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17海的女儿【9】
    这故事说起来陈旧而俗套。www.yawen8.com

    就像所有冒险小说所写的那样,在深山老林或者人迹罕至的荒原之中总住着那么一些隐士高人,每一个都有倾一城覆一国的实力。他们远离人间生活,就像是传说中的一个影子,只在一生中的某些时候,感应到一些预兆,或者其实是因为有些无聊吧——离开避居隐世的地方,到了普通人中间。由于离开尘世太过久远,虽然实力高强,但性格脾气里总是透着那么一种天真与古怪,倒不是愚蠢笨拙,只是分外格格不入。这性格难免会遭人利用。人间缺不了阴险狡诈与无厌贪婪之徒,多使人厌烦,为脱开这些麻烦,久而久之他们也就有了这么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别人求什么,他们可以给什么,但要收走相当的报酬。以国易国,以命换命。

    梅利思安从恶魔留下的古卷中偶尔翻到这些传说的时候就觉得很有趣。手札里面记载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交易,那种感觉——最初以为这是一群刚出古墓的小龙女,但其实是一大帮子闲极无聊的匪徒来霍乱人间吧!

    梅利思安合上陈旧不堪的纸卷,唇角露出一个轻柔万分的笑。

    “呵……以国易国,以命换命。”

    很有趣。

    对不对,厄洛伊斯。

    有时候真相扑朔迷离,但其实拼图只欠缺一块。

    数年以来,梅利思安的命运已同恶魔纠缠不清。腥风血雨之中或者稍有闲暇的时刻,他都在思索厄洛伊斯身上那些微妙的违和感。更在仿佛尘埃落定,空寂虚无的时刻,他觉得人生中也仅有这个谜题似乎还算是有趣。

    厄洛伊斯并不在意能否得到别人的灵魂——这样对于恶魔来说相当于食粮的东西。是因为恶魔遭到了封印无法吸收灵魂的力量,这个猜测当然很有可能。但他却连一点对灵魂的贪婪都没有表现过。倒不如说是,他根本不需要灵魂。

    他订立了奇怪的交易。生活无聊想要找找乐子,遵循天性喜爱看人在绝望中挣扎,这些理由并不是不可接受。但是他太矛盾又太恰到好处。与其说是想要解开封印,倒不如说是想要死。不,也不是死,是并不想解开封印又笃定能够逃出生天。他一定是留有后招的。

    无数次看着漆黑石棺中并无呼吸但也确实没有死的厄洛伊斯,梅利思安都万分笃定。这种笃定又隐隐约约变成一种期待。

    波澜不惊总是无趣的。挑战,惊险,刺激——厄洛伊斯是狂赌徒,又有谁说梅利思安不是狂赌徒呢?

    他当然会想到那个交易。

    恶魔的交易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一旦亲口承认契约的内容便会被魔力保护。所以梅利思安才会如此放心地说出活着属于他而死后便得自由的话。因为一旦做了交易,除非他死后再次自愿跟厄洛伊斯签订别的契约,否则厄洛伊斯也没有办法强迫他。契约的威力之大,就在于就算他制服了恶魔,契约也一直生效,连恶魔自己也不能解除。那就是不会再爱上任何人,不会再关心任何人,不会再在乎任何人——甚至如果他真的杀死恶魔,那么他自己也会死。

    死对于梅利思安来说,却很无所谓。

    在游戏中自杀就意味着输了,然而如果死得有趣而有利又另当别论。

    他想过。如果恶魔因为爱上了他而被他杀死,他也甘愿陪葬。这样交易才算完成。他一直认为虽然自己的人生观似乎有点崩毁,但勉强还能算一个基本道德俱全的好青年。童叟无欺,这才是个好生意人。

    但是他没有死——当然恶魔也没有死——可是惩罚……他得回了记忆,就有些弄不明白到底是契约限制了他的情感还是上辈子遗留到如今的习性。说实话他倾向于后一种可能。

    他不会无凭无据地猜测。证据当然还有。仍然是那个契约。

    “梅利思安活着归你,除此之外还归我本身。”

