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63Neverland
    水流组成的镜面中,英俊的国王与美丽的王后相拥而吻。www.yawen8.com

    ——人鱼正趴伏在水中巨石上,他用自己那华贵的鱼尾以一种带着倦意的节奏拍打着水面。

    涟漪一圈圈漾开,反射着日光,仿佛在水面嵌入一大把碎钻。

    他并没有在看水镜中的景象。虽然那是他一天之中少有的几项消遣之一,但是窥探情侣间的甜蜜并不属于他的爱好范围。

    事实上当国王为王后重新戴上那枚野草花编制的戒指的时候,人鱼就认为电影已到了圆满终局,他本来打算消除掉镜像,但是一种莫名的情绪阻止他这样做。

    从画面中传来的甜蜜情绪令人鱼有些焦躁。——一瞬间。

    他翻了个身,舒展开手臂,望着这遗失之园上澄蓝剔透的天空。

    过了一会儿,他捂住自己的左边胸口。

    ——那里并没有心跳的震动传来。

    空心人。

    人鱼闭上了眼睛。

    水镜最终还是碎裂了。——因为人鱼进入了睡眠。

    水流从半空倾泻回澄澈的湖水中,溅起的水花像水晶雕琢一样漂亮纯粹。

    然而它们跟人鱼那仿佛能令周身都发光的美丽容貌相比就算不上什么了。

    星光从这时光凝滞之地坠落的时候恰逢晚霞的余晖层层铺展在天际。仿佛玫红、深紫同暗蓝的花朵绽开富丽堂皇的花瓣。

    人鱼就在欺诈师的眼中发着光。

    比这世界上的任何一种光芒都更加明亮。

    欺诈师安静地站在水边。

    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略显恶劣地去逗弄那睡梦中的美人。没有故意亲吻他挑逗他把他从那舒适的安眠中弄醒,也没有怀抱他占有他体会那种更深的肢体交流的快感。

    他只是将手拢在长袍的袖子里,像是个庄重严肃的学者那样注视着人鱼。

    直到第二天清晨人鱼睁开那双映着晨光的美丽眼睛,他还是保留着那样的姿态。

    于是人鱼也安静地看着他。

    人鱼知道,欺诈师的目光虽然落在自己的身上,但他的思维却穿透一切人眼可见与不可见的屏障专注在某段时光流中。而他真正看着的那个人,也许是过去的自己。

    “厄洛伊斯。”

    人鱼说。

    欺诈师眨了眨眼睛。

    他的面孔是那样平凡无奇,但是那双眼睛却堪称奇迹。

    一整个夜晚的站立并没有令他的躯体僵硬。他踏入水中,水波轻柔在他脚边荡开,于他的足下形成一条通路。

    欺诈师俯□:“早安吻?”

    人鱼抬起头来亲吻了他一下。

    他们之间的互动并不常是这样温馨甜美。但对于人鱼来说这些并无所谓。他不能真正让情感留驻在自己的身躯中,当情感的记忆只有短暂的一秒,那么大多数的事情都会显得无足轻重。

    不过人鱼觉得,他拥有好奇。——虽然不可思议。

    “你身上发生了什么?”

    人鱼问道。

    “唔,”欺诈师又在那浅淡的嘴唇上亲吻了一下,“你比较喜欢我粗暴直接一点?我以为你会想试试赛罗伦那样温柔深情的模式。”

    “不喜欢。www.yawen8.com但也没有讨厌。”人鱼诚实地回答。人鱼的身躯强悍——同时也很敏感,通常情况下都能得到快乐,而少数的情况——其实几乎没有发生过,因为将要或者发生了一点点的时候人鱼都用武力将对手解决了。

    重点在于,他并不可能讨厌这样的事,因为他没有“讨厌”的情绪。

    而最初他反应激烈的原因在于,他判断自己应该做出那样的应对。

    这是一种十分奇怪的理论。

    人鱼觉得自己不应该忍受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的调戏,所以他揍了这个男人一拳。

    紧接着这个男人告诉人鱼他手上有着把柄,要人鱼服从他——人鱼判断自己应该觉得耻辱与怨愤。

    再然后人鱼拆穿他的谎言——那还有什么要说的呢?对方似乎爱着(过去的)自己。既然如此,那么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对于从无损失的乐趣,人鱼不会觉得有拒绝的必要。

    他的答案令欺诈师轻佻地勾起嘴角。

    “早晨来一发?”

