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48巴别之王【2】
    位于黄金之都巴比伦的西方,高塔仿佛利剑直入云霄。www.yawen8.com黄金圣王尚没有降生,高塔之下的这片土地由亚当亲自管辖。人间界的王们都接受到亚当的忠告:不要靠近这座塔。

    它无门无窗。石头的墙面层层累加,泛着星光一样朦胧的辉煌。即使在非常遥远,跨越无数国度的地方,只要仰起头来张望也能瞧见它。就像一颗地上的星辰为旅者指明方向。

    从来没有人会朝那里去。人们总是说在塔的东方、西方、南方、北方……将它当成某样标准,但永远绕塔而行,从不会有人说我要去塔的脚下。

    这座塔叫做巴别。

    这是变乱的意思。

    人们总说如果男人去了那座塔,他的家庭就会争吵不休;如果一个城镇的领袖去了那座塔,那座城市就会战乱不休;如果一个王国的国王去了那座塔,那么那个王国就会分崩离析……

    “可是他们为什么会相信这样的传言呢?”贝利亚转头疑惑不解地问道,“王是亚当的子嗣,他们的王国由亚当创造又受他庇佑,这样的王国怎么会分崩离析?”

    “啧,别动。”欺诈师在贝利亚的额头上弹了一下,那贝利亚马上乖乖回头坐好。“乖啊。”欺诈师摸摸他的头,“亚当离开伊甸已经数百年,除了他的子嗣,伊甸外的生灵都会衰老死亡。真正跟亚当接触过,曾经听过他的教诲又曾经见过他熟知他的人一个都不在了。对于寿命短暂的人类来说一百年就可以造就传说,亚当显然只是其中一个。”

    “可亚当还在……”贝利亚再次疑惑转过头来。

    “别动!”欺诈师又敲了他一下,“亚当成天躲在家,又没人看见他,谁信他还在!”

    “可……可是……可是他确实还在……”

    “哦,这个内涵就很深刻了。以后人类里面有一大批没有事做的聪明人弄出来的一种叫做哲学的东西里有一个流派是这样说的:我看不见的东西都不存在。”

    贝利亚苦苦思索。他觉得这个说法很有问题,欺诈师便有趣地跟他争论起来。贝利亚被绕得迷迷糊糊,最终踟蹰犹豫觉得这种说法似乎也很有道理。欺诈师虽然看不见他苦恼的神态,但却也同他足够熟悉能够轻易想象出他的样子了。那情景使得欺诈师乐不可支,他敲着贝利亚的脑袋:“笨蛋不要思考这种问题,否则会饿死。”

    “可是我不饿……”

    “噗。”欺诈师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贝利亚疑惑地抬头看向他,但是又忽然想到自己不能乱动,于是慌慌张张地转回去垂下头。

    这实在是太可爱了!欺诈师俯下身在贝利亚面颊上亲了一下。

    “你只要记住,大部分的人类是一种不爱讲道理,只喜欢相信自己胡思乱想的生物。而少部分的聪明人他们懂得利用这一点为自己获取利益。你跟我说了很多伊甸的故事,难道在伊甸里耶和华不是这样欺骗他人吗?”

    “父亲是为了……”

    “所以你要知道,欺骗不一定是坏事。欺诈是一种伟大的艺术。你要懂得怎么运用它来造福人类。乖乖跟我学,嗯?”

    “嗯。”贝利亚认真地点头。他立下过誓约,欺诈师的话他都会听从。

    “好的,现在是第一课如何改变自己的形象。”欺诈师弹了个响指,一面镜子出现在贝利亚面前。镜面中的青年俊秀优美,但发型却显得十足古怪。

    “厄洛伊斯……”贝利亚委屈地回头望着欺诈师,“今天伊斯塔尔要来……”

    “不是很好嘛。”欺诈师在贝利亚的肩膀上安抚地拍了拍,“让面瘫变脸最有趣了。”