    在他说出这些话而恶魔又认同的时候其实意味着除了“梅利思安”之外,梅利思安所拥有的一切,包括父母亲人以至于这个海国,恶魔都无法染指了。

    但恶魔将他的母亲变成了自己的傀儡。

    那是梅利思安仅此一次的失误,令母亲遭受这样的屈辱。傀儡术精妙,耗费的时间很长。梅利思安可以肯定恶魔是在母亲过世许久,与自己签订了契约之后才真正把母亲变成傀儡的。但怎么可能呢?恶魔是如何绕过契约中的陷阱而对母亲下了手呢?他思索着签订契约时两个人的对话,找不到一点破绽,他以为是恶魔隐瞒了什么至关重要的关于契约的信息——但如今看来,若那原本就不是“恶魔的契约”呢?

    疑惑存下,就是一粒种子深埋心底等待破图发芽。在探究这些秘密往事的时候,梅利思安恍然发现自己竟然觉得有些惆怅。

    接下来,他从人类的国度那里听到了一些奇异的消息。在6上的国家有个王子,他的名字就叫做厄洛伊斯。

    这也算是机缘巧合。梅利思安知道海的女儿的故事,当然也知道爱丝奥黛拉的结局。数年来这个明亮温暖的小妹妹占据着他的一半生活,他当然不愿意看她以悲剧结局。又有哪个哥哥愿意把自己呵护成长的妹妹交给一个玩弄人心的纨绔呢!故事里的王子优柔寡断,养着人鱼公主睹物思人,态度暧昧徒害她一生。

    梅利思安自觉从前也是个玩弄别人感情的混蛋,联想到过去,就对故事里的王子越看越恶。

    数年来他教导爱丝奥黛拉独立自强,使她成长为一个勇敢骄傲勇敢的少女,当然不能便宜了别人。梅利思安多方调查,却听见了关于厄洛伊斯王子的奇怪传闻。据说几年前这王子生得并不出彩,看起来也不那么聪明,结果十三岁的时候忽然间大病一场。www.yawen8.com那之后,这位王子无论是长相还是才智居然都夺目出众起来。

    十三岁,大约三年前。

    梅利思安望着那口漆黑的棺材。

    那正是他“杀死”厄洛伊斯的日子。

    之后的事情就乏善可陈了。对于一个精通奥术又曾经亲自分裂过自己灵魂的人来说要发现那个“厄洛伊斯”身上有着恶魔不知去向的那块残魂也不算什么艰难的事情。同时他还发现也许仅有一小部分灵魂的缘故,厄洛伊斯王子并没有真正成为他所熟知的那个恶魔。而真正的恶魔仍旧躺在那具漆黑石棺里。即使他放开自己掌握着的那部分属于恶魔的里灵魂,它们也无法离开沉寂之宫。梅利思安原本以为是封印的缘故,渐渐地却发现囚禁着恶魔的竟然是另外一种神秘而危险的力量。这种力量邪恶而贪婪,仿佛一只永远喂不饱的恶兽盘踞在深海之中。

    这个事实令梅利思安隐约兴奋起来。

    再然后……

    有趣疯狂的计划几乎没有丝毫滞涩地在梅利思安脑中成型。并不算欺骗了海国中的亲王祖母以及妹妹,他确实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彻底“消灭恶魔”,并且还把人间世界搅得天昏地暗。不过过程却要更加漫长一点。

    那一天,爱丝奥黛拉给了他那块小心珍藏的石头。他拒绝了回归过去,而是借机用这石头的魔力湮灭了深海中束缚着厄洛伊斯的力量。然后取出自己身上属于厄洛伊斯的灵魂,召唤了那个并没有完全觉醒的王子。灵魂引导着王子来到深海,梅利思安将它们融为一体,然后发动奥术法阵彻底销毁深海之中这个悲哀的宫殿以及对海国虎视眈眈的威胁,带着新生的厄洛伊斯王子前往了6上的王宫。

    在王子豪华的卧室中,厄洛伊斯仿佛从一场长梦中醒来,然后他看见了搂着自己疲倦地瘫倒在柔软的羊毛地毯上的俊美人鱼。

    漆黑的头发带着海潮特有的香气,在精美的毛织品上像一朵雨中优雅开放的花。清淡的浅色眼珠掩盖在下阖的羽睫中,使得人鱼显得万分柔软驯服。华贵美丽的鱼尾在灯光中闪烁着宝石一样的光辉,无力搭垂着,叫人万分怜爱。

