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75童子【12】
    第一次出征就独自砍下对方首领的头颅,酒吞童子非常高兴,于是赏赐了茨木一所院落。www.yawen8.com

    这等荣耀实在令人嫉羡,但是一想到茨木那可怕的力量,各种各样的话也就说不出口了。

    茨木日后一定会成为像金熊童子那样了不起的大人,妖魔们都心知肚明。

    接受赏赐的那一天,茨木说道:“没有叫做乌鸦丸与无面男的两人的话,也不至于如此顺利,就请让两人与我一同居住院中吧。”

    “不错嘛!”酒吞童子拍着手,同意了。

    之后就是饮酒大会了。

    所有人都高高兴兴地,只有乌鸦丸苦着脸。

    因为天大的好事降临,所以大家都来向他祝贺。

    乌鸦丸是个可亲的家伙,所以轮流来跟他喝酒的人真是多。

    最后他带着酒瓶偷偷溜走,独自坐到角落里去了。

    “唉唉,”他坐在角落里,这么叹着气。“唉唉唉。”

    “乌鸦丸。”

    有人叫了他的名字。

    醉眼朦胧的乌鸦丸抬起头,看见一只绿色带着金色瞳线的眼睛。

    “咦?”

    他伸出手摸向那张奇怪的脸。

    没有鼻子也没有嘴巴,原来是张面具啊!但虽说是张面具,却找不到边缝,看起来就像是从脸上长出来的一样。

    “哦,是一目啊。”

    乌鸦丸苦着脸,抱着酒瓶靠在柱子上。

    “乌鸦丸?”

    “一目,是你啊。”真是醉得厉害,乌鸦丸一边叹着气,一边不停地说着这句话。

    “是我。”无面男回答道。

    “是你啊……”

    问了太多次,明白这是酒鬼的醉言,无面男不再回应了。

    乌鸦丸叫了几声之后瞪大眼睛四处寻找着,然后一把拉过跪坐在一边的无面男的袖子:“什么嘛,你还在啊。”

    “还在。”

    “我叫你,你怎么不回应呢?”乌鸦丸眨着眼睛,因为醉得厉害,所以渐渐闭上了。还以为他就要睡着了,结果又忽然间瞪得圆圆地。“一目男?还在吧?就回答我吧。”他的手哆哆嗦嗦地举起酒瓶子,还想喝酒,但是酒水全部洒到衣服上了。

    无面男托住他的手,把酒瓶送到他嘴边。

    “因为你希望得到回应的并不是我。”

    “咦?”乌鸦丸嘎嘎地笑起来:“叫一目男的还有谁啊?”

    这一次仍旧没有得到回应。乌鸦丸苦恼地眨着眼睛,渐渐那双眼睛又合上了。这一次是真的睡着了吧,谁知道又忽然睁开了:“哦,你叫无面男。喂,无面男!”

    无面男还是不为所动。

    乌鸦丸不高兴地嘟囔着:“为什么不回应呢?为什么不回应呢?”

    他拿起酒瓶,无面男再次帮他把酒瓶送到嘴边。这一次连酒水也喝干了。

    “唉!”乌鸦丸叹着气,“连酒也不回应我。”

    “因为你想叫的,既不是一目男,也不是无面男,更不是酒。”

    “唉?”乌鸦丸用手指撑住自己的眼皮子,这样眼睛就不至于会闭上,“可是,那我想叫谁呢?”

    “谁呢?”

    “谁呢?”乌鸦丸撑着眼皮子,不明所以地问道,“既不是一目男,也不是无面男,更加不是酒,会是谁呢?啊啊,到底是谁呢?”

    “总有一个人吧。『雅*文*言*情*首*发』”无面男扶着乌鸦丸,“非常在意,十分想要让他回应的,你的心底是有这样一个人的吧?”

    “唔……”乌鸦丸看上去是真的睡着了,“谁呢?”这是梦话。

    “谁呢?让你每天晚上都想叫出那个名字,但是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明明好像就在眼前,却总是抓不住,是为什么呢?”

    “是……为什么……”

    “因为是你自己想要忘掉的。”

    “咦?”乌鸦丸睁开眼睛,不知所措地看着同伴,“可、可是……为什么?”

