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72童子【9】
    新月的雪夜之后,绵津少童果然就不再前往攀花殿去了。www.yawen8.com

    甚至连从前不时谈论起那个人的行为都没有了。

    “是在干什么?”

    过了那么几天之后,连酒吞童子也觉得奇怪起来。

    “呵……您也是介意的呢酒吞大人。”

    “谁会介意!”酒吞童子恼火地晃动着身体,“先把我放下来再说!”

    “那可不行,万一大人又去食肉呢?”

    “……谁会去。”酒吞童子嘟嘟囔囔地说。

    实际上下午的时候跟手下们一边烤火一边喝酒,确实说起那件事。童子的肉比较鲜美啦,女人的肉别有风味之类的……这种话题再正常不过了。

    只是谈论而已,又不是真的会吃。

    “喂,快放我下来!”

    酒吞童子左右摇摆着,使得悬挂他的梁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声音。

    “做错了事就要惩罚,不知道反省可不行呢。”绵津少童忧虑地说,“酒吞大人请一定理解我的苦心。”

    酒吞童子沉默了。

    倒不是因为看见绵津少童的样子所以不想让他难过,而是因为嘴巴又被链子勒住根本无法发出声音。

    想要生气地晃荡来制造噪音,结果马上就被裹成了茧子。

    就那样待了一整夜。

    夜晚中,绵津少童就就点着灯,坐在殿内跟茨木玩一种据说是从唐渡来的叫做围棋的游戏。

    绵津少童噙着细细的笑意,每当茨木想到绝妙的一步落子然后抬头看他时,他也总是温柔地回望茨木,像是鼓励茨木说:“不是很不错吗!”

    茨木就觉得愉快极了。

    晨光微露的时候,茨木已经蜷在绵津少童的怀中睡着了。是在下棋的时候头一点一点地,绵津少童伸出手对他说:“茨木。”

    他就迷迷糊糊地走过去。

    毕竟是个还未割发的童子呢,困意袭来时什么都忘了。

    就那样拉着绵津少童的衣袖,嗅着细细的白山樱的花香以及海潮的凉意,做起梦来。

    一定是因为就在最为敬爱的大人的怀抱中,所以做梦的时候嘴角也带着笑意吧。

    晨光微露的时候绵津少童把酒吞童子放了下来。

    酒吞童子转着脖子,活动着身体,浑身的骨头发出咔哒咔嗒的声音。

    “可恶!”

    他恼火地说。

    绵津少童将细长的雪葱一样手指竖在唇前:“嘘,正在做梦呢。”

    酒吞童子哼了一声。

    不听话的话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虽然恼火得不行,但还是不敢违背绵津少童的意志。

    绵津少童拍拍身边,酒吞童子就坐过去了。

    窗外的雪色格外耀眼。

    如雾的远山之中,太阳渐渐显露。

    明亮的金子一般,让人不由自主眯起眼睛。

    茨木忽然翻了个身,面孔就朝向酒吞童子了。

    那副睡得十分舒服的样子实在让人不高兴。

    酒吞童子伸出手戳他,却不知怎么地被茨木抓住。

    “真是讨厌。”他想把手抽回来。

    绵津少童斜着眼角:“是你非要挑衅他不可。”

    他这么说着忽然把茨木放到了酒吞童子的怀中,他自己却站起来,笼着袖子站到窗边去了。

    白雪的辉光泛到他貌美的脸上,下一刻仿佛就要同这辉光一道升到天上去似的。

    “喂喂!”酒吞童子想要把茨木从怀里扔开,锁链却又悄悄地爬了出来。

    “真是的。”他不高兴地老实抱着茨木不动了。

    这童子在睡梦中又翻了一次身,将脸埋进酒吞童子的腹中。酒吞童子不知不觉就化出了鬼相,茨木就舒舒服服地睡在他庞大的怀中。

    “与人亲近,也是件愉快的事情吧。”

    站在窗边的绵津少童说道。

    酒吞童子咧开嘴:“我所期待的可不是这种亲近呢。”

    “姿容俊丽,性格柔软的男子正是你心中所爱吧。”

    “所以这个童子可不能帮你固宠。”

    “那可真是遗憾呐。”绵津少童笑着摇摇头,“我听说桓武天皇的弟弟早奈良亲王与他的兄长十足相似。”

    “死去的人要提起来干嘛。”

    “啊,只是随口说起来罢了。毕竟早奈良亲王的鬼魂在平安京作恶一事可是非常有名的呢。虽然知晓那是大人您的把戏,可还是难免想到,如果那样一位男子,成为了恶鬼,可怎么办才好呢。www.yawen8.com”绵津转过头来,星夜般朦胧的眼睛幽深地注视着酒吞童子,“人心还真是可怕啊。”

    不明白他为什么发出这样的感叹,酒吞童子说道:“喂,可以把他弄醒了吧,我也饿了。”

    绵津少童俯□,轻轻揉着茨木的头发。

    他稍微转头,就恰巧在酒吞童子耳边说:“听说大人您被弘法大师封印之后,桓武天皇曾经这样问弘法大师:‘种继是在他腹中吧?’弘法大师回答说:‘藤原大人正是在此鬼腹中。’‘能够取出来吗?’‘可以,好好地藏在肝子里呢。’弘法大师破开您的腹,取出一枚卵,后来从卵里孵出了藤原种继。”

    “那又怎么样?”