    梅利思安啊……

    他叹息着翻身压倒这位即无情又多情的美人,肢体相依唇舌纠缠记忆已经十分久远,没有及时重温导致彻底忘掉实在很可惜。

    厄洛伊斯低下头,距离那玫瑰花一样芬芳馥郁的唇瓣只有几毫米——他看见了人鱼那双仿佛冰封海面一样浅淡的眼睛。

    “厄洛伊斯,”人鱼语调轻柔,“有件很有趣的事情很想告诉你。”

    如果梅利思安没有伸出一只噼噼啪啪闪烁电光的手,厄洛伊斯很想说做完再说。

    “你知道,我向来是最喜欢听你说话的。”

    “那真是太好了。”梅利思安温柔地说。“失去恶魔躯体以后,我也很难确定要是炸烂了你,它还能不能够像从前那样有趣地自己长回来呢?”

    “……”这没什么不好确定的,它确实不会自己长出来了!厄洛伊斯僵硬地察觉到梅利思安抵在自己身下的另外一只手,想到梅利思安曾经的所作所为,明白人鱼从来不开玩笑。

    厄洛伊斯舔舔嘴唇,也许是习惯了身为恶魔时狰狞而不怀好意的笑容,但此时用一张清俊美丽的脸来演绎这个神情实在没什么威慑力。他站起来抱起人鱼坐到柔软的床上:“我冷血的美人儿,在这种地方唤醒我,要不是为了干这个那还能为了什么呢?”

    梅利思安躺在恶魔的膝上,却端庄优雅得仿佛坐在王座上一般:“确实因为觉得有点寂寞。”他轻柔一笑。“不如陪我聊个天?”

    厄洛伊斯眯起眼睛,考虑了一下力量差距,决定最好乖乖接受审讯。

    “亲爱的,你想听什么?”

    听一切的最初,起始的真相。

    这仍旧是一个陈旧而俗套的故事。恶魔娓娓道来。

    就像所有冒险小说所写的那样,在深山老林或者人迹罕至的荒原之中总住着那么一些隐士高人,每一个都有倾一城覆一国的实力。他们远离人间生活,就像是传说中的一个影子,只在一生中的某些时候,感应到一些预兆,或者其实是因为有些无聊吧——离开避居隐世的地方,到了普通人中间。——他们被称为奥术师。

    厄洛伊斯正是其中之一。

    这年轻的奥术师在人间世界游走,除非是另外一个奥术师出现,否则再没有任何人能够比他更加恣意畅快了。他就这样随心所欲地生活在普通人中间,只在偶尔显露一下自己的神通。不知何时,他的名声就被几位苦恼的国王得知了。这些国王——他们的国家处于气候宜人的地区,物产丰富,又临近富饶的海岸。没有贫穷这个残酷的敌人,国家的臣民都显得平和优雅,学识丰盛。——做这样国家的国王理应再没有什么苦恼了才对,然而当年轻的奥术师坐在优雅又豪华的会客室的时候,却发现国王们的眉头紧锁,忧心忡忡。

    他深知自然不再会给他们带来什么苦恼了,兴风作浪的只会是贪婪的人心。果然,其中一位国王对他说出了精心修饰的谎言。

    在几个国家之中,有一个富裕强大的海中之国,它被传奇的人鱼所统治。最初6上与水中的国家互示友好。自不用说当然开通了贸易。水中美丽的珍珠与珊瑚,以及各种奇妙的产物在商人们手中同6上技艺精湛的玻璃、瓷器以及精巧的银制品交换。水里王国的皇室在一年中也有那么几次会从水中拜访6上王国的国王。国王们的宫殿甚至为此将宫殿的阶梯一直延伸到海里,或者修通一条华贵的水中道路来显示自己对尊贵访客的尊敬。事情一直这样发展道还好。

