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53Rapunzel【1】
    有一对夫妇,他们一直没有儿女。『雅*文*言*情*首*发』为此,他们从未停止过向上帝祈祷。终于善良而仁慈的上帝赐给他们一个孩子,是个女儿。

    这女孩长得非常美丽。她有黑夜那样优雅美丽的黑色头发,深邃的眼睛轮廓,蜜糖一样可爱的皮肤。

    这女孩原本应该在父母身边快活地长大,但谁又能跟命运争辩呢?在她五岁那一年爆发了一场无人可以抗衡的灾难,大地被淹没了。洪水没过街道,没过房屋,没过高塔。她的母亲将她放进一只小木盆里,她就那样被这场无从抗衡的灾难带离了父母身边。

    她在这只小小的木盆里漂浮啊漂浮啊……睁着那双天真而美丽的眼睛观察着被水掩盖的陌生的世界。那双眼睛里没有害怕,因为她一直被父母保护得那样好,竟然并不知晓这个世界上有着害怕这样一种情绪。她快活地在她自己的小船里冒着险,经过哪些同样漂浮着的植物的枝枝丫丫的时候就高兴地去拽上面绿色的叶子。她并不知道在这些流水的底下,很深很深的地方,就是她曾经美丽的家园。那些倾倒的房屋露出幽深的瞳孔,没有来得及逃出来的邻居们或者朋友们的尸骸安静地仰着头,所有这一切都安静而悲伤地注视着这个快活而天真的生命。

    她什么都不知道。

    还以为自己正在做一个在湖面上捉迷藏的游戏呢。

    她什么都不知道。在茫茫的水面上寻找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忽然冒出的玩伴。然后就那样——像一切兴高采烈的孩子那样——在游戏中幸福地睡着了。

    水流温柔地推动着她。这些可怕而暴烈的家伙忽然安静下来,像是被驯服的野马那样忠心耿耿。它们将她与她的那艘小小的船一起推过一道道凶险的漩涡,湍急的水流,最终在一片宁静的水域里停下。

    在美丽的银色月光下,一个披着明亮辉煌的斗篷的人将小木盆里面的孩子小心地抱出来。

    这个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但其实,这个故事本不应该从这里的开始的,因为这个故事原本说的是一位在高塔中的姑娘邂逅了一位高贵的王子,虽然经历了许多波折但他们最终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然而在这个故事里面,有千千万万的人,他们非常重要,少了谁都不行。然而他们却没有被提到一丁点儿,以至于,又有谁知晓他们在这个故事里面那样举足轻重呢?

    所以就让我们随着这个小小的孩子去经历一次她的人生吧。去通过她无垢的眼睛与灵魂来看一看这个世界的样貌。仔细地想一想那样的世界与我们所见的世界是否相符如一。耐心地查看一番,真实的故事里会不会有不小心遗漏的秘密。就像我们总是说的那样,用自己的眼睛所看见的并不一定是真实的,用自己的耳朵所听见的也并不一定是真实的。

    那么什么是真实的呢?

    那一定是能够用心,也只有用心才能体会到的东西。

    现在,我们这位小小的女孩已经十五岁啦。

    这个早晨,她被照入高塔的温暖的阳光唤醒。她推开窗子,让带着嫩芽绿色的光亮与青草香气的风为她梳理好那头美丽浓密的缎子一样的黑色长发。有几只燕子站在不远的地方互相梳理着羽毛,鸽子咕咕地向她打着招呼,黄鹂则不放过任何一个时间来炫耀自己清脆的嗓音。

    她看着这一切,心里马上快活起来。

    她像每天早晨一样做好一顿丰盛的早餐,把削下的面□剪碎,挂到窗子下边的小篮子里——这是给她那些会唱歌的朋友们的食物。

    然后她在窗子边坐下,用一只小银锤敲打起一小排精致的黄铜小钟来。这样新奇的乐器于是就唱开了:

    “叮叮,

    当当当,

    谁在敲我们呀!

    谁在敲我们呀!

    是高塔上的好姑娘瑞文索尔~

    这位美丽的姑娘,

    她准备好了精致的饭肴,

    叮当,

    叮当,

    瞧吧!

    热气腾腾的燕麦粥,

    加上白雪一样的糖霜,

    她把这样甜蜜的东西舀起来,

    盛放进清洁洁的小碗里。www.yawen8.com

    叮当,

    叮当,

    瞧吧!

    金子一样的烤面包片儿,

    还有橘黄色的覆盆子酱,

    她将这两样东西准备齐

    放在亮堂堂的碟子里。

    叮当,

    叮当,

    瞧吧!

