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42东方君主【6】
    孩子拽着青年的衣襟,更紧地倚靠在那温柔的怀抱里,他小声说:“继续讲这个故事吧。『雅*文*言*情*首*发』”

    于是青年继续说了起来。

    “耶和华早就知晓世界要在生命之水的回环彻底形成之后才算完美无缺,但冥府的创造太晚,已经无力诞生自己的生灵。只有把人间的生灵引入冥府,但他们这些自然与永恒的造物却无法跨越那到门扉。是梅利思安的出现令他看见了更多的未来,他明白,死亡是一条途径,然而那些能够被死亡拥抱的生灵又从何而来呢?”

    “他确实思索过这个问题。在梅利思安出现之前也隐约有一丝灵感。这些能够被死亡拥抱的生灵不当在伊甸被创造。他便想到使得男人与女人结合共同孕育脱离生命之水的后代。这些孕育而出的后代也许便没有那样大的力量与永恒的寿命,通过磨砺成长就不会轻易堕落。他虽然封闭生命树源泉,但却唯一期待着夏娃的降生。然而夏娃的数次诞生都发生了意外。即使有耶和华在旁看护女人也无法成型,这令他困惑不堪。是梅利思安对他说的话给了他灵感。了日后相爱的人会共同孕育子嗣——耶和华猜测自己的不安大约来源于‘爱’。亚当与夏娃的结合是出自自己的意愿,这不能算作爱。”

    “如何才是相爱?耶和华注意到阿格利博尔。这位天空使者与亚当的关系并不是出自伊甸众生灵的意愿。甚至贝尔沙明还曾想分开他们却没有成功。梅利思安说过,爱是自由情感,最为深刻——阿格利博尔与亚当之间会不会生成爱?于是耶和华做了尝试。他对阿格利博尔百般诱导,又同梅利思安做出两人是情侣的假象给阿格利博尔提供榜样。最后阿格利博尔同亚当成为了爱侣。”

    “伊尔卡路拉的事情发生之后耶和华不得不暂时停止对冥府伊甸的创造。那并不是他的属地,倚靠他独自的力量无法创造冥府之王。于是耶和华把关于冥府的事情一部分告诉了贝尔沙明,使贝尔沙明每日都到伊甸园来跟他一起探索这个奥秘。这期间,由于频繁接触,耶和华得以盗取贝尔沙明的力量,他使用这些力量为冥府创造了一个虚无的主人。这位冥府之主并没有真正的意志,是依靠耶和华控制的傀儡。贝尔沙明隐约察觉了耶和华的行为,又发现耶和华故意使得阿格利博尔与亚当相恋的事便同耶和华吵了一架。随后他发现自己的力量已经被耶和华盗取太多。他无法继续留在人间伊甸,否则代表天空的他与代表大地的耶和华又会合二为一。这样世界会再次毁灭。他只好回到天空王座去,虽然愤恨恼怒,但又无法再插手伊甸的事情了。”

    “亚当与阿格利博尔的关系以及耶和华与贝尔沙明的关系对于伊甸园诞生的生灵来说是前所未见的。天空使者月之雅里赫博尔为此忧心不已。她也是伊甸最早的造物之一,拥有非常强大的意志,她在潜意识里面希望有一个可以解决这样事态的人出现,这个念头一产生就被生命之水接纳,于是便有新的生灵诞生了。”