    ···

    金星从天际降落。www.yawen8.com他携裹着太阳的辉光,却比月亮更加清冷寂寥。那俊美的脸上从来没有笑容,显得格外冷漠疏离。

    并不需要多做研究。多年以来的职业素养使得欺诈师一眼就看穿这个男人意志坚定又很有智慧,欺诈师绝不愿意轻易成为他的敌人。

    ——也只有贝利亚会因为伊斯塔尔这种难缠的角色到来而露出欣喜期待的神情。

    欺诈师站在阴影中。

    他看着贝利亚快活地朝伊斯塔尔而去,伊斯塔尔则在看见贝利亚的瞬间表情僵硬。那神情像是怜惜又像是愤怒,然后一种刀子一样锋利的情感朝他投递而来。

    金星怒火冲天,但他的神情只有一瞬间的裂痕,随即在贝利亚面前又表现得如往常一样严厉死板。

    可那一瞬间表情的变化也足够欺诈师欣赏了。他吹了一声口哨,快活地弯起嘴角。

    “双马尾果然是人间杀器呀!”

    欺诈师自动忽略了金星对他的愤怒,这有什么好在意的呢?他胆小怕事,畏惧危险,可也最懂得分辨什么样的危机徒有其表,什么样的险境才是九死一生。

    金星厌憎他,可不会对他动手,他对此笃信无疑,于是他就尤为喜爱这种激怒金星的游戏。

    ——我真是个天生的贱骨头。

    他吹了口哨,从阴影中撤离。

    大约在巴别塔里待了十年之后,欺诈师已经能够熟练自如地使用奥术。他虽然不知道自己的身上隐藏着什么秘密,但称他为万法汇聚之身的人都没有说谎。他对奥术有着天然的领悟能力,有时即使贝利亚也不能企及。

    金星每隔几年就会到巴别塔来。他对欺诈师的憎恶一直没有消减,在贝利亚面前却总是小心翼翼地掩藏着自己的情绪。在贝利亚注意不到的时候欺诈师总是想尽一切方法挑衅他。

    金星总是忍耐着怒火,简直像是圣徒那样高贵。

    “我觉得很荒诞,”欺诈师环抱手臂站在金星面前,“你有受虐倾向?”

    金星紧抿嘴唇,颤抖身躯,愤恨地瞪着欺诈师。

    “你这么讨厌我,却还要跟我待在一起,或者你暗恋我?”欺诈师凑近金星,几乎要贴上那张俊美的面庞。

    “收起你肮脏的想法!”金星发出低吼。他这样恼怒愤恨却还是没有选择离开。

    “那么我就猜不透了,高贵的大人,到底是什么让你坚持这么多年来瞒着贝利亚跟我私会……喏,我看得出来你很爱他。但这样下去你就要跟你的情敌产生畸恋了。”

    “你在胡说!我对贝利亚——”

    “啧啧啧,别在撒谎的专家面前撒谎亲爱的大人。你瞒不了我,你的眼神,你的语调,你的神情,你的动作,甚至连你带动起来的风都能告诉我这个讯息——你简直爱惨了他,可是又不敢让他知道。”

    金星恼火地瞪着他,怒气冲冲地离开了。欺诈师看着他隐藏在深处的恍惚与疑惑勾起嘴角:“还很稚嫩呐,青涩得连自己的喜欢都察觉不到。”

    那之后金星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在欺诈师面前出现过。

    表面上虽然是由贝利亚在教导欺诈师奥术已经向他讲述各种历史,但实际上贝利亚自己还需要教导者,所以真正向欺诈师传递知识的人是金星伊斯塔尔。伊斯塔尔不再露面的这段时间中欺诈师把贝利亚以及伊斯塔尔教授的奥术反复练习,他还将贝利亚和伊斯塔尔告诉他的历史与自己熟知的历史做了对比,发现许多有趣的东西。几年之后,亚当的最后一位子嗣被他从巴别塔带走,加上亚当自己,人间界已经有了九千九百九十九位帝王。贝利亚告诉欺诈师自己将要离开巴别塔,到伊甸园里去。

    不久之后,已经无数年没有再在人间界现身的亚当在诸王的簇拥下前往耶和华建造的万王殿,诸王称颂他为万王之王,他并没有接受这个称号,只是告诉大家在生命之水的源头伊甸园中有一位风华无人可及的君主,他曾是亚当敬重的师长。此后诗人在编纂诗歌时就将这位君主称为东方君主,由于亚当是离开伊甸引领人类的人,所以他们仍旧称呼亚当为万王之王。