    人鱼侧头看着他。

    一种之前没有完整出现,只是稍微显出萌芽的念头浮现出来。

    人鱼说:“如果你肯让我试一次的话。”

    回答他的是欺诈师脱下长袍展开手臂的姿态。

    “随便来。”

    人鱼抬起手扣住他的手指,像是欺诈师曾经要求他自己做过的那样要求欺诈师:“更主动一点?”

    那双奇迹的眼睛弯起来。

    欺诈师俯□,他跪在人鱼面前。水流覆盖着他有力的小腿,他坐在人鱼华贵的鱼尾上,硬质的鳞片带给皮肤一种细微的疼痛。这种疼痛在平常也许会令人不愿忍耐,而在此时此刻——此时此刻,还有什么不能成为催情的魔力药水呢?

    “你喜欢哪一种?”他用自己的皮肤与肢体缓慢地磨蹭着人鱼的身躯。

    人鱼的鳞片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外化骨片,它们是人鱼皮肤的一部分,只是更加坚硬与瑰丽。

    当温热的人体以诱人的姿态与频率在鳞片上轻柔摩挲,人鱼也自然感受到随之而来心动与满足。

    他伸出少女般洁白美丽的手指,沿着欺诈师的颈项曲线慢慢滑动,一直来到脊柱的末端——人类的尾骨已经退化,人鱼深觉有趣地按压着欺诈师尾椎。

    欺诈师更加伏低身躯,在人鱼耳边轻声呵气:“有趣吗?”

    他伸出舌头舔上人鱼纤薄的耳骨,然后用牙齿轻柔研磨。

    “唔……”这确实是一击即中的敏感地带,人鱼仰起脖颈,愉快地眯起眼睛,“手感不错。”

    “还有更加不错的地方。”欺诈师舔吻着人鱼的喉结,并且握住他徘徊在自己臀部肌肤上的手,引导那人鱼纤长的手指进入自己体内。

    有趣的体验。人鱼想。柔软且炙热。他弯曲手指,感觉到欺诈师的身躯在颤抖,他本该有力的双腿变得无法支撑自己身躯的重量,在喉舌发出低泣般满足的喟叹时彻底瘫软下来。

    人鱼愉快地摆动自己华贵的蓝色鱼尾。他增加手指的数量,以轻笑的神态咬着嘴唇注视欺诈师的面庞。

    “我觉得这不应该是你的样子。你是什么样的?”

    欺诈师的那双奇迹般的眼睛,它此时展现出无双的艳丽风情。

    “哈……我只会是你看见的那个样子。我是因为你才存在的。你不记得我,我就不见了。”

    ——“那么你会思念我吗?”

    欺诈师一边发问一边蹭动自己的身躯。

    “我不会忘记你。”

    人鱼手指的动作使得欺诈师没有余暇马上接口,他喘息难平,喉咙里也只能发出模糊不清的吟叹声。直到人鱼放缓了动作,他才以那分外庸倦的嗓音说:“你耳濡目染,将我的骗术学尽。”

    “那么我学得更好的可不是骗术,因为你教导我更多的是如何感受到身躯所带来的快乐。”

    “我会仔细验收,希望你努力通过考试。——啊!”

    “这个算高分吗?”人鱼笑着用舌头摩擦欺诈师胸膛上独特的那块肌肤。

    “下面有点硌,它拉低了你的分数。”

    人鱼用鱼尾在水面上拍打出水花。

    “那是我的皮肤,而你曾经要我躺在石头路上。

    “那是玛瑙,翡翠和珍珠,你真是不知满足。”

    “现在我只需要令你感到满足。”人鱼使用了自己更多一根的手指。然后他很愉快地发现欺诈师彻底说不话来了。

    “我觉得你会很诱人。”人鱼很认真地这样说。——他真的这样觉得。

    “啊……哈,我怎么会……不是呢?”