    “为解决困境而诞生的生灵拥有非常强大的力量。如此一来耶和华就会更快地衰弱。这一次世界意志非常强烈,耶和华不得不在水中布置下奥术法阵来阻止这本该出生的生灵降生。由于生命树之源多年来再未诞生一个生灵,感受到那天空造物即将诞生的雅里赫博尔便赶来水边,她感应到那生灵遭遇危险,竟不顾一切去了水中。陪伴她的梅利思安便也跟了下去。雅里赫博尔为了保护新生的生灵遭受重创,将自己的所有力量都赠予这生灵。梅利思安赶到时雅里赫博尔与那生灵已经都奄奄一息。他即刻解开奥术,然后从左眼取出自己的一半灵魂置入新生生灵的体内,又将自己的力量分享给雅里赫博尔。但即使如此,那本来能够成为新的天地之主的生灵仅仅成为一颗星辰。他便是闪耀的金星伊斯塔尔。而梅利思安虽然竭力救治雅里赫博尔,雅里赫博尔却仍旧陷入沉睡。而梅利思安他本也在这奥术法阵中遭受重创,随即又付出灵魂与力量,所以从此以后再也无法行走,不能用双眼视物。”

    “呀!”这无忧的伊甸中竟发生这样的悲剧。万王之王亚当非常敬爱梅利思安,所以他口述的伊甸故事中有许多关于梅利思安的事情。他又将梅利思安称为东方君主,诗人们便更加热爱歌颂这位传说中高贵善意的君主。王子从小听着梅利思安的故事长大,自然对他很有情感,梅利思安所遭受的痛苦要比伊尔卡路拉所遭受的更加令他难过。

    “耶和华……”他说道。

    “嗯?”青年平静柔和地望着他。

    “耶和华这样聪慧,他也没有办法治好梅利思安吗?”

    “他自然对这未来人最为疼惜愧疚,但是也无法治好他。”青年揉揉王子绒软的金发,“或者说,在不损伤自己的前提下他是无法救治梅利思安的。”

    王子有些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

    “你不相信吗?”青年微笑着,“任何人也无法同他的计划相比,他正是这样一个疯狂的人啊。曾经的耶和华为了贝尔沙明可以拿一整个世界做试验。同一只手做出的画能有多么大的偏差呢?这个耶和华也是同样啊……”

    也是同样。

    可以为了一件事情不顾一切,但比起旁人来他更不怜惜自己。

    为人所误解与恼怒也从不动容。www.yawen8.com

    是这样一个疯子,耶和华呵……

    [你是个疯子,耶和华呵……]人鱼轻声低笑。他美丽的面庞孱弱苍白,华丽的蓝色鱼尾也失去往常辉光,那双浅海般洁净的眼睛暗淡无神,憔悴虚弱得叫人心惊。

    [你无法再变化双腿,我将你送回水里吧。]白发人以他那一贯轻柔的嗓音说道。——就仿佛比那虚弱的人鱼更加虚弱,连发出稍响的声音都会令这具苍白近乎透明的躯体崩毁。

    [为何不要我相助呢?你将灵魂中大地的位格给了伊斯塔尔,你的力量还能坚持几年?你想完成的事难道不会被拖累?]

    [还有伊斯塔尔。]耶和华冷静说道。这冷静在此刻显得如此无情。[他有大地位格,又有你的灵魂,我和你能够做到的事情他都能够做到。我会劝说他帮助我。]

    [我给他灵魂,雅里赫博尔给他力量,他称我们为父母。但耶和华,你何尝不是他的父亲?要让自己的孩子去做这些吗?]

    [没有比他更好的人选。梅利思安,你并不属于伊甸。]

    [你实在冷血无情。]人鱼再次轻笑起来。[我在伊甸园生活了这样久,你却将我排斥出来呢。]

    [你自称没有情感,即使在伊甸生活千万年,这里的一切对你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

    [啊……]人鱼叹息道,[你智商卓绝又尖牙利齿,我何尝能在道理上说服你呢。]他以手托腮,满含兴味:[不过伊斯塔尔降生时本该有与你相符的智慧和主宰天地的强悍,生命树之源为何会忽然叫这样一个生灵诞生呢?雅里赫博尔自己的愿望不该造成这样大的影响吧。是你动摇了耶和华,你也希望有这样一位领袖,来接替你,来支撑这个世界的未来。你也感到疲惫了吧耶和华。]

    [嗯。]这白发的男人说道,[只有这一次。]

