耗尽的最后一刻之前砸下审判之锤。这样一生也算是精彩纷呈了吧。

    梅利思安叹了口气,百无聊赖地转着手腕上的链子。甚至在漫长无所事事的时间里他把这玩意儿好好改造了一番,看起来——啊,上面的花纹是挺好看,但是作为一个禁锢人身自由的道具来说这样多少有点不伦不类。或者说在束缚着自己的锁链上雕花这种事其实应该算是变态?

    这样枯燥乏味的生活过久了确实很有可能会……大约恶魔就是因为这样显得这么跟正常人格格不入吧?

    呵……

    他轻声笑着,然后仰起头,水波轻柔浮动,海域幽暗深邃。

    找到白银王座上乌有之王所要的东西就可以回去。他想要的是什么呢?

    ——我连自己想要什么都不清楚。

    “梅利思安。”

    水波在沉寂的深宫中荡出轻盈声响。黑色王座上的青年换上柔和文雅的神情:“爱丝奥黛拉。”

    小海公主快活地绕着他转了一圈儿:“梅利思安,我带来海玫瑰的种子啦,我为你建造个花园吧!”

    青年爱宠地揉揉妹妹的头发,轻柔地微笑着:“好。”

    沉寂之宫并不适宜生物生存,但爱丝奥黛拉带来的植物还是成长起来了。梅利思安每天都会为此付出大量的精力,几个月之后荒凉的宫殿有了生气。爱丝奥黛拉总是快活地为那些开出花的植物取名字,梅利思安会望着这样的爱丝奥黛拉柔和地微笑。

    这期间活过三百岁的长老们忽然之间全部死去了。

    再往前一些时间,亲王曾经愤怒地找过这些长老。弗瑞亚娜在海上遇险的事情以及爱丝奥黛拉频繁前往沉寂之宫的事情在亲王看来都逃不掉长老操纵的影子。他忍耐着怒气,希望长老们不要再对王室出手。海王的子嗣中梅利思安已经被幽禁深宫,公主们年幼无知,不值得对付。

    梅利思安透过长老的耳朵听着这一切,确认亲王只以为长老们是为了夺取海国的权利。他透过自己傀儡的嘴说道:“叔父,是我。”

    被一直警惕的长老叫做叔父,亲王的冷面几乎没有保持住。

    梅利思安在遥远不可见的幽深宫室里微微翘起嘴角——也许这是“梅利思安”一直没有失去对生活的希望的原因吧。与自己不同,“梅利思安”的亲人们并没有真正抛弃他,迫不得已选择放弃在“梅利思安”眼里当然应该被原谅。

    他有些轻嘲地叹了口气。生来是人鱼的“梅利思安”骨子里有着这个种族所有的温柔和善良,精神纯洁得不可思议。

    也正是人鱼的这种特性,使得短短三个世代里人鱼就完全忘记了人类带给自己种族的苦难。

    维持纯洁还是活下去?

    梅利思安帮他们做出了选择。www.yawen8.com

    等到亲王稍微冷静下来之后梅利思安将一部分真相告诉了他。人鱼被人类逼迫迁居深海之后生存困难,所以跟恶魔做了交易。双方互相利用,长老们既需要恶魔对海国的庇护,又不愿意把海国当做祭品,所以想方设法跟海巫一起封印了恶魔。这其中的关系纷杂错乱,被封印的恶魔仍旧有长老不可匹敌的力量,但是长老们又确实掌握了他能不能够得到自由的关窍,所以这种畸形的关系就延续了数百年。直到梅利思安出生,生来便带有被大海赐予的力量。长老、海巫以及恶魔都既欣喜又烦恼。梅利思安可以镇压住蠢蠢欲动的恶魔,同时又是他突破封印的关键。所以有了当年的闹剧。恶魔想方设法以诅咒的方式把梅利思安弄进了沉寂之宫,而长老们就借助修建宫殿更改了当时的封印把梅利思安化作封印力量的源泉。那些喝毒水吃毒草就能为海国消灾免难的话也只不过是为了让梅利思安吃下那些魔力的植物饮下那些魔力的水,让恶魔永远也不可能把梅利思安的躯体变作自己逃出来的皮囊罢了。

    亲王不可置信地听着梅利思安透过长老的嘴而说出的真相。

    这些事实只是梅利思安多年来搜寻痕迹得出的结论与猜测,并没有向厄洛伊斯求证,但现在厄洛伊斯只是尸体一具。最多的疑点也不过是封印厄洛伊斯的人到底是谁罢了。

    对于梅利思安来说,这个故事无论有着什么渊源背景其实都无所谓。

    “你应该也已经察觉了吧,”梅利思安的声音从长老的躯壳中传出,“弗瑞亚娜被人类攻击的那一次,你手中的海王之怒竟然只能卷起小小浪潮,跟二十多年前长老们用它唤醒深海之怒,令火山喷发,海底开裂的威力根本不能相比。”

