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52巴别之王【6】
    欺诈师独自去见了沙漠之舟的国王。www.yawen8.com

    国王睁开那双天空蓝的眼睛,看着欺诈师露出一个笑容:“我从未想过生命要走到尽头时应该做些什么。”

    欺诈师跪在他的床边,握住他的手:“陛下,我来见您。”

    国王柔和地注视着他:“我感到高兴,这世上我最亲爱的朋友。”

    “我有解毒剂。”

    国王叹息了一声:“何必使他们恐慌呢?我是万王之王亚当的后嗣,我的躯体不会腐朽,这样的毒药只能使我虚弱,并不会使我痛苦。”

    “欺骗与伤害您的人,您仍爱她吗?”

    “我在这王国中已经经历如此漫长光阴。在过去我是国王,直到我遇见她,才成为一个有着妻子同孩子的男人。她使我懂得我的父亲——万王之王也不能令我知晓的东西。我为何不爱她?她在我眼里还是那样年轻稚嫩。她也爱我。即使她爱我没有爱旁的东西更多,但她的确爱我。她给我的对她来说如此珍贵,她从我这里取走的对我来说如此低廉。我感激她,我为何不爱她?”

    国王看着欺诈师,轻柔地微笑着:“我的朋友,我从未想过这个世界上也有我知晓而你却不知晓的东西呢。爱是如此蛮不讲理,怎能用常人的眼光去判断?就仿佛你……”

    国王叹息着,笑着,怀念着:“你的语言欺骗我,你的行为欺骗我,但你的心从未骗我。”

    欺诈师第一次意识到面前的国王已经活过漫长岁月。他已经成长了。

    欺诈师俯身,在国王干裂的嘴唇上亲吻了一下:“您的父亲是珍爱您的。而我,您是我的珍宝。”

    “我知道你另有所爱,”国王疲倦而温柔地注视着欺诈师,“相信这份爱吧。”

    •••

    有越来越多的国王传位给自己选定的继承人。

    亚当总是流淌泪水,好像永远哭不够似的。

    他要哭泣九千九百九十九次,他有那样多的眼泪吗?

    但欺诈师却再也无法嘲笑他。

    无法再戳穿他的软弱,无法再冷眼旁观他的悲伤。

    欺诈师会坐在亚当旁边。

    月光、星光还有日光都无法遮蔽白树温柔的辉煌。

    这是夏娃也在一直陪伴亚当。

    “耶和华的灵魂已经注入亚伯的骨骸,他成为诺亚,成为我赠与黄金之国巴比伦王的唯一爱子。他是生命之水的锁钥。”

    欺诈师安静地听着。

    “我不能再离开万王殿了。”

    “我不知道耶和华幼时样貌,也许他并不像我一样是以孩童的形象诞生。在我印象中他白发白目,与诺亚没有一点相似。”

    “诺亚也许更像我。毕竟他诞生在亚伯的骨骸中……”

    “厄洛伊斯,是如今重要还是未来更重要?是追逐耶和华眼中的自由还是停下来,记住这个时间?”

    “我怎么能解答呢陛下?”欺诈师说道,“这毕竟不是我的时间。”

    他再一次想到贝利亚曾经问询过他的话。

    [耶和华说只有人才是最完美的造物。可我们为什么是失败品?]

    你们并不是失败品。

    欺诈师在心里回答贝利亚。

    耶和华有那样的能力,他可以让你们得到自由。但你们必须抛弃如今的身份以及强大的力量,必须遭受一次离别的痛苦,那是为了人——因为人会嫉妒,会因你们的强大而在愤怒中自我灭亡。

    你们并不是失败品。

    你们太过无私。你们诞生是为了守护这个世界。你们会将人类安放在超越自己的地方。

    所以你们不是最完美的造物。

    •••

    欺诈师有时候会去看看诺亚。

    因为亚当热衷于关注诺亚成长的点点滴滴。他虽然知晓那个从他的孩子的尸骸中诞生出的小王子其实已经不是耶和华了,但他还是贪婪地窥探着这个孩子。

    他也许是想要找到什么。

    欺诈师知道,亚当感到害怕。

    即使灵魂得到了轮回的权利,亚当害怕在漫长的时光之后失去自己。

    忘记了夏娃的亚当就不是亚当了。

    “耶和华不会让这件事发生的。”欺诈师这样安慰他。

    “但耶和华自己什么也不记得了!”