    似乎在回忆过去那美好的时光一般,作为讲述者的某位国王的亲信大臣沉默了片刻,然后叹了一口气。他说道:[王国的子民寿命漫长,谁都知晓,一个青年时候慈善优秀的人到了老年都避免不了要发生一些改变。有些改变不那么剧烈可怕,那倒是可喜可贺的,但有些改变却能够造成巨大的灾难。那位水中的国王,他有三百年的寿命,看着6上王国的国王们衰老死亡更新交替,渐渐地就被一种高傲的情绪所侵蚀了,他认为作为水中的霸主,他远要比6上王国的国王们都高贵伟大,他不该与这些卑微的人间世界的国王分享友谊,远应当成为他们的主人。于是他召唤深海的怒涛,要求除非将这些王国的财富与忠诚献给他否则他就毁灭整个水中的王国。]

    [慈爱善良的奥术师啊,我们的性命倒不足怜惜,只是又怎么忍心将善良的百姓交到这样一个暴君手里呢?如果将财富献上,那么那些年迈的农民,母亲们手中嗷嗷待哺的幼小孩子又要怎么样呢?请帮帮我用您那伟大的力量帮帮我们吧!]一位国王这样恳求道,他情感真切,眼睛里的悲伤叫人看了也不由心痛。

    [你们想求得何种帮助呢?]奥术师问道。[夺回财富,保护你们的子民,给他们祝福令贫穷与疾病无法击溃他们还是别的什么呢?]

    国王们面面相觑,他们以视线互相传递着消息,谁都不能确定应该如何回答。于是年轻的奥术师又开口了:[这些也许都还不够呢,我倒不晓得一个小小的海国国王,既没有一双能够在6上自由行走的腿,也不见得有欣赏得来6上美景的眼睛,竟然妄想要统治人间世界的土地了。他自己也算足够富裕,又何必再来抢夺这些不属于他又大多不能给他使用的财富呢!]

    国王们以及他们的幕僚大臣纷纷表示赞同。

    年轻的奥术师看着他们的神情,说道:[那么就叫这个人鱼的国度永远消失在这片海域,好叫他们再也不能对6上的国家产生威胁,这样可好呢?]

    当然没有人能够反对,只是一位大约是宰相的官员似乎还有不满足似的提议说:[几年来他对我们的压迫也够多了,该讨回来才能安抚受了惊吓的百姓。]

    奥术师点点头:[那也很简单。既然这海中国王狂妄自大,倒不如反而让他尝尝臣服的滋味,反过来让他向6上王国称臣纳贡吧!]

    这个提议自然能够使所有人都欢喜了!

    但是奥术师又忽然苦恼地说:[可我毕竟不是慈善家,只是个商人罢了。商市自有自己的行会规矩,奥术师也有自己的法则。以命换命,以国易国——诸位都应当已经听过了,它也绝不是传言。如今,我为你们消除一个国家,你们就要以自己的王座来与我交换。所幸我想我不是个贪婪成性又性格暴虐的人,无论对老人还是孩子,我都再公平不过了。你们大可以把王国放心交给我管理。等我死后,再把王座交还给你们的后代。不过奥术师寿命漫长,也许那要等到你们的重孙或者重孙的重孙是时代了。]

    国王们以及宠臣们面面相觑。其中一位大臣甚至怒斥说:[奥术师,我们尊敬你有力量,你怎么敢这样戏弄诸位国王!]

    [这世上怎么能有不付出就得回报的好事呢!]奥术师笑着说,然后又以一种柔和好心的神情提议道,[不过,你们每人都请我去毁灭一个王国,我自然是要向每人都收走报酬。可是需要对付的王国毕竟只有一个,不如你们就选择中间的一位国王来跟我谈论这个交易吧,这样你们只要献出一顶王冠就够了。]

    奥术师说出这些话,听着隐蔽的会客室中或者愤怒,或者哀愁的嘈杂争论声,在谁也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离开了。

    “你真是擅长令人愤怒。”俊美的人鱼由于消耗了太多的力量,慵懒地躺在新生王子的膝上,华贵美丽的鱼尾轻轻拍打着柔滑的丝绸床单,嘴角是个惬意的笑容,眼睛中却流露出嘲讽的尖锐冷意。

    “谁说这不是一种天赋呢!”厄洛伊斯夸张地叹了口气,像是炫耀似的耸耸肩膀,然后俯下身夺取人鱼凉薄的嘴唇。直到人鱼露出艳丽而不怀好意的闪烁电光的笑容才一副老实的样子举起双手表示投降。

    “那么然后?”