    欺诈师知道亚当最终没有坐上万王座,而他口中的东方君主就是梅利思安。

    贝利亚曾经许诺为他寻找梅利思安,也向他说过跟亚当对人间界诸王所描述的不同,梅利思安并不在伊甸园里。贝利亚曾说耶和华使得梅利思安成为联通上下伊甸的门扉之后,梅利思安便回到了现实世界。因为门扉缺少了梅利思安的镇守,所以耶和华才创造了贝利亚,并将贝利亚的一部分留在伊甸里面。如今万王归位,贝利亚就要回去伊甸了。

    “对不起……我不能带你去伊甸园……”

    虽然活了这么长久,但因为一直没有离开过巴别塔接触外面的世界,贝利亚仍旧像孩童那样单纯。他低垂着头,显得非常沮丧。

    欺诈师不在意地捏捏贝利亚的面颊:“我相信我对梅利思安的爱让我迟早会找到他,所以不要担心了。”

    贝利亚眨着眼睛,有点委屈地说:“可是我答应过你,要陪你找他。”

    欺诈师轻笑着拥了拥贝利亚,看出他其实你是舍不得离开自己:“我不会忘记你,你也会记挂我的对吗?”

    贝利亚乖巧地点点头:“伊斯塔尔也不来了,父亲离开以后只有你陪我。”

    欺诈师在他面颊上亲吻了一下:“离开亲近的人之后男孩才能成长成男人,等你变成真正的男人的时候就能再见到我了。”

    贝利亚笑了笑,但欺诈师的安慰显然并没有令他完全放心。从那双忧虑的眼睛里,欺诈师觉得贝利亚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但欺诈师并没有追根究底。他虽然跟贝利亚十分亲密,也很喜欢贝利亚的依赖与信任,但在他内心深处,却又并不真正十分在意贝利亚。欺诈师想起乌有之王对他说的话,他的心在出生之前就给了别人,所以任何人都走不进来。也许他会答应乌有之王跨过门扉前来这个世界的确是因为渴望着摆脱这道枷锁。

    斩断那段连他自己都不知晓的荒诞爱情,得回一颗自由的心,欺诈师想这也许正是他一直以来所期待的。

    最终贝利亚没有向欺诈师揭露心里的那个秘密。几天之后金星伊斯塔尔将贝利亚接去了伊甸园。那是几年来伊斯塔尔第一次出现在欺诈师面前,他看上去憔悴了不少,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沉默地看了欺诈师一眼。

    贝利亚无法离开巴别塔,所以欺诈师也一直没有到塔外去。贝利亚离开巴别塔后巴别塔中的门便打开了,欺诈师于是也离开了巴别塔前往人间界去。他一直喜爱历史与传说,欺诈师的行业也要求他懂得更多的知识,跨越遥远时光的河流亲眼看见先祖们生活的样子是件十分有趣的事情。他察觉自己对这个时代尤为留恋,就好像灵魂中有一颗骚动不已的种子在催促他接近这个世界。他想是梅利思安就要出现了。

    最初他并不相信贝利亚只是以梅利思安为模本所创造的生灵,但他从贝利亚身上确实体会不到接触梅利思安时那种不受自己控制的悸动。但为什么一同踏入那扇门扉梅利思安却不见了呢?贝利亚虽然向他解释过时间的奥术精密而复杂,并不能被人真正掌控,可欺诈师觉得这并不是真正的理由。况且贝利亚对他说的那些历史中也曾提到这个世界上就连创造奥术的耶和华自己也不能使用时间的奥术,只有梅利思安能够拨动时间之弦,只有梅利思安可以跨越时光河流。那么自己又是怎么跨越那道门扉的呢?贝利亚因为是梅利思安的仿造品的缘故所以也可以使用时间奥术吗?