    “想要忘掉又不愿意忘掉,每天在梦中都喊叫对方的名字,但是对方却从来不会回应。那是因为其实那个名字从来没有真正被你说出过。”

    “我……我……”

    “乌鸦丸。”无面男将手覆盖在乌鸦丸的额头上,一种清新的凉意笼罩下来,使得乌鸦丸清醒了一些。“那个人是谁,你其实知道的吧。”

    乌鸦丸点点头,然后又忽然摇动起来:“怎、怎么可能?”

    无面男的那张脸上,既没有鼻子,也没有嘴巴,眉毛什么的更是无处可寻,只有一只用名贵的名为猫睛石作为替代的眼睛。这只眼睛因为是石头所做的缘故,既不会睁开闭合,也不会表露情绪,但是乌鸦丸却觉得自己似乎看见了无面男在笑。

    要怎么形容才好,那是种成竹在胸,仿佛掌握了别人的一切秘密般的笑容。

    既像是捉弄,又像是纵容。

    “我……”

    “不是知道的吗?非常在意的那个人。今夜为何苦闷不堪,不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我……我……”

    “既害怕又想要相见,既想忘记又不想放弃,这个人是谁你是知道的吧。”

    “我……我……他……”

    “今后要一起居住,害怕这种心情被他发现,所以才叹息连连,独自一人躲到角落来喝酒,乌鸦丸,不是这样的吗?”

    乌鸦丸瞪大眼睛,既显得惊慌失措又显得烦恼苦闷:“一目你这个家伙……”

    “茨木。”无面男那张明明看不出五官的脸上浮现了促狭的笑意。应该是因为声音的缘故吧。

    “啊啊。”乌鸦丸捂住脸。

    因为喝酒的缘故已经绯红的面颊更加红得仿佛要滴血。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对茨木抱有恋爱的心情?”

    “哦?我可没有说那是恋爱的心情。”

    “你明明就是那样认定的。”

    “呵……”这次无面男确实是笑起来了。

    乌鸦丸不高兴地嘟着嘴,摸着自己的角:“我是在意他没错。”

    既感到害怕又觉得亲近。得知今后要一同居住,一下子高兴得不行,一下子又忐忑难安。

    “所以?”无面男在乌鸦丸对面跪坐着。

    “但在意一个人类,是不对的。”

    “你不是很喜欢人吗?遇到困难的时候会出手相助。去收税时也从来不参与。”

    所谓收税,就是前往丹波国内的富贵之家,从库房中取走金银钱财的行为。就像是国司为天皇收取税收那样。有时美丽的女子或者俊美的男人也被列在税金之列,还有家畜啦,捕来的鱼啦之类的。因为前去收税的都是些妖魔邪鬼,所以也会有伤人的事情发生。

    乌鸦丸是从来不参与这样的事情的。

    正因为如此,前来铁铸之城多年,却直到现在才勉强算是有了一处院落——虽然是与旁人共享。

    乌鸦丸并不是个心怀大志的家伙。

    要是在往常,这个消息会叫他高兴得不行。

    但是因为同住之人是那个茨木的缘故,他实在放松不下来。

    “帮助他们之类的,没关系,可是在意他们,可、可不行!”

    “为什么?明明没有什么区别。就连酒吞大人不是也恋慕着人吗?”

    “咦?”乌鸦丸醉酒的脑袋显得不是那么灵光,他迷惑地望着无面男。

    “因为什么呢?”

    “因为什么呢?”乌鸦丸摸着自己的角,“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呢。但是反正就是不行。”

    这下子连无面男也叹了一口气。

    “我可没有办法了。”

    “说办法,是什么的办法?”

    “你恋慕着茨木,却又害怕着的这件事。想要解开你心结的办法。”

    “一目你不要这么苦恼,让我想想。”乌鸦丸居然真的就抱着膝盖开始想如何开导自己了。无论如何不能让同伴烦恼,他就是这样一个热心的人。忽然他啊地叫了一声:“对啊!就是这样!”

    “什么?”

    “我只是在意那个茨木而已,但是并没有对他抱有恋爱的心情。因为他曾经是明辉殿的童子,所以我才会这么在意他。”

    那张只有一颗猫睛石的眼睛的脸上,似乎出现了怀疑这样的神情。不过无面男并没有说什么质疑的话。他说道:“明辉殿啊……”

    “对,我跟你说过的吧,是个绝无仅有的美男子,性情温柔,又十分高雅,不喜欢他是不可能的。”

    “是吗。”

    “我曾有幸见过一面,实在难以忘怀!”

    “这样啊。”

    “没错!”

    “这么说你怀有恋爱心情的并不是茨木而是那位明辉殿喽?”