    “我是来给大人稍许慰藉的。”绵津少童的视线落进酒吞童子的眼睛里。

    “早就说过了。”酒吞童子的神情显然是在说着‘倒不如说是来折磨我的’。

    绵津少童轻柔一笑。他伸出手,拉开被茨木压住的酒吞童子的单衣,然后手指抚摸上一道伤痕。

    那是位于腹肋一侧,被利刃划开的伤口。

    “就是这个吧。”他说道。“我可没有听说过被鬼吞下的人还能够复生的。听到了这样的传闻之后自然非常好奇。不知不觉地,对酒吞大人您的兴趣就越来越浓厚。与其说吞食下肚,倒不如说是放在腹中守护着,这样的恶鬼真的很想见一见呢。大人问我为何要前来,因为我想要给大人稍许慰藉,还有就是因为这个了吧……”

    他像是回忆着什么似的,眼神变得十分柔软:“看似无比恶劣,却其实处处做着好事……”

    “谁会做那样的事!”

    绵津少童收回手:“我只是想起了故人罢了。”

    他用手托起酒吞童子的面孔,在那凶恶的鬼相上亲吻了一下。

    “你我相识已久,告别之期也不远了呢。”

    “什么啊!”酒吞童子用手擦着额头。

    “呵……”绵津少童笑着,又走到窗边去了。

    ···

    春樱盛开之时,雨水还是没有消减的意思。

    盛开的纤细花朵才刚从枝头绽放就可怜地坠落在雨水之中了。

    仿佛美姬艳年而死,总是要叫人惋惜。

    就连一直粗糙的妖鬼也在聚集喝酒的时候叹息着。

    “雨何时才停呢?”

    “啊啊真是的,难得的赏樱大会也没有了啊。”

    “今年大江山的白山樱一夜就凋零了呢。”

    “身上都要起皱了。”

    “已经长出青苔来了!”

    雨水猛烈,却也只是在大江山附近才有。

    还好铁铸城是妖魔之城,所以倒不曾被连月的疾雨所破坏。

    虽然是钢铁铸造的城,但是在这样潮湿的天气中也一直光亮如新。就像白色的蛇鳞似的,紧紧攀附在兀崖绝壁之上。

    附近的林子湿漉漉的,有些树木因为太多雨水而死去了,又有好些喜爱潮湿的植物在腐木上生长出来。

    **仿佛水国似地。

    到了季春,与夏相交的日子,好不容易雨水变小了一些,令人大吃一惊的消息传来了。

    那位享受着酒吞大人的恩宠,眷恋不衰的明辉殿竟然被酒吞大人厌弃了。

    就像刚刚才绽放在枝头的春樱一夕被雨水打落一样,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都不免为那位明辉殿惋惜起来了。

    “真是可怜啊,听说就那样被赶出去了。”

    “说的就是!铁铸之城与大江山侧,普通的人类是没有办法独身出去的。”

    “听说有人追出去看了呢,因为是半夜被驱离的,追去的人也是第二天下午才听说了消息,但是已经哪里都没有明辉殿的踪迹了。”

    “已经被野兽吞掉了吧。”

    “正是如此,连月暴雨,林中的兽类也不好过呢,好不容易出现一个人类的话……”

    “也说不定是陷入泥沼中了,毕竟那样的夜晚独自离去,他完全不识得路途啊。”

    “唉唉,野兽又怎么懂得欣赏美貌呢。吃下肚里再排出来就没有什么不同了。要是知道酒吞大人会厌弃他,我就一早等在外面,把他藏起来也好啊!”

