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43东方君主【7】
    “贝尔沙明只好向耶和华求告,但他不曾料到耶和华竟对他设下陷阱。www.yawen8.com贝尔沙明极力抵抗,最后也只是将自己的灵魂保留在了躯体中。天空殿堂散发一阵威严压力,使得诸天生灵都不敢靠近。耶和华便用计造成假象,令人以为贝尔沙明是因梅利思安伤害自己以救治雅里赫博尔的事情在发怒。”

    “那时夏娃已经降生。梅利思安在伊甸园修养数月后便帮助耶和华将阿格利博尔的灵魂同夏娃位格相融,这新生的女人并没有过去的记忆,仅有对亚当的爱意始终不变。亚当并不知晓这就是阿格利博尔,他一面对自己这命中注定的妻子怀抱责任,另一方面——阿格利博尔毫无征兆地抛下他,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但使终对阿格利博尔余情难消。亚当无法忘记阿格利博尔然后同夏娃结为真正夫妻,他痛苦难当,最终耶和华诱使他放弃过去记忆。耶和华同亚当说这件事情不能告知梅利思安,否则梅利思安会生气恼怒,于是亚当便不再见梅利思安。于是等那奥术发生效用被梅利思安知晓时,梅利思安已无力阻止了。”

    “这对初始的男女由耶和华同梅利思安共同教导,后来结为人间的夫妻。这件事情已了,耶和华便专心一意去修正生命之水的回环,梅利思安也在一旁协助。但人鱼的身躯与灵魂承纳不了这样巨大的力量。他被痛苦折磨日日衰弱,终被金星伊斯塔尔察觉。伊斯塔尔将梅利思安视作自己的父亲,他忧心不已,最终打破向贝尔沙明所做的绝不同耶和华有所联系的誓言前去问询求教。耶和华便将自己所做的一切告知他,将梅利思安为他所做的奉献告知他,最后把人鱼痛苦的缘由告知他。还将数年来自己所深藏的秘密透露给他——伊甸中的生灵仅为世界意志的分支,若要独立,便该从现金身份抽离。梅利思安便在帮助耶和华做这些事。耶和华叫伊斯塔尔选择:是替代梅利思安做那些事情还是任梅利思安痛苦下去直至最终消亡。伊斯塔尔知晓梅利思安一旦下了决心是不会改变心意的,于是便决意代梅利思安去做那一切。”

    “伊斯塔尔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贝尔沙明的灵魂夺出。他本该是生命之水中诞生的第二任天与地的主人,在降生时遭到耶和华阻碍,最后借由梅利思安同雅里赫博尔的灵魂与力量降生,但他身上仍旧带有世界之主的印记。耶和华如此聪慧,他钻研出一种奥术,使得伊斯塔尔能够与贝尔沙明抗衡。而贝尔沙明在曾经同耶和华对峙时便消耗太多力量,他最终不敌伊斯塔尔,被伊斯塔尔抽取出灵魂,化作一尊石刻雕塑。然后耶和华又使他逐一拜访园中生灵,将他们如法炮制。伊斯塔尔力量强大,自然无人可以抗衡。”

    “梅利思安自然察觉了贝尔沙明的变化,他满怀忧虑去问询耶和华。耶和华却令伊斯塔尔将他困住,然后与伊斯塔尔一道将梅利思安锁囚在生命树之源中。梅利思安精通奥术,更能使用生命之水最初的力量。未免他逃脱,耶和华便用奥术使得梅利思安成为衔接生命之水上下两处伊甸的门扉。那力量太过强大,梅利思安无法挣脱。如此梅利思安仍旧还要承受痛苦。伊斯塔尔觉得耶和华欺骗了他,便对耶和华大声驳斥。他懊悔万分,悲痛不已,便没有注意到耶和华早已对他施展奥术,控制他的意志。”

    “恰在此时,亚当撞见伊斯塔尔同耶和华的争吵,又正好看见被囚困沉睡的梅利思安,他惊讶诧异不可置信。在这伊甸之中,伊斯塔尔是他的挚友,耶和华同梅利思安是他所敬重尊崇的兄长与老师,他不知晓耶和华为什么同两人产生罅隙,最终竟互相伤害。『雅*文*言*情*首*发』他大声质问,耶和华便以奥术将他远远推开。耶和华说道,你注定是伊甸园外至尊之王,生命之水此刻庇佑你,我便不会伤你,夏娃是你妻子,要为你诞下子嗣,我也不会伤她。亚当怎肯将挚友与兄长留在此处?他也不相信耶和华竟真会做这种事。他仍想抗争,可他身上的力量与智慧又怎能够同耶和华相抗衡?他无力改变现状,又不愿意真正同最为尊崇的兄长敌对,只好退居伊甸深处照拂怀孕的夏娃。”

