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24伊甸园【3】
    故意惹怒boss总是要付出一点代价的。www.yawen8.com挑衅的快感没有享受多久,人鱼就被痛楚夺去了神志。

    但实际上贝尔沙明从不会故意找什么人的麻烦。身为苍穹的化身,又是世界戒律的制定者,贝尔沙明比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生灵都更加公正平和——除了长着一张天然就适宜倨傲以及鄙视神情的脸。

    在这一点上站在他身边的天空使者——月之阿格利博尔就恰好相反。虽然性格要恶劣一百倍,但他的样子总能让人想要亲近。

    没错,此时,天都。

    位于天空之途回环起点与终点的苍穹殿堂里,属于天空的生灵正在对被一层薄膜一样透明光晕包裹的名为人鱼的生物进行审判。

    那层美丽明亮的光之壁障上流动着专属于贝尔沙明的力量,这种力量缓慢地汇聚到人鱼身上,聊胜于无地减轻着这美丽生灵的痛苦。

    这个事实更加令贝尔沙明确定人鱼必须不断吸收自然与永恒的力量才能生存。而这些力量一旦被吸取到人鱼体内,就马上悄无声息地消失无踪了。

    贝尔沙明深皱着眉头。

    一切诞生于伊甸园的生灵理论上都是兄弟姐妹,贝尔沙明并不愿意抛弃其中任何一个。但生命诞生于伊甸园,自然与永恒的力量更是这个世界的基石,对它们产生威胁的必须去除。

    “他不能留在伊甸园。”贝尔沙明下了这样的结论,他用装载周天寰宇的眼睛扫视了一遍殿堂上的其他的人。

    贝尔沙明严肃冷厉的声音让这些天空归属的造物面面相觑。

    刚才这个新生的生灵一被贝尔沙明带出伊甸园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弱下来,无法想象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令他蜷缩在地上连抬动手指的力气都失去了。

    ——让他离开伊甸园,意味着要让他一直忍受折磨。www.yawen8.com

    可贝尔沙明的话就是戒律。他所担忧的事情也不无道理。

    苍穹殿堂迎来了前所未有沉重的沉默。

    打破沉默的却是温柔寡言的天空使者——日之雅里赫博尔。她向天空之主看去,忧愁地叹息了一声:“天空之主,你是想将他留在苍穹殿,用自己的力量供养他吗?”

    “他不能留在伊甸园。我是天,是世上第一个造物,是你们的兄长与长辈,他也在伊甸园诞生,理应由我照管。”

    所有人都露出反对的神情。

    “天空之主,在这里无人可以匹敌你的力量,也没有人比你更重要了。人鱼所要的并不多,我们任何一个都能够供养。”

    “我已经决定了。”贝尔沙明用一种高傲的命令口气这样说道。“你们太弱小,如果出现了意外还是要我来解决。”

    这些世界最初的造物眼中并没有等级的区分,贝尔沙明高傲的态度令大家感到不快。这时候天空使者,月之阿格利博尔爽朗亲切地笑着说:“贝尔沙明,你忧心我们,不想把危险放在我们身边就直接说出来吧。我们都是你的兄弟姐妹,有不少是你亲自从生命树之源接回来的,何必害羞呢。”

    贝尔沙明没有理会他,径直走向昏迷不醒的人鱼:“我已经决定好了。”

    “亲爱的兄长。”阿格利博尔握住他的手腕,“你没有发现暴风恩利尔不在这里吗?他去接全知的智者耶和华了,我们可以听听他说什么。”

    苍穹殿里的生灵都露出赞同的神色,但贝尔沙明却忽然恼怒地推开阿格利博尔:“胡闹!是谁允许你们去邀请他的?”

    他虽然性格倨傲,但是真正发火的时候却很少。更何况这一次的对象是他最喜爱的阿格利博尔,这真是前所未有了。

    阿格利博尔却不以为意:“为什么不?耶和华虽然不属于天空,但他同样出生在伊甸园,伊甸园里的事为什么不能告诉他?”

