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45Reality
    夏夜。『雅*文*言*情*首*发』

    城市中不会有草虫鸣叫,也不会有璀璨星光。

    但霓虹辉煌耀目,空气中弥漫着机械与无数奢侈品所混杂出的令人迷醉的气息。

    在大都市生活过,就不会喜欢回归旷野。旷野纯朴清新,但也凝滞闭塞。

    这个地方才是天堂。

    有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猎物,这么多让人心脏狂跳的刺激。

    他吹着夏夜略显燥热的晚风,抓抓头发,深吸一口浑浊又令他沉迷不已的空气。

    这才是他的世界。

    繁华绚烂,光怪6离。

    啊,对了。他是个小偷。

    不仅仅是小偷,或者可以称作诈骗犯。

    哦哦当然这不是个很值得炫耀的职业,甚至应该被人唾弃鄙夷,但总有一两个比较特殊对不对?比如传奇故事里的侠盗,飞檐走壁的义贼……我是个好人!——他向来是这样认为自己的。

    ——我当然是个好人!

    他目送出租车离开——车里有个很让人难以忘怀的美人儿。他本着某种职业习惯在送美人儿上车前搜索了一番美人的口袋,真遗憾里面没有证件也没有电话本。当然钱也没有。所以他就在美人儿口袋里放了一些零钱,在外卷的纸条上留下关于自己的线索,当然没有忘记写谢谢。然后他所要做的就是安逸地听着爵士在家里等待……

    等待什么?除了一遭顺利进入完美结局的艳遇还有什么值得等待的!

    啊,真的,他笃信得很。为什么这么笃信呢?不光光是因为他明白自己魅力无穷,还因为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喜爱刺激同冒险,对方一定跟他是同样的人。

    这种笃信很有可能是自我意识过剩或者单纯的一见钟情导致荷尔蒙错乱。但反正他的直觉很少有不准的时候。

    哟呵!今天真是好运气~

    从无聊透顶的早上忽然接到邀请来参加一场有趣的狩猎开始他就觉得这一定是个幸运日。『雅*文*言*情*首*发』跟安妮一起来到目的地,在认出酒吧老板亚当的时候特地在他面前说粗鲁词语惹得亚当黑脸让他格外兴奋。然后站在亚当身边的那个貌美青年出言帮他消灾解厄实在令他忍不住荡漾起来。紧接着——哎呀任务反而乏味无趣起来,他开始一门心思研究怎么勾搭这个美丽的小宝贝。表面上看起来美人儿似乎是亚当的情人。那份亲密也太碍眼啦!那漂亮的细腰是随便什么人可以搭的吗?!当然他也不会错看美人儿虚缓的脚步以及保镖们奇怪的态度。

    啊哈!逼良为娼?受胁迫?潜规则?

    他倒是没怎么担忧,反而饶有兴味地想等会儿要怎么溜去偷看。

    偷看什么?

    当然是公主大败黑魔王!

    至于为什么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美貌柔弱青年有这样的信心——那是因为——你瞧,你要是在丛林里呆久了,一眼就能分辨谁是真正的野兽,谁是外强中干。

    那之后的事情……咳,当然是没有让他失望啦!而且精彩得叫他想要鼓掌赞叹!当然不是因为剧情离奇或者被害者大翻盘让人感觉全身爽快。那主要还是因为……那个——衣衫半褪的美人儿真的好诱人!尤其是那双眼睛,湿润煽情,冶艳魅惑,又像野兽一样凌厉危险……美人儿将刀子抵在那不可一世的大少爷喉上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几乎要……嗯……那可真丢脸。

    可惜通风井里的视角不能三百六十度随意转换,真想录下来好好品味呀。

    就因为他这么一瞬间的走神,他懊恼地发现自己的美人儿竟然不见了。随后进来的杂乱人等在房间里四处搜索,他只好悄悄离开。再然后——用安妮的话来形容就是贼心不死地在附近晃来晃去期待再相遇。

    然后他衣衫不整的美人儿果然又出现了。

    ——我是好人!我是世界上最好运的好人!

