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39东方君主【3】
    “这不对,”王子说道,“那位贝尔沙明是天空之主,掌管万物的规律,世界上的一切都应是他创造的,可你说耶和华与他有同样地位,他竟也叫耶和华为天地的主宰,这是为什么呢?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后来诗人传唱的时候为什么把他给漏掉了呢?”

    “既是口头传诵之过往,自然会有偏差。『雅*文*言*情*首*发』”

    “可这是我的先祖亚当亲口向人说的!”

    “诸人传说,难免出现差错。将黑说成白,将白说成黑也不可避免。”

    “诗人是世界的记忆,这是他们的工作,在我的宫廷里他们一口气能够背下一千页的书,连一个字都不会有错!”

    青年轻声笑起来,以那优美无瑕的手指轻轻弹了王子的额头:“我的王子,您信仰您的先祖,以致我口说与他不同的话你便生我的气了吗?”

    王子皱着鼻子:“可亚当怎么会向诗人说谎呢?”

    “您那,您的眼中是非分明,不容有一丝差错,可世界并不是这样的呢。我没有说您的先祖说了谎,这不过是……”他想了想,说道,“只不过历史是人眼所见人耳所听的真实,却总并非真相呀。”

    这九岁的王子似乎十分不解,可又隐约觉得详细询问会被当成孩子小瞧,他更加嘟起嘴——他自己竟不知晓这也够孩子气的了——说道:“你还没向我起誓绝不说谎呢!”

    青年弯起秀丽的眉眼,说道:“就将我当成在您宫殿中侍奉的诗人吧,我对真相比他们更加忠诚。我所说的,自然是我所知晓的。”

    “那么好吧。”王子又做出一副叫人发笑的勉强认同的神情。那神气可真够骄傲的。青年爱怜地看着他:“在日后,贝尔沙明确实成为天空之主,他掌管天下的法则戒律,但在此时,那件事情还未发生呢。且听我说吧我的小殿下,说他害怕自己最亲爱的兄弟因此同自己疏远,于是便决意前往探望他。”

    ···

    ——贝尔沙明害怕自己最亲爱的兄弟因此同自己疏远,于是便决意前往探望他。他遍寻伊甸园,发现耶和华仍在生命树之水旁边,连姿势都未改变,仿佛从那日一直坐到如今。

    贝尔沙明对自己的弟弟既怜惜又愧疚,他抱住耶和华的肩膀连连道歉,又是亲吻他的面颊又是拍抚他的肩背,但耶和华却一句话也不说,一个动作也不做。他仿佛石刻的雕塑般坐在那水边对贝尔沙明——他那后悔万分的兄长一丝回应也无。

    于是贝尔沙明日日夜夜都坐在他身旁,日日夜夜哭泣,日日夜夜哀求。这诚意总该将世界上最坚硬的石头都感动了,可那冷硬心肠的耶和华啊,他还是连眼珠子都不转动一下。

    便这样不知过了多久,贝尔沙明想尽方法也唤不回他,便绝望地想要放弃了。他起了这个念头,想要最后一次再看看自己兄弟的样貌,却见耶和华的身躯忽然间像是冰雪消融,又像是光在黄昏中消隐那样忽然间不见踪迹了。

    他大惊失色,痛苦得失了声音,却又忽然看见耶和华曾经所在的地方长出一颗树来——

    ···

    “啊!”王子惊呼了一声将这故事打断了。青年看向他,发现这孩子显得愤怒又难过。他轻轻拍抚王子的后背:“您怎么了?”

    “你竟说耶和华冷硬心肠!可贝尔沙明伤透了耶和华的心,最后还放弃他使他难过得死去了,这真是太残酷!”

    “死?”

    “在死人墓上都要栽种一棵树的!我明白这个比喻,诗人们念那些诗篇给我的时候也总是这样含含糊糊,譬如他们说相爱的男女手栽一株树,树上结出了他们的孩子来,这便是他们在林中交合诞生了子嗣。www.yawen8.com”

    青年有些错愕地睁大眼睛,然后又轻声笑开:“是的,我的小殿下,您博学多识实在叫人惊叹。可这次您却想错了。耶和华并没有死。伊甸园是无忧的乐园,又哪里来死亡会在旁窥探,对于我们来说这不过是生命换了一种方式罢了。耶和华化身成为树。”

    “变成树?那么他是树人?他能说话吗?还会动吗?去摘他的叶子会像是揪去一根头发那样疼痛吗?……”

    王子问了大串的问题,青年有些尴尬地看着他:“我也并不清楚,我没有变成过树……”

    王子便意兴阑珊了,但下一刻他就又激动得跳起来——就像跳起来那样:“你说谎!你才跟我说过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

    青年听到这谴责便怔住了,仿佛有些不可置信,又好像恍然大悟:“是的……我……对不起,我又忘记了……”

    王子皱起眉头来。

    “我……”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您也不算说错,小殿下,耶和华便是死去了,他变成树就再也不是耶和华,他没有知觉,没有记忆,他已不是一个人,那么耶和华自然是死去了。”

    王子思索着这些话,青年又说道:“您为耶和华不平,您赞同他吗?”