    ···

    圆月早已隐去,星辰光辉亦已暗淡。西方翻出陈浓的墨蓝,同东方一线灰白正相应和。

    旭日即将升起。

    只有金星仍旧闪耀。

    青年抬头看着那颗星辰,说道:“雅里赫博尔受伤太重,即使有梅利思安让渡力量仍旧很不乐观。耶和华将雅里赫博尔封在日光城中,无人可以进入。伊斯塔尔是天空造物,便被贝尔沙明接去天上。雅里赫博尔的沉睡给伊甸园带来一轮新风暴,贝尔沙明不想引起恐慌,便说雅里赫博尔是因为劳累而沉睡。但耶和华反倒将部分真相透露给了阿格利博尔。他对阿格利博尔说亚当注定要娶夏娃为妻,因为未来是由男人同女人共同诞下的子嗣创造的。但他给阿格利博尔一个选择,他告诉阿格利博尔夏娃始终无法降生,所以他可以继承夏娃的位格,成为夏娃。但他却没有说那时候阿格利博尔只有深爱亚当的本能,却不再拥有阿格利博尔的记忆——阿格利博尔便从这世上真正消失了。阿格利博尔同意了。耶和华便封禁月舟,将阿格利博尔的力量引导到月舟上,然后剥离他的灵魂。等到贝尔沙明发现的时候这奥术已经开始无法逆转。贝尔沙明因此勃然大怒,但是他被盗取太多力量,又加之之前天地界限模糊的状况使得他无法离开天空殿堂一步。并且耶和华告知他将阿格利博尔的月之力转移到月舟上十分凶险,贝尔沙明虽然恼怒,但还是不得不使用自己的力量去维持这个奥术,但他想不到耶和华在这奥术上动了手脚,这法阵源源不断吸取贝尔沙明的力量,使得贝尔沙明已经没有办法按照自己的意愿离开天空王座一步了。”

    “数年后金星伊斯塔尔已可独当一面。此时贝尔沙明已经无力管教他,只好要他去伊甸听从梅利思安的教导,并告诫他不可接近耶和华。金星回归伊甸之后耶和华便也准备好将生命树之源的禁制解封。无数星辰从中诞生,归伊斯塔尔统御。这样即使雅里赫博尔沉睡,阿格利博尔消失,贝尔沙明虚弱,也可由星辰巡视天地。星辰诞生使得耶和华也虚弱不堪,他借取多年来从贝尔沙明那里得来的力量延续自己的性命。”

    “又过了数年,海之宠爱梅利思安诱哄金星伊斯塔尔将自己带到日光城。城门是以奥术封印,梅利思安自然知道如何解开,其后,他便悄悄准备一个奥术法阵,预备将自己的力量传递给沉睡的雅里赫博尔好将她唤醒。伊斯塔尔从未见过自己这位母亲,自然十分亲近,梅利思安只要提出前往探望他从不拒绝。直到奥术发动那天他才知晓。”

    “察觉的自然不只是他。贝尔沙明也感觉到了。他跟梅利思安并不是非常亲密,但雅里赫博尔却是他最爱的妹妹。他是天空王者对日光城中发生的事情多少也有猜测。只是他预料不到梅利思安竟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回雅里赫博尔。他惊慌失措,耶和华曾经教导过他一种方法,使得他能够短暂挣脱天空王座的束缚。他忽然想到耶和华竟早就预料会有这样一天。他前往日光城,却打不开那扇门扉,最终只好唤来暴风恩利尔要他去将耶和华带来。耶和华终止了梅利思安的奥术。雅里赫博尔虽然苏醒,但贝尔沙明却知晓她的生命坚持不了多久了。他从未这样痛苦,却也只好向耶和华求告。

    ···

    天空殿堂空无一物。阿格利博尔曾经向贝尔沙明说过,若说寂寥,倒不如寒酸更加贴切。他很希望兄长将此处建造得惊奇堂皇一点,这样他便可以好好使亚当开开眼界。

    声犹在耳,但阿格利博尔却早不在身边。

    天空之主贝尔沙明坐在那无型王座上,问道:[你想做什么?]