    “其后,耶和华便令伊斯塔尔去收取雅里赫博尔的灵魂。待他将太阳力量稳固在日光城中之后,伊斯塔尔便又开始收取诸天星辰。金星乃诸天统帅,星辰齐列,跪在天空殿堂之前。他们并不反抗,只沉默不语,逐一在伊斯塔尔手下化作石刻塑像。”

    语言虽然简单平淡,但青年眼中却仿佛映着那时的星辰辉光。王子凝视着青年的眼睛,觉得悲伤又心绪激荡。

    “那么这些……这些……”他望向窗外。青灰的黎明下一尊尊雕像庄严矗立。他们美丽高贵,庄严神圣。“这些是……是伊甸的生灵?”

    青年平静地点头。

    “伊甸并没有雕塑师。这是灵魂被取出之后躯体化作顽石。”

    王子大睁着眼睛沉默着说不出话。

    这个幼小的孩子,他大概吓着了吧。

    青年仰头望去。在层层叠叠缟玛瑙般铺展开的细微晨光里,金星仍在闪烁。

    时间不多了。

    他搂住孩子。孩子却忽然以哀伤的神情说道:“你一直以来自己居住在这里吗?”

    “还有独角兽陪伴。”

    孩子垂下头:“可是……这是个墓园呀。我知晓了,你……你厌憎我的先祖亚当。他逃了出去,却将你留在这里。”

    青年的神情还是那样平静。但他洁净浅海般的眼眸深处却流露出一丝茫然:“我……”他说,“不,没有人能够将我留在这里,我是自愿的。而且我并非在园中长大。”

    “咦?”王子睁大那双天空蓝的眼睛。他毕竟天性喜爱探究事物的根本,那双眼睛终于有了一些神采来了。

    青年轻柔地微笑道:“我会对你说的,亚当离开伊甸的时候其实我还……”

    他顿了顿。

    “……其实我还远未出生呢。”

    王子更加好奇地看着他。他便附身在孩子的额上吻了一下。

    “便且听我说吧。”

    “金星伊斯塔尔收下星辰的灵魂。耶和华便令星辰按照贝尔沙明制定的规律运行起来。这样四季四时黑夜白昼便可以永恒地自己轮转,已经不再需要世界意识来操控了。毕竟灵魂都会产生情感,而情感总会使得恒久的规律出现差错。”

    “或许是收取力量的时候遭受过大的冲击,伊斯塔尔竟忽然摆脱了耶和华的控制。他虽然认同耶和华是想要改变伊甸的困局,但当他想起自己做了什么之后仍旧痛苦地不可自抑。他在伊甸园中看见栩栩如生的石塑,这些石塑仿佛影子追逐着他,仿佛剪刀割裂他的肌肤。他又去天上,想起诸星辰跪在他面前,无人反抗,任由他抽取灵魂,心便痛楚得仿佛要停止跳动。他又前往日光城,跨越重重庭院,看见雅里赫博尔的塑像立在眼前——她仿佛并不放心地眷恋看着伊斯塔尔,然而肌肤却再不温热,口舌也再不能说出爱昵语言。伊斯塔尔抱着母亲的石塑痛哭不已,便连周天寰宇都为他的悲伤颤动起来。耶和华看了他一昼夜。然后将他带走,前往囚锁梅利思安的地方。门虽安放在梅利思安的身上,但耶和华还同从前与梅利思安亲密相处时候一样仍旧时时前来与梅利思安探讨研究。伊斯塔尔并不知晓这些,耶和华对他说这时候他所要收集的灵魂及力量已经几乎完全,所以便前来使得梅利思安陷入沉睡。”

    “伊斯塔尔想到父亲温和宁静的神情,又想到从今后他也会永恒离自己而去便觉得痛苦万分。他惊惧颤抖,央求耶和华独自前往,不要把他带去。但耶和华并不听他请求。那双消瘦苍白的手竟有那样大的力气使得伊斯塔尔挣脱不开。耶和华将他带到梅利思安面前,命令他协助自己使梅利思安沉睡,并向他说道:‘梅利思安时时忍受身体的疼痛,你不叫他睡去,难道要叫他生生忍受吗?’

