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32光耀晨星【3】
    日光城不知晓是用什么材质建造的,来历也十分成谜,就仿佛这个世界形成的时候它就已经在那里了。www.yawen8.com就像天空之主贝尔沙明的无形王座,又或者天空使者月之阿格利博尔的月之舟一样。

    日光城自己会发光。

    十分明亮喜人。

    温暖又不刺眼。

    但前提是天空使者日之雅里赫博尔一切安好。

    日光城仿佛是雅里赫博尔的心,会随她跳动,会分辨她的喜怒。

    日光城忽然黯淡的时候伊斯塔尔正在巡视周天。他望见日光城那摇曳不定的光芒,吓得声音都颤抖起来。

    “是我……看错了吗?”

    “不,”站在他身边的天狼星说道,“请快去看看吧!”

    这个夜晚,天空一半的星辰追逐着金星前往日光城,另外一半赶往天空之主贝尔沙明身边。只是这些星辰——无论是前往日光城的还是前往天空王座的都错过了金星,诸星辰及不上伊斯塔尔的速度,当他们赶到的时候金星早已离开了。

    他去了月之舟。

    雅里赫博尔并不在日光城里,当他匆忙赶去天空王座的时候那仿佛大理石雕像般静坐的天空之主向他说道:“去月之舟看看吧。阿格利博尔是雅里赫博尔双生的兄弟,她应当在那里。”

    月之阿格利博尔并没有昏睡,他只是将自己禁闭在月舟之中,所以月之舟仍旧在天宇环游。天明时它便行进在天空背面,夜晚则出现在天幕。每一天它又按照不同的轨迹运行,使得有时在地上能够看见它圆圆的船底,有时又仅能觑见一小弧船舷。这一晚,月之舟行驶在西方天空,月辉清淡,远远看去就像一只冷漠而悲凉的眼睛。

    伊斯塔尔在月之舟前停下,雅里赫博尔就站立在翻滚的云海上。

    “母亲?”他试探地叫了一声。

    雅里赫博尔并没有回答他,他胆战心惊地靠近然后又颤抖着叫了一次,雅里赫博尔这才转过头来,将那温柔的目光投射到他的身上:“伊斯塔尔。”

    “您来探望阿格利博尔?”伊斯塔尔搀扶着雅里赫博尔的手臂,小心地问道。

    “他不愿见我,他没有回应我。”

    伊斯塔尔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降生不久月之阿格利博尔就同亚当成为了伴侣,那时他还年幼,被贝尔沙明放在身旁抚养,天空王座所在的天空殿堂空旷而繁忙,他则每天都花大把的时间来睡觉与趴在云端玩乐——对外界的事情毫不知晓。甚至有人来访的时候贝尔沙明会将他塞进云床里把他赶得远远地,什么也不让他知道。到他成长,渐渐知晓身外事的时候,月之阿格利博尔已经不知为何同亚当决裂,他将自己囚禁于月舟之中,数年来没有一点音讯。如果不是月之舟仍旧在云海中航行,大家几乎要猜测阿格利博尔是跟雅里赫博尔一样沉睡不醒了。

    雅里赫博尔并没有在等待伊斯塔尔的回应,她自己叹了口气:“阿格利虽然性情开朗,但其实非常倔强,他想做的事情谁都无法阻止。而且他喜爱冒险,常常会做出许多出格的事情。他一直很喜欢亚当……”

    ……亚当诞生的时候阿格利博尔刚好在伊甸。

    亚当有雅里赫博尔的光那样璀璨的金发,有贝尔沙明的晴天那样好看蓝色眼睛,正是因此阿格利博尔把这个好哄骗的家伙占为己有,当成自己的东西。

    亚当十分单纯,就像是被阿格利博尔捡回的宠物。天空使者虽然生来就有智慧,但最初的时候也会像孩子那样对身边的事物感到惊奇,也不如日后成熟稳重。与寡言温柔的姐姐不同,阿格利博尔开朗而喜爱恶作剧,他告诉亚当他是自己的影子,亚当就相信了,寸步不离地跟着他。每当阿格利博尔乘上月之舟回到天上的时候,亚当就呆呆注视着月之舟行进的轨迹,有时候甚至会孤独地哭泣起来。

