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49巴别之王【3】
    耶和华说只有人才是最完美的造物,可我们为什么是失败品?

    欺诈师想起贝利亚曾经问他的话,发出一声好似叹息又略带嘲讽的轻笑。『雅*文*言*情*首*发』

    距离第一次前往伊甸见贝利亚已经过了许多年。那之后金星也好几次带他跟贝利亚见面。有时候贝利亚会显得非常高兴,有时候却并不愿意见他,甚至还会充满敌意地观察他。他没有开口询问过贝利亚身上究竟发生什么事情,因为金星一定不会告诉他。

    在几十年里面,欺诈师在各个国家中旅行。他从贝利亚以及伊斯塔尔那里听说了许多许多故事,又因为他学习过数千年人类发展积淀下来的艺术与思想,所以他所创作的诗歌总是受人追捧,让许多行吟诗人传唱。

    前来这个时代的时候欺诈师曾经与乌有之王立下约定:任何向他伸出手期望得到他帮助的人他都不能拒绝。欺诈师以奥术帮助那些向他求助的人,也会向他们收取一些报酬。通常都是一夜的住宿或者一顿餐饭,有时候也会要求主人的一个美梦。这样奇异的行径使得他越来越受人瞩目,久而久之,竟有为他编写了一些诗词来赞颂他。

    为了避免麻烦,欺诈师行走在各个王国时总是使用不同的名字,也并不停留很久,但还是难免被认出来。后来别人干脆称呼他为无名氏。

    逐渐融入这个时代之后,欺诈师渐渐喜欢上这样的生活。能够接触到这些从前只能从书中读到的风土人情,让他觉得即使被乌有之王利用也没什么关系。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天性热爱惊险与刺激,现在却意外地发现这种充满惊喜的平静旅行也能够给他带来很多乐趣。

    在他的名声越来越大之后,人们都传说诗人无名氏跟亚当一样是从伊甸中走出来的。当旁人向他确认的时他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几十年后,他所改变的样貌已经十分衰老。他用奥术制造了一个孩童的假象带在身边,称那孩子为自己的弟子。在他“去世”之后的几年,已经成长为青年的孩子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并且继承了无名氏的称谓。于是无名氏的称呼就成为了诗人中一项独特的封号被传承下来。不过那第一位无名氏仍旧被人们仰慕与悼念。

    就这样,无名氏的称号已经传递了许多代。当一个人的寿命变得永恒,时间的流动就开始粘稠起来。只有被伊斯塔尔带到伊甸园外与贝利亚见面的时候时间才会过得非常迅速,有时感觉只说了几句话,离开的时候人间界却过了几十年。

    像是被时间抛弃了似的。

    他既不属于人间也不属于伊甸,但却从来没有感觉到寂寞过。

    欺诈师从不知晓寂寞这种情感。他对世界上的一切都抱有好奇以及新鲜的感觉,总好像有一辈子都体验不完的快乐。

    只是快乐,从来没有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似乎认为他就是亚当口中的东方君主。人间界的王庭越来越频繁地对他发出邀请,而这些邀请却往往不是来自于那些亚当的后嗣,而来自于那些尊贵的王臣。

    人间界的国王是亚当在巴别塔中创造,拥有智慧以及不老的生命,很少有国王会迎娶自己的王后,并且也从来没有哪一位王后孕育出过后代。国王会将一些孩子接到自己的身边,像导师教导弟子那样细心培育,让他们成为王国的大臣。

    欺诈师开始留连在人间界的权力中心,在这些王臣身边充当某种智囊角色。他为他们取得国王的更多信赖,从而获得更多对国家的掌控。

    但王从来是由亚当带来又亲自赐封,旁人即使觊觎王位又有什么作用呢?