    欺诈师看着悲伤的亚当,忽然发现,其实有时候亚当不仅仅是在为自己那未知的未来恐慌。令他焦躁的其实是他记忆中的耶和华永远不会再回来的事实。

    在诺亚成长为一个聪慧博学的小少年的这十二年中,欺诈师又代替亚当去见了许多位离开王座的国王。www.yawen8.com

    有一位国王被自己的臣子沉入水底。欺诈师将他带上来,升起一团温暖的火让他烘烤自己的衣服。

    欺诈师每探望这样一位落魄的国王,都会说:“我可以帮你夺回王座。”

    也许是出自好心,也许是不怀好意。这是欺诈师的游戏。

    但国王们都拒绝了他。

    有些国王显得悲伤难过,有些国王会露出惆怅的神情,也有些国王——就像他眼前的这一位,会对欺诈露出温柔而包容的笑:“厄洛伊斯,我知道你。你追逐梅利思安而来。你自称无名氏,我总听说你在诸国游走。”

    欺诈师耸耸肩。“那位陛下会跟你们谈论我吗?“

    “不,我们是他的眼睛与耳朵,但有时也能看见他所看,听见他所听。”

    欺诈师感兴趣地打量着这位国王。他与亚当十分相似。实际上每一位国王都与亚当相似。金色璀璨的头发,天空一般湛蓝的眼睛,还有柔和的性格。

    “父亲越早带来的孩子便同他自己越为相似。我们能够知道他所想,能够被他的好恶影响。我们最初是父亲的一部分,渐渐成长的时候才变成自己。”

    “他为此愧疚呢。”欺诈师笑眯眯地说,“你们不怨恨他吗?你们是他的复制品,你们的思维被他控制。”

    “为什么呢?”国王说道,“他给我生命。他将他的知识与情感全部给我。他是我的父亲。”

    “他也为你们安排好了未来。”

    国王笑起来:“父亲使我成为国王,我会做一个好国王。当父亲给我的使命可以卸下时,我就开始享受这份自由。我想做个诗人。”国王认真地说,“我想用我自己的眼睛看看这个世界。”

    “即使你明白自己已经时日无多?”

    “即使我明白自己已经时日无多。”国王穿上欺诈师为他准备的毫不起眼的斗篷,“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令人惧怕的事物,对于我来说死亡是其中最微不足道的一种。”

    国王向欺诈师道别。离开的时候他说:“你总是刺探别人,其实你是在鞭笞自己。”

    欺诈师躺在火堆旁边。

    他哼着一支小调。

    他想到亚当的泪水。

    “听到了吧。”

    爱哭包。

    至于国王送给他本人的话,欺诈师一转身就忘记了。

    •••

    狩猎季节到来时亚当显得尤为焦躁不安。

    黄金之都的王子诺亚将在几天后被引入伊甸。

    金星伊斯塔尔又前来了,这一次他对欺诈师说:“我爱慕着他。”

    欺诈师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嗯……”

    “请你去见他。”

    没有见过你这样对待情敌的人!欺诈师躺在白树下。白树温柔的辉光照在他的脸上。他懒洋洋地,几乎要进入梦乡。

    “我……我爱他。”伊斯塔尔的脸几乎低垂得要埋进地底。他从来冷酷凉薄的面颊映照着晚霞的余韵。他紧握双拳,痛苦地喘息:“我承认我爱他。请您去见他!”

    欺诈师忽然感到意兴阑珊。

    他本想击溃伊斯塔尔那装模作样的面具,打烂他那蹩脚的伪装。欺诈师原本觉得对方剥落伪装后的狼狈会令自己感到快活。但不知为何,他反而觉得心底苦闷。

    [你总是在刺探别人,其实你是在鞭笞自己。]

    欺诈师枕着自己的手臂,他问道:“既然你爱他,为什么不自己去陪着他呢?”