    “……”贝尔沙明烦躁地凝视着阿格利博尔。生灵诞生以来,谎言还从未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他有秘密想要隐瞒这些兄弟姐妹,只好恼怒地沉默不语。

    “亲爱的兄长,我们忧心你也忧心耶和华,他到底有什么秘密不能告诉我们?”

    阿格利博尔咄咄逼人的问询令贝尔沙明感到烦恼。但是此时他自己也不知晓答案。那只是他自己的一种隐约的猜测,每当耶和华回答了问讯之后贝尔沙明总是觉得这位全知的兄弟的力量似乎就会减少一些。他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也不知道长此以往会有什么危害,但是无论他如何问讯,耶和华从来只是闭口不谈。他们这些诞生于伊甸园的生灵都是注重力量的,他不能把这个猜测随便说出口令耶和华觉得难堪,他明白,那副躯体已经令耶和华够懊恼的了。

    阿格利博尔仍旧毫不松懈地瞪视着他,贝尔沙明抬起眼睛,高挑的眼尾显得非常倨傲:“他的身体并不好,况且我的智慧并不下于他,不觉得这件事情需要特地邀他前来。”

    “贝尔沙明!”阿格利博尔知道他在说谎,但贝尔沙明已经重新回到他的王座,显然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了:“既然恩利尔已经去邀请他,那么就等他来吧。”

    并没有等待很久,恩利尔就踏着风前来了。他一改往日火爆的形象,以不可思议的轻柔脚步踏入苍穹殿堂。专属于天空的生灵们立刻为他腾出地方,贝尔沙明挥挥手,柔软的云的座椅就出现在那片空地上。

    恩利尔弯下腰,将怀抱中修长消瘦的人放置在座椅上。

    那是个头发颜色浅淡得近乎透明的人,眼睛更是好像根本没有色素汇聚。苍白得近乎虚无的肌肤下淡青色的血管隐约可见。就像是一阵悄无声息的风,一片微不足道的羽毛。但他的坐姿非常端正,整个人散发着睿智的气息。

    “抱歉,我跟不上恩利尔的速度。”

    生灵们都友善地跟他点点头。

    耶和华即是全知,他的力量就是智慧,谁也不会因为他孱弱的身体而嘲笑他。

    贝尔沙明已经把人鱼放置在他身边。“既然来了,就快点看看吧。”

    耶和华知道贝尔沙明虽然语调严厉,但事实上是害怕他离开伊甸园太久身体会受不了,他温和地笑了笑,将手放到那美丽的生物的额上。

    “梅利思安。”没有过多久,他叫出了一个名字,“深海的宠爱。他自称人鱼吗?”

    “是的。”贝尔沙明皱着眉。生灵诞生于伊甸园的时候就有了独属于自己的名字,就算有不同的叫法,也绝对是同一个意思,就像贝尔沙明就意味着天空,那么眼前这生灵怎么可能既是人鱼又是深海的宠爱呢?——那也并不像一个真实的名字。宠爱不是个能够具体指代的字眼。

    “他确实也是人鱼。”耶和华将手收回来,仍旧低垂着眼睛看着这惊动了天空之主的生灵:“他跟我们不太一样,但对于伊甸园来说并不是有害的。”

    大家都舒了一口气,贝尔沙明也露出放心的神情。

    “请快将他送回伊甸园吧,”耶和华睿智的视线滑过梅利思安苍白俊美的面颊,“离开那里越久他所受到的痛苦越多,贝尔沙明的力量对他也不能产生太大帮助。”

    “我去送他。”阿格利博尔走了过来,“我正好想去看看亚当。”

    恩利尔也重新向耶和华伸出手臂,他所驾驭的风是最为舒适与快速的,所以大家都默认由他来接送耶和华。耶和华却并不打算离开:“我有很长时间没有见到贝尔沙明了,想要跟他聊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