    冒着热气的牛奶,

    撒上香草叶子,

    再来一点儿葡萄汁呀,

    倒进亮晶晶的杯子里。

    叮当,

    叮当,

    瞧吧!

    撒上胡椒的小牛排,

    淋着奶油的羊羔肉,

    腌渍好的小咸鱼,

    好好待在刀叉边儿上。

    叮叮当当,

    嘿!

    我们的好姑娘呀!

    她还留下黑面包的皮子,

    掺和进饱满的谷粒,

    这是给朋友们吃的,

    燕子鸽子还有小黄鹂!”

    欢快的歌子叮叮当当地响着,就从高塔的窗口飞出去了。

    飞过绿茵茵的草地,蓝宝石一样的湖泊,整整齐齐的小麦田,弯弯曲曲的石子路。它们飞过早起的农夫们的肩头,善良的主妇们的白围裙,在孩子们的耳朵边儿的时候总会调皮地转上几圈儿,让淘气包们馋得直流口水。

    于是人们就说:“啊!啊!这是瑞文索尔的小钟在唱歌哩!无名氏大人就要回来啦!”

    所有人于是全都朝高塔上望去,在高塔的塔尖上,往上数十个指头的距离,有一颗明亮的星星坠落下来。它坠得那样快又坠得那样轻盈,像是一只有着巨大矫健的翅膀的鸟儿那样落在了高塔最高一层的阳台上。

    耀眼的银色光芒叫人忍不住闭上眼睛,然而谁也舍不得错过这一幕,于是无论是农夫,主妇还是小孩子们都用手挡住那种耀眼的光芒,从指缝中间小心翼翼地去看。

    之间那颗银色的星星刚落到阳台上,美丽的姑娘瑞文索尔就扑了过去,快活地笑着拥抱住它:“老师,老师,您回来啦!来吃晨间饭吧!”

    那是多么地叫人惊奇呀!从那颗银色的星星里竟然走出一个人来。他宠爱地搂了搂自己的弟子,然后在瑞文索尔那被光芒照耀得流下泪水来的深邃眼睛上吻了一下:“莽撞的傻姑娘,去把我的斗篷收起来吧。”

    瑞文索尔将老师那件散发耀眼光辉的斗篷折了起来,顿时叫人睁不开来眼睛的光芒就消失了,人们这才看清站在阳台上的无名氏,他是一位同星辰光辉一样耀眼俊美的青年!

    谁也不知道这个青年的名字,人们都将他称呼为无名氏大人。

    几乎从人们意识到这位大人的存在开始,他就带着瑞文索尔居住在了高塔里。无数年里面,他为居住在这里的人们解决了无数的问题,无论是田地里的灾荒还是人畜的杂症,没有一样他从未听过从未处理过的。

    有那么一日,无名氏抱回一个幼小的孩子,然后在之后的十年里,小丫头瑞文索尔长成了美貌的少女。

    然而无名氏仍旧同第一次被见到那样年轻俊美。

    岁月是不会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的,就像人世间并没有关于他的任何记录一样。

    白天,如果没有站在高塔下寻求帮助的人的话,无名氏就坐在他的房间里安静看书,教导自己像是眼珠子一样疼爱的孩子,到了将要夜晚的时候,他就披上他的那件光耀的银斗篷离开,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人们总是说,无名氏大人是天上的一颗星星哩!所以夜晚的时候他是要回到天上去的呀!

    于是美丽的瑞文索尔也就被称为了星星的女儿。

    无名氏与星星的女儿瑞文索尔的事情虽然在这个村庄里无人不晓,但是因为这个村庄非常偏僻又非常渺小,所以关于他们的事情竟然直到瑞文索尔十五岁的这一年还没有被外界人知晓。

    那一天,夜晚下了巨大的暴雨,等到白天将近正午的时候村庄里来了一批狼狈的年轻人。他们显然是在夜晚的那场恐怖的暴雨里迷了路,身上带着伤口进了这个村子。住在这里的都是些善良而诚实的人,他们为这些疲惫的年轻人准备了食物和休息的房间,并且告诉他们如果遇见了困难可以去向高塔里的无名氏大人求助。

    “那是一位怎么样的大人呢?”领头的年轻人这么问道。

    他虽然伤痕累累又非常憔悴,但是他身上的那种气度却叫人非常喜爱。这一户的主人就对这位英俊的小伙子说道:“那是位再好没有的大人啦!他和他的那位女弟子居住在高塔里——实际上说是他自己的女儿也不会错的!至于他自己,除非你亲自见到,否则又有谁的语言足以形容他,有谁的想象力足以描绘他呢?”

    “我需要带什么礼物去才能登上那座高塔呢?”

