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70童子【7】
    那之后明辉殿深受宠爱的传言越发激烈起来。www.yawen8.com

    传言中有提到酒吞童子有时会在夜晚发出悲鸣声,第二日又萎靡不振的。不由地,便做出了出格的猜测。

    “酒吞大人深爱着那位明辉殿呢,可不仅仅是宠爱而已。”

    “咦咦?”

    “到如今为止,他为明辉殿做的事情哪一件是曾经做过的呢?”

    “啊……好像是呢!”

    “而且,我跟你说,”显然喝醉了的妖魔让同伴更加靠近自己一点,然后小声说道,“都说为了明辉殿高兴,连那件事情也愿意做呢!”

    “什么呀?!”同伴这样问道。

    “就是从来没有给别的男人尝过的那里的滋味啊!”

    “啊啊!”

    听到了这样传言的酒吞童子火冒三丈,在宽敞的殿室中喷着气,绵津少童却只是轻柔笑着:“偶尔这样也不错呀,比起‘酒吞大人又杀掉一个村庄的人’之类的。”

    想要说一点都不好!但是被捆缚着又勒住了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最近想要生食人肉的**慢慢减轻了。但愤怒却一点都没有少。

    本大爷可是统领十万妖魔的恶鬼,如果连人肉都不想吃了话,岂不是要受人嘲笑吗?!

    ——攀花殿听到那个传言的时候却是既感到怨恨又觉得欣喜。

    仍旧是从妖魔的女童那里听来的。

    想到那位温柔的明辉殿受到如此宠爱,想必不会轻易被抛弃,也就放下心来。只是念及他与酒吞童子夜夜欢爱相拥而眠,就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就抱着这样的心情,攀花殿又与明辉殿隔着屏风见了好几次。

    那日之后的第二次见面开始,明辉殿果然就讲起海中的事来。

    都是新鲜有趣的传闻。

    偶尔也会说隔着幽暗的海水望向海面,看见玫红色的日光时的那种寂寞。

    “只有望月之夜海中之城才能升上海面。只有那样一日,独自坐在瓦檐之上,看着辉月与海潮,想到即使饮酒与赏月也只有自己罢了,便会觉得要是有人在身边就好了。”

    “为何不请人来陪伴呢?既然是一座城,一定有他人居住吧。”

    “啊……”明辉殿只是这样回答。

    ——那么就让我来陪伴你好了。

    可是就像无论如何也无法做出见面吧这样的请求一样,这句话也说不出口。

    不仅仅是羞愧,还有惧怕。

    如果说出这样的话来日后却再也无法相见了怎么办?

    所以最后也只是说:“就这样离开了海中城吧?”

    隔着屏风也能够感觉到对方的嘴角微微扬起来,是个温柔与幸福得让人心痛的微笑吧。

    “是呢,”明辉殿说,“大概就是那样子吧。”

    他也深爱着酒吞童子啊!

    攀花殿忽然就明白了。

    也是在那一次之后,攀花殿忽然想到——居住于海中城池,只有在望月之夜才能够升上海面,明辉殿他并不是人类!

    正因为不是人类,所以才来到这个铁铸之城,所以所寻找的陪伴之人才不会是人类。

    因为身份相称,便没有了阻碍,相爱时才尤为甜蜜呢。

    就这样,得窥真相之后,每日的见面反而成为煎熬了。

    觉得痛苦,又不想放弃,攀花殿知晓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得了那种名为相思症的绝症。

    性命不会长久了。

    就在每日的见面中衰弱了下去。

    约定的关于海中之城的琴曲怎么都无法完成,连满头乌黑的秀发都开始脱落。

    至少想要见他一面。

    弹奏的曲子里显露的都是这样的心情,终于有一天,明辉殿说:“攀花殿,病了吗?”

    啊啊,你怎么会听不出来呢!

    就那样一刹那怨恨起来。

    想到,如果我死去的话,就让你来陪伴我吧。

    攀花殿摸着头上的发钗——照着喉咙刺下的话,那个温柔的男人也是会死去的吧。

    攀花殿觉得自己变得比鬼还要可怕。www.yawen8.com

    如果被明辉殿察觉了这样的自己可怎么办才好。

    恶心与讨厌这样的神情,唯有在明辉殿的脸上不想看见。

    “……是因为思念故土的缘故。”攀花殿按着自己想要夺取对方性命的手这样说道。

    颤抖的声音被认为是痛苦啜泣。

    屏风后面的那个男人忧虑起来:“别哭啊……”

    还想要说出更多安慰的话来,但是虽然平时温柔,这时却无论如何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天忽然就下起雨来。

    “攀花殿请快离去吧,不要因此生病。明天我也会来的,那时就请攀花殿向我倾诉吧。”

    攀花殿匆匆离去。

    雨水如此猛烈。

    是比任何时候都猛烈的雨。

    像隔帘般,她回过头的时候,发现那个人的身影已经被雨水掩没了。

    攀花殿终于哭泣起来。

    过了多久呢?

