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31光耀晨星【2】
    雅里赫博尔苏醒后便重新有了白昼,她的光芒璀璨夺目,令诸天星辰统统失色。www.yawen8.com不过伊斯塔尔与诸星辰仍旧坚持继续护卫天宇,伊斯塔尔更加时时围绕在雅里赫博尔身边,唯恐她又再次因为劳累而沉睡。雅里赫博尔虽然拒绝过很多次,但伊斯塔尔态度坚决,她最终也只好妥协了。

    在伊斯塔尔殷勤的侍奉下,雅里赫博尔日渐好转,面颊上已经不见了久睡也未消除的倦怠,重新容光焕发起来。然而伊斯塔尔的内心却并没有因此而平静,因为令他始料未及的是远在伊甸园的梅利思安日渐衰弱,一直无法好转。

    “去看看他吧。”雅里赫博尔抚摸着伏在自己膝头的爱子那金色璀璨的长发,“只要贝尔沙明没有离开王座,那么日光之城的光芒所能够到达的地方就没有什么事情是我所不知道的,这项工作非常清闲,你还有什么好不放心的呢?梅利思安那样宠爱你,你自该前往侍奉他。你在我身边已经够久了。”

    伊斯塔尔摇摇头转开视线,不再肯接触雅里赫博尔温柔的目光。

    自从苏醒后,这位天空使者变得与从前不太相同了。她还是一样温柔,却不再寡言。

    雅里赫博尔温煦地微笑着捧起爱子的面颊:“伊斯塔尔,你是在生气吗?”

    伊斯塔尔再次撇开头,小声说道:“他知晓自己不能离开伊甸园,却还是来帮我开启日光城,他……”

    “他向来如此善于欺骗,在这伊甸园中除去他之外还有谁能自称精于此道呢?这本是恶习,他却还因此洋洋自得。责怪他吧,为何不呢?是他徒惹你心伤。”

    “不……我明白梅利思安是为了让我能够见到您。他知道我自降生以来便再没有见过母亲所以非常难过……可他是我的父亲,在我心中即使是为了见您也不该以伤害他为代价!”

    雅里赫博尔注视着爱子笑起来。

    伊斯塔尔为这洞悉的目光而双耳泛红:“……我知道我并不是真的生他的气,但是……若他为了您而伤害自己,您难道不会感到恼怒吗?”

    雅里赫博尔叹息了一声:“他曾因此而使我感到恼怒过,使我既恼怒又为他悲伤。伊斯塔尔,他是那样温柔,在他心中放着所有人,却唯独没有他自己。他说体会不到伤口的疼痛,但伤痕确实烙印在他身上。他是与你我不同的,伊斯塔尔,他从降生开始便有所缺失,这缺失令他不得离开伊甸园一步,这缺失也令他……”

    “母亲?”

    雅里赫博尔摇摇头:“从未有人向你说过他的故事吧?这是亚当在他与耶和华争吵时无意间听见的,是的,他曾经跟耶和华并不如现在亲密,几乎可算是彼此仇恨呢。……梅利思安,他在伊甸园中降生的时候生命树之源曾经出现了差错,他身为海之宠爱,本来是生命之水的宠儿,却无端遭受这样的灾厄,使得他必须时刻吸取伊甸园的力量才能存活。他生来该有强大的能力,耶和华说他的职能便是调和异端,消除邪秽,但他自己却被这些侵染,时时都处于痛苦中。他没有情感,没有错,这世上的欢欣悲痛愉悦困苦只能在他心里存留短短一瞬……”

    “但他会喜悦也会悲伤!他如此深爱耶和华,我能感觉得到!他也如此疼爱我,我怎么会看错?他还牵挂着您,这绝不是作假!”

    “不,这些都是假的。”雅里赫博尔沉默了片刻,将爱怜的视线投到惊诧的爱子的面颊上,“这些都是假的。『雅*文*言*情*首*发』你可以对他投入情感,他也值得你这样做,但永远不要相信他的回应。他的确会笑,但在他脸上出现笑容的时候他便已经忘记自己因何要笑;他也确实会悲伤,然而在悲伤这念头浮上的时候他已经不明白自己为何要悲伤。他的情感来源于模仿,他也许恐慌自己与旁人不同,他说自己希望得到别人的爱怜,但实际上恐慌与爱怜对他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哭与笑对于梅利思安来说并没有不同。我们是无法理解的……伊斯塔尔,我们是无法理解这样……这样他自己无法体味到的痛苦到底对他意味着什么。但对于他来说,他对耶和华的爱,对你的疼惜,对我的牵挂都是真的。”

    伊斯塔尔一时间不知道要如何应答,他微微张着嘴,看起来有些傻:“可是……”

    可是什么呢?