    一听到问题,喜爱答辩争论,又热衷追逐真理的王子便又忘记去理会青年的异样。他像是哲学师又仿佛辩论家那样神采飞扬地说道:“那当然!在我看来他的忧虑全都有道理。我也不愿意什么都按照父亲说的那样做。贝尔沙明不是想创造生命,他是在创造玩物。”

    “可他无心如此……那是个善意的过失,难道不值得原谅吗?”青年垂着眼睛,显得有些哀伤。

    “那……那……”王子有些慌张地说道,“要是他改正了,那便原谅他吧!”

    青年点点头,说道:“您也误会贝尔沙明了。他从未想过放弃耶和华,在他心里这位同自己一同降生的兄弟再重要不过了,他是心灰意冷所以便想……”

    “他要自杀?!”

    “不,不,”这说法叫青年有些慌乱,他忙说道,“并非自杀,伊甸园并无死亡……只是也许差不多吧,像耶和华变成树那样……其实他又如何不知晓耶和华并非是在责怪他,他明白耶和华是在想办法为他完成那个愿望。那样长的一段时间里他早明白耶和华是做了什么才会那样石头一样不说也不动……他是想……是想替换耶和华。”

    “耶和华想做什么事?创造人类吗?帮贝尔沙明造一群玩物的生灵吗?他不是排斥这件事吗?对了!他是想造出一批不会变成他所想像的那样的结局的生灵吧!那他干了什么?贝尔沙明什么时候发现的?他又该怎么替换耶和华又怎么知道只要替换耶和华就会没事呢?对了,他没有成功。对了!一定是耶和华察觉了贝尔沙明的念头,所以才着急得变成了树吧!可他变成树又能怎么样呢?这棵树有什么作用呢?他怎么没有想到贝尔沙明该如何自责,这样想来他真是冷酷无情了呀!”

    王子长串长串地说着问题。他的小脑袋飞快地思考。他总不需要别人逐一回答自己问出的话,也许就是因为他自己已经在这个过程里想到答案了吧。

    青年却显得十分窘迫,似乎为自己跟不上这伶俐的孩子而羞愧不已,他支支吾吾,垂着眼睛,面颊上晕出一片浅色红晕,倒比那九岁的王子看起来更加稚嫩羞涩了。

    “我……我……”

    王子转动着那双渴求真相的眼珠子认真地瞧着他:“你怎么啦?”

    瞧呀,这王子已经忘记自己刚才问了那样多的话了,可青年还记得,他也以认真的神情想了想,只勉强记得王子说的一小部分,于是说道:“您说的没错小殿下。耶和华本是在思索如何解决那个难题,他同贝尔沙明一道出生,他心底在这世上再没有什么比贝尔沙明更加重要的了。他们争吵过后他察觉了贝尔沙明的失望,于是便千方百计地想要完成贝尔沙明的愿望。要如何使贝尔沙明想象中那些成百上千的生灵不走上他所担忧的那种未来呢?他想到一种方法,还没有来得及完善它,便匆匆忙忙地变成了一棵树。”

    ···

    ——耶和华变成了一棵树。

    这棵树眨眼间便长得枝叶繁茂郁郁葱葱,上面结了玲珑可爱的果实。一半鲜红招摇,滋味甜美;一半翠绿可爱,却有些苦涩。

    伊甸园中的造物,那些贝尔沙明曾经说过要将伊甸园填得满满当当,还像成熟的葡萄汁那样满溢到伊甸园外的生灵们——每当从水中降生,贝尔沙明便牵着那新生生灵的手,然后摘下果子来给他吃。

    红色的果实意味生命,生命甜美。绿色的果实意味智慧,智慧时有苦涩。如此这般,这些新生的生灵就像个个都得到贝尔沙明与耶和华精心的教导同抚养,贝尔沙明想道,自己那聪慧的弟弟想到了这样的点子,那么一切都没有问题了吧。他总是坐在水边,坐在那耶和华变成的生命与智慧之树下看着那些欢欣愉快的生灵们——那分明是他曾经如此向往的景色。

    ——这世界分明已经这般美好快乐。

    可他却觉得……

    却觉得……

    贝尔沙明又怎能知晓那种情感呢?他从降生开始身边就有耶和华陪伴。他失去耶和华,又怎能知晓那种情感呢?