    温柔体贴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当然是小菜一碟。结果看见美人儿脖子上那个暧昧痕迹的时候不由自主想起对方躺在沙发上仰着头喘息的样子——那真是——嗷唔,差一点就在美人儿面前提前暴露了自己的本性。

    哎呀呀,总之说到这里还有什么好继续说明的呢?不就是英雄救美必有艳福嘛哈哈哈。

    他抓抓自己头发。那张脸平凡无奇,可那双眼睛里却闪烁着迫人的光辉。在这个好运一天的最后一段时间应该干点儿什么呢?唔……要去定支红酒,然后布置一下卧室,再然后……

    他忽然瞪大了眼睛。

    如果有一天你走在路上,世界忽然分崩离析,你也会这样瞪大眼睛。

    也许还会惊声尖叫,也许还会拔足狂奔。

    可他是个见过世面的小偷与诈骗犯,他虽然也没有看过哪栋楼房悄无声息地变成微尘,哪条道路像水流一样涓涓淌走,那片天空会如同沼泽深深下陷——但他确实没有惊慌失措而是镇定无比。

    你看,有些人你总是捉摸不透他在想些什么,他们总是令你气急败坏焦躁无比,他显然就是其中一个。

    他在想什么?

    他在想好在美人儿的坐的车只开出几步远,也许有机会再来一次英雄救美顺便在以身相许前来个亲密接触哦耶!

    成功的小偷与诈骗犯靠的是高超的智商以及无与伦比的行动力。几乎就在世界刚刚开始发生奇怪变化的那一秒,他已经一边在脑海中播放少儿不宜的镜头,一边欢快地跑到了美人儿的车前。他拉开车门,却又忽然平静地站着不动了。

    他看着车里的人。

    一个美貌的青年。

    身体纤细,肌肉流畅。

    好像柔弱可欺,但实际危险无比。

    这美人儿侧头靠着车座。

    在这样分崩离析的世界里,他的身边安宁寂静。再没有什么人能打扰这个美丽的男人,连世界末日也不会向他身边蔓延。

    欺诈师抓抓头发。他看见青年缓缓睁开眼睛,仿佛是在酣沉的美梦中苏醒,那双夜色般的漆黑眼睛柔软又朦胧,却不带一点困惑迷离——这是个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能平静解决的男人。坚韧又强大,无论多狼狈都不会等待旁人的援手。

    他注视对方忽然深蹙的眉头,以及一瞬间不知为何虚软的身躯——但他却没有伸出手去。

    你问为什么?

    哦,说真的,为什么呢?

    美色当前却没有上前大吃豆腐这当然不是他的风格。

    实在要问的话那么果然是因为——这青年蜷起躯体——那双修长的腿——不知何时——化作一条华贵美丽的蓝色鱼尾。

    哎呀,这见过世面的小偷与欺诈师,他没有为世界的奇怪变化震惊,却为一条鱼尾大惊失色了。

    他能够从那紧绷的肌肉上感觉到对方所经历的疼痛,是病发?药剂?还是别的什么?可他却没有上前施以援手——这真是太棘手了!

    你瞧,要是有双腿的人类还好办,可捡到一条美人鱼——这样在床上的时候要怎么操作呢?看得见吃不着实在太令人痛苦了,就不如见死不救吧!

    ——成功的小偷与诈骗犯靠的是高超的智商以及无与伦比的行动力。几乎就在青年化作人鱼的那一秒,欺诈师就关上车门准备撤离。

    但世界上从不存在没有失过手的坏蛋,就算这坏蛋坚信自己是好人并且运气天下第一也一样。

    欺诈师转过身去,发现身后悄无声息地站立着一个男人。这男人穿着灰色的制服,腰间垂下燕尾一般的奇异腰带。

    “阁下,能请您暂且照顾他吗?”

    “要是我拒绝会怎样?”

    “我会强迫您那样做。”

    “哦,那好吧。”欺诈师耸耸肩,重新坐到车上然后把人鱼揽到怀中。虽然鱼尾让人有点扫兴,可那张美丽面庞柔顺地依靠在自己胸膛里的感觉实在很不错。而且腰肢果然纤细柔韧!欺诈师忍不住吹了个口哨。

    那个灰衣的男人为他们关上车门,然后便驾驶着车子移动起来了。

    流动的大地与倾塌的天空忽然停止崩溃。仿佛有只不可思议的手用画笔在画布上描绘奇异的图案。宝石般变换色彩的美丽天空,纤细绸带一样架在空气里漂浮的道路,浓碧高大的树木,光辉璀璨的花朵……仿佛仙境又好似童话……连那平凡无奇的车子都变成高雅华贵的马车。

    欺诈师忽然赞叹了一声。

    “噫!啊喂。”

    灰衣人侧耳示意自己在听。

    “我说,”欺诈师摸摸自己的下巴,眼睛从车窗外撤回,视线投注到人鱼那美丽的面庞上,“错过这样的景色实在太可惜了!我能不能人工呼吸把他叫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