    这疑问始终是梗在他心头的刺。他觉得这应该是他发现真相的锁钥。

    欺诈师在人间界游历的事情金星自然知晓。贝利亚说过在天空之主沉睡之后金星伊斯塔尔就得到了天空的宝座,他是贝尔沙明之后伊甸所认定的第二位天空王者,虽然耶和华意图剥夺他的存在,但在日之雅里赫博尔与梅利思安的精心呵护下他仍旧成长起来,最终耶和华也只好承认他,并且将自己属于大地的位格也交给了他。当伊甸园古老的生灵离开之后,金星伊斯塔尔就是名副其实天空与大地的主宰,这世间发生的一切事情没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欺诈师以诗人的身份在人间界行走。他见多识广又英俊多情,每当他唱起诗来总会有许多人围绕着他。数位国王想要邀请他到自己的王宫中做专属的宫廷诗人,但欺诈师只在每个国家逗留几年然后就离开了。或许因为他并不属于这个时间的缘故,他的容貌始终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未免引起骚乱,欺诈师便用奥术使自己慢慢衰老。

    他很少再像从前那样使用骗术。这个世界的人都十分单纯可亲,远远不像日后那样自私狡诈,欺诈师没有必要玩那种义贼的游戏。

    数年之后金星伊斯塔尔忽然出现在他面前。比上一次见到时更加憔悴忧虑,他对欺诈师说:“我带你去见贝利亚。”

    欺诈师见到那貌美的青年后就知道这已经不是自己熟知的那个贝利亚了。他并不能进入伊甸园中去,贝利亚也不能离开伊甸到外面来,他们便隔着一道菲薄的雾气互相打量交谈。

    “厄洛伊斯,万法汇聚之身,梅利思安的伴侣。”贝利亚脸上的神情非常奇怪,又像是欣喜又像是鄙夷与排斥,“伊斯塔尔希望我再见你一面。”

    欺诈师没有说话,只是仔细地观察贝利亚的神情样貌。他觉得贝利亚的样子十分违和可疑。

    贝利亚却又像从前那样单纯而真挚地微笑起来:“你把自己变老了。”

    欺诈师撤销自己面容上的伪装:“我现在在人间界的王国里当诗人,只有亚当的后嗣,人间界的国王才会不老,所以我只好变老省得被过多关注。”

    贝利亚听到这些话又皱起眉头,叹了一口气:“任何不朽的力量都不应该存在。”

    “是吗?”欺诈师清淡地搭腔,一边更加留心贝利亚的神态,“的确,拥有过大的力量的人出现在弱小的人面前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你也是这样想的……”贝利亚伤怀又惆怅地说道。“人间界的人真的会因为嫉妒最终憎恨我们吗?我们又肯定会因为过强的力量对他们造成伤害吗?”

    欺诈师以他一贯的方式轻佻地笑着:“我只是个普通人的时候,非常讨厌拥有我无法掌握的力量的人。你最早见到我的时候我因为怀疑你控制我而对你充满敌意。但我学会奥术拥有无人企及的力量之后,我又利用这种力量给自己更好的生活。”

    “但最后你知道那是误会所以原谅我了,而现在你也没有用它做坏事。”

    “人的心是很复杂的,包括你的心和我的心也一样。我是个骗术师但也不能让所有人都喜欢我。你可以用真诚让我相信你,但你做不到让所有人都相信你。力量会让人嫉妒和恐慌,这是两种瘟疫。而拥有力量太过长久的人,有时候会注意不到自己对弱小者造成什么影响。身躯过于庞大就很难看见脚下弱小的生灵。也许我并没有用奥术做坏事,但用奥术改变自己的容貌难道不是一种欺骗吗?这对我来说只是一种便捷的做法而已,但也许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它就会使别人受到伤害。”

    贝利亚咬住嘴唇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说道:“但我们只想守护这个世界。”

    “人是不会真正希望神灵存在的。”

    “我们不是神灵……”

    “那在人类眼中你们还会是什么呢?”

    贝利亚显得愤怒又十分悲伤:“就连伊甸园外的景色我们都没有欣赏过……耶和华说只有人才是最完美的造物。可我们为什么是失败品?”

    “因为你们是为守护这个世界而生的。”欺诈师发出一声轻笑,在贝利亚反应过来之前念出了奥术的咒文。一圈金红色的火焰在他身边燃烧,将那些灰白的雾气全部驱散。他跨过人间界同伊甸的界限,将贝利亚搂入怀中在他额上亲吻了一下:“无论你有什么改变,始终都是你自己。”

    贝利亚诧异地瞪大眼睛,而欺诈师已经被恼怒的金星送离了伊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