    喝着酒的妖魔们又是惋惜地感叹,又是哄笑。

    “别想啦,那样酒吞大人会把你的头拧下来吧。他想要驱逐出铁铸城的人谁敢留下呢。”

    说出那句话的妖魔抓抓自己的角。

    “你们可没有见过那位明辉殿的样貌吧。”

    那位美貌的男人,自从被酒吞大人带来之后就安置在了居于云霄的明辉殿之中,虽然后来因为请求向攀花殿学习琴技的关系会日日出门,但那个地方毕竟是别人不敢去的。偶尔因为寻找酒吞童子而有信一睹真颜的妖魔也不是没有,无论如何极少就是了。

    况且出门的时候总是有酒吞大人陪伴,头上也蒙着罩衣,或者像是出行的女子那样带着虫垂。

    说起来这位跟别人谈论着明辉殿美貌的妖魔还是因为那一日明辉殿自己掀开了罩衣所以才得以一窥真容。

    那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使周遭一切都黯然失色的美貌。

    之后就无法忘怀了。

    夜夜于梦中相会,但即使是在梦中,也仿佛初识情爱的少年那样只敢羞涩地抬头看一眼那光辉般的美貌。

    想到酒吞大人竟然忍心将这样一位貌美的人驱逐出城,真是不可思议啊!

    “如果是我的话……”

    “别说傻话啦乌鸦丸。”

    乌鸦丸抓着自己的角嘟囔着:“我可是真心实意的哩。”

    “说起来有谁知晓明辉殿是为什么被驱逐的呢?”

    “啊啊这个的话问我就好了!我有相熟的人那一夜正巧在明辉殿外当班。”

    ···

    据说,那一晚发生了骇人的争吵。

    从明辉殿中传来乒乒乓乓器物被摔的声音。

    以及那位美貌的男子用悲哀的声音请求道:“就请放她离开吧。”

    当值的妖魔小心地倾听。他距离明辉殿其实还有一大段距离,只是妖魔们听力都非常好,在这寂静的夜晚——落雨的声音实在算不上什么阻碍——周围静得可怕,要听清那里面发生了什么实在不难。

    而且当值的妖魔们可是窥探的老手哩。

    枯燥寂夜之中,有时觑闻哀泣求饶的声音也一种别致的风雅。

    正所谓旁人翻花萼,我来闻花香,正是这个意思吧。

    那些关于酒吞大人愿意居于明辉殿身上的传言自然也是这样流露出去的。

    毕竟有几个夜晚,酒吞大人的哀叫声真是震人耳膜。

    就且不说这些无关的话题了。

    那一夜,当值的妖魔听见明辉殿的争吵于是又靠近了一些。

    对于那位春樱一般,连月光都仿佛承载不住的美貌的男人,酒吞童子可是从来不曾大声呼喝过。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妖魔守在外面。

    是在请求要谁离开呢?

    明辉殿内就传来了这样的对话。

    “攀花殿她,因为思念故土的缘故,如今身染思乡之疾,日益消瘦,就请您放她离开吧。”

    “哦?”酒吞童子这么说道,“说是因为寂寞所以想要出门走走,我也同意了;想要学习琴艺也就让你去学;日日与她相见,互赠和歌,还琴曲相合,此间的情意我都忍耐了。如今还要为她求情呢。”

    “酒吞大人,不是的……我爱慕着的……”

    衣料摩擦的细琐的声音传来。

    “敢向我提出这样请求的人都死去了。如此疼爱你,结果还招致不满,真可恶啊!”

    “酒吞大人……啊!”

    “人的心,永远也装不满吧。嗯?有着如此美貌,所以就认为想要的别人都该奉上了吧。恋慕着她,却夜夜同我欢爱的事,有没有跟她说过呢?”

    “请您……请您不要这样……唔……酒吞大人……唔唔……”

    “我是绝对不会放她走的,就请死心吧。真是伤心啊,放在手中的珍宝,却被别人夺走了。”

    “不要……不要……请您……啊!酒吞大人……”

    ···

    讲述这件事的是个擅长模仿声音的妖怪。

    他绘声绘色,手舞足蹈,将那一晚发生的事说得绘声绘色。

    “哦哦!真是不错呢!”

    “再来一段吧!”

    “是啊,那一位的声音也很厉害啊!”

    聚拢一起喝酒的妖魔们就这样讲起了下流的事,反而对曾经居住在明辉殿的那个美貌男子的生死不是那样介意了。

    妖魔,正是如此无情啊。

    只有乌鸦丸还打探着。

    那个妖魔于是告诉他,那夜之后,侍奉的妖魔进去时就寻找不到明辉殿里的男人了。

    “说是被驱逐离去,说不定是被酒吞大人吞下腹中呢!”