    从伊斯塔尔将贝利亚带去伊甸开始欺诈师就一直觉得人间界会有什么变化发生。现在他觉得他摸到了真相边缘。

    如果这是他所处未来的历史,那么有些事情并不是那么难以猜测。www.yawen8.com

    在未来,世界上根本没有这样不老不死的永恒王权。

    正因为寿命短暂人类才会尤为贪婪。他们享用的是永寿者的智慧与生活,但却没有那样漫长的寿命来挥霍。

    欺诈师从不认为贪婪是一种罪孽。

    无数年清淡恣意的生活之后,他再一次嗅到了那种曾经令他迷醉的血腥的刺激。

    再次回到巴别塔是因为贝利亚。在最近的一次见面中,贝利亚显得坐立难安。但是言谈举止又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更加同欺诈师记忆里那个单纯无垢的贝利亚相似。贝利亚提起巴别塔,显得十分怀念。

    “我很想回去看看。父亲离开之后,您到我身边来的那段时光使我非常留恋。”

    欺诈师隔着伊甸的界限朝贝利亚抬了抬手,向他道别。

    不知不觉间,等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到了塔下。

    他勾起嘴角从那扇凡人看不见的门中穿过,仿佛看见贝利亚留在此处的幻影。欺诈师喜爱无数美丽精巧的东西,但他从不指望其中有哪一样能够长久抓住他。他在美景中穿梭流浪,但是毫无停靠的意思。也许贝利亚比想象中更加重要?他想到伊甸中越来越疯狂与古怪的贝利亚,叹息一声。

    不,如果真的那样重要的话,就该不顾一切去带他回来。

    这是一种有趣的赌博。欺诈师在猜测着自己最终会将这段时光遗忘还是会忍受不了它消失。

    “……厄洛伊斯?”

    一个男性的声音将欺诈师从自己的思绪中唤回。这声音显得十分温柔并且富有磁性,但欺诈师仍旧敏锐地分辨出来说话人隐藏的很好的疲倦与忧虑——似乎忧郁是这个世界的主题?

    已经很久没有人称呼过他的名字,更何况还带着一种奇特的好奇。

    欺诈师不由对说话人起了兴趣。是什么人会拥有成人的烦忧,又像小男孩一样对陌生人充满兴趣?

    他回过头,看见的是一个怀抱婴孩的金发蓝眼的英俊男性。金发像春日阳光一样温暖,蓝色眼睛好似晴空一样干净包容。

    欺诈师在一瞬间就确定了他的身份。

    亚当在巴别塔中创造自己的子嗣,这气质仿佛邻家男孩般的男人正是人间界的万王之王。

    “陛下。”欺诈师垂下头向他行礼。

    万王之王亚当在人间界接受诸国的朝拜,但他却好像并不习惯别人对他的恭敬。亚当侧身退开,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他怀中的婴孩转着清澈的眼睛瞧着面前的人忽然不高兴被冷落似地发出噜噜的声音。亚当伸出自己的手指递给婴孩玩耍,显然对这样的事情非常熟练。“这座塔你不应当随便来。贝利亚离开后,这里已经不再适宜你居住。”

    欺诈师在塔中生活的漫长时光里每隔一段日子就能见到亚当前来迎接人间界的王,但亚当跟贝利亚从无交流。他以为亚当对贝利亚同自己的存在一无所知。

    “我能感觉到。我离开伊甸后虽然已过去漫长岁月,但我毕竟是伊甸的生灵。我知晓贝利亚是耶和华创造,他在塔中时巴别的力量能够被他安抚,他走以后连我也不敢随意前来。我前来迎接诺亚,此后再不会到巴别来。厄洛伊斯,你跟随我离开,今后也不要再来了。”

    他怀抱婴儿在前头领路,欺诈师便跟随在他身后。亚当所走的道路并不是他所熟知的那一条。他们眼前仿佛是一座巨大的迷宫,在正确的方向上有一道摇曳的辉光在闪烁。亚当告诉他那时金星伊斯塔尔的星光。

    “我们曾是好友,但我从伊甸离开就再也无法同他们见面。我有九千九百九十九双眼睛,人间界发生的一切没有我所不知晓的,但故园的路途永远无法再看见。”

    欺诈师听伊斯塔尔讲过这位亚当的故事,但似乎从亚当口中听说又略有不同:“那么您后悔离开伊甸吗?”