    “你才是他的伴侣。”

    “我不是!”欺诈师猛地坐起来,“我是梅利思安的伴侣,而他只是贝利亚!”

    伊斯塔尔沉默不语。

    “好吧。”欺诈师说,“我承认我被他吸引。但我厌恶你们这套宿命的说法。如果我注定是他伴侣,那么我会自己去爱上他。我也永远不会因为我注定成为他的伴侣就在这份爱情里坐享其成。……你听懂了吗?”

    金星只是苦涩地望着白树的枝杈。他什么都没有听进去。

    欺诈师弯起嘴角:“是啊,你不会想听我说话,这就像是可耻的炫耀。甚至我也听不懂自己的话。”他忽然凑近伊斯塔尔,然后热烈地吻上金星的嘴唇。

    欺诈师的吻是这样廉价。

    伊斯塔尔惊呆了,过了许久怒火才抵达他的脑海。他像个凡人似的对欺诈师挥出拳头。

    欺诈师疼得弯下腰,他扭曲着脸大笑:“去吻他。你会知道亲吻所爱的人有什么不同。你吻过他,就不会再迟疑。”

    •••

    诺亚被引入伊甸的前一个夜晚,欺诈师履行自己的承诺去见贝利亚。他不再是欺诈师记忆中的模样,嘴角含笑的样子倒是会让欺诈师觉得——很有我当年的风范。

    这个成熟俊美的青年不再是当初那个青涩懵懂的小可爱。不能再随便欺骗调戏,不能再随便欺负逗弄。欺诈师向贝利亚伸展开手臂:“我知道你早就想扑到我怀里来了。”

    贝利亚没有动。

    欺诈师只好自己走过去:“你在害怕什么呢?”

    “伊斯塔尔告诉我你不愿见我。”

    一瞬间欺诈师就明白贝利亚成长的只有躯壳而已,他内里的灵魂还是那样纯粹稚嫩。

    怎么会弄错这一点呢?欺诈师想着。亚当也存在了如此漫长的光阴,但他还是跟孩童一样单纯柔软。

    这些伊甸的生灵啊……

    欺诈师叹息着,轻轻拥住贝利亚:“原来伊斯塔尔在你面前说我的坏话。”

    “不,他不是那个意思……我……”贝利亚焦急地解释起来。

    欺诈师轻轻笑着揉揉贝利亚的头发:“我知道。”

    他将贝利亚的头颅按在自己的肩膀上:“我是来看你的,不要讨论他。”

    他以轻柔的动作轻轻拂过贝利亚的脊背:“你在害怕什么呢贝利亚?我不会厌恶你的。因为你同我的爱侣,你同梅利思安那样相像。但你是你自己。你要记住这一点。我知道你身躯中有着什么。”

    贝利亚僵硬地抬起头。欺诈师又重新将他按到自己的颈窝。

    “第一次来伊甸见你的时候,我冲破伊甸与人间界的界线亲吻你时就明白你的身躯中聚集着无数的灵魂。我向你说过,无论你有什么改变,你都是你自己。就像阅读书籍,你不会成为书中人。”

    欺诈师握着贝利亚的肩膀,他凝视着贝利亚的眼睛。

    “贝利亚,你在害怕什么?你觉得自己会在旁人的思绪中迷失?你觉得自己只是无关紧要的容器?多可笑呀贝利亚,你甚至不知旁人爱你。你的灵魂,就在这里。”

    欺诈师将手附在贝利亚的胸膛上:“最终的决定只有你自己可以做,最终的选择权也在你的手里。贝利亚,我知道你心底有个答案,那不是任何旁人告诉你的。”

    “我……很害怕……”贝利亚靠在欺诈师的肩膀上,“耶和华我的父亲,他为什么要以梅利思安的样子来创造我?”