    厄洛伊斯伸出艳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仿佛上面沾染着人鱼的甜蜜气息一样:“啊,然后我就被这群国王卖给恶魔了。”

    那是真正的恶魔。并不来自于地底深渊。这是种与世界一同诞生的造物,历史早无可考究,就连那赫赫威名也渐渐不为人所知了。漫长的时间中,其中一些不知为何被冠以恶魔之名。初始的恶魔自然是威力无穷的,但所幸如同世上万物一般,一件荣耀总不会恒久不变——至少年轻的奥术师所遭遇的这一个早已在光阴中磨砺得庸碌可笑了。但无论如何,这造物的余威仍旧显赫,与生俱来的契约制定的能力也实在难缠。

    年轻的奥术师被当做祭品献给恶魔。国王们以奥术师强大美丽的灵魂换取奥术师毁灭一国的力量,这种力量由恶魔转移到人类的身上,这些人类便成为后世所知的巫师。巫师们毁灭海国,捕获人鱼作为珍奇的奴隶,还以亲眷为要挟使他们去海中取得人类无法取得的珍宝。这些被捕获的人鱼为海中的姐妹兄弟拖延时间,伪装出恭顺,知道得到人鱼王带领人鱼们逃亡到了深海的消息,就那样一同自杀了。

    悲歌响彻海域,连铁石心肠的国王们都不免发出几声不知真情还是假意的叹息,但毕竟贪欲永远比善良更能支配人心,这些叹息马上被新的战争声响掩盖了。何况人间世界的国王们本就是因为在富贵之中生活得太久而开始不满于现有的财富,所以想要将人鱼们驱逐出海域,从而瓜分海上势力,并且再从海上出发寻找新的领地。联盟自然曾经存在,但在利益面前也不过是看似美丽实际上一触即碎的玻璃罢了。6上王国的战争持续了很久,而海中的居民们也并没有因为被放弃绞杀而重新建立起安宁富足的新帝国。

    被驱逐出富饶的海域又加之牺牲了许多族人,带领人鱼们逃亡至荒凉深海的海国之王最终由于辛劳与沉重的伤势而过早消耗光了三百年的寿命。正在年幼的失去了父兄的新继承人匆匆上位的时候,恶魔寻到了这个饱受国家灭亡之苦与亲人离世之痛的稚嫩海王。

    [你没有复仇之心吗?或者总想保护他人吧。不如来同我做个交易。]

    年幼的海王强作坚强的神情,他抬起头,看见幽暗深邃的深海之中,仿佛伤口般开裂出的赤红烈焰里,面容狰狞的恶魔像盯着猎物一般盯着他。在恶魔的脚边匍匐着卑微的青年。

    ——传言中骄傲而强大的奥术师,此时也不过是恶魔的奴仆罢了。

    但却在海王踟蹰难断的时候,他看见那个青年微微仰起脸,递给他一个杀伐凌厉的视线。

    仿佛被那寒冷刀锋般的视线蛊惑,海王对恶魔说道:[我该付出什么?]

    恶魔将被锁链绑缚的青年拽到脚边:[你似乎知道我想要什么?]

    那青年将头低低垂下,说道:[人鱼并无灵魂,所以您想要人鱼以性命交换。您准备的三柄权杖,一柄代表海之赐,可令植物繁茂,可使鱼群受召;一柄是海之律,是可赋予人鱼歌声以魔力,守卫人鱼没有灵魂的躯体;一柄是海之怒,它可以打开深海之渊,令海域暴怒,水中不灭的烈焰席卷。这难道不是为人鱼王所准备的吗?我揣测您的意愿,是要人鱼派遣士兵将6上王国的军队引诱的深海,您自然有办法使这些灵魂归您所有。]他转向海王,仍旧低垂着眼睛,[对于海国来说,难道这不是一桩再划算不过的交易吗?]

    他的眼睛与话语中满含魔力,击碎了海王的理智,海王于是与恶魔订立了契约。直到海王离开,恶魔将奥术师踹倒,踏着他的胸口说道:[你以奥术蛊惑他签订这个契约,是在打什么鬼主意吗?]