    实际上梅利思安也正是因为察觉了这一点才最终确认一切的幕后人就是恶魔厄洛伊斯。

    “那件事不是他们做的。造成二十余年前灾难的,是恶魔的力量。”梅利思安给了亲王一个思索的时间。“长老从来只对王室出手,你也知道,他们从来没有做过对海国不利的事情,我想这也是你容忍着他们甚至做他们爪牙的原因吧。否则即使父亲被他们控制,你也会拼死一搏。”

    “海王权杖除了海王以外只有长老可以使用,所以在我手上威力当然会减小。”

    “也没错。”梅利思安笑着说。“海王权杖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件有些威力的奥术道具,奥术师以外的人来使用效果总会显得不好。如果是长老们,甚至是我父亲来用的话掀起的浪大概会比您能做到的高大三倍吧。”

    “这不可能……”

    “您已经想到了吧。没有灵魂的人鱼是不能学习奥术的,海巫也不是真正巫师,您一定是在怀疑长老们勾结人类巫师,但其实……无论是长老还是我的父亲,甚至是我,我们都可以使用奥术。因为我们身上有恶魔的灵魂。叔父,否则您认为我们是怎么封印了恶魔的呢?每个人抢夺走他的一块灵魂,使得他虚弱,分得他的力量,正是这样才有可能控制他。”

    “如果恶魔的灵魂已经被撕裂——”

    “我所说的恶魔并不是一个单独个体,它就在你面前,既是那些长老,也是我——还有您深爱的兄长,我的父亲。”

    梅利思安所说的真相令亲王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他甚至抓桩长老’的肩膀:“——他……”

    “您不觉得疑惑吗。王陵中向来没有海王的墓穴。选定继承人之后海王就避居深宫,然后几乎不被人想起。这不过是奥术的力量罢了,一个简单的遗忘咒文就能让人忽视这些。您认为长老们为什么对海国了如指掌,海王又为什么能够容忍他们驾临王权之上?您还想不到吗,他们到底是谁?”

    在亲王绝望的神情中梅利思安也沉默下来。

    “那么……你们都有恶魔的灵魂,所以会被恶魔控制做一些自己并不想做的事情?”

    “我们……”梅利思安的语调里带上一丝冷酷的嘲讽,“总有一天会失去自己的意志,恶魔的灵魂是一颗种子,当它在我们的身躯里发芽的时候……”

    他停顿了一瞬间。

    “您可以认为您面前的长老已经死了。他们……控制他躯体的暂时是我。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坚持不住之前我会把所有灵魂吸收到我的躯体里。借助人类的力量彻底杀死恶魔的事我已经安排了,成功之后他们短时间里不会再有侵犯海国的力量。我会教导弗瑞亚娜如何治理这个国家,这之后……她不应该知道太多真相,请您辅佐她。”

    “抽出恶魔的灵魂之后你们会怎么样?”

    “在那之前我们就应该不算活着了。”

    “总会有——”

    “我一直都怨恨您。”梅利思安忽然移开了话题,“与知道真相的父亲和长老不同,他们无法保护我,而您是为了保护自己不愿意牺牲的人而选择牺牲我,甚至促成了母亲的死亡。您不想赎罪吗?——父亲不会愿意活下去的。无法保护深爱妻子以及孩子的遗憾,以及……被弟弟深爱的罪孽事实。的确有那样的方法,但是您不应该触碰那样禁忌的力量,从今往后,在海国中都不应该有那样的力量。”

    亲王失魂落魄地离开之后,不到三天,长老们就一起过世了。消息当然被封锁着,知道的仅有少数几个人。

    当天晚上代海王掌管王权的王太后来到了梅利思安的沉寂之宫。她复杂难明地望着这个一直被幽禁深宫的孩子,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

    梅利思安看见她身边的亲王,也就明白了她为何而来。

    “父亲不会再醒来了。”

    王太后哽咽了一声,亲王连忙扶住自己的老母亲。

    “但弗瑞亚娜还太小。所以我会用奥术支撑父亲的躯体。”

    王太后沉默了许久,才沙哑地问道:“梅利思安,可怜的孩子,你要付出什么代价?”