    这种对亚当的恶作剧没多久就被雅里赫博尔发现了,她哭笑不得地将这件事情告诉了贝尔沙明,贝尔沙明训斥了阿格利博尔把他带到了天空殿堂,要他除非到了晚上否则不能离开。阿格利博尔跟随在最喜爱的兄长身边,没过多久就将亚当忘记了。直到雅里赫博尔发现幼小的亚当每个白天都哭泣着寻找阿格利博尔,夜晚则疲惫地望着月亮入睡,才将这个傻小孩带到了天空殿堂里。『雅*文*言*情*首*发』

    贝尔沙明懊恼地看着这个不该属于天空但却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离开的生灵,责令阿格利博尔承担起照顾亚当的责任。那可真是一段鸡飞狗跳的日子,虽然拥有天生的智慧,但那大多数都是关于如何驾驶月之舟的,阿格利博尔对照顾别人一筹莫展,只好无论去哪里都带着亚当。亚当还是那么傻,但好在只要在阿格利博尔身边他就不吵不闹十分满足,使得阿格利博尔还总是向贝尔沙明炫耀。那段日子里,亚当与阿格利博尔形影不离,夜晚阿格利博尔驾驶月之舟的时候亚当就会抱着膝盖乖乖坐在一边看他,直到困倦得睡过去。

    那时候亚当实在太过年幼,后来他甚至忘记了自己曾经在天空生活过一段时间。阿格利博尔也从来没有试图让他回忆起来,大概因为知道这个笨蛋根本想不起来吧……

    雅里赫博尔回忆着那些无忧的岁月,一点一滴地讲述着那时候的事情。既像说给伊斯塔尔听,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有许多往事,她以为早已模糊,但没想到还是那样鲜明如初。她沉溺在那些明明真实存在过,却已经仿佛幻梦的过去里,最终幽深地叹息了一声。

    “母亲,您为我讲得够多的啦,明天再继续吧。”

    焦急赶来的诸星辰已经被伊斯塔尔遣散,他扶着雅里赫博尔,劝说她回日光城去休息。

    雅里赫博尔却摇摇头:“我沉睡得够久了,这里的变化实在太大,使我觉得陌生了。”

    “母亲……”

    “我先去见了沙明,他从前非常骄傲,神情傲慢得总叫人想向他发火,可我知道他内心温柔而广阔。他总是默默注视伊甸园,不言不语地守护着这个世界。他的脾气很不好,阿格利又很顽劣,他们凑在一起的时候简直是灾难。可他每次惩罚完阿格利后又会嘱托我好好照看阿格利,以免阿格利太过低沉失落。他看上去好像不可一世,但每个人的事情他都会注意到……”

    “……耶和华无所不知,沙明总去向他寻求建议。沙明总要照顾我们,但耶和华虽然生来就没有强健的体魄,同他在一起的时候沙明总是非常轻松。他那双无色的眼睛像是能够看穿人心,洞悉包容一切。沙明不喜爱旁人总是去向耶和华寻求答案,就像他嫉妒耶和华的才华似的,但我知道他是怕耶和华太过劳累……”

    “……恩利尔比我更加沉默寡言,他不说话的时候没人能够注意到他。但实际上他的力量远比我要强大。他是风,凡是有气息浮动的地方便有他的身影,凡是他想知道的事情就逃不过他的耳朵。他总是默默站在沙明身后,这个世界上大概不会有谁比他更加崇敬与爱戴沙明了……”

    “……谁也没有预料到梅利思安降生,是亚当发现他,还把他当成夏娃。他是生命之水的爱子,他最初降生的时候给伊甸带来不小的恐慌。因为谁也不曾料到,谁也不曾想过,生命之水竟然会这样偏宠一位在我们看来灵魂污浊的生灵。是耶和华对沙明说梅利思安是为伊甸园而遭受一切,他还说梅利思安与我们都不相同,他有两个名字。这多么奇特,但并非是这份奇特令人喜爱他。他总是在笑,无论遭受什么,即使他不明白微笑的含义……”

    记忆太多了……

    雅里赫博尔透过云层望着脚下美丽宁静的伊甸园。

    如果不去回忆,她甚至不记得自己活过了这样漫长的时间。

    像他们这样永恒的造物,总是对岁月没有什么概念。

    她想起梅利思安有时候会感慨已逝岁月,她曾经不理解,像对待孩子的玩笑那样听过就忘,现在才想到捕捉不住真情的梅利思安恐怕早已体会到了这种珍宝被光阴洗濯,渐渐褪色的无奈。梅利思安的永恒是那样短暂。

    多令人惆怅。那永恒的伊甸园,富足安乐之乡,竟然也不能久长。

    雅里赫博尔伸出手,下意识地放在胸口。

    心脏是跳动的……

    “……母亲?”