    人鱼发动了奥术,他美丽的鱼尾变成人类修长的双腿。然后他用双手握住欺诈师的腰肢。

    欺诈师在人鱼耳边轻声呵笑,他忽然坐直身体,准确地容纳下人鱼,然后扭动起他那劲瘦有力的腰身。他仰起脖颈,使得身体弯出一道美丽的弧线。

    “我原来觉得你的眼睛与你的样貌格格不入,但现在觉得它跟你的身体相得益彰。”

    “唔……你会知道……无论哪方面的技巧,我都是无人能及的……”

    人鱼将欺诈师压倒在身下。一边享受着极乐的快感与传说中无人能及的技巧,一边将手放在欺诈师左边的胸口上。

    那里,心脏在有力地跳动着。

    然后他感觉欺诈师的身躯在一瞬间有那么一点细微的僵硬。

    那双奇迹的眼睛带着一种深邃的情感,人鱼无法辨识。

    那总是说出谎言嘴唇——低叹——仿佛声音稍大就会惊吓走什么一般地低叹着一个名字。

    ——梅利思安……

    但是人鱼没有听清。

    人鱼只感觉到欺诈师的热情一瞬间又回归了。

    他将双腿缠住人鱼的身体,扣住人鱼放在自己胸口的手指。

    “如果只有这样,我会判定你不及格。”

    人鱼看着那双奇迹的眼睛,使自己融入原始的节奏。

    他迷失在欺诈师的声音与神态中。

    他的目光虽然落在欺诈师的身上,但他的思维却穿透一切人眼可见与不可见的屏障专注在某段时光流中。而他真正看着的那个人,也许是过去的……

    “厄洛伊斯……”

    但那段时光多么模糊。他只能追逐到荒诞的幻影。或者也许连幻影都没有。

    欺诈师吻住人鱼的嘴唇。

    他们纠缠着彼此。

    人鱼始终睁着眼睛,就像欺诈师也始终睁着眼睛一样。

    只是理由是不同的。一个在探寻,而一个是为了告别前的记忆。

    人鱼看着欺诈师那双同平凡样貌格格不入的眼睛。

    是在很久以后。

    很久,很久以后。

    人鱼才明白过来一件事。

    ——他的眼睛堪称奇迹,因为他注视你的时候,他的眼中能倒映出整个世界。

    朝霞退去,晨光已经变得璀璨而热烈。

    人鱼与欺诈师躺在比水面略低的白色巨石上。

    人类的体态毕竟不是人鱼天然的姿态。在极致的舒适中他变化回水中精灵。

    欺诈师说:“我第一次见到你你就是这个样子。不过更小一些。”

    人鱼侧头看着他。

    人鱼觉得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因为欺诈师变得前所未有地感性。

    人鱼说:“瑞文索尔的事让我想起一个童话。”

    “哦?”

    “有个巫师养了一个长发的女孩,将她囚禁在高塔上。一个王子经历考验,最终娶了这个女孩为妻。”

    “这不正是乡野间母亲将给孩子们听的睡前故事吗?”

    “你告诉我的关于你我的事也让我想起一个童话。人鱼公主爱上人类的王子,她放弃自己的声音换来双腿,但最终因为没有得到爱情,所以化为泡沫。”

    “我没有跟你提到过人鱼公主与王子的事。”

    “但我想到这个故事了,这意味着我真的是这个故事中的一个人?”

    “关于这一点,”欺诈师卖弄着他的学者腔调,“一个伟大的人,如果他的人生足够传奇,那么人们就不吝于将他编纂入各种传奇的故事里去。故事不是束缚人的枷锁,反过来,它是人的荣耀。”

    人鱼想要说他并不想听欺诈师在这个问题上跟他长篇大论。他只想确认自己的猜测是否属实。然后欺诈师问道:“那么你想起我了吗?”

    人鱼确认了,自己的猜测确实属实。他所回忆起来的故事,是他的人生。

    “没有。”

    “嗯……”欺诈师仰头看着伊甸明丽的天空。他许久没有说话。人鱼就趴在石头上,他又觉得有点困倦了。

    “你一直没有离开过伊甸。从今天开始这个牢笼无法再困住你了。”欺诈师忽然这么说。

    在朦胧的睡意中,人鱼忽然察觉到伊甸的震颤。

    他惊讶地仰起身体。

    他知道伊甸开始下沉。

    出乎意料又情理之中。人鱼看着欺诈师的眼睛。

    欺诈师指着渐渐下沉的伊甸,指着其外逐渐清晰起来的人间景象:“你知道自己要寻找的是什么吗?”

    他并没有给人鱼回答的机会。只是俯□,将人鱼的句子结束在亲吻里。

    在这个柔和的亲吻之中,他彻底消失了。

    伊甸还在震颤着。

    一切发生得那么快。

    甚至快得有点荒诞。

    人鱼站立起来,他华贵的鱼尾化作人类的双腿。

    在那一瞬间他向前方伸出手,但是他的面前已经空无一人。

    ——我是因为你才存在的。你不记得我,我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