    梅利思安垂下眼睛,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请您不要再接近这里了。爱丝奥黛拉和弗瑞亚娜身上都有奥术的庇护,您不适宜前来这里。”

    “梅利思安。”

    梅利思安抬起眼睛,浅色的瞳仁仿佛最清澈的海域:“……要为此付出寿命。”

    “我来承担这个代价。”

    “请您不要再接近这里了。”梅利思安朝自己的祖母微微垂头,然后转身离开。

    “梅利思安,我希望你活下来承担海国的责任。”

    梅利思安转过身,望着王太后,在漫长的沉默之后他点了点头:“好。”

    这之后梅利思安在沉寂之宫外设置了屏障,仅有爱丝奥黛拉与弗瑞亚娜能够踏足。爱丝奥黛拉总在夜晚到来,小公主并不知晓自己前来寻找梅利思安的举动早就已经被察觉,每一次都偷偷地从自己房间的窗户溜出来。

    弗瑞亚娜当然知道这件事情,有时候会帮小妹妹引开别人的注意。她自己每过三天也会前来沉寂之宫接受梅利思安的教导。而有时候爱丝奥黛拉兴高采烈地前来的时候弗瑞亚娜还没来得及离开,于是就会坐在兄长用奥术掩盖的房间里跟妹妹一起听一会儿兄长讲的关于6上的故事。

    那些故事新奇有趣光怪6离,但弗瑞亚娜看着兄长温柔俊雅的面庞却觉得非常难过。

    等到小妹妹离开这座渐渐有了鲜活气息的宫殿的时候,弗瑞亚娜游到兄长面前欲言又止。

    梅利思安却歉疚地看着她:“……弗瑞亚娜。”他叹息了一声,轻柔地朝她伸出手,但又想到了什么颓丧地放下,“我一直感到很愧疚……你应该像爱丝奥黛拉那样无忧无虑,跟你的朋友们谈论一些小女孩的私房话。你有一个兄弟,却像没有一样。如果我……”

    “梅利思安!哥哥!”她忍不住大声喊叫起来。

    “弗瑞亚娜?”

    “您为什么不让爱丝奥黛拉知道您是她的兄长呢?”

    “如果可以我也不愿意让你知道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

    “你甚至……你甚至把海女巫保护你的蓝珍珠也给她了!”

    “弗瑞亚娜……”梅利思安叹息着,“母亲的所有孩子里,爱丝奥黛拉最像她。我看见她,总是觉得……”

    母亲过世的时候弗瑞亚娜还十分年幼,但是比起对母亲完全没有记忆的爱丝奥黛拉,她的心底还留着一个美丽温柔的形象。在所有的妹妹之中,她也最喜爱爱丝奥黛拉,她是那样天真无垢,又是那样充满希望。她能够明白兄长的心情,她自己也愿意把世上最好的一切都捧到爱丝奥黛拉面前。

    但蓝珍珠是用来保护兄长的呀!

    长老们的牺牲令她难过,然而心底还是升起了兄长终于能够重获自由的喜悦。这样喜悦的火光却还没有燃烧起来就被浇灭了。

    ——他已经无法离开沉寂之宫。甚至也许不剩下多少寿命了……

    梅利思安,弗瑞亚娜所敬爱的兄长,他是在以自己的生命保护着海国呀!

    “弗瑞亚娜……”梅利思安温煦地微笑着,“你在难过什么呢?我的愿望都已经实现了。”

    弗瑞亚娜沉默地望着他,然后生气又难过快速游开了。

    俊美的人鱼望着海王继承人离开的方向,将所有情绪收拢,仿佛一尊石刻的雕像。

    ——知道真相的亲王会怀抱满腹罪孽感的心来守护这个国度,知道自己将要离开的弗瑞亚娜会迅速成长,海国的未来值得期待一番。你的愿望确实实现了吧,梅利思安。

    他离开漆黑的王座,朝除了他自己谁也无法进入的墓室而去。恶魔厄洛伊斯就躺在石棺中。没有呼吸,神情却仿佛熟睡。

    长老的死对于他来说不过是拿回了分散出去的一半灵魂罢了。这种力量神秘难解,他也无法知悉为何灵魂会像物件一样能够随意拆解。但一具躯体只能容纳一个灵魂却是事实。

    一半的灵魂此时正握在他的手上,散发出银月一样冷白的辉光,另外一半灵魂已经给了爱丝奥黛拉,将会保护她不受伤害。身体里则是属于恶魔的灵魂大半灵魂,不知为何还残缺部分。

    他打开石棺审视着恶魔苍白的容颜,露出一个奇异的笑容。

    ——你还隐瞒着我的,是什么呢?