    她猛然回过神来,朝一脸担忧的伊斯塔尔笑笑:“我们回去吧,白昼就要到了。”

    “嗯……”伊斯塔尔点点头。然而雅里赫博尔的微笑并不能消除他的不安。就在不久前的伊甸园中,梅利思安也带着这种茫然的神情将手覆在胸膛,仿佛丢失了什么……

    心?

    他也将手放在自己的身前。手掌下他的心脏跳跃着,焦躁不安。

    “您不能自己进入月之舟中去吗?”为了驱散这种令他不快的氛围他开口问道。

    雅里赫博尔笑着:“如果阿格利不想开门,就算沙明也无法进入。”

    他想到雅里赫博尔沉睡在日光城中的时候天空之主同样无法打开那扇门。……可梅利思安打开了,耶和华也打开了。

    “如果是梅利思安和耶和华,他们能做到吗?”

    “他们为什么要那样做呢?阿格利会生气的。”

    “那么他们能够打开对吗?”

    雅里赫博尔叹了口气:“……是的,有什么是耶和华做不到的呢。”她忽然转过脸来对伊斯塔尔嘱托到:“如果亚当来请求你帮助,就帮帮他吧。”

    这应该是雅里赫博尔在转移话题,但伊斯塔尔还是认真地点了点头。

    他不知道雅里赫博尔为何叹息,也不明白她为什么将梅利思安的名字摘了出去。他只觉得有什么东西超出了他的预计,这种恐慌捕捉不到,如影随形。

    此后,他仍然总是在日光城陪伴雅里赫博尔,不过也会找出时间去伊甸园看望梅利思安。他们的身影一旦不在伊斯塔尔的眼前,他就总觉得焦躁难安。梅利思安后来也经常半开玩笑地强迫他带自己前往日光城,有时候被伊斯塔尔严词拒绝,马上露出失望而悲伤的神情,有时候则恰巧被前来的耶和华听见,在耶和华温柔的责备后扭头不理任何人。

    这样的梅利思安令伊斯塔尔感到难过。这种活泼的性格不该是梅利思安所有的,但他马上想到梅利思安从前的温柔也只是一张面具罢了。

    伊斯塔尔醒悟到,梅利思安仍旧是在用这种方式刺痛他,想令他离开身边。

    几个月来,令伊斯塔尔最为疑惑不解的是雅里赫博尔不愿意到伊甸园来同梅利思安见面。

    其实梅利思安从未提出过这样的要求,这只是伊斯塔尔自作主张。但他没有想过雅里赫博尔会断然拒绝,竟然连思考的停顿都没有。

    “可是母亲,您为何不愿去见梅利思安呢?”

    雅里赫博尔并没有给出原因。

    思索不出结果的伊斯塔尔难免觉得郁郁寡欢,他前往伊甸园时也总是躲开梅利思安的视线,人鱼觉得有趣地逗弄他:“伊斯塔尔,你是在害怕父亲与母亲分离吗?”

    “嗯?啊……您知道了……”

    “你为何要对此感到羞愧,不愿前来的是雅里赫,又不是你。”

    “可是……”

    人鱼笑着摆动鱼尾:“难道你不明白雅里赫为何不来见我吗?是怕耶和华吃醋呢。我同耶和华是爱侣,你却叫雅里赫为母亲,称我为父亲。”

    此时伊甸园中还没有男女结合诞生的子嗣,伊斯塔尔也不像耶和华那样无所不知,他有点儿不明白梅利思安的话,疑惑地说道:“这是因为……”

    人鱼轻声笑起来。他揉揉伊斯塔尔耀金的头发,又轻声感慨:“我刚降生的时候雅里赫也像是母亲那样照顾我呢……”