    伊甸园并无死亡,耶和华只是成为树,他还在呢。贝尔沙明倚靠着树干合上眼睛。

    他怎能知晓那种情感呢?

    ···

    “不对!这不对!”

    青年宠溺地看着又一次将自己打断的孩子。这九岁的王子呀,他一定是被宠坏了,才这样不顾虑说故事人的心情。可在他父亲那堂皇富丽的黄金宫殿里又有哪位宫廷诗人敢谴责他这不礼貌的行为呢?

    青年也没有生气,他似乎非常喜爱这小王子骄傲又充满活力的神情。

    “什么?”他柔和地问道。

    “耶和华呀!我竟然忘记了,他怎么可能变成了树呢?后面还有许多关于他的故事,你也说过这里是耶和华同东方君主梅利思安的居所,那个时候梅利思安还没降生呢!如果耶和华变成了树那后面故事里说的是谁?”王子忽然停下来想了想,又急躁地惊叫一声,趴在窗户上瞧着湖水边上那些巨大的树木,但是没有那一棵显得特别独特,他困惑地嘟囔着:“难道是你没提到梅利思安?难道你说了个简略的版本?难道耶和华就在那里?可那些果子呢?贝尔沙明呢?我们就是那些吃了果子的智慧生灵吗?啊呀!不对!……”

    王子显得万分苦恼。

    那样子着实可爱,青年笑了起来:“不……你说的那些确实还没发生呢,在——”

    “这么说一定是贝尔沙明又把耶和华救活啦!”王子又一次打断他。

    “不……”

    “啊哈!我知道的,伊甸园没有死亡,所以不能算是救活对吧!”

    “不……那个耶和华已经不在了。”他垂下眼睛。

    可王子还一个劲儿地按照自己的想法说着,没有听见他的声音。

    青年叹了口气:“我的小殿下,请您听我说吧。”

    王子即刻在他腿上坐好了。

    那张认真的小脸呀……

    青年垂下的眼睛慢慢抬了起来:“贝尔沙明在生命与智慧之树下沉睡了许久……”

    ···

    ——贝尔沙明在生命与智慧之树下沉睡了许久。

    等他苏醒时,伊甸园中的一切都已不同了。

    如此陌生,如此混乱,如此叫他心痛。

    这世上最初的乐园啊!

    他曾同耶和华一起细心呵护的无忧之地呵!

    贝尔沙明何曾想象过这样的景致。悲伤压抑在空气里,似乎将人的灵魂都要压弯。狂躁与混乱的呼喊此起彼伏,就像濒死野兽的哀嚎。在这伊甸园中,那些纯洁的生灵何时学会过互相伤害,又何时会这样痛苦挣扎……

    贝尔沙明忽然明白了耶和华所担心的事情。

    他没能给这些生灵一个完整的灵魂。他为他们安排好未来,但从未想象过生命需得希望去滋润。无止境的生命中,永远无物去追寻的灵魂终会堕落迷失。

    他痛苦啜泣着,悲痛喊叫着。

    耶和华啊!耶和华啊!我的兄弟,我究竟使你做了什么!你一早便知晓这样的结局了吧!你是想叫我清醒!你是在嘲笑,是在鄙夷,是在可怜我啊!

    ——那么我们自己呢?

    ——我们生来便知晓身上责任,难道并非被设计妥帖吗?你我并没有产生不满,又为何要恶意揣测后来人呢?

    他想到耶和华正是在听到他这样的质问后才陷入沉默。他想到,我们有一天也会成为这般模样吗?

    贝尔沙明抚摸着那生命与智慧之树。

    你这曾经繁荣而快乐的伊甸园呵!

    你究竟缺少些什么?

    究竟要如何,你这树上才会不结那沉沦的恶果。

    贝尔沙明大声呼喊。天空同大地因他的呼喊声而战栗不止。伊甸园中的人惊恐地望着他,大张着嘴,聪慧却空洞。

    他流淌下泪水。泪水滋滋作响,竟灼穿他的皮肉。他同耶和华所化的那株树一同燃烧了起来。火焰腾腾漫卷,凡触碰到的,都消失在这火里。那些永生的智慧的伊甸园中人却停止了从前漫无目的的哀痛,纷纷停下来,等待那火焰灼到自己身边。

    并没有过去多时,那火焰席卷过世界。金色与红色的炎舌摇曳,在这些舞动的焰光里,分不出树木或是人身。最后竟连灰色的烬尘最终都再次燃烧起来,直至一切归于空无。

    归于水。

    水从地下溢出。

    慢慢浸润。

    轻柔地,轻柔地……

    抚慰这创伤的人间乐园。

    这无忧又满是忧虑的——

    最初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