    他自己也不知道。

    雅里赫博尔告诉他的事情把他弄傻了。

    是的,他从未想到,从未想到梅利思安会是这样的……

    “去看他吧伊斯塔尔。”雅里赫博尔在金星额上吻了一下,“他也定然想念你,以我们所不能理解的他自己独有的方式。并且你该知道,他一定是期待着你主动离开他的,这样他便无法因为不能真实回应你的情感而令你受伤了。”

    “……”伊斯塔尔颤抖着嘴唇,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他风度全失地跺了跺脚,似乎想要咒骂但最后忍住了,“我去看他!”

    他恼火地这么说道。

    雅里赫博尔点点头,温柔的视线一直追随着爱子明亮的身影。

    伊斯塔尔回头看了一眼。怒火只燃烧了一秒,马上被一种源于内心的疼痛替代了。他最尊崇的父亲,他所深爱的梅利思安到底忍受着怎样的痛苦呢?而他的痛苦他自己甚至体会不到,这是多么悲哀。

    伊斯塔尔看着母亲柔和的脸,意识到母亲今天对他所说的话似乎都是别有深意的。

    有一天我会被将我带出生命树之源的父亲所伤害吗?

    我会为他没有能够回应我的仰慕的真实情感而感到痛苦悲伤吗?

    我会吗?

    他这样想着握紧了拳头。

    不,我不会的。

    ···

    伊斯塔尔来到伊甸园时人鱼正隐藏在生命树之源边上茂盛而柔软的植物中注视着几匹光耀的生物到水边来。

    这生物额头上长着一支漂亮又锐利的螺旋长角。银辉绚烂的毛皮覆盖着它们修长矫健的躯体,纤细柔顺的鬃毛从它们高扬的美丽脖颈上垂下,四肢修长有力,四蹄踏着辉光。当被它们那双蓝紫色的水晶般的眼睛注视到的时候,心底里面会产生一种不可思议的柔软情绪。它们美丽而高雅,善良又羞涩。

    这是独角兽。

    伊斯塔尔看见人鱼微微眯着眼睛,以一种赞叹又感慨的神情注视着这些独角兽。但是他想到雅里赫博尔说的话,一时间分辨不清那神情是不是人鱼真正的想法。

    “梅利思安,父亲。”他降落下来,收好那件光芒耀眼的斗篷。他发出的声音以及身上的光亮使独角兽受到了一丁点儿惊吓。它们谨慎地环顾四周,然后又好奇地打量起伊斯塔尔来。伊斯塔尔向它们招了招手,然后在人鱼身旁跪坐下来。

    “您怎么在这里?”

    “它们每过十天就要到生命树之源来,我害怕惊扰到它们。”人鱼地凝视着伊斯塔尔:“雅里赫博尔好吗?我虽想去见见她,只是没人肯带我去。”

    “她很好,她也很思念您,过几天她会来看您的。”

    人鱼脸上略显期待的神情退了下去,失望地叹了口气:“我以为你会带我去呢。”

    “您明知道自己不能离开伊甸园!”伊斯塔尔恼火地沉声说道。

    “只是一次……”

    “我送您回来的时候耶和华都要为您忧心死了。您昏迷了许多天,这伊甸园中谁不在牵挂着您呢?”

    看着伊斯塔尔紧皱眉头,人鱼忽然轻笑起来:“伊斯塔尔,你总不来看我,一点音信也没有,我以为你在生我的气,打算再也不见我了呢。”

    伊斯塔尔恼火极了,可是看见人鱼的笑容又非常无可奈何:“梅利思安!父亲!难道您就不能不这样任性吗!”

    “诸星辰的统帅!光亮的金星!伊斯塔尔!这是伊甸园,这里永远没有伤害,你在忧心什么呢?”他柔和地笑着,“雅里赫博尔一定向你说过我的事了,否则你大概要等我向你认错才会来见我呢。可我不会向你认错的。我既不觉得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过错。我与你们不同,离开伊甸园后就会变得虚弱,但反正回来后就会好的,既然如此又为什么要囚困在这美梦的牢笼里呢?伊斯塔尔,你呀,若是不来见我,过不了多久我就彻底将你忘记的。情感转瞬即逝,记忆又怎么长久?所以是你在请求我,是你在追逐我,你只能顺我心意,去做我希望你做的事情,这样你所求的才能得到,才能暂且在我身边占据一席之地。”

    伊斯塔尔像是被扼住了喉咙那样怔怔地瞪着人鱼,人鱼拍拍他的面颊:“伊斯塔尔,雅里赫博尔的爱子,带我去见她,嗯?”