    亚当没有回答,反而问道:“我知道伊斯塔尔总到巴别来,但我无法看见他。他还好吗?”

    “他很好。”

    亚当不再说话了。

    欺诈师同亚当的相逢十分短暂。此后欺诈师继续游走诸国。在路途中他听闻黄金之国巴比伦的国王得到了一位子嗣。那是人间界九千九百九十八位王中唯一降生的王子。

    欺诈师想到亚当从巴别塔中抱出的婴孩,便知晓王是不会有子嗣的,也隐约觉得这将是亚当的后嗣中最后一位王子。

    听说黄金之国巴比伦的国王得到一位子嗣的时候,欺诈师正在与之距离快马奔驰七个日夜的南方国家。这国家的国王继承了亚当的柔软的性格,无论做出什么决定都显得优柔寡断。他爱上一个少女,又因为种种原因不敢同她结为夫妻。这国王听说无名氏的继承人正在自己的国都,于是便将他邀请入宫廷。

    “无名氏,我听说你别人的诉求有求必应?”

    欺诈师在这位国王面前恭敬地垂首,声音虽然优雅动听,带着一种刻入性情的漫不经心。

    “是的,陛下,我继承无名氏的称号,被敬为伊甸园外最优秀的诗人,也就继承下了这条誓约:凡是向我伸出手寻求帮助的我都不能拒绝。”

    国王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你是伊甸外最好的诗人,那么伊甸园里也有诗人吗?”

    “伊甸园外的第一位诗人是万王之王,您的父亲亚当陛下。他写出诗来,教导第一个男孩吟诵,他把那些我们所不知晓的历史编在歌中,令日后千千万万的诗人都传唱那些曲调。是谁教导他呢?亲爱的陛下,万王之王,您的父亲亚当,他是伊甸园外的第一位诗人,第一位农人,第一位工匠……是谁教导他呢?”

    “父亲说过,他的智慧来自他的老师耶和华,来自东方君主梅利思安,来自闪耀的晨星伊斯塔尔……”国王叹息了一声,“人间界永远无法触摸伊甸的大门,我们仅能从父亲的言语中窥探伊甸的智慧。无名氏,你知晓这样多,有人说你来自伊甸,正是那东方君主,是真的吗?”

    “呵……”欺诈师笑起来,他朝国王鞠了一躬:“陛下,无名氏确实曾从伊甸被驱逐出来。但那是距今非常遥远的事情了。”

    国王笑道:“第一位无名氏是从伊甸而来吧。你的年岁还没有我长久,但你站在我面前,我竟忘记了。”

    欺诈师没有说话。

    国王看了他一会儿,但视线又好像飘到了某个虚无的地方。他露出哟个略有些期待又有些惆怅的眼神,问道:“无名氏,如果你们曾经像万王之王那样将伊甸园的智慧带出来,那么你能够解决我的烦恼吗?伊甸的智慧是无所不能的吗?”

    欺诈师又微微朝国王躬了躬身体。

    “这世上没有什么是无所不能的,我的陛下。有一个故事,说一个武器匠人创造了一件能穿透一切的矛,后来又造就了一面能够抵挡一切的盾,他将这两样宝物在人前贩卖,有一个人边说,如果用你的矛去穿透你的盾呢?陛下,这两样东西就是无法存在的呀。”

    “就连伊甸的智慧也不是无所不能……那么连你也无法解决我的烦恼了。”

    “我的陛下,为这人间带来伊甸最多的恩惠的人正是您的父亲呀。您想要食物时万王之王便教导您如何采集,如何栽种,如何猎捕;您想要衣物,他又教导您如何纺织,如何缝纫;您想要武器,他便教导您如何采矿,如何熔炼,如何锻造……他能够教导您更多,但您能掌握多少呢?我的陛下,您以为伊甸将智慧当成馈赠,您错了。您认为亚当陛下离开伊甸时就已经无所不知吗,您又错了。您会发现,这个世界由火,由水,由风,由土组成。发掘它们的奥秘渐渐地您就能知道更多。您将伊甸的智慧视作馈赠,那么总有一天,它会变成最后的施舍。伊甸的智慧并不是无所不能的,可有样东西却能实现人的愿望。”

    “那是什么呢?”