    没有变小的意思。

    已经又到了深秋。雨水变得越来越多,冬日的时候恐怕会下更大的雪吧。

    淅淅沥沥的雨中明辉殿坐在枝叶繁茂的桧木之下,手上拿着一把琴。并不是向攀花殿学习的那种十三弦琴,而是仿佛蝶翼般竖起的琴。

    茨木在一边跪坐着。

    “最初相遇时,是你帮我把琴取来的吧,茨木。”

    “是的大人。”

    明辉殿——绵津少童说道:“已经一年了呢,茨木也长高了,快要从童子变成一个好男人了呢。”

    “是因为在绵津大人身边的缘故。”

    “来年就帮你剃发吧。”

    茨木的脸微微泛红,是由于激动。

    绵津少童拨弄着琴弦。

    “大人来到村子的时候就这样拨着琴弦说了故事来听。”

    “想听吗?”

    茨木垂着头。

    绵津少童向他招手,让他坐到自己身边:“不会笑你没有长大的。就算是我也喜欢听。”

    “嗯。”茨木靠在自己最为敬爱的大人身边。

    “就说一个天上的姬君的故事吧。”

    是一个关于天上的姬君出门游玩,到了海面的故事。

    名叫精卫的姬君从未见过海,深感好奇,所以便玩得忘却时间了。

    海有潮落自然也有潮涨,潮水追逐着她,渐渐地将地面完全覆盖了。

    无处下足,在要淹死于海中的恐惧中,精卫姬见到了深海之主。

    是个尤为英俊的男人。

    “既然到了海中,就不能放你离去了。”深海之主这样说道。

    精卫姬便在海中住下,日日以泪洗面。就连深海之主也觉得她可怜,于是便日日陪伴她。

    男人与女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不知为何就产生了爱情。

    天上的精卫姬爱上温柔的深海之主,只是深海之主心中却有无比珍惜的人。

    这种情感折磨着精卫姬令她渐渐消瘦下去。

    有一日,深海之主说:“我也不忍心你遭受折磨,就放你离去吧。你会化作鸟,这样就可以飞到天上了。”

    精卫姬于是就化为了鸟。

    然而她并不是因为思念故乡,而是因为爱恋的情意所以才病了的。她生出翅膀,再也不能回到海中,于是就在海面徘徊不去。

    最初深海之主还会让宫殿浮出海面,问道:“你为何不离去呢?”

    渐渐地,知晓她的情意之后深海之主便不再见她了。

    怨恨日益加深,精卫姬所化的鸟变成千百只,每一只都衔着石头投入海中,想要逼迫深海之主来与自己见面。

    深海之主的恋人就因为这些饱含怨恨的石头砸死了。

    海中城隐在海中,从此不再出现。

    那位化作鸟的姬君每日衔石填海,夜晚则对月哀泣。

    正是这样一个故事。

    精卫鸟衔石填海。

    “茨木不喜欢这个故事吗?”绵津少童拨弄着琴弦,这样问道。

    “太悲伤了,绵津大人从前是不会说这样的故事的。”

    “这个嘛,”绵津少童说道,“在这样的秋雨中,是有感而发吧。”

    “绵津大人是从海中城来……那么,是真的吗?曾经有一位海中的姬君化作了鸟,而城主因为恋慕之人死去所以才让城荒废的?”

    “茨木,是个善良的好孩子呢。”

    绵津少童这样温柔的微笑着。

    茨木垂着脸,有点不好意思。

    雨终于变小了。

    仿佛云雾,又好似绸纱般的雨的那一段,身着红叶袭色身影闪没在荒草之中。攀花殿今日正是身着红叶袭色的十二单衣前来的。隆重细致得仿佛参加宫廷宴饮。

    “并不是真的。”那身影走远之后绵津少童才说道,“只是说了一个藏在别人心中的故事罢了。茨木可要听话啊。”

    他忽然这样感叹了一句。

    茨木不明白地望着他。

    “因为那个故事其实是说顽皮的孩童在海上嬉戏不幸淹死,是要告诫孩童不得太过贪玩呢。”绵津少童捉起茨木的手,“不过太用功也不行。”

    他抚摸茨木手掌上因为习武所致的伤口与茧子的时候,那些伤口就忽然好转,茧子就忽然消退了。

    “偶尔也像个孩子一样才好呢。”

    第二日的时候,攀花殿并没有前去与明辉殿相见。

    明辉殿一直等到日落时才离开,满脸失望与担忧的样子——这仍旧是妖魔的女童告知的。

    第三天,第四天攀花殿也仍旧没有去。

    第五天的时候秋雨就不停地下了起来。一直到第十天,攀花殿也没有离开过屋舍一步。

    雨同样也没有停。

    “明辉殿每天都会去等待呢。”

    妖魔的女童每日都会向攀花殿这般禀告。

    日日等待,怎么会不知晓我的心意呢?