    “那是座没人能够登上的高塔,它根本就没有门呀。只要在那座高塔下面轻轻扣一扣那个嵌在石头墙壁里的铜门环,无名氏大人就能收到你的请求,他会帮助你的,还没有什么事情是他解决不了的呢!而且他是从来不收取报酬的。”

    “对呀,只会向你讨一些奇怪的小玩意儿呢!”主人的女儿快活地说道。

    “那么他自己是怎么登上去的呢?”

    主人笑了起来:“这就是奇特之处啦!那位大人是天上的一颗星星哩,只要穿着他那件银色斗篷,任何地方他都能去!而瑞文索尔小姐是从来不从塔上下来的。”

    这个消息实在太过令人惊奇了。于是年轻人在心里头做了决定,在第二天早上敲响了那座高塔下的门环。

    果然就像那位好心的主人所说的,高塔里传来的回应,并不是从嵌着门环的石墙背后传来的,而是从高高的塔上传来的。

    年轻人仰起头来,发现伸出身子来的是一位有着乌黑的头发,深邃的眼睛以及蜂蜜一样肌肤的美丽少女。这个少女用一种活泼欢快的语调问道:“陌生人,你遇到什么困难了?要知道没有正当理由的人是无法敲响它的。”

    “是的,”年轻人向高塔上那位美丽的姑娘行了个礼,然后礼貌地说道:“我听说住在这里的人能够为别人实现一切愿望。”

    “那可太夸张啦!”少女瑞文索尔用她特有的快乐的声音回答道,“老师是从来不为别人实现愿望的,他只帮人们解决烦恼。不过你叩响了门环,那就等着吧,等到夜晚来临的时候你的烦恼就能被解决啦!”

    年轻人还想问些什么,不过瑞文索尔已经回到了塔里。他向后跑了一段儿再仰头向上寻找,只看见一个隐藏在窗帘后面的苗条的身影。

    那天中午年轻人告别了这个善意的村庄,在村庄外面与他出去寻找回他们马匹的同伴们汇合。那个晚上他们露宿在森林的一片空地上。年轻人仰起头来的时候,看见一颗尤其明亮的星星悬挂在他们的营地上方。在朦朦胧胧间,那颗星星忽然向着他坠落下来。他吃了一惊,那颗星星却已经停在他面前。除了他以外他那些忠实的伙伴们没有一个醒来的,就连那些敏锐的马儿也全部都在梦乡沉睡。

    年轻人虽然觉得有些紧张,但却不顾眼睛的疼痛勇敢地直视那明亮的光芒。

    这时候那颗星星开口了:“你是逃亡而来的吗?”

    “是的。”年轻人回答。

    “你是从那被赤色沙砾环绕的沙中之舟,火焰之都,燃烧的海洋逃亡来的吗?”

    “是的。”年轻人又回答道。

    “你想得到什么呢?”星星问道,“你想要得回自己应得的东西,还是想要一展宏图呢?”

    “我要活下去,”年轻人坚定地说,“我要活下去,并要使千千万万个有与我相同的人都活下去。”

    星星靠近他。那光辉的斗篷之下伸出一只劲瘦有力的手来。这双手探向年轻人,拉起他颈间的银链。那银链上挂着一枚朴素的银质纽扣。

    星星轻柔地抚摸着那枚纽扣:“这层属于万王之王的后裔,沙漠之舟的国王。”他将那链子从年轻人颈上拉下:“我会帮助你。这边是你要付我的报酬。你该去被两条河流环绕,富有沃土的国度,你要带着这个孩子,你要像爱自己的眼睛一样爱她。”

    “我答应你。”

    星星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印记,然后脱下那件光耀的斗篷来。年轻人这才看清楚面前站立的是一个星星般辉煌的俊美的男人。少女瑞文索尔正被他抱在怀里。

    ——这就是无名氏了!

    年轻人惊讶地想到。

    这时候天空已经泛起明亮的光。无名氏将怀中的少女递到年轻人的怀抱里,然后什么都没有说,将斗篷反过来披在身上,像是一个影子或是一阵烟雾那样消失了踪迹。

    早晨的第一缕阳光终于照耀在了少女的眼皮上,少女睁开眼睛,既不害怕也不惊讶地望向抱着自己的年轻人。她跳下地,用活泼的眼神打量着面前的人,然后以快活的语调说道:“老师说今天开始我就可以离开高塔啦!你是我以后的同伴吗?”

    “是的。”年轻人微笑着说着握住少女的手:“我答应了他会像爱自己的眼睛那样爱你的。”

    少女清脆地笑起来,她的笑容纯白而无垢,令整个清晨的林子都鲜活起来。

    “是呀!”她说,“老师也像爱自己的眼珠子那样爱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