    “便是探索与求知的那颗心,是求而不得的**。”欺诈师望向国王,他的眼睛那样深邃,像是要将国王的灵魂都吸进去。国王不敢小瞧这名诗人,他虽然如此恭敬,却也如此叫人害怕。“陛下,如果伊甸众灵无所不能,亚当陛下又为何从中离开?但那一切都是伊甸生灵自己该烦恼的事。我的陛下,您所烦恼的又是什么,您想向我求得的又是什么呢?”

    “我……”国王闪烁着目光,他不敢看诗人的眼睛,就好像里面有一把审判的铜锤,能够将人内心的一切阴暗都挖掘出来一一批判。那并不是光明的判决,而是恶魔的天平。“我……”他迟疑不定,战战兢兢。诗人仍旧以那锐利的目光看着他,那双眼睛里除了露出令他惧怕的洞悉之外还有满溢出来散发甘甜香气的引诱。

    来告诉我吧亲爱的陛下。那双眼睛仿佛在这样说。来向我求得你所要的东西吧,只要你开口,无论是什么我都能为你得来。

    “我想……”国王艰难地喘息着,“我想要一个子嗣,要一个我的父亲——万王之王亚当不允许我拥有的禁忌的孩子。我爱上一位美好的女人,我要迎娶她做我的王后。但我的寿命这样漫长,她的青春却这般短暂,我要同她一道孕育这样一个孩子,这样她就不会在渐渐的衰老中发狂。因为就算我不能陪伴她,她还有我们的孩子。一个女人,有了一个孩子之后,就再没有人能够将她击败了。”

    “你想要一个孩子……”欺诈师轻柔地说道,“您是想一个孩子是比爱情能治愈人的良药吗?您是想,您的爱情也做不到的事情这个孩子会为您做到吗?我的陛下,可您是这样爱她,您知道您漫长的寿命会使她像是那些故事里国王们发了疯的王后一样憎恶嫉妒您,您还是想要迎娶她。您知道最好还是离开她远一些,这样她就不用比旁人更加清晰地感受到被岁月侵蚀的痛苦,可您还是无法离开她。您这样爱她,使您违背自己的意志,违背您的父亲——万王之王亚当的意愿也想要一个孩子……您却觉得您对她的爱还是无法留住她。您认为,您所求得的这个孩子能够为您做到,能够使她一直爱您,能够将她留在您的身边吗?”

    “不……我……”国王害怕地向后退去,紧紧地靠在他华贵柔软的王座上,“不……就当我没有请你来,当我没有向你提出——”

    欺诈师打断了他。

    那双深邃的眼睛里透着野兽一样的笑意。

    “我已经接受您的请求了陛下。我会为您带来这样一个孩子的。我会给尊贵的王后这样一个使她满意的孩子。”

    他踏上通往王座的台阶,然后垂下头在国王僵硬的手指上亲吻了一下。

    “陛下,这也是您哪位美好的女人的愿望。正是她邀请我来到这个国度,正是她向您透露了我的行踪,我想也正是她告诉您……黄金之国巴比伦的国王,您的兄长,得到一位宝贵的孩子。是她使您起了这样的念头吧,我的陛下,既然您的兄长可以有一位子嗣,那么您自己为什么不能有呢?”

    欺诈师轻柔地笑着。

    “您的那位美好的女人,她也像您不想失去她那样,恐惧着失去您呀。”

    “我的陛下,请期待着吧,等到明年您所希望的这个孩子便会从那位美好的女人的腹怀中降生了。”

    请期待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