    之后的数年,弗瑞亚娜与爱丝奥黛拉都渐渐长大。弗瑞亚娜已经开始协助王太后处理海国政务,而爱丝奥黛拉已经不再会像从前那样坐在梅利思安膝头亲吻他的面颊了。梅利思安却没有发生过丝毫的变化。时间在他身上是停滞的。

    在爱丝奥黛拉十五岁生日将近的时候,弗瑞亚娜隐约预感到兄长离开的时间似乎将近了。她没有再像三年前那样对梅利思安大发脾气,只是每天都会前往沉寂之宫陪伴在兄长身边。

    海国最小的公主则对一切一无所知,她欣喜于将到到来的冒险,无时无刻不在跟梅利思安谈论这些话题。

    那一日到来的时候,梅利思安将一本用奥术封锁的书籍交到弗瑞亚娜手中。

    “我真正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它会打开的。”

    然后他将弗瑞亚娜驱逐出宫殿,无论弗瑞亚娜怎样恳求都不再放她进来。

    那个夜晚,当弗瑞亚娜与妹妹们一起庆祝爱丝奥黛拉的十五岁生日终于到来的时候,仅有她自己知晓,在欢笑之下她埋藏着多少苦痛。当小妹妹告别了所有人朝海面游去的时候弗瑞亚娜闭上眼睛:“请去跟他告别吧,爱丝奥黛拉。”

    仿佛是在响应姐姐的期望。爱丝奥黛拉脱离所有人视线之后就迫不及待地朝深海宫殿游去。梅利思安早已在奥术的作用中察觉到她的到来。带着某种奇异又闪烁即逝的焦躁不安,他亲吻着十五岁公主的额头,像任何一个喜爱担忧的兄长那样对自己即将开始冒险的小妹妹仔细叮嘱,然后在她身上刻下能够自由化为人类的奥术。

    他也无法分辨这到底是遵从自己的心意,还是由于受到故事的影响,他确实最为关注自己最小的妹妹——就将这种情感当做疼爱吧。怎么能让她为了变成人类而失去声音,甚至忍受脚踏尖刀的痛楚呢?

    “请等我回来。”爱丝奥黛拉在他面颊上亲吻了一下,将一块蓝色点缀着洁白云絮一般的石头放在了他的手心:“我把它存在你那儿!”

    那一刹那,梅利思安诧异地睁大眼睛。

    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异感觉冲入他的脑海。

    原来是这个……那位乌有之王所要的东西原来是这个……

    一块平凡的石头。被公主们带着冒险。被爱丝奥黛拉所珍爱,寄托着她的梦想。

    ——我所寻找的……

    他强忍下古怪的笑意向爱丝奥黛拉做了最后的告别。

    然后他望着小公主的身影消失在深邃海域。

    奥术的镜面上显示出海面上为庆祝王子生日而举行的热闹非凡的舞会,他的小妹妹就趴在船舷边偷偷地观察着。

    烟火燃放起来,像是满天星辰坠落,壮丽而璀璨。

    他既不觉得高兴,也不觉得遗憾,像每一次游戏结束的时候那样,只觉得世界都在眼前消失,只剩下他自己一个。

    ——我所……

    梅利思安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不,游戏还远未结束呢。

    他攥紧发出辉亮光芒的石头,以奥术将它锁缚起来。大海随着他的动作剧烈涌动,电光从海水中升腾,又与天上的雷光连接在一处。梅利思安咏诵着奥术的秘文,周身徘徊着能够将世界上一切坚实之物摧毁的力量。大海怒吼,深渊崩裂,与数年前恶魔所施展的力量一样,又比那力量更加暴烈凶猛。终于,石头上的辉光黯淡下来了。

    梅利思安在唇角勾出一丝轻笑,轻柔伸出手,将体内属于恶魔的灵魂撕扯了出来。这灵魂超乎意料地纯净,散发着灼眼的光芒。它脱离梅利思安的手,像流星那样划过深海。这道光芒消失之后,一整座宫殿,一整个硫磺海,甚至是一整个人鱼的帝国都陷入永寂般的黑暗里。

    隐约中,歌声传了出来。

    是在这深海中徘徊多年而没有散去的,梅利思安曾经的悲歌。

    梅利思安听着这歌声,轻笑起来。

    “你在笑什么,我的美人儿?”

    轻佻又邪佞的声音在梅利思安耳边响起,这是除了他之外再无人能够听见的情话。

    “许久不见,厄洛伊斯。”

    那团散发着光芒的灵魂又像晨星坠落一般回到海中来了。它牵引着一具年轻鲜活的躯体,那躯体之后还有追逐着光芒而来的爱丝奥黛拉。

    梅利思安像那海中少女露出一个微笑。然后伸展手臂,发动了整个沉寂之宫的魔力。

    辉煌的光明一瞬将他吞没。

    在那光明中,他轻声说:“我为你找来一具皮囊,亲爱的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