    欺诈师看见站在葱茏树木中的伊斯塔尔向他露出恳求的目光。于是欺诈师说道:“没有人因为你的样貌而喜欢你。你是耶和华手造的生灵,他将你带来世界,你该懂得你对他来说多么珍贵。”

    “我也爱着他,”贝利亚说道,“像世界上所有孩子爱着自己的父亲那样爱他。”

    那个夜晚欺诈师并没有离开伊甸。这里已经没有什么秘密需要避讳他的存在了。金星对贝利亚说:“诺亚的身躯中有耶和华的灵魂,但那并不是真正的耶和华。他是钥匙,你要令他自己去打开那扇连接上下伊甸的门,这样我们所要做的以及他所期待我们做的一切便完成了。”

    贝利亚坐在生命之水边上。在参天的树木中站立着只剩躯壳的化为石头的伊甸生灵。这里连鸟鸣的声音都没有了。贝利亚轻轻拨动湖水,发出哗哗的声响。

    仅有独角兽还存在着,它们远远望着他,然后又在他抬起头来的时候惊惶跑开。

    伊斯塔尔记得,独角兽也曾这样惧怕梅利思安。它们是惧怕人心中的悲伤与疼痛。伊斯塔尔想要像欺诈师那样给贝利亚一个拥抱,但是他没有迈动脚步。

    欺诈师也湖边。他躺在柔软的草地中,仿佛睡着一般。

    在第二黄昏时伊斯塔尔披上他光辉的斗篷回到天上——他没有办法看着之后的事情发生。

    贝利亚则站起来——诺亚已在伊甸之外徘徊。

    欺诈师睁开眼睛——他并未睡着,也不在思考,只是听着贝利亚轻柔的声音,闭着眼睛发呆。

    恍惚间他觉得有什么在水中呼唤着他。

    欺诈师在空气中划出玄迷的奥术。湖水在他面前分开,又伴随着他的脚步合拢。他在不知距离地面多么遥远的地方看见了上下伊甸的分界。那不是人间界所能拥有的任何的门,那是时间。

    在这时间的囚笼正中,人鱼沉睡着。

    他黑色的长发在肩头披散,蓝色鱼尾蜷曲着,上面搭着洁白大理石一样的手臂。他就那样闭合着眼睛,眉间轻微隆起,仿佛忍耐着一个不那么美妙的梦境。

    他是停止的。

    他的世界中一切都是那样寂静。

    他美丽的面庞与贝利亚别无二致,却显得更加迷人,更加充满风韵。

    只该是时光的雕琢叫他成为这使人移不开视线的样子了吧。

    呵……梅利思安呀,你这空心人。

    欺诈师向时光牢笼中的人鱼伸出手去。闪烁的能量的光环在他的手上炸开。一个时间内不能有两个同样的灵魂,他能看见梅利思安,但梅利思安却并不同他处在一个“世界”。

    欺诈师静静思索贝利亚以及伊斯塔尔跟他说过的那些故事,渐渐地也就揭开了谜底。

    耶和华从不说谎。梅利思安确实成为联通上下两个伊甸的门扉,这道门是时间。能够使用时间奥术的人在这世界上只有一个,欺诈师也忍不住为耶和华的智慧惊叹。但联通并非开启,耶和华正是利用梅利思安的时光属性使得冥府伊甸无法渗透入生命的伊甸中来。这样曾经失败本该重来一次的世界得以保全。

    那么之后会发生什么呢?欺诈师安静地等待着。

    不知过了多久,时光的牢笼开始震荡。

    是诺亚向生命之水走来。

    熹微的晨光中这孩子的身影显得那样高大辉光。他慢慢迈动脚步,就像一个巨人。

    ——耶和华自己成为了钥匙,这把钥匙能够打破时间的囚笼。

    欺诈师抚摸着前来这个时间时乌有之王给他的誓约指环,指环形成一个厚实的屏障,将他的身躯保护在内。

    诺亚已经消失在了时光的牢笼中。牢笼破碎。伊甸的水开始向外涌动。这些水吞噬了一切滞留在地面上的属于伊甸生灵的力量,这些力量在水中咆哮翻滚。

    那些亚当的后嗣,人间界的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国王全都安静地站立着,他们面含微笑,任由洪水将他们吞没。白树的辉光渐渐消失在水里,亚当就站在树边,最后也没入漩涡。