    伊斯塔尔挣扎嘶吼道:‘我已同意你代替他,你为何还要使他成为门,为何还要令他受这样的痛苦?’

    耶和华道,‘梅利思安虽将一般灵魂赠你,你也可调动他所拥有的力量,但他是不可替代。他是接通过去与未来之人,他是连接人间同冥府的通路,他是生命之水的宠儿,是最大的眷顾者。你无法替代他,这个宝座只为他准备。’

    ‘你欺骗我!耶和华,你欺骗我!他对你如此崇敬爱戴,他的目光永远流连在你身上,你也曾经那般宠爱呵护他,你怎忍心叫他受这样苦楚!’

    ‘我并不忍心叫他受这样苦楚,但绝不止他一人会受这样苦楚。伊斯塔尔,你知晓灵魂与躯体契合,难道你从未想过将灵魂与躯体剥离会是一种什么滋味?你便觉得贝尔沙明不曾痛苦,阿格利博尔不曾痛苦,雅里赫博尔也不曾痛苦吗?’

    这些都是伊斯塔尔最为敬重崇拜的人,还有他最为爱惜仰慕的母亲,他的心原本便为他们化身石塑雕像而疼痛不堪,如今更知晓他们之前所忍受的苦楚,此时更加悲愤难当。他用力挣扎,想要挣脱耶和华手腕,想要在他身上将这些疼痛全部讨回。但耶和华只是抬抬手指,他便跌坐一旁再不能动弹。

    耶和华说道:‘你自然憎恶我,你自然痛恨我诱导你,你便永远不要忘记此时情感。我使他们遭受一切,有一日,你也有机会使我遭受这一切,那时候不要被你那软弱善良阻碍。’

    伊斯塔尔便那样痛楚地望着他,任他将自己力量取走,任他以冰晶牢笼将梅利思安包裹其中。

    从此后这位深海的宠爱,伊甸诸生灵共认的耶和华的伴侣便再也没有苏醒过来。”

    •••

    水流轻缓地环护着人鱼。

    他从来不会将痛楚表现给旁人看。

    总是那样自如安宁,总是那样优雅美丽。

    [耶和华,你果真从不说谎。]

    白发的男人虽然神态温和,但永远自治冷静。

    [谎言揭穿的时日难道不比真相更令人痛苦吗?]

    [我至少会给他留个美梦。]梅利思安挑衅般望向耶和华。他被囚困在生命之水的深处,却显得这样宁静自如,[耶和华啊,受你宠爱的人多么不幸。你如此在乎伊斯塔尔,甚至夺走他的意志令他对雅里赫博尔下手时不止太过苦楚,又为何忽然解开禁制要他看这样悲惨的现实?你为了要他成为你的那柄为自己准备的屠刀,竟然这样冷酷无情。]

    耶和华平静地注视着他。

    [你从不反驳啊耶和华。这样高傲冷淡……]

    这些话使得耶和华叹息一声:[你并不真正在意,何必要伪装出这样恼怒又别扭的神情呢?我确实已不足控制他到最后,否则我也会令他安眠至一切过去。]

    [莫要戳我伤疤啊耶和华。我同你感情深厚,你竟要我毫无知觉地睡在这里,连你最后一面也不愿使我见到,若是常人总该生气吧。耶和华,你厌弃我没有情感,你鄙夷我没有心吗?]

    [梅利思安。]仅有人鱼能够叫他流露这样无奈神情吧。耶和华走近他,[梅利思安,我是来同你道别的。]

    [我既然无心又无有情感,你又何必来同我道别呢。耶和华,是你对我念念不忘。你不认它是爱情,却固执说像父亲那样爱我。耶和华,你看那,地上的伊斯塔尔,那颗光耀的金星继承你大地的位格,他才是你的孩子,你待他却不像一个在我面前这样的好父亲呢。你这狡猾的智者,你总要在我心底留下痕迹了,你总要将这谜题留给我好要我对你不能忘怀了吧。]

    耶和华微笑起来:[能使你牢记,日后的道路我便能坦然行走了。]

    他底下头颅在人鱼额上温柔亲吻。

    [我来同你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