    奥术师吞下涌上的血液:[您是知晓的,又有谁的力量可以与您抗衡呢?]

    这之后,海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将6上自大的军队引入大海深处。这些贪婪凶暴的灵魂原本不洁,轻而易举便被恶魔收归囊中。而海王所不知道的是,凭借这种不甘与恨意,恶魔同这些枉死者的灵魂签订契约,满足他们以灵魂为代价来覆灭海国的愿望。

    且不说6上王国的国王们在互相争斗损伤巨大之后发现原本富饶海域由于人鱼的离开而渐渐荒芜贫瘠,远没有人鱼尚在时那些价值连城的珍宝出产,又发现几国交好时海国筑造在海中为6上世界抵御深海力量的建筑全部被愤怒的人鱼摧毁。在凶猛无匹的海潮中,数个临海村镇毁灭殆尽。于是愤怒使得人鱼们出现在周边耀武扬威的时候国王们派出军队出海围剿,不料士兵最后全部成为恶魔的食量。

    单说恶魔得到了数以万计的灵魂力量,于是决定借助这些力量彻底吞噬掉奥术师的灵魂。

    游荡在人间世界数年的厄洛伊斯其实早对人间世界的贪婪狡诈了如指掌。他早先就做好准备。甚至被恶魔捕获在他眼中也不过是一件半真半假的刺激挑战。当恶魔吞下那些早在被国王们邀请之时便被他动过手脚的灵魂并想要一举吞噬他的时候,他发动奥术反过来撕裂了恶魔。

    这非常冒险,实际上奥术师也只吞下了恶魔一半的力量,占据恶魔的躯体,成为半恶魔。众所周知杀死恶魔的方法只有唯一的一个,所以另外一半恶魔则沉寂在深海深处暗中恢复准备卷土重来。奥术师找到海王向他揭露了恶魔的阴谋,恶魔不仅跟人类士兵做了交易,打破了原先与海王交易时契约给他的桎梏,而且三柄权杖实际上只有恶魔才能使用,久而久之海王不得不依赖恶魔进行无止境的交易。

    [来与我做交易。把海王献给我,我则帮你保护海国。]奥术师露出与恶魔同出一辙的邪肆笑意,[我如今取得他一半力量,在这里能够与他抗衡的只有我。]

    海王接受了交易。

    奥术师——如今可被唤作恶魔了。他将未吞噬的恶魔的灵魂割裂,放入海王躯体,这样海王也成为一部分恶魔,拥有了使用权杖的力量。而奥术师也通过由海王躯体囚困部分的恶魔灵魂来遏制恶魔复苏。

    一个躯体只能容纳一个灵魂,奥术师分离出自己的一部分灵魂放到6上王国,这个灵魂会不断在那些国家中以婴儿的方式诞生,并不多么聪明也并不多么优秀,只有当心脏真正跳动起来,灵魂又死而复生的时候才能够作为厄洛伊斯觉醒。这是一种奥术师从未尝试过的奥术,他也并不知晓要如何引发这样的条件。

    由于恶魔的灵魂力量太过强大,第一位海王过早死去。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再次发生,奥术师将剩下的恶魔灵魂放入十位长老体内。其中一位是现任的海王。每当一位海王退位成为长老,新海王便会从奥术师那里知晓这个秘密。

    漫长时间中,恶魔与奥术师又发生了许多次灵魂上的争斗,奥术师虽然总能险胜,但渐渐地无论是样貌还是性格他都显露出了恶魔的特征。奥术师明白恶魔积蓄的力量已经快要超出自己控制了。

    再然后,名为深海之宠爱的梅利思安出生了。奥术师看出这是所有海国王室中力量最为强大的一位,于是就决定要在这个婴孩身上下好赌注,生或死,自由还是彻底被恶魔吞噬——进行如此一场豪赌。

    期间长老们身上有着恶魔灵魂,难免在不经意中被恶魔影响蛊惑,又加之奥术师喜怒无常令人忌惮,于是阴差阳错中围绕梅利思安,发生了许多事情。但最终并没有令奥术师失望,梅利思安吞噬了恶魔剩下的力量,像他当年那样成为了半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