    并不愤怒。只有疑惑与深浓疲惫。

    耶和华安静注视着他,白发轻柔扬动,浅淡得仿佛会消失在光里。

    他没有说话,贝尔沙明却更觉得疼痛。他回忆起最初的伊甸,回忆起自己同耶和华一道从水里诞生,回忆起自己这双生的兄弟本是漆黑的头发与眼眸,像是沉淀最深的智慧,坚实可靠的大地。

    他虽然曾经恼怒愤恨,可他知晓耶和华不会做出伤害伊甸的事情。他们这些生长在伊甸的生灵呵,有谁会伤害自己的母亲?

    他只是不理解,不明白——是什么使得耶和华如此疯狂,孤注一掷?

    [告诉我吧,耶和华,你想做什么我都会帮你。你我是双生的兄弟,你又有什么需得隐瞒我呢。]

    [你害怕死亡吗?你同我说的,我们无法前往冥府伊甸,灵魂终会走向虚无。]

    [你会因为害怕死亡而做这一切吗?]

    [你会因此伤害阿格利博尔吗?]

    [你想做什么耶和华?]

    紧接而来的是长久沉默。

    贝尔沙明无法再开口,他看着自己双生的兄弟。

    时间已如此漫长,他几乎忘记他们是否有过少年时代。

    天生便有的智慧与力量,出生就明白的职责——有了这一切,他们一直都成熟稳重,照拂世上的一切。

    是否有过少年的时代……

    他曾和耶和华相依为命。

    那是一段漫长而空旷时光。

    雅里赫博尔同阿格利博尔的到来是在许久许久之后。

    他记得耶和华那双明亮的,热烈的黑色眼睛,是蓬勃的希望,是充满生机的未来。

    他们是否有过少年时光?

    弟妹还没有降生。

    这世上只有彼此。

    一切未知都那样令他们兴奋。

    耶和华总是能够知晓更多,但从不向他隐瞒。

    他第一次前往天空王座的时候耶和华就站在伊甸望着他。他想耶和华一定非常紧张,他自己也十分紧张。

    紧张又新奇,他对自己的兄弟说道,等我熟知天空的殿堂便带你去天上瞧瞧。

    耶和华一直那样冷静而可靠,那一日他仰着头,没有一点焦躁的情绪流露,那漆黑的视线仿佛沉稳的大地将他缓缓托起。但贝尔沙明知晓,耶和华一定同他一样,激动又兴奋,紧张又新奇。

    他们是否有过少年时光?

    太过漫长。

    但那时光是否真的会被遗忘?

    他望着耶和华。耶和华却仰起头。就仿佛目送他离开伊甸的那一天一样,仰着头,看着比天空殿堂更高更远的地方。

    [我会把你囚禁在这里,慢慢剥离你的力量。你将在这里沉睡。等我做好准备就把你的灵魂抽离。]白发的耶和华将目光慢慢地转到贝尔沙明身上,[你用了我告诉你的暂时脱离天空王座的方法,现在那条锁链已经将你束缚得更紧。贝尔沙明,我今日是来同你道别的。]

    [你也取走了阿格利的灵魂,你将灵魂拿去有什么作用?]

    耶和华沉默不语。

    [耶和华!耶和华!]贝尔沙明在天空王座上挣动,他的愤怒使得天空雷火通明,威严的嗓音在天空殿堂中回荡,[你不会没有发现梅利思安要用自己性命去救雅里赫,你到最后才阻拦。你想要对雅里赫同梅利思安做什么?你想要梅利思安为你做什么?!]

    [梅利思安不会有事。]耶和华以那惯常的轻微的声音回答。

    [你想把伊甸的灵魂都收集起来,你是找到了脱开世界意志的方法?!]