    不,正是因为知晓了我的心意所以才会如此吧!

    期待着又怨恨着,攀花殿终于病倒了。

    因为从明辉殿口中听到了关于姬君精卫的另外一个故事而仿佛被戳破了心事般再也不敢见他。

    ——我也会化作那样的鸟吧。生出翅膀来,并不飞回故乡,反而因此更加怨恨。

    第十二天,冒着大雨,明辉殿前来了。

    坐在妖魔抬乘的步舆之上,头上撑着伞帘,将人的视线遮蔽。

    明辉殿就在门外等待着,像是不知晓要说什么好似的,从清晨一直到午时还是没有说话。

    妖魔的女童说道:“就出去见一见他吧。”

    攀花殿跪坐在内室,沉默不语。

    终于,温柔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攀花殿……病了吗?”

    没有回应。

    门外传来了轻咳的声音。

    妖魔的女童说道:“因为思虑过深,又日日于雨中等待,据说是病了呢。”

    毕竟是那位使得酒吞童子连白牛都不忍他骑,直接抱回来的人物啊。

    据说与那惊世的美貌匹配,是位非常娇弱的人物。

    仿佛春樱一般,连月光的重量也承受不起。

    这样的人却在雨中日日等待呢。

    攀花殿终于开口了:“明辉殿,就请回吧。“

    “不能……见一面吗?”那个温柔的声音如此忧愁。“听闻攀花殿病着,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安心,就请与我见一面吧。”

    “隔着屏风与隔着绢门有何区别呢。”

    “那就将门拉开,把屏风撤去。”明辉殿好像赌气似的这么说着。

    攀花殿忽然笑起来了。

    ——无论如何都想见一面。

    明明是这样想的,但此时却又无论如何都不想答应他。

    不想见面。

    ——被他看见了这样丑恶的我的话,或者我见到了那样无瑕的他的话,心中的鬼就要脱体而出了啊……

    “攀花殿?”

    “我身体不适,实在不能与您见面。”攀花殿掩住面颊。眼泪流淌下来了。

    “对不起……”

    明辉殿这样轻声地说道。

    “那么……病好了的话,可以继续见面吧?”

    “明辉殿也请保重身体吧。”

    “我明白了。”

    攀花殿忽然问道:“如果酒吞大人病了……您也会这样吗?”

    门外的声音有些迟疑。

    “酒吞大人……是不会生病的。”

    “那么,对于我,您竟然这样体贴呢?”

    似乎是感到错愕,然后一瞬间马上明白了攀花殿的意思。

    明辉殿许久没有作答。

    “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因为时时有人监视,只能以这样隐晦的方式将心中纤细脆弱的恋慕说出口,可悲的是对方并不会回应。

    “攀花殿。”门外的人忽然恢复成以往那样温柔又沉着的样子,“您思念着故乡吧?”

    “……是呢。”

    “那么,让我去请求酒吞大人吧,我去请求他的话,他一定会允许攀花殿回去故乡的。”

    在那之前我就已经死掉了。

    或者连你也有可能已经被我杀死了。

    攀花殿握紧自己的手:“那就拜托了……”

    那之后,位于兀崖顶端,高耸的千年之龄的桧木下再也没有琴音传来。

    无论是攀花殿还是明辉殿都没有再去过。

    秋雨一直下个不停。

    山中的冬季总是降临得尤为迅猛。

    某天早上,狂降的落雨忽然就变成了雪。

    雪很快就覆盖住整个铁铸城。

    暴雪像是将一切声音都吞噬了一般,使人体会到任何一个季节也不会这样鲜明的寂寞。

    已经过去了不知多久。

    秋季离去,严冬降临。

    攀花殿日日等待着自己被送离的那一天。

    既因为恐惧而等待,也因为期待而等待。

    就要离开他了,就算变化作恶鬼也不会伤害他了。

    日日怀抱着这样的念头,虽然日渐消瘦,病情却好转了。

    然而准许攀花殿离开铁铸的妖魔之城的信息却始终没有传来。

    仿佛被遗忘了一般。

    也许会这样变成枯骨了吧。

    不想再一次这样了啊!

    夜夜都啜泣着,夜夜伴随这样的悲哀,独自入眠。

    攀花殿并不知晓,夜夜哭泣着入梦之后,总会有人悄然到来。

    那个人就在幽暗的月辉中坐在她的身边。

    “人是因何成为鬼的呢,伊吹春日樱。”他这样对攀花殿说道。

    “别提起那个名字。”

    不远处的黑暗中传来不快的声音。

    坐在攀花殿身旁的人轻声而柔软地笑起来。

    “人是因何而成为鬼的呢,酒吞大人?”

    回应他的是恼火的喷气声。

    那个温柔的声音在尤为寂静的雪夜中传来。

    “即使遗忘,发生过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

    人是因何成为鬼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