    “不!”

    人鱼不悦地皱眉瞪着伊斯塔尔,这样严厉的气势从未在他脸上出现过。然而伊斯塔尔直视着他,表露出一种决不妥协的态度——以及……他的眼圈儿红了。

    “唉!”人鱼叹息了一声,把金星拥进怀里:“我向你道歉,就算你不带我去见雅里赫博尔我也不会远离你忘记你的,你是我与雅里赫博尔共同从这生命泉中带来的爱子,是我最亲爱的孩子,我不会对你那样做的。我只是……”他沉默了一会儿,“对了,雅里赫博尔已经同你说过我是怎么样的人了,那么你一定也能想到,无论是刚才还是现在,我所说所做的都不过是一种表演罢了。”

    他将伊斯塔尔推离自己的怀抱:“我只能给你这么多,伊斯塔尔,不要有更多的期待了,无论是疼惜你还是惹怒你,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区别。会令你喜悦或者痛苦的事情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只是词句与动作。”

    “您是想赶我离开!”伊斯塔尔望着他,相反眼睛比刚才更湿润了——那些眼泪从他向来冷静清澈的眼睛里涌出来,怎么会不叫人心碎呢。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诸星统帅伊斯塔尔向来以成熟稳重,优雅有礼的形象为人所知。然而此时是他最爱的父亲要抛弃他,他无法再控制自己委屈的情绪。

    在父亲与母亲的面前,任何人都永远只是个孩子。

    可人鱼却冷淡地望着他。

    那双与伊斯塔尔同色的眼睛像是冰封的海面,没有流露一点情感。

    “你知道的伊斯塔尔,”人鱼也许是下意识地将手敷在自己的胸口,“你所求的,我无法给你,我没有那样东西。”

    “我什么都不需要!我只请求您别折磨自己了!”

    人鱼看起来也有些疑惑。他本以为伊斯塔尔是因为被自己推开的委屈而泪流不止,但这神情却好似是在为自己心痛。可这是为什么呢?这样奇特的情感是多么有趣啊……

    伊斯塔尔跪在他的面前,拥抱住他,将头埋在他的怀里。

    “父亲,父亲!”他喊叫着。“我从未想过您是这样的。您说自己并无情感,但这世上还有谁会比您更深情呢?!雅里赫博尔,我那温柔的母亲将这个真相告诉我的时候,我简直吓坏了,我简直不知道该怎样才好,但我没想过要您出自真心地抚慰我。我不需要。您只需以您自己的方式来爱我就行了。对于我以及这伊甸园中的所有人来说这些就够了。”

    “你还不懂。”人鱼有些怜悯地笑着,他的声音轻得令伏在他胸口的伊斯塔尔都没有听清,他的神情也转瞬即逝。

    “好了,”他说,“你这么善良宽容,叫人怎么放心呢?”

    “这是伊甸园啊!有什么好叫您不放心的事情会发生呢?”伊斯塔尔说道,“而且如果您不爱我,那么又何必在知道我知晓真相之后推开我呢?您是怕我受到伤害,这难道不是爱吗?对于我来说,您给予我的爱已经足够了。”

    “……你可真容易满足。”人鱼笑着揉揉他的头发,“好吧。”他这样说道:“既然你是这样想的。”

    伊斯塔尔认真地点点头。人鱼在他额上亲吻了一下:“去吧,先把眼泪擦干,你巡天的时间也要到了,别叫人笑话你。”

    伊斯塔尔再次腼腆而认真地点点头:“我爱您,梅利思安,父亲。”

    “我明白。”

    金星虽然算不上心满意足,但也足够心情愉快地披上了他的那件银色斗篷。独角兽从刚才开始就显示出十分想要亲近他的意愿,但也许是看出他有事跟人鱼说就一直没有靠近。这时候这些纯洁美丽的生灵纷纷凑到他身边,用高贵的角戳碰他,用嘴唇亲吻他伸出的手:“请陪伴着我的父亲吧。”

    明亮的金星这么说着,就穿着他的那件斗篷飞了起来,很快就悬挂在天幕上了。

    人鱼看着那颗明星耸耸肩,然后忽然游动起来靠近了那些站在水边警惕而敌意地看着他的精灵。他一朝它们伸出手,它们就惊慌失措地跑远了。

    “真是没有瑕疵的纯洁。”他轻笑着感叹道,“你还不懂,伊斯塔尔,连它们也比你聪明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