    那是伊甸最初的生灵,是同耶和华共同诞生的兄长,他看着耶和华平静的神情,但怎么会不知晓那之下掩藏的细微惊惶?

    他们究竟有没有少年时代……

    在最初降临的时候……耶和华曾经向他垂下头颅,安静又温顺,乖巧地听他说话。耶和华从没有犯过过错,那是这天地间智慧聚集之人啊……贝尔沙明这兄长从来没有机会训斥他,但即使如此贝尔沙明也不会看错……

    耶和华啊,这天地间智慧聚集之人,他分明是在焦急窘迫。

    有什么秘密必须要隐瞒呢?

    ——我是你在这世间最亲密的兄弟。

    耶和华呵……

    ——再没有谁会比我更知晓你。

    这位天空的王者,世间第一个出生的生灵,诸人的兄长——他向自己的兄弟伸出手去。他不是个温和柔软的人,常常显出严厉的姿态,但他的手心温暖,从不吝于包容呵护。

    他是耶和华双生的兄弟。有一个仅有他们自己知晓的秘密——在世界的最初,他降生时想到孤单一人未免太过寂寞,所以他伸手向水里,耶和华也便同他一起降临。他们是世界的意志,是力量的汇聚,是最为紧密亲切的兄弟。是在时间流逝中这样的亲密渐渐为旁物取代——可正如贝尔沙明即使疑惑愤怒也永远不会对耶和华生出憎恨之心,耶和华也同样,当兄长伸出手,他便无法拒绝。

    这苍白的男人半跪在天空王座之前,他附身亲吻兄长的手。

    属于天空的辽阔及温暖包裹着他。

    在世界仅有他同贝尔沙明两人的时候,这种感觉他再熟悉不过。

    [耶和华,告诉我,你是否为我等安排好未来?]

    [你自身呢?]贝尔沙明小心地抚摸着耶和华苍白的面庞,他的兄弟呵……他这从不将真正困境透露给旁人知晓的兄弟呵……[耶和华,你根本没有为自身寻找过未来。]

    耶和华依旧沉默不语。但贝尔沙明还有什么猜不透的呢?

    他这双生的兄弟是世间智慧的化身,是解答一切疑问的全知者——他是无法说谎的。

    [耶和华,我又怎么能叫你如意呢。]

    他攥着耶和华消瘦见骨的手腕,将他紧紧拥在怀中。风暴与雷云在他们周身涌动。即使被天空王座束缚锁囚,但贝尔沙明仍旧是天空之主。这是世界上最初的一个人,是世界力量的汇聚,即使耶和华也不会比他更了解自然同永恒的力量。他的双眼射出威严的锐利目光,力量从中涌出,汇聚流动,像生命之水那样将耶和华包裹起来。专属于贝尔沙明的力量像是守护之手那样把耶和华牢牢围拢——

    [耶和华,你大可去做你愿做的事情。谁会不信任你呢?但你别想要独自去做那些事情,我不会叫你如意。]

    这语句在耶和华耳边萦绕。天空王座之上,贝尔沙明的身躯却寸寸僵硬。他仿佛石刻雕塑一般静坐不动,力量在他周身形成世界上最为坚固的硬壳。他再无法言语,也没有了丝毫的知觉——天空之主放弃了生命。但他的灵魂被他坚硬的躯体困锁在心的位置。耶和华永远无法得到。

    ——你损伤自己,我便为你承担一半伤害。

    贝尔沙明没有说出这句话,但耶和华怎能不知晓呢?

    他是世间智慧的化身,是全知的智者,有什么是他不知晓的呢?

    那便那样望着贝尔沙明石刻雕塑般的躯体。将手放在兄长坚硬的肩膀上,俯身拥了拥他——然后什么话也未说,就那样转身离开了。

    ——我怎能叫你如意呢,贝尔沙明,我最爱的兄长。

    谁也不会听见,他在心底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