    “这……”乌鸦丸在那明净的绿色的视线下豁出去般说道:“是那样没错!”

    “可是明辉殿已经死了啊。”像是在说死去的人总有一天会被忘记的,当然还是要看活着的人比较好。

    “就算那样我也喜爱他。”

    “是吗?”

    “找到他的尸骨以前我是不会放弃的!”

    “但是已经找了很多年了吧。”

    “反正有的是时间。”乌鸦丸晕乎乎地嘟囔道,“一目今天说了好多话,也一样喝酒了吧。”

    “嗯。”并没有说喝醉只是承认喝了酒而已,不过这是无关紧要的事情,无面男把歪倒的乌鸦丸的身体扶正,继续说道:“只见了一面,就如此忠贞,非要找到他的尸骨不可,如果是乌鸦丸的话……”

    如果是乌鸦丸的话会怎么样,无面男并没有说。

    不过乌鸦丸马上激动起来了:“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不会让他变成那个样子的。”

    “怎么?”

    “当然是好好地照顾他。弄清到底有什么误会之类的,然后……”

    “然后?”

    “把他送到酒吞大人身边去。”

    “哦?”

    “见到他的时候,他和酒吞大人在一起,那样亲昵的样子……我是知道的,他十分在意酒吞大人。无论为酒吞大人做什么都愿意,他是不会背叛酒吞大人的。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明辉殿离去之后,酒吞大人也那样伤神,两个人因为误会而互相伤害,这样不是太可怜了吗?”

    “我知道了,”无面男说道,“乌鸦丸真是个温柔的人。”

    乌鸦丸茫然地看着无面男。他的眼睛是红色的。像是宝石那样,圆圆的,带着水色的红色。看着人的时候显得非常清澈,格外使人喜爱。

    “是个温柔的人,所以能够察觉到别人的心情,比谁都敏锐,是这样吧?”

    乌鸦丸还是茫然地就那么看着。

    “为什么变成这样呢?”无面男问道,“是怎么样成为这样的人的呢?”

    “因为……”乌鸦丸似乎是在努力地思索着什么,但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因为如果一早就是这样的话,就不会……”

    “什么?”

    “就不会……”乌鸦丸忽然抱着头痛哭起来。

    “乌鸦丸?乌鸦丸?”

    无论怎么呼唤他,都得不到回应,像是被过去的记忆所吞噬那样,乌鸦丸痛苦地敲打着自己,一边还大声喊叫着:“到底是什么呢?什么呢?什么呢?”

    “乌鸦丸!”无面男在他的额头上用力地拍了一下。

    乌鸦丸忽然停下来了。

    刚才所做的一切都好像是假的一样,他眨着眼睛,仔细分辨着眼前的人,然后恍然大悟地说:“是你啊一目,来跟我喝酒吧。”

    他举起刚才就空了的酒瓶子递到无面男面前,又忽然收回来用力晃了晃:“啊,空了啊,你等着一目,我去拿酒来。”

    “我已经拿来了。”无面男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瓶酒。

    “好!”乌鸦丸喝了起来,像是把刚才的事情都忘记了一样无忧无虑地。然后忽然间苦着脸自言自语说:“可怎么办才好,就要跟那个茨木一起生活了。对了!我喜欢的是明辉殿并不是茨木,唔,明辉殿啊,找到他之后就会把他送回到酒吞大人身边。”

    如此,已经完全是醉鬼的胡话了。

    不搭腔也可以,不过大概是看他一个人手舞足蹈的样子觉得有趣,无面男说道:“如果想要把明辉殿送回酒吞大人身边,那就不叫爱情了。”

    “咦?”乌鸦丸抱着酒瓶,不停地向无面男眨眼睛。

    那双红色宝石一样清澈的眼睛显得格外无辜可怜。

    “为什么?”

    “因为在恋爱这种事上,当然是自私的。把心上人送到别人哪里而觉得高兴的事是不会有的。”

    对于喝醉了酒的乌鸦丸来说,这实在是件难以理解的事。他嘟囔着怎么可能,一边又拉着无面男问:“那我到底是喜欢茨木还是喜欢明辉殿?”

    “你在意的是谁?”

    “茨木!哎呀不对,明辉殿?”

    无面男那张只有一只眼睛的脸,似乎确实是笑起来了。

    “到底是不是爱情呢。”他将酒倒在黑色的酒碟里那样自斟自饮着,在一大群妖魔中显得格外风雅。