    这之后,虽然雅里赫博尔仍旧不愿意到伊甸园间梅利思安,梅利思安也无法去日光城,不过他们彼此都经常向伊斯塔尔询问对方的状况。伊斯塔尔想这也许是他们早年做过某种约定吧。

    后来的一天,亚当忽然找到伊斯塔尔,请求他带他前往月之舟。伊斯塔尔很少在伊甸园里见到亚当。这个金发蓝眼男人看上去英俊而深情,神情里有着难掩的苦痛,深压在那双晴空一样的蓝色眼睛里,像是一蓬热烈燃烧又即将熄灭的火。

    伊斯塔尔望着他,已经无法从他身上找到雅里赫博尔所描述的那个天真纯粹的孩童。他不知道亚当跟阿格利博尔为何分开,但他毕竟是属于天空的造物,更加偏向阿格利博尔。阿格利博尔因为这件事情把自己幽闭在月之舟中,难道不是因为与爱侣分别所带来的痛苦吗?

    可亚当也看起来这么痛苦。

    伊斯塔尔为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既感到好奇又感到惋惜,但他什么都没有问。雅里赫博尔曾经要他帮助亚当,于是他点点头答应了亚当的请求。银色的斗篷把两个人包裹起来,金星一瞬间就升上了天空。

    月之舟正航行到云6的背面,洁白无际的云6上泛撒着银月的辉光。这种光辉在天上时与落到地上时不同,它们是流动的水,带着冰雪一样的沁凉。正因为月光流淌在云6上,云上形成了月光海,才被称为云海。

    亚当对伊斯塔尔道谢:“就将我放在这儿吧。”

    伊斯塔尔望着远方日光城的光芒,对亚当说:“我巡视周天的时间要到了。”

    “我很熟悉这里。”亚当的眼睛一直追随着月之舟,“请回来的时候再带我回伊甸吧。”

    “好的。”

    亚当不是天空造物,没办法像伊斯塔尔和雅里赫博尔当时那样随着行驶的月舟飞行。他于是奔跑起来,云6在他脚下柔软地弹动,冰凉的月光又让他瑟瑟发抖。

    伊斯塔尔看着那个奔跑的人影,心里升出一种奇怪的惆怅。这一晚正是无月夜,伊斯塔尔没有办法看见云海背面的情况,他站在诸星辰之首巡视夜空,一直显得心不在焉。直到黎明到来,他匆忙赶到云海,看见月之舟竟然停了下来。云海上永远只有月光,并不像白昼那样明亮耀眼。他看见金发蓝眼的亚当将额头靠在月之舟弧形的船骨上。

    舷梯没有放下,月之舟也没有打开,它就像一颗圆晕光华的珍珠,没有给别人留下一丝希望。

    “夏娃要降生了。”亚当细微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不知道怎么居然还是被伊斯塔尔听到了。他用斗篷裹紧自己,没有现身。

    “这次是真的,我从未这样强烈感觉到她。”

    “阿格利……”

    亚当呼唤着月之使者的名字,然后又沉默了很久。

    伊斯塔尔看见一滴滴的水从亚当的面颊上落入云海,在月光中激起一圈圈涟漪。

    啊!那是眼泪。伊斯塔尔过了一小会儿才反应过来。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只是看见了亚当悲痛的样子就变得这么迟钝。

    但他明白亚当所感受到的这种痛苦。就像他自己守在雅里赫博尔的床边的时候一样,那是心因为亲爱的人而产生的苦楚。

    又好像比自己所体会过的更加剧烈疼痛。

    伊斯塔尔从亚当的眼泪中,隐约看见了雅里赫博尔对他描述的那个因为离开阿格利博尔而寂寞地抱膝哭泣的孩童。

    亚当最后轻柔虔诚地在月之舟光滑的表面亲吻了一下,然后用手轻轻一推。月舟竟然又航行起来。

    那双蓝色的眼睛一直凝视着月舟远离的轨迹。

    伊斯塔尔悄无声息地降落在他身边。

    “他不愿见我。“

    亚当说道。

    雅里赫博尔也曾说过这样的话。

    “至少他回应了你。”

    亚当猛然回过神来,侧身看见了伊斯塔尔。

    他摇摇头。

    “送我回伊甸园吧。”

    那双深情的蓝色眼睛里一切情绪都平静下来,仿佛嵌着一对大理石雕刻的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