    确实,这样的事也曾发生过。

    不过乌鸦丸还是会离开铁铸之城在幽深的林地中寻找那个男人的踪迹。只是一点头绪也没有。就这么过了一个月,他也知晓那位美貌的男子大约是死去了。但还是不甘心——即使只是找到骨骸也好,这么想着,稍有空闲的时候就外出寻找,便成为他的一项习惯了。

    关于乌鸦丸的事自然以后还会有更多笔墨描述。

    就且说明辉殿失去踪迹之后。

    暴雨未歇,正在春夏之交——这件事之前也已说过了。

    大江山高有万仞,山腰下着雨时,山顶还飘着白雪。

    直到春夏之交的这个时候,或者说别的地方已经渐入浓夏的那个时候,山顶白雪才刚刚开始融化。

    潮湿与寒冷的气息真是让人受不了。幽静乏人问津的攀花殿中,善于演琴的攀花殿日日坐在窗边。

    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不说话,也不听旁人说话。

    那一日,服侍的妖魔女童忽然大声嚷叫着跑了进来。

    “不得了啦攀花殿!”

    她虽然大声呼叫,但攀花殿丝毫没有一丝回应。连眼珠子也没有转动一下,有时这个女童会觉得攀花殿其实已经就那么坐着死去了。

    妖魔的女童摇着攀花殿的手臂:“是明辉殿呀!听说他死去了!”

    攀花殿忽然张开嘴:“啊,啊。”

    她太长时间没有说话,只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皮肤都好像因为枯坐而变成了石头,活动起来的时候就咯吱咯吱地响着。

    “啊,啊!”

    要弄懂她想要说什么倒也不难。

    除了明辉殿的事就不会有其它了。

    妖魔的女童于是说道:“我也是从同伴那里听来的,据说是因为向酒吞大人求情,想要让大人放攀花殿你离开,所以大人发了火就被杀掉了呢。”

    “啊!啊!啊!”

    “据说连看也不想看一眼,尸骨就那样被扔到了密林里,一早就被野兽之类的吃光了呢!”

    “啊啊!”

    “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攀花殿你啊,因为你不说话,又不想听,又不肯见面,所以才到现在才知道呢。”妖魔的女童感叹着,“真是可怜啊,明辉殿,那样温柔又美丽的人我只见过这一个哩。”

    攀花殿忽然伏在地上,她捶打着地面,大声嘶喊着。

    应该是在哭泣才对,但是眼泪却怎么也流不下来。

    那是当然的吧,自从将明辉殿隔离门外之后,饭也没有再吃,水也没有再喝,话不再说,觉也不再睡,简直像个死人那样。

    竟然还有呼吸呢!眼睛也睁着。

    侍奉的妖魔女童每天摸摸她的心口。

    “哦哦。还是热的哩。”

    然后就不管她了。

    这时候因为听见恋慕之人因为自己的任性而死的消息,痛苦地捶打着地面。撕扯头发,用指甲挖着自己的皮肤,大声嘶吼着。

    因为她之前也这样发过疯,妖魔的女童也没有觉得奇怪。

    “那么,今天您就好好地悼念他吧。”

    妖魔女童将攀花殿独自留下,自己离开了。

    第二天的时候,她看见攀花殿浑身是血地坐在地上。

    原来是流不出眼泪来,血液就代替眼泪从眼眶中流淌出来了。

    房舍中弥漫着腐朽腥臭的味道。

    妖魔的女童一边打扫一边抱怨着:“明明是人,却比妖魔或者恶鬼更加恐怖呢。”

    “咦咦?原来是把眼珠子挖下来了啊!”她捡起地上的眼珠子,塞到嘴里,吞嚼下腹,不知不觉尖锐的牙齿与青色的皮肤就露了出来,“攀花殿,真好吃呢!”

    攀花殿抬起漆黑的眼眶看着她,忽然开口说道:“他没有死。”

    妖魔的女童蹲在攀花殿面前,嘻嘻地笑着:“死了哦!死了哦!”

    “他没有死!”攀花殿挥舞着手臂,“他没有死!”

    “死了哦!死了哦!死了哦!”

    连绵落雨的浓夏,令人诧异的消息就在次传出。

    饮酒的时候,妖魔们这样互相说着。

    “喂,听说了吗,那位攀花殿疯了呢。”

    “说是把自己的眼珠子挖下来了。”

    “哦哦,真可怜呐,也是个美人吧。”

    “不知道,谁也没有见过呢。”

    这样的事,也不过是饮酒的时候取乐的话题罢了。

    明明是酒吞大人的后眷却互相爱慕,活该是这样的下场。

    崇拜着酒吞童子的妖魔们大多是这样想的。

    变成疯子却也没有被驱逐出去,不知道是为了向已死的明辉殿说“看吧,我是不会放她走的”,还是怜悯她,总之,那些都不重要了。

    烈雨越下越大。

    真是叫人讨厌。

    可渐渐地也就习惯了。

    关于攀花殿与明辉殿的事,即使是在饮酒的时候也很少再提起。

    谁也不会在意攀花殿中,没有了眼珠子的攀花殿每天都念着那句话。

    “他还没死。他还没死。”

    妖魔的女童每天都嘻嘻地笑着。

    “死了哦,死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