    在那人间的高塔上,贝利亚驻足在最顶端,他划动手臂,塔尖上荡出一轮轮的波纹。这时一道光芒没入了水中。那是金星的辉光。这辉光指引着洪流中的力量朝固有的轨迹涌去。

    可他的力量是那样渺小,伊甸之水的力量又是那样粗暴。这样下去这洪水会将世界毁灭。怎么可能呢?耶和华所计算的事情怎么会出错?欺诈师环顾四周,才发现本该完全消失的诺亚的躯体被包裹在一件璀璨的斗篷里。

    那气息是如此熟悉。

    这一刻欺诈师猛然醒悟。

    耶和华原本是打算用自己将力量完全引导入正确的轨道,他打开时间牢笼后已经太过虚弱,引导完力量之后就会彻底消失。伊斯塔尔不愿他永远消散,于是就用天空之主贝尔沙明的斗篷护住了他。

    生命之水越来越狂暴,金星被卷入水中,渐渐消失在水流的尽头。

    欺诈师看着那斗篷中的孩童,又看了看自己的手。

    他忽然明白了。

    万法汇聚之身——正是为此刻准备。

    玄奥的符文在欺诈师的指尖一个个闪现,这具强大的躯体吸纳了这个世界暴动的力量。欺诈师并不知晓耶和华最初设定的力量轨迹是什么样子的。他忽然想到乌有之王给他看过的关于梅利思安的人生的那些影像。

    海王的母亲曾对幼小的海之公主爱丝奥黛拉讲过一个故事:世界是被人鱼守护着的。海面上的世界存在于一个泡沫中,那蓝色的垂进海里的天空其实就是海水的一部分。在非常古老的时候,善良的人鱼因为可怜那些不能生活在海中的生物,于是就把自己变成一个泡沫来让它们居住。所以啊,人鱼死后都会变成海上的泡沫。

    “童话揭露世界的本质呢。”欺诈师轻声叹息着,将梅利思安的身躯搂进自己怀中。他指引着躯体内的力量,在天空之外形成一个回环。

    贝利亚的身躯以及梅利思安的身躯在一瞬间于时光中相见,撞击产生巨大的力量,这份力量再一次被欺诈师捕捉。

    他将这力量传递给巴别塔,巴别塔便带着贝利亚一同升上空中。生命与黄泉的水追随着他,在天顶的力量回环中聚拢。

    水在穹顶形成了巨大的莫比乌斯之环,它周而复始,无尽无穷。

    涌动的洪水终于安静下来了。

    欺诈师将进行的斗篷打开,斗篷中诺亚的身躯忽然变化做无数道光芒向四面八方投去。

    那是耶和华的灵魂。

    它没有消失,但最终碎裂。

    欺诈师叹息了一声。

    这从不说谎的耶和华啊,他将自己完全献给了这个世界。

    水波轻柔荡漾着。伊甸园的轮廓慢慢显露出来。太多的力量在伊甸中震荡,使得伊甸成为了时间之外的一片永无又永有的空间。

    “你该醒了,我的睡美人。”欺诈师低下头,在人鱼柔软的唇瓣上亲吻了一下。他叹息着。——你吻过他,就不会再迟疑。

    人鱼躺在欺诈师的怀抱中,他缓慢地,缓慢地,仿佛一朵花绽开那样睁开了眼睛。

    矢车菊一样美丽的瞳仁中,倒影着世界清明的景象。

    “你醒了。”欺诈师轻柔地说。

    “唔……你是谁?”人鱼深蹙着眉头,不快地看着眼前过分轻佻的男人。

    “……”

    大宇宙的恶意!拯救完世界之后发现媳妇儿失意了!

    “我叫厄洛伊斯,是个吟游诗人。”欺诈师向人鱼嘟起嘴唇,用滑稽愚蠢的声音说道,“欢迎爱上我。”

    没有那个男人热爱被调戏。

    即使雄性人鱼也是一样。

    梅利思安冲着厄洛伊斯的腹部来了一拳,令厄洛伊斯翻滚了三圈半。

    欺诈师揉着自己的肚子忧伤而漫不经心地想——最近被揍的频率越高呀~喔,空心人,我的美人儿,欢迎爱上我。

    ——我能等到世界毁